当前位置:

(两百二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毕竟大家族中总是有那么一点秘法之类的,所以暗夜的怀疑也不足为奇。唛鎷灞癹晓

    ”不知道唉,不过听义父问我的那几话,也有可能!那么明天一早,我们就快些出魔兽森林吧!“冰血单手一挥,一道无波的空间防御罩将二人罩在其中。

    ”好,少主休息,暗夜守着!“

    ”不用,这是空间魔法防护罩,就算是有只虫子接近,我都会感受得到了。你也睡吧。明天还有赶路!“声音越来越下,知道最后发出了细细的呼吸声。

    转头看着身边睡的香甜的女孩,冰冷的双眸透着一抹温柔,暗夜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一样的表情,但是内心却极为的开心。他还记得,刚刚跟随在少主身边的时候,就算是晚上休息,她都是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性,从来没有真正的将安全交给过自己。也可以说除了她自己,她不相信任何人。

    但现在竟然可以睡着这般香甜,除了百分百的信任他,还能是什么呢!

    好好睡吧,少主。就算敌人强如天,暗夜已然毫不畏惧,护在少主前面!入v(两百二十二)

    ”吼!“一道冲天兽鸣在魔兽森林东北境上空传开,瞬间打破这宁静安详的早晨。

    苍天大树上的人儿缓缓的睁开双眼,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双手揉了揉眼睛,看向远处,双眼轻轻一眨,原本迷茫的双眸瞬间一片幽深精睿,一道邪魅的光芒瞬息划过,随即慵懒的目光乍现,好似刚刚的那一刹那不过是错觉。

    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从暗夜的怀里坐起身,单手对着空无一物的前方一挥,一阵清爽的凉风吹过,给人以股神清气爽的感觉。

    ”怎么那么吵!“慵懒语调带着丝丝的不满,抬眼看着声音的方向,双眸划过一抹疑惑。

    ”这威压是圣阶魔兽的!“暗夜稳妥站在宽大的树枝上面,伸手整理了一下冰血身上的衣服,不在意的说道。

    ”圣阶魔兽!“冰血双眉一挑:”去看看!“

    话语刚落,冰血脚下轻轻一蹬,直接踏空而去。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向着前方飞奔,速度之快无人看清。

    几个呼吸间,冰血和暗夜悄声无息的来到了一块不大的空地上方。隐匿在一颗苍天大树后面,看着下方的一片惨烈。

    一群人此时一身狼狈,满脸惊恐的看着前面的那只两米多高的巨大狐狸。一个个相互依靠,仅仅的依偎在大叔的前方。看样子,这群人不过是二十出头,有几个女孩也就十**岁罢了。有几个人的手里拿着法杖,但是此时的情况,明显已经连动都不敢动了,何况是举起武器攻击呢。

    唯一还站在的就是十几个人前面的那位中年男子,从上面看不到他的面容,但是从他那一身破败不堪的衣着和那一身血渍,足以看出这个男子此时根本是在奋力抵抗。

    一个初级天阶带着几个高级魔法师和一群中级魔法师就想从圣阶魔兽爪子下逃生,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过按照平常来算,那三个高级魔法师已经算是天才少年了,二十出头的年龄就到了这个修为水平,确实不错。不过如果今日没有出现什么奇迹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喂那头大狐狸了。

    ”主人,那是紫瞳银狐!“银摄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让冰血眼前一亮。

    ”紫瞳银狐!“

    ”是的,主人。不过看样子是被它用特殊的功法隐藏了身为紫瞳银狐的特别。但是却躲不过我的银眸灵知(可以看穿任何生物的本体)!主人紫瞳银狐是狐中之王,他们体内有上古妖兽的一丝血脉,进阶成为神兽后,毫无意外都会变异成为九尾妖狐,天赋技能更是其他普通神兽无法比拟的。战斗力更是那些魔兽神兽之上,而且狐族中千年才有可能出现一只,是个不可多得的助力,主人这狐狸的体内有被种了禁锢,现在正是收了它的最好时机。“

    ”原来这么利害啊!好!暗夜你留在这里,本少去收了这狐狸。“冰血嘴角一勾,自信傲然。微微侧过头看向身边的暗夜,密语传音道。

    暗夜点了点,眼中透着温柔:”少主小心,狐狸狡猾!“

    狡猾……纵容狐狸再狡猾,又怎么敌得过自家这个腹黑当饭吃,狡猾当水喝的小主子呢,暗夜……乃天真了!

