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一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是要杀人吗?“南傲井诧异的看向赛场,原本他在看到冰血上台后却龟缩在一个角落被属下护着,心中失望之际,慢慢的也升了一分不屑与鄙夷。唛鎷灞癹晓但是在看到那个身影以一种难以看清的速度来到擂台中间,气息也一下子转变的完全像是另一个一般,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的看向雷青,激动的问道。

    ”呵呵,二皇子殿下,擂台之上死伤在所难免。况且……“说道这里,雷青转头看向下面的五个擂台,眼神划过一抹阴狠,语气却没有一丝改变的说道:”况且,对于想要杀自己的人,先下手为强才是硬道理!“

    没有人反驳雷青的话,他们都明白,这也是这个大陆一直不变的道理。不过让看那个刚刚还一身慵懒的孩子突来的转变,说实在的他们一下子真的有点转不过来。

    她……真的只是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孩子吗……

    ”那是什么身法!“一直沉默不语的淮航突然站起身,冷冽的脸上带着几分探究和疑惑。

    他的话让低头沉默的南傲井与南列亚同时抬起头看向场内。

    此时冰血一身阴冷之气,紧握血煞匕首,脚下踏着七星飘渺步快速穿梭在人群当中,凡是进过身边之人无语一招秒杀,没有给对方一丝反映时间,不是那三个佣兵团的统统单手一翻,一个手到快速击出,抬起一脚,在冰血转向另一个人之时,先前的倒霉蛋已经在台下哼哼唧唧,满地打滚了。

    但是一旦进过的是那三大佣兵的人,挥手就是一刀,毫不拖泥带水,一阵血光划过,再无声息,一招毙命。

    四周除了刚开始的一片哗然,此时静悄悄一片,好似连大气都不敢喘的观众死死的盯着擂台之上那个突然之间犹如杀神一般的人。

    这……还是比赛吗!”丫头,给个警告就好了。杀太多的人,后期可是会给妖月带了不少麻烦的!“一声低沉冷静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让险些陷入疯狂的冰血稍稍回过神来,冷冷的站在原地,缓缓侧过头看向高台之上的雷震行,再看到对方轻轻摇了摇头,双眸紫光一闪。

    自己竟然失控了。是因为妖月的兄弟受到威胁的缘故吧。

    最近自己好像越来越容易失控了,瞟了一眼身后的那具尸体,皱了皱眉头。虽然如此但是她却丝毫不觉的有什么后悔的。

    杀了就杀了,反正那也是雷火佣兵团的人,进过过后,雷火佣兵团将在佣兵团之城永久除名,但是如果真的杀了其他三大佣兵团的人,那么等他们五个人离开后,他们三大佣兵团必定联手打压妖月。

    但是就这么轻易放过,根本不可能,教训是一定会有的!既然不能杀……那就只好……

    此时冰血所在的擂台之上的人都保持这刚刚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一身邪气的女孩。其他人是震惊,妖月的九个人却在等待,等待自家团长的动作,如果她说杀,那么他们会毫不迟疑的动手。

    虽然他们也明白日后会麻烦不断,但是身为妖月的人又怎么会怕。

    只见冰血单手一挥,手中血煞消失不见,嘴角轻轻勾起,抬起双眼瞟了一眼那些挥着刀刃不断靠近自家兄弟的一群人,双手缓缓握拳快速打开。

    突然她动了,却没有人可以看清她的走向,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个紫色身影快速穿梭在人群当中。当有人再次被那个紫色身影丢出场外后,擂台上的人终于回过神来,挥着手中的武器,不过明显动作比之前有了几分次迟疑,更加努力的向着另一本移动,企图离那个恶魔远点。他们算是看明白了,一旦碰上,那是连反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一个抛物线,华丽丽的飞出场外啊。

