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一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高举手中法杖,对着下方就是一击:”连环冰矢……去!“

    这时火云裂看着对面陷入冰血的冰系魔法中的五个人,双眼一挑,妩媚一笑,一抹狠辣快速划过,缓缓高举手中红色法杖,举过头顶,妖娆的穿透空间响彻在每个人的耳中:”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凝结在我手中的炎之分子啊,随着我挥舞的弧度,划出一道完美的红扇形吧!——舞扇之炎!“

    ”刷“的一阵火热感瞬间传遍整个赛场,就连台下隐隐约约都感觉到了几分灼热感,可见这道火系魔法的威力。唛鎷灞癹晓

    ”啊……混蛋!“几声沙哑的尖叫冲天而起。原本就被冰血那道高级魔法攻击的狼狈不堪的五个人,在还没有用斗气驱除体内的寒意之时,火云裂的舞扇之炎瞬间以一个扇型覆盖之上,冰火双系叠加效果那可真是妙不可言,本应该是两系相克,然而在冰血与火云裂的控制下却成了叠加状态。这是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活脱脱的一个冰火两重天啊。

    看着那还没有消失的冰蓝色在火焰中渗透,异常的耀眼夺目,全场哗然,满目咂舌。

    这是……怎样精准的精神控制度才可以做到这般为妙。

    然而对于雷火佣兵团五人的折磨还未结束。只见刚刚踏空站立在冰血与火云裂身后的闻人熙燃和林泽然相识一笑,身形一晃来到冰血的身影,单手一挥,同时指向前方。

    眼看火焰就叫退去,五个狼狈的身影现出身形,就算在这种连环攻击下,五个人不愧是占据六大佣兵团雷火佣兵团的顶尖人物,此时的他们战斗力虽然减弱许多,但是却依旧还在。

    浑身上下已经被轰的惨不忍睹,已经看不出原本面貌的五个人,一个个等着通红的双眼,凶神恶煞的看着冰血五人,势必要将眼前之人碎尸万段。

    然……还未等他们提刀冲向前,一道幽然不勒的声音传到。

    ”呦,还没死呢!不过……没关系,还没有结束哦!“只见闻人熙燃手中白玉折扇顶端蓝光大胜。

    于此同时身旁的林泽然手中的短剑同一时间发出一阵强烈的青光,二人齐唱!

    ”以吾之名,召唤,水之精灵啊,请聚集到吾身边,爆发出您强大的力量……海啸!“

    ”以吾之名,召唤,风之精灵啊,请聚集到吾身边,爆发出您强大的力量……风萧!“

    随着二人齐声吟唱,一篮一青两道光芒快速交缠在一起,眨眼睛迸发出一道风卷海啸,带着一股吞噬一切的力量向着对面席卷而去。

    这样的配合是那样的完美,再次震慑全场。

    ”呼!“一声巨响,瞬间吞没雷火五人,众人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擂台上空,那个被青蓝之光围绕的光球,满是昏暗的光球内,耳边听着海啸席卷,狂风呼啸的声音。顿时犹如一种身历其境的感觉,就好似他们此时真的身在汪洋大海之中,被那恐怖的自然灾难所包围着,无法呼吸,就连尖叫都是奢侈的。

    不仅仅是场内之人,就连观众席位上,大批大批的人被自己心中的感觉憋得满脸涨红,险些就这样无法自拔。

    南傲井此时脑海中完全空白状态,毫无形象的张着大嘴巴,愣愣的看着擂台上那五个已然淡然自若的身影。突然冰血的一抹笑容让南傲井瞬间回过神来,身体完全无法控制的冲向前方的护栏,双手死死的握着护栏,十指通红。

    ”魔法……魔法师!他们是魔法师!他们竟然是魔法师!“

    ”两种不同系别的魔法竟然可以这般配合攻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南列亚此时已经顾不得上什么脸面和规矩了。严肃的看向雷青,再看到雷青眼中瞬间划过的震惊,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深意。