    魔蓝之戒中修炼的银摄颇为

    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没有任何担心的闭上眼睛,继续修炼。外面有暗夜护着小主人,他们三个可以完全放心的在里面修炼。况且好多人都见过了他们三个,现在小主人脸上已经没戴面具,如果他们出现的话,难免不会被外人认出了她就是妖月佣兵团的紫王。

    然而之前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圣兽攻击的狼狈不堪的众人,此时,每个人的脸上已经呈现出了绝望的神色。

    他们这些人的修为虽然在家族中算是小天才一类的子弟,其中有三个人二十岁就已经是一名高级魔法师了,普通人可是要三十岁左右才能到达的高度。其他人虽然没有那三个人的天赋高,但是十**岁就到了中级魔法师也算是很好的了。这要是放在大陆上那些小家族里面也数是重点培养对象了。这也造成了他们心高气傲的本性,平时在家里就娇惯成性随心所欲。

    然而像是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本就不缺天才。在大家族中竞争本就是激烈的,能得到家主重视的人,往往不是直系血脉就是天赋极为突出的天才。这些心高气傲的孩子,自然是谁都想要争一口气,在一群小天才里面绽放光芒,届时家中家住和长老团的人必定会主意到自己,前途和身份更是上了不知道几个台阶,在大陆上横着走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次出来历练就是最好的一次机会。本想着凭着他们的修为,必定可以得到很好的成绩回去,届时家中长辈定然会对他们更加的在意。

    前几天在外围晃动的几天后,遇到的都是一些一阶到三阶的魔兽,打的再多也没有用。其中有几个人的心里就开始长了草。就算得不到高阶的魔兽来契约,毕竟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请驯兽师,但是如果得到几颗高阶的魔晶石,或者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魔兽幼崽,那是不需要驯兽师驯化就可以契约的。回到家族必定会得到大力的赞赏。自然他们几个人也不是傻子,当然不可能就凭着他们几个就进到中围冒险。打定主意后,开始在同伴中嚼舌。反正大家的心思都差不多,根本没费什么劲,就群体通过了。最后竟然不听长老的劝告,一群人我行我素向着中围进发。

    没想到自大,盲目狂傲的下场就是他们刚刚进入到中围没多久就遇到了一只二阶圣兽,当下这些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危险的贵族子弟就傻了眼,除了那三个高级魔法师在最开始的时候释放了几个高级魔法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动一下。要不是最后关头带队长老赶到,估计他们所有人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不过,这圣兽也怪,明明是一只二阶圣兽,按理说就算是无法战胜,也能跟这位中级魔导士的天阶长老打个平手吧。但是从头到尾竟然是完全性的压倒式对战。

    逐渐他们也看出来了,他们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这只恐怖的圣阶魔兽在耍他们玩,还没有到玩够要吃了他们的额时候。这样的想法更加的让他们绝望。

    完全已经没有活路可言了,唯一剩下的就是等死。

    ”你们还傻愣这干嘛……赶快跑啊!“火奕现在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说他怎么那么苦逼呢。出来前,选带队长老,他根本就不想来的好吧。可是偏偏抽签抽中了他,遇到这些让人头疼,肝疼,肺子疼的娇生惯养的家族子弟。他真的是想有多远躲多远,别说他身为外围长老没有长老的骄傲气度,是他实在是不想搭理这群看似天才,实际跟废物没什么两样的家族子弟们啊!

    ”火……火奕长老。“在火奕身后的一个少年,一脸惨白,满身血渍的叫着。

    ”叫叫叫……还叫个屁啊!还不带他们跑,你这个高级魔法师是吃屎得来的吗!“火奕是彻底怒了,从来都是一声爽朗气息的他,就算是面对自己讨厌的人都会微笑的看着。没办法谁让他传到了师父的笑面虎的特质呢,可是现在他真的笑不出来了,除非他被魔兽给拍傻了。

    妈的……真是越想越倒霉啊……有没有!

    ”我……我……我动不了!“磕磕巴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顿时火奕绝望了。

    这下子,他真的完了……他对不起家族,对不起师父啊!虽然身后的这些孩子招人烦了些,但是毕竟是他们家族中的希望,未来的助力,可是今日竟然因为自己的疏忽,都要折损在这里了。

    体内的灵力已经接近枯竭,战斗力也越来也弱的。

    难道……今日他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