    然而那些企图在这擂台上绞杀妖月佣兵团的人却没有那么好运了。九个人好似突然心有灵犀一般,一脚一拳将刚刚围着他们砍的人踹向冰血。

    冰血手里没了武器,此时那双白皙娇弱的小手就成了她最为凌厉的武器,双手一抓,用力一扯,”咔咔“两声,伴随而来的一声惨烈的尖叫。然而这样还没完,脚下对着手中之人的脚关节轻轻一点,再次发出两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错骨声,凄厉的惨叫瞬间盖过了所有人的怒吼。

    脚下不断滑动,看似凌乱的步伐却异常的快速。一双白皙的小手就这样不断的在周围的人身上一顿乱点,或是轻轻一捏一扭,原本活生生的人瞬间如同一滩泥一般无力的摊在了地上,脚下一个用力,瞬间化作一个抛物线落入场外。

     

    高台上的雷震行无语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融旬。

    好嘛……自己提醒那丫头不能杀人,现在那些人的命是保住了,可是别说是一身修为了,以后能不能如正常人般站立行走都是个问题了。

    如同他们没有看错的话,那些被抛出场外的人浑身上下的关节都已经粉碎了,最重要的是身为修行者最为终于的灵源也被废了。

    不仅仅他们看到了,就连另一边的南列亚和淮航也看的清清楚楚,心中再一次对那个心狠手辣的女孩做了一个新的评价。

    这样的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天才可以形容的了,那刁钻很辣的手法,那怪异其他的步伐还有那分心性。怎么可能是一个正常小女孩该有的呢。

    比赛规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仍然留在擂台上的人齐齐呼出了一口气,瘫坐在擂台之上,此时竟然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竟然比以前从魔兽嘴里逃出来的感觉更为的强烈。

    这场四级佣兵团大型团体赛是佣兵界开办以来擂台上剩余人数最少的一次,不仅仅是冰血所在的擂台,就连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四个人坐在的擂台也是一样,因为他们同样发现了问题,那三个佣兵团竟然想要联手杀了他们妖月的人。

    既然如此那么何必留情,因为没有冰血动作快,所以仅仅只有冰血手里死了一个人而已,如同当时冰血继续动手杀人的时候,他们也会开始毫不留情的斩杀。

    虽然不懂冰血为何突然收起了匕首,但是既然她这么做了,那么他们必定会跟随,这也是为什么雷震行会先跟冰血传音而不是其他人,因为他知道只有冰血收手了,那么其他那四个一直关注冰血的小家伙也会照着做的。

    在那有些心有余悸的裁判宣布出进入中级排位赛的佣兵团名单后,冰血淡淡的瞟了一眼飞鹰佣兵团、雄狮佣兵团、凯萨佣兵团所在的位置,嘴角一勾,邪释一笑,随即看都不看那个已经被踩的面目全非和那些仍然痛苦哀嚎的人,带着完好无损的妖月佣兵团团员走到了休息席位上。

    在雷青像模像样,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说了一些鼓励的场面话后,裁判一声领下开始了接下来的五人团体赛。

    五人团体赛冰血五个人并没有参加,而是让白惊奕五个人上场比赛,对于他们五个人的实力,冰血他们没有一丝的怀疑。

    进过暗夜一年的特别训练,他们五个人如同再没有很大的突破,那暗夜也不用混了,况且被冰血改编过的试炼石,里面的训练可不是一般的变态。

    虽然速度上可能慢了些,但是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妖月胜。

    今日的最后一场是佣兵团个人赛,白惊奕五个人体力消耗的太小,而且其他佣兵团派出的都是团长级人,其他普通佣兵可能无法对付。冰血五个人最后采取了一个极为让外人吐血的方法。

    石头剪刀布,输的那个人上,当然这个方法也是冰血之前教给大家的。

    最后雷明以一输四的劣汰,无奈的提着雷霆剑走了上去,然后又走了下来!完全是属于一个走场式状态,然而真的只是走个场而已。

    对方虽然也是一名天阶,但是作为被冰血和暗夜特殊照顾的雷明,又怎么是那个天阶所能对付的呢,连刀都没举起来,连那豪言壮语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明显着急回家的雷明一个闪身,单手一挥,脚下一踹。