    雷青暗暗隐下心中的震惊,淡然的转过头看向南列亚微微一笑,语气镇定自然的说道:”王爷说笑了,他们……自然是我佣兵界妖月佣兵团的人!“

    雷青语气中的那股骄傲顿时让南列亚心中升起了一抹愤怒,却又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发作,只好强忍这憋下那股气,深深吸了口气,冷静了一下,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真的让他就这么承认吗。这样的人才,如果是个天赋好的武士也就罢了。可是他们竟然是魔法师,而且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魔法师,这让他如何

    放手。

    魔法师……那明明就该是魔法公会的人,是他们皇家的人才对,为何……为何会出现在佣兵界。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完全巅峰了大陆上对于魔法师的概念,试问哪有魔法师可以跟武士不用魔法,单靠体魄对战那么久的魔法师,近身战啊,那可是武士的专长,而他们在开场之时竟然用武士才用的武器戏耍武士那么久,完全靠的是自身的体魄。

    这代表了什么……他们……魔武双修,虽然没有看到他们体内的斗气…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了。他们完全将魔法师身体羸弱的致命缺陷完美的抹掉了。

    如果说是天生的,打死他他都不相信。只能说他们是后天通过某种方式训练出来的。

    那么……如果这种方法引进他们皇家支配的魔法公会,那么……他们南叶国的未来……

    想到这里,南列亚再看下擂台上的那几道身影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种垂涎之色,那种势在必得,就连身边的雷青都感觉到了。

    淡淡的看了一眼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索中的南列亚,雷青不屑的一笑。如果说里面没有雷明的话,也许他会担心,那几个小鬼被皇家挖去。但是此时的他除了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以外,完全不担心。

    雷明可是他们家的人,那是绝对不可能被挖走的。然而就凭那几个小鬼的感情。就凭一个皇家想要分裂他们,做梦都不切实际。

    南傲井也想到了这一点,悄悄看了一眼雷青的表情,发现竟然没有一点的担忧,自家王叔的那个眼神,连他都看出来了,雷青不可能看不出,然而却依然那么淡定从容,必然是有这么绝大的把握,这五个人他们皇家绝对没有可能带走。

    紧紧皱着眉头,有些无奈,如同是在来之前,他绝对会鄙视佣兵公会的不自量力,但是现在就他眼前的这满场的佣兵,和那些守在外面的佣兵团公会护卫队。就这些实力来说,还仅仅只是佣兵公会的九牛一毛罢了,这样的佣兵公会,又这么会惧怕他们皇家呢!

    如果想要强行要人,不自量力的不过是他们皇家罢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刚要转头看向未完的比赛,就听到耳边一声惊吼:”那是什么?“

    险些被吓的炸毛的南傲井,顿时一愣,快速转过头看向身边,就见淮航满脸诧异的站在自己的身边,那张百年不变的冰脸已经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惊奇与震惊。

    快速转过头看向场内,就见到那个叫落雷的青年,此时挡在紫墨四个人的身前,手中长剑聚满蓝色斗气,对着前方快速一挥。

    ”雷霆之剑,第五式,雷霆一击!“一声低沉大吼,一道蓝色光芒带着一种所向披靡之势横扫前方。

    ”噗“的一声响,只见已经看不出人形,满是血渍如同血人的雷火五人,瞬间被那到强悍的蓝光拦腰斩断,前后不差分毫,好似五个人真是被同时拦腰斩一般,齐齐分割,向着下方坠落,但是他们却真的,那道蓝光却只有一条,是以一个弧度向着五个人斩去,但是能让人感觉五个人是同时斩下,可见速度之快,无人能躲。

