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一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是谁?“

    转过身,还不意外的看到那个阴柔声音的主人,一身翠绿色的长袍,连女人都羡慕的白皙皮肤,嫩嫩的,好似是风一吹就会被刮破,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上,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隐隐约约又带着一股妖异的妩媚,增添了一份柔美和神秘的感觉,看似柔弱的身姿却有着一股让人臣服的王者之风。唛鎷灞癹晓嘴角带着的那抹坏坏的笑容,虽然破了一身的威严,却整添了几分邪气。

    整体来说,这就是一个阴柔中带着妩媚,妩媚中又带着一丝丝的邪释,邪释中却隐隐约约透着几分王者之威,很矛盾的一个人,让人无法忽视,却又不敢直视。

    当然,这里的不敢,并不包括我们冷清冷血的冰血丫头了。

    此时冰血并没有记得将身后的黑色巨蛋收起来。既然这个人将自己带来这里了,那么必定是有着某种目的,然而她可以肯定一点,这个黑色巨蛋就是目的之一。

    莫名的熟悉,莫名的心动,这些都早已经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让她有些不安,对于已经超出自己掌控的一切事物,都会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但……即使如此,冰血的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淡的面无表情的样子,淡然的看着面前那个一脸妩媚笑容的男子。

    ”呵呵!“男子好似觉得冰血冷冰冰的双眸很是好玩,嗤嗤一笑,妖娆妩媚,声音轻柔很是好听,却没有给人一种很娘的反感,然而觉得悦耳。

    一瞬间来到冰血的面前,单手一挥,冰血只感觉脸上一阵凉意划过,瞬间快速向后一闪,与此同时,一张精致的白色面具出现在了男子的手上。

    身后的长发随着身体晃动,一头冰蓝色长发在这昏暗的密室内显得格外的耀眼,一双幽然邪释的紫眸谨慎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低头看着飘到身前的冰蓝色长发,心里泛起的不小的波动。这个人的实力,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一瞬间就解开了自己的幻术。

    他到底是谁,引自己来这里,到底有何目的。

    冰血相信,如果他真心有心杀自己,自己一招都没机会出,必定是绝对的秒杀。

    妈的……想到这里,此时心里就不尽的懊恼烦躁,实在是太弱了。

    ”小家伙,虽然时刻保持警惕的心里不错,但是你年纪还小,偶尔也要放松一下自己,才是个孩子该有的嘛!“男子看着冰血那张绝美的小脸越发的冰冷,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双妩媚的桃花眼快速划过一抹心疼,险些让冰血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心疼……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谁?“

    没有理会对方的话,双手紧握,时刻保持这最高的警觉,全身都处于备战状态,这种情况下,即使真的打起来,她也绝对不会让对方轻轻松松取胜。死……也拔你一层皮。

    男子轻叹一声,摇了摇头。是不是他们把这孩子逼的太紧了,如果他没记错,她现在应该才不过十四岁吧。

    虽然男子此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慈爱正经一些,但是就他那一身邪魅妖异又带着一丝丝痞子气息的气质,实在是很难让冰血觉得,他是个正经人。

    ”按辈分,丫头你应该唤我一声魔魅叔叔!“男子轻咳一声,双手背后,一副长辈的样子,等着冰血那张冷冰冰的小脸出现诧异激动的神情。

    但是……很可惜,对上咱们的黑暗之王,他注定要失望了。

    ”魔魅,这名字还适合你!“

    冰血面无表情的说道,除了张了张嘴回了一句话后,再没有任何的动作,依旧是那副警惕冰冷的状态,让魔魅顿时有种无力感。

    这小孩,太无趣了。

    ”哼!那是……也不看谁取得!“魔魅顿时傲娇了起来,扬着头一声娇哼。

    ”反正不是你!“冰冷的声音一点面子不给的响起,认真的让魔魅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魔魅被冰血说的,脸色一阵铁青,抿着嘴不知道如何反驳。说又说不过,打又不能打,天知道,打伤了这丫头,自己铁定被那些无良的人虐的死惨。

