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一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突然抬手气一脸不耐的掏了掏耳朵,双眼嫌弃的看了看的人,清冷的声音瞬间穿透对方的叫嚣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意外的让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唛鎷灞癹晓

    ”行了,长那么大个个,怎么婆婆妈妈的。擂台之上,裁判都已经宣布开始了,你们竟然还能有那么多废话,说你们没脑子都是抬举你们,一群光长个头不长脑子的白痴!“

    ”臭丫头,你找死!“愕尔大吼一声,快速举起大刀向着冰血飞奔而来,别看他体形庞大,但是速度却一点都不慢,脚下生风,带动气一阵强大的气流。

    冰血嘴角一勾,不屑的一笑,不过心中却没有一丝的情敌之一,在她看来所有的对手都是一样的,不管对方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她都会同样认真对待,不是她道德高尚尊重对手之类的鬼话,而且她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小心谨慎。

    双唇轻动,对着身边的伙伴微微一笑:”老规矩!“

    ”没问题!“四个人相识一笑,默契早已融入骨血,无需太多言语。同时脚下一点飞身而去。

    于此同时愕尔的大刀已经来到了冰血的面前,眼看就要砍到那个好似被吓傻了一样的女孩,愕尔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一个。

    大刀快速挥下,就在众人惊呼之际,原本因为被砍中的冰血,竟然仅仅如同景象一般整个身体晃动一下,随即化作一团空气消失不见。

    ”幻影,竟然是幻影!“一声好喝,南傲井快速站起身,激动的双手紧握,眉头紧皱的盯着擂台之上,简直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她的速度怎么可能那么快!“

    此时根本没有人有兴趣去回答他这个连他们都无法做出答案的问题,一个个只能瞪大眼睛盯着那个身影,不放过一瞬间。

    冰血淡然的站在有些傻眼的愕尔身边,嘴角一勾,双眸快划过一抹邪释,纤细白皙的小手轻轻拍了拍愕尔的肩膀,轻轻凑到愕尔的耳边轻声说道:”喂,大叔!您老看准的再砍好吧!“

    愕尔瞬间瞪大双眼,脚下一撮猛然转过身,手中大刀顺势一挥,然而仅仅只是白费力而已。那道紫色的身影早已经脚下一划退到了三米开外。

    ”臭丫头,你竟然敢耍老子!“愕尔怒目而瞪,大吼一声,满脸涨的通红。

    ”呵!“冰血歪着头,邪邪一笑,双眉一挑,挑衅意味十足:”耍你又如何!“

    顿时愕尔体内一阵气血翻涌,险些吐血给大家看。死死抿着嘴,压下体内不断翻滚的气血,深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说他也是在这佣兵团摸爬打滚几十年的六大佣兵团之一的团长,那点自制力自然还有的,不过此时对于眼睛的人,他只想杀了。

    ”臭丫头,老子要让你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愕尔一双充血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冰血,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是吗!那就……来吧!“突然冰血单手一挥,一把浑身闪烁着妖异血光的黑色法杖出现在了手中,单手一挥,划出一道血红光芒。

    ”法杖……她……她用法杖!“这下子南傲井彻底不淡定了,再次站起身,手指颤抖的指着擂台之上的冰血,一脸无措的看着雷青。

    是他眼花了吧,绝对是!”你没看错,是法杖!“南列亚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也突然不明白了,那个明明是武士的女孩为何突然祭出一根只有魔法师才会用的法杖。

    然后下一步,冰血的动作却齐齐让众人身形一歪,险些集体摔下去。

    冰血脚尖一点,不躲不闭的直接抡起手中的法杖向着迎面砍来的大刀迎了上去。”嘭“的一声闷响,一阵火星纷飞,只见奋力一击的愕尔脚下一顿,身形不稳的向后连忙推了几步,满脸惊恐的看向前面那么依旧一脸笑容的女孩。

    原地未动一下,就这一脸轻松的接下来一个天阶强者的奋力一击,她……还是人吗!这边雷明几个人虽然没有冰血那般轻松,但是却也让人对手怒火中烧,他们没有想到这五个看似身体羸弱的小鬼,竟然有如此大的本身,不仅仅身形诡异敏捷,招式更是刁钻的要命,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没有什么致命招法,反倒像是一直在戏耍他们一般,完全不正面迎敌。特别是闻人熙燃、林泽然和火云裂三个人,根本连嘭都碰不到,只看到他们满场跑,身后的三个大汉满场追,最可气的是,跑的人一脸轻松自在