    整个广场一片死寂,所有人此时唯一剩下的表情就是呆愣。呆愣的双眸,僵硬的晃动着,看看擂台之上,那可是用坚硬的花岗矿石所建筑,此时被这个五个人的连番攻击下,满目疮痍,活脱脱一灾难现场!漫长鲜红的血液,混合在还为干透的冰水中,还有那原本五个完整的人此时却变成了六块尸体,冰冷的躺在擂台之上,怎么看都觉得毛骨悚然,冷风飕飕的吹过。

    再看那一身淡然自若站在空中的五个人,哪里有一点肇事者人的自觉,一个两个都跟没事一样看着下面,那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此时在她们五人眼中过的擂台就是刚刚出炉的画作。

    额……所有人齐齐一抖……

    这妖月……惹不得啊!

    不过此时观众席上的人心里再复杂也没有高台上的人心里负责。就说那淮航,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身体努力的探出护栏,双手紧紧的握着栏杆,隐隐约约都可以看出栏杆此时在他手里已经变了形,一身斗气隐隐约约的向着身外流出,可见他是如何的激动。

    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刚刚的那句话……

    ”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有那样的招式,从来没有听说过,那种早已经超出武士攻击范围的武技到底是什么!“

    ”淮航将

    军!“南傲井小心翼翼的出声唤道,他真的很怕,好好的大将军根本出来一趟,回去就成了傻子。这让他如何跟自家父皇交代啊!

    这跟走火入魔有什么两样啊!

    再次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五个人,他们五个人这次的必露锋芒,已经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概念了吧。

    有着能跟武士抗衡的体魄的魔法师,相克两系的完美叠加,两系魔法的完美配合。还有那个武士超出天阶武技的远程攻击。

    这五个人的身份绝对不单单只是妖月佣兵团团长那么简单。

    其实高台上那三道火辣辣的目光,冰血五个人早就发现了,不过却没有理会,他们的身份自己等人自然知道,对于魔法师公会和皇家之间的光系在大陆上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知道魔法师公会最早就是皇家的一个为了培养魔法师而设立的,虽然现在已经逐渐脱离开来,但是却仍旧每年不断的往皇室输送人才,但是人才却不等人天才,除非皇家特殊要求指定什么人。然而魔法师公会的实力却远远比不上佣兵公会,毕竟现在大陆上的天才魔法师都是出自各大家族或者是学院。进入魔法师公会的魔法师已经越来越少,就算是进去了也不过是些散修,做做任务罢了。

    但是人如果在魔法师公会,就算是散修也是有可能被皇家拉拢的。但是在佣兵公会,那就万万不可能了!

    南傲井和南列亚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让他们死心,现在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

    雷青欣赏够南列亚那纠结的要死的表情后,微微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看着还站在半空中的五个人之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五个小鬼还真是吓人,明明在从巫骨山脉回来之前,只有金燃和雷明、紫墨丫头三个人是天阶,现在就连云火和轻风这两个小鬼也一下子传到了天阶。这不是打击他们这些老大叔嘛!

    不过脸上那顾骄傲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笑容越来越大,笑的也是越来越猥琐!

    ”哈哈!小家伙们!还不下去,站在空中干嘛呢!“雷青神清气爽的大笑三岁,得瑟的看着冰血五个人,谁知道得到的确实五道嫌弃的眼神。

    ”猥琐!“

    ”丢人!“

    ”得瑟!“

    ”奇怪!“

    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四个人的二字绝顿时让雷明一口气没上来,僵硬的脸看向唯一没有说话的冰血,那叫一个委屈啊!

    只见冰血皱了皱眉头,眼中的嫌弃更胜,双唇轻轻开启,缓缓的吐出一个字。

    ”脏!“

    顿时一阵破碎的声音,雷青的心啊,被伤的细碎细碎的啊!

    ”紫墨丫头……“瘪着嘴,那叫一个可怜啊!弄得的雷三刀险些扭头走入。

    擦……老子不认识这丢人的货,这货绝对不是他家堂兄!