    ”哼,主人和女主人两个人的性格明明那么好,怎么生出

    你这么一个冷冰冰的无趣丫头,真不知道敬老!“

    魔魅的话让冰血双眉一挑,随即眯着双眼,淡然的看着魔魅,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冷的等着魔魅下面的话。

    ”啊啊啊啊……这丫头好无聊,好无聊!“他不干了,不干了行不行!魔魅被冰血这种油盐不进的样子彻底打败了,顿时先前的那些自认为潇洒俊美无双的形象瞬间破灭,完全一副撒泼的小孩,跺这脚甩着手臂在原地直转圈。

    看着突然好似变了一个人的魔魅,冰血嘴角一抽,额头上瞬间滑落几根黑线。

    敢情……这妖孽脑子不好使。

    不再理会突然人来疯的魔魅,不过此时冰血已经确定了,这个人不会害她,反而会用生命去保护她。因为他竟然为了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的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份情谊,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改变的。最重要的是,她相信自家老爹的眼光,无条件相信。

    转过身继续研究那颗让黑色巨蛋,此时围绕在巨蛋周身的黑暗元素已经逐渐被吸收殆尽,暴露在外的蛋壳,竟然是幽蓝色和黑色的条纹。

    好奇怪的一颗蛋。

    ”这是主人留给你的!已经放在这里十四年了,当初女主人怀你的时候,主人拿回来的!原本只有手掌那么大,没想到,蛋也能成长。“

    瞟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身边的魔魅,冰血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不知道是人是兽的妖孽,难道总是这样神神叨叨的,突然出现,突然消失,也不怕吓到人。

    ”这是什么?“

    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坚硬的蛋壳,一道温热顺着指尖瞬间划入心底,很熟悉,很温柔,很温暖。刚刚那个充满磁性却带着淡淡忧愁的身影好似还回荡在自己的脑海里。那句:”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好像在自然不过得样子。

    冰血越发觉得,她能来到这个大陆,已经不是偶然,好似冥冥之中,她本就该来,或者说,她本来就属于这里。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魔兽,主人只说在你十四的时候将你引来这里,将这颗魔兽蛋交给你。“魔魅双手一摊,标准的不负责任。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即肯定的问道。

    ”我来这里?“

    ”咦!你竟然记得!“魔魅瞪着一双桃花眼,吃惊的看着冰血,仿佛再看一只什么不可思议的怪物。

    这样的眼神让冰血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模模糊糊,总觉得很熟悉!“

    魔魅上上下下大量了一番冰血,最后无语的摇了摇头:”果然变态生出了的孩子,又能指望她能多正常呢!“

    听到这话,冰血她能说什么,能说什么……只能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她没听见,她神马都木有听见,成吗!

    然而魔魅下一句话彻底让冰血沉默而且,承认了。她确实不正常。

    ”你是在这里出生的,不过但是却出现一点问题,所以不能留在这里,最后女主人只好带你离开了。留下我在这里等你有了一定能力后,自己过来!“说道这里之时,冰血明显的感觉出这个妖娆的男子的气息一瞬间阴森狠厉,不过瞬间消失不见。

    不能留在这里,她只能想到因为这里黑暗气息太过浓郁,根本不适合小孩子成长。但是却明显不是这样,好似更严重。

    ”出什么事?“

    原本有些缓和了不少的气氛瞬间再次陷入了冰冷,只见魔魅低着头,让冰血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是那极力克制的情绪却让冰血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妖孽在隐忍。

    也对,从他对于自己的态度和独自在这里守护了那么多年,足以证明他对自家老爹的感情。老爹一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最后只能孤独的等待在这里,心中恨意必定很浓,但是却不得不忍耐,将所有的一切负面情绪都压制到最低点,可想而知有多难多痛苦。