    收工,回家!就这样,妖月佣兵团以一个绝对的姿态进入到了明天的决赛当中。最后冰血在裁判高呼声中带着那五十多个从下场后就一身懒散好像没睡醒似的妖月团员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离开了广场。

    回家……睡觉去!所有人看着那一片血红消失在入口处之时,脑海中都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那些真的是刚刚擂台上好似一群凶狠野狼般的人物吗。

    为毛……转眼间差别这么大啊!而此时南列亚、南傲井、淮航在妖月佣兵团消失的那一刻对视一眼,齐齐皱眉,脑海中闪过同一个想法。

    如同他们的军队如同那群人一般,他们南叶国还何愁不能壮大,甚至一统四国。

    但是幻想是丰满的,现实往往是骨干的!

    这一场佣兵团排位赛,还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此时最痛苦的莫过于那三个被冰血很虐一番的五级佣兵团,飞远波、施熊千、凯杰尔三个人看着那些被陆续抬回来的团员,在用精神力检查过他们的

    伤势后,那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类来描叙了。

    其他人都要怀疑,如果这三人在这样下去,会不会直接脑淤血,中风抽过去,成为大陆上有些以来唯一得中风脑抽的武士修行者……不对……是唯三!

    ”擂台之上刀剑无眼,三位还是看开些比较好。毕竟身体重要!“融旬摸着一把大胡子,安慰的说道,但是那满脸的幸灾乐祸,相信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

    ”哼!那个小丫头也太不把我们三大佣兵团放在眼里,更加不把佣兵团公会放在眼里,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此毒手,简直是……“雄狮佣兵团团长施熊千咬牙切齿的话还为说完,就被一旁准备起身的雷震行冷冷的打断。

    ”下毒手!哼!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你们三个人的手下想要干什么,当本副会长没有看到!那丫头没杀那些人,已经算是心慈手软了,本副会长劝你们收敛一些,免得闹出什么笑话,丢了五级佣兵团的脸!“说罢,冷冷的瞪了一眼三个人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他这一番无耻到了极点的话,让身边的几个人齐齐变了脸,飞远波、施熊千、凯杰尔三个人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但是却碍于那个人的身份不敢发作,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身为五级佣兵团的团长难道还不知道佣兵公会的实力,虽然佣兵界看似是几大五级佣兵团所掌控,实则却是佣兵公会的天下,佣兵公会真正的实力没有人知道,连他们知道的也仅仅是九牛一毛而已,就连这九牛一毛都使得他们不敢妄动一分。

    然而融旬和郑涯阆和另外不远处的南列亚三人却因为这句话而憋红了脸,那还叫心慈手软,那请问伟大的雷副会长,在您老的心里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啊!

    南列亚和南傲井齐齐转头看向雷青,那火辣辣的眼神让雷青顿时有种扭头走人谁都不管的冲动!

    这二哥,有的时候说出话,竟然被大哥还要让人吐血!连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无奈之下,雷青只好硬着头皮,干笑两声:”呵呵!那个……三位长途跋涉,想必也有些劳累了,在下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这边请!“心里还不断的埋怨。

    无耻啊!二哥肯定是被那五个无耻的小孩带坏了!

    就这样第一天的佣兵排位赛在众人各有所思下正式闭幕。

    所有人都知道明天,才会说这次比赛最精彩的**。

    南傲井向着冰血消失的方向看了看,他知道今天那个奇怪的特殊女孩根本没有展示出她真正的势力,他相信明天,他会在她身上看到更多不同的一面。

    不过!看到了这样的人才,身为皇家的人,又怎么能不动心思呢!

    南列亚和身边的两个人跟在雷青的身后,对视一眼,同时看出了彼此的心思。虽然对方只是一名不到十四岁的武士,但是那奇特的身法,还有她身边的那些人,如同能拉拢到他们皇家,假以时日,必定会为他们皇家带来不一样的景象。

    但是……想要从佣兵公会手里面抢走明显是他们护着的宝……可能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