    冰血被这货叫的浑身汗毛直立,差点炸毛给他看。深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

    ”我说下面脏,雷青叔你还不叫人清理一下。还有……“冰血皱着眉头,满眼嫌弃的看着雷青,随即瞟了一眼雷青旁边的南列亚三个人说道:”这里还有那么多外人在,麻烦您老收回那丢人的表情,也不怕客人笑话。“

    轻轻的一句话,却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立马出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雷青得瑟了,雷震行、雷三刀、融旬、郑涯阆舒服了。

    南傲井纠结了、淮航更冷了、南列亚彻底不爽了!

    冰血这句话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她是佣兵界的人,同时也是佣兵公会的人,所以没必要再想什么拉拢的主意,他们和佣兵公会才是一家人,你们皇城来的不过是客人罢了。

    ”哈哈哈……好!咱家丫头说的话,叔叔自然要听了。“一声豪爽的笑容从雷青的口中发出,大袖一挥,豪气万丈:”本长老宣布,妖月佣兵团胜!最终场,单人赛。雷火佣兵团可还有人上擂!“

    冰血嘴角一勾,双手环胸,歪着头看向雷火佣兵团的位置,与此同时,雷明四个人微微向后推了一步,都已经到半空中来了,也就没必要下去了,最后一场,速战速决。

    nbsp;然后就在雷火佣兵团一个个满脸愤恨,重重欲动之时,冰血单手一挥,清脆声音幽然动听:”冰元素拟态……冰狼!“

    声音刚过,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冲天兽鸣外加一整刺骨凉意。

    ”冰狼,上来的撕碎!“

    ”吼!“

    再次一声震天狼啸,配上之前的那道肃杀女声,谁还敢上来啊。不要命了吗,况且之前整个佣兵界都在流传着妖月佣兵团团长每个人都有着一直圣阶魔兽,而且还是变异的,之前他们没有想起来,然而在看到这只诡异的冰狼之时,记忆瞬间回笼。

    这只冰狼给人的感觉就不是一般的强大了,足以顶得上人类天阶,弄不好再来只圣阶魔兽,还打……

    打个屁啊!那是上去找撕呢!

    雷火佣兵团蔫了,绝望了,放弃了!

    看到这样,雷青无语的摇了摇头,他保证紫墨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不是她突然好心的放雷火佣兵团一马,而且懒得动了,已经达到了她要的效果,没必要再打下去了,不过是给外人看佣兵界笑话罢了。

    随即雷青脚下一蹬,踏空而起飞行冰血五人身边,单手高举,运起斗气大吼一声……”妖月佣兵团……胜!“

    瞬间满场沸腾,一阵欢呼,就好似他们所有人都是妖月佣兵团的人一般,特别是佣兵们最为热烈。

    ”妖月!“

    ”妖月!“

    ”妖月!“

    整个佣兵之城上空只剩下这简单的两个字。

    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妖月这两个字将会冲出云霄,传遍整个大陆,家喻户晓,人人得知!

    佣兵团排位赛结束,冰血率领妖月所有人快速回到了妖月总部,接下来的一些交接和收尾的事情就交给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这五位超级管家就好了!至于他们五个,自然是继续当他们的甩手掌柜。

    不过不知道南列亚跟雷青他们说了什么,竟然突破了雷青他们那关,前来妖月佣兵团总部拜访。不过那一句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但是却没有看到我们的魔大小姐,原因很简单,人家五个人早在当天晚上就跑路了。

    估计雷震行那个面瘫狐狸铁定知道,不然也不会放南列亚三个去妖月佣兵团公然拉人。

    然而就在南列亚在酒店房间暴走炸毛之际,目标人物早就进入到了魔兽森林当中。

    ------题外话------

    胳膊扭到了,抽筋中……实在是拖了码字的速度。下半夜两点才更新,估计后台会明天早上发布吧!让亲们久等了!么么么!晚安。猫猫睡觉养伤去了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