    ”魔魅叔叔!“冰血抬起小手轻轻的搭在魔魅的肩膀上,从他对于自家老爹的那份感觉,她这声叔叔叫的一点都不屈,这个男子应得的。声音虽然依旧冰冰冷冷的,但是却真挚。

    一声叔叔,让魔魅快速抬起头,这样一个倔强骄傲的男子,竟然红了眼,那双桃花眼中温柔慈爱。之前的那些焦急懊

    恼悔恨,枯燥的等待,思念主人吞噬的痛,失去主人的痛苦,此时在这个女孩的面前竟然都奇迹般的淡化了。他一定会待地主人好好的守护他们家的小公主,就算是失去这条命又如何。

    ”我会找到爹爹和娘亲,并且完好无损的将他们带回来。我们一家总有一天会团聚的,那些伤害过我们家的人,我魔冰血,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相信你,我们都相信你!“

    冰冷无情的话却包含着这世上最为真挚的情谊。

    绝对的信任,不是因为你的实力有多强,而且因为他们的心无人能敌。

    冰血不打算再追问过多以前的事情,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完完整整的知道,既然现在的她还没有那个能力,那么就努力吧,努力的达到他们的要求。

    因为魔魅叔叔身上还带着十几年前大战留下的伤,所以冰血让他进到魔蓝之戒中养伤,里面的丹药自然谁他用,同时那枚奇怪的巨蛋契约后丢尽了魔蓝之戒内。

    不过没有想到的时候,这神秘遗迹中好康还真是不少,高级幻器虽然不多,但是却有着整整两个仓库的炼器材料,看的冰血差点没流口水,而且都是极为难得的珍贵材料,这个大陆上能不能知道还是个问题呢,药材就不用了,又是收获了一推,让冰血都快怀疑,她现在是不是火拖拖的成为了一个药材贩子,不过最让冰血欣喜的就是那一推推的能量矿石。据说这东西是可以提高自身修为的一种矿石,大陆上极为难得,别说是一个矿产了,就是那小小手指长的一块价格都昂贵的要命,可是这里,从低级到高级整整三个大仓库,跟小山似的。还有那些大陆上早已经没有了极品能量矿石,连终极能力矿石都有一个小山。

    她的很是怀疑,这座宫殿的主人到底是去那个位面打劫了这么多吓人的东西来的。

    还有一些奇怪的设计图和魔法书、武技之类,她没有仔细看,不过有时间可以研究一下。总而言之,冰血就如同蝗虫过境一般,一扫而空,看的魔魅一愣一愣的,脸色变了又变。

    不过,当然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顺着,就是那只会空间魔法的白衣灵魂。在看到冰血的时候,一改之前狂妄自大的形象,犹如柔柔弱弱的小媳妇一般,缩在魔魅的身后,偶尔用小眼睛偷偷的瞄一眼笑的一脸猥琐的冰血,讨好一笑,再瞬间缩回到魔魅的身后。

    待冰血将所有的东西都收纳好,分批规整到魔蓝之戒和黑晶戒指内,再在密室吸收足够的黑暗元素,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走出神秘遗迹之时,已经是五天后了。

    好在这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禁制,没有断了妖月项坠的通讯系统,不然外面的那个四个人非疯了不可。冰血早在五天前就通知雷明,让他们先回佣兵城。准备佣兵团排位赛的事情。估计等她出去,就正好赶上了。

    至于其他势力,就不再冰血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不过听魔魅叔叔说,那些人虽然比不上倒霉催的洛家、韩家、雷火佣兵团他们全军覆没,但是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过,起码还有活着出去的。

    最后可以说,冰血他们这只临时组成的友谊联盟完胜。不过雷震行几个人都是聪明人,本来他们带去的人就最少,回去的时候,即使一个不少,也不会人让外人起疑,更何况,他们一个个被那些亡灵军团弄得狼狈不堪,在装装样子,做做秀,低调低调,也就这么混过去了。

    刚刚从地下出口走出,刺眼的阳光让冰血快速遮住双眼,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神秘遗迹再次关闭,不过冰血知道,估计这是它最后一次现世了,这一次关闭将会是永久。

    待过几秒钟后,感觉双眼已经适应了外面的亮度,放下手臂,一个瞬息的黑色身影映入眼帘。

    双唇轻轻上扬,已经恢复成黑色的双眸,晶莹剔透,满是温柔。

    ”暗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