    ,没有一点窘迫。

    不过这也难怪,雷明和冰血都是体内拥有斗气的真正武士,自然敢正面迎击同为天阶武士的对方。闻人熙燃、林泽然和火云裂三人本身就是魔法师,虽然体魄早已经接近真正的武士,但是体内毕竟没有斗气护体,又怎么会傻到去与一个不弱的天阶武士正面对敌呢,然而正因为如此,才能让对方心中的怒火不断的上涨,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

    此时整个擂台之上,就呈现出了一个这样的混乱状态。

    然而刚刚满心激动的南傲井此时却嘴角抽,眼角抽,满脸抽的看着冰血用那根诡异的法杖不断的敲击着愕尔,愣在用那刁钻的身法敲了愕尔满头的包。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法杖还能这么用。她确定她手里那个不是跟棍子吗!”混蛋……你们这几个小鬼就只会躲吗!“愕尔怒火中烧一声大吼,天阶强者的斗气顷刻间从体内迸发出来,一道深蓝色光芒快速围绕在大刀周围,隐隐约约还能从他周身看到一丝蓝色的光芒,于此同时其他的四名雷火佣兵团团长也跟着一同爆发出体内的斗气,蓝色的斗气若隐若现,很明显没有愕尔的强。

    看着五个暴走的人,冰血嘴角一勾,雷火佣兵团果然已经不行了,他的正牌团长已经在巫骨山脉的神秘遗迹被自己给杀了,现在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五个天阶高手,要按平时确实有些棘手,但是现在……呵呵!

    单手一挥,一道血红划过半空,转头看了另外的四名伙伴,五个相视一笑,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随即其他四人身形快速一闪,同时来到冰血的身边。

    看着自己的目标去了那个紫衣丫头的身边,雷火佣兵团的其他四个人也快速来到了愕尔的身边,不过依旧被气的浑身发抖,狠毒的目光瞪向此时自己等人恨不得杀之后快的五个人。

    场面再一次回归到了先前是个人对峙的场面。

    ”妖月,今日老子就让你们有来无回!“已经完全被气暴走的愕尔等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冰血五人。

    ”那也要……你们有这个本身才行!“冰血清脆的声音刚落,周身的气息瞬间发生的变化,手中黑色法杖红光更胜。

    与此同时,身边的四个人周身的气息也发生了同样变化,这样的转变让高台之上的人呼吸一滞,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只见雷明单手一挥,一道深蓝色斗气瞬间由右手中迸发而出,化作三道蓝色光芒缠绕住手中的雷霆剑,中级御剑师巅峰之气一览无遗。

    闻人熙耀手中白玉折扇”啪“的一声合并,一道水蓝色的光芒流窜在白玉折扇顶端,好似一条温润的水流上下缓缓流动。

    林泽然手中原本三尺长的轻风软剑瞬间闪出一阵青色光芒,随着光芒散去原本三尺长软剑已经化作一尺长青色短剑,短剑顶端是一颗闪速青色光芒的光球,华丽高雅。

    火云裂意念一动,手中烈艳匕首红光大胜,几个呼吸后,那股包裹住匕首的红光快速被吸收,一把火红色法杖出现在了手中。法杖顶端那颗火焰般的水晶仍然在不断的吸收着那条火红的光芒,然而看似灼热的法杖给人的感觉却阴冷至极。

    随即五个人脚下一点,踏空而起,五个人也在飞起之时拉开了彼此只见的具体,飞起的高度不是很高,搞好与高台看齐,让上面的人看的更加的清楚,也更加的激动。

    五个人的周身虽然依旧没有什么元素波动,这也是让他们百思不解的事情,但是此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时间去深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五个人手中的武器,不仅仅是因为五个人手中武器的等级,而且因为那武器上隐隐约约流出的波动。

    除了雷明之外,其他四人手中武器波动竟然……竟然都是元素波动。

    元素波动……不是只有魔法师的武器才会有的吗!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是魔法师!四周异常安静,此时半空中的五个人却没有去理会,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效果了,这是他们要的!正好给妖月来次更为紧迫的宣传活动。

    冰血挥了挥手里的法杖,嘴角一勾,低头看了看下面的四个人,戏谑的一笑,在众人都以为她会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冰血高举手中法杖,对着下方就是一击:”连环冰矢……去!“废话一点没有,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