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一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自己的心意,冰血带着所有人向着左手边的大门一直走下去,昏暗的长廊依旧安安静的让人不得不更加的小心谨慎。唛鎷灞癹晓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冰血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宫殿的主人是个变态,而且是个大变态。

    丫的,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个禁制法阵,而且各种图形,各种奇怪的法阵。她真的怀疑,这条路活脱脱就是给这里的主人练习法阵的。

    长廊,原本半个时辰就能走完的路,然而被这些该死的法阵闹得,竟然足足走了三个时辰,圣人都快疯了,何况本就没有什么耐心的冰血。

    雷明几个人只能无奈的看着前面的小人儿,没走几步路,就烦躁的停下脚步,咒骂的上前,双手打出一个复杂的手势,不出几秒,前方就会爆出一阵刺眼的白光。然而接着面无表情的向前走。

    他们只能无奈叫好笑的跟在后面。这里的法阵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感觉不出来,要是没有冰血,早已经不知道被困在什么地方了。可是……还真的没有见过什么地方,会在一条路上设置这么多呢。

    ”靠,他娘的。有完没完,你他娘的赶紧给爷出来,不然爷一把火轰了这里!“

    实在忍无可忍的冰血,一敲踹开,前方刚刚接触禁制法杖的大门,可恨的是大门后面竟然是一顿黑漆漆的墙,看着那堵诡异的黑墙,顿时……怒了。

    ”墨儿?“雷明被冰血突来的怒气吓了一条。这丫头虽然没有什么耐心,但是却不会这样随意的发脾气,这突来的怒吼,倒是让他们有些无措。

    ”这墙后面是空的,里面有空间波动。而且……妈的,有人监视我们!“冰血冷着一张小脸,双眸狠厉的看着四周的墙壁。

    凭借着她敏锐的感知,早就感觉到了,可是一直不敢确定,必定神识根本察觉不到,但是她离这里越近,那种感觉就越强烈,直接将她心里憋屈的火给爆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进去,进去这里面。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叫她,那种感觉很强烈,而且让自己心疼,所以她必须进去。

    就在冰血想着要不要轰了那面墙之时,一道阴柔空灵的声音穿破四周墙壁回荡在长廊之内。

    ”呵呵,小丫头看着冷冰冰的,没想到脾气还是那么暴躁,跟那个人还真是像呢!“

    声音一出,所有人都戒备的紧握手中武器,面向四周。

    ”什么人?出来?“

    话中对于冰血明显的熟悉感,让众人心中疑惑,可是即使是雷震行都无法断定那人的具体位置,而且听声音,并不是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个白衣灵魂体,这种感觉让他们有些不安。

    那人还是并无意回答雷青的话,再说完第一句话后,就没了声音。长廊内瞬间陷入的死寂。

    冰血此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却不再像是刚刚那样的焦急暴躁。双手环胸,淡然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要去询问搭理的意思。

    她在等,等那个自动送上门。这个时候,如果先急,那么就必定失了先机。

    像是这样的时候里,她可是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想耗,那么没问题,小爷陪你耗着。

    好像过了很久的时间,久到有些人手里的刀都快拿不住之时,那个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弄弄的不满和……额……傲娇。

    ”哼!臭小孩,跟那个人一样那么不可爱!讨厌死了!“

    然而就在冰血勾起嘴角,刚要讲话之时,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低头一看。

    呵……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下半身突然开始透明起来,逐渐向上延伸,速度之快,让她值得记传音给雷明,不然他们非要暴走不可。

    看着突然消失在自己身边的冰血,火云裂、雷明、闻人熙燃、林泽然四个人齐齐一声惊叫,瞬间跳了过去,却根本来不及阻止,张着嘴呆愣在原地,不敢相信,他们的紫墨竟然在她们面前消失了。

    ”紫墨丫头!“

    ”紫墨阁下!“

    ”紫墨!“

    看着快速消失在原地冰

    血,让所有人的心里咯噔一下。雷震行最先向前一跃,然而抓到的却是一把空气。满脸铁青的站在原地。

    竟然让这个让人心疼的丫头从他们几个大叔的眼皮底下被人带走了,这绝对是一种侮辱,对于他们几个人的侮辱。紧接着跟过来的雷青、融旬几个人的脸色也非常不好,一个个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双拳紧握,青筋暴露。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把紫墨怎么了?“

    突来的变故,让平时遇事最为冷静的妖月几个人顿时失去了方向,除了一直深思的雷明以外,其他三个人好似疯狂了一般,挥着手中武器,抬头怒斥着四周。

    ”混蛋,出来。把紫墨还给我们!“闻人熙燃单手一挥,一道冰寒刺骨的蓝光瞬间冲向前方的墙壁。

    ”小燃,你冷静点!“看着突然暴走的闻人熙燃,一边的闻人熙耀突然上前,按住不一样的闻人熙燃。

    然而闻人熙燃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听他的话,狠狠的甩掉肩膀上的手臂,一声怒吼:”滚开。“一双泛着蓝光带着丝丝血红的眼睛,让闻人熙耀彻底愣在了当场。

    是有怎么样的愤怒与焦急才能让一个人的灵力充斥到全身每跟神经上,导致身体发生简单的变异,那双瞳孔淡淡的蓝色,证明着闻人熙燃此时的愤怒。

    眼看着三个人都处于了疯狂的暴怒状态,身边的人根本无法阻止的了,那股强悍的气势,连雷震行看了都有些心惊,只能拦着雷青和身后人向后退。

    ”冷静!“一道冰冷刺骨,阴寒至极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成功的让暴走的三个人安静了下来。

    雷明咬了咬牙,抬起头看向前方的大门,双目通红,双拳紧握,极力克制着心中的不安与焦急,但是他选择相信冰血,相信那个总是能成功创造出奇迹的女孩。

    ”前辈,不知前辈要将紫墨带到什么地方去?“雷明冰冷的声音让长廊内所有人快速安静下来,连呼吸都在极力的压低。

    ”哼,这里已经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都赶紧滚蛋吧!“阴柔的声音不耐烦的说着,顿时让所有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们要跟紫墨一起出去!“林泽然突然变得阴森低沉的声音,让所有人一惊,齐齐看向他。这个时候他们也成功的发现了。从冰血消失的那一刻起,他们四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现在的情绪虽然被控制住了,但是却是十分危险的。就好像是一只只受伤的小兽,内心充满恐惧,却极力的克制自己,强迫自己坚持的面对外界的一切,必要时不惜一切。

    ”让你们出去就出去,不然以后都不要出去了。“阴柔声音顿时不耐烦的说道,不过此时的他对于冰血的这四个小伙伴却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确实……不错呢!不愧是那个人的女儿,连眼光都是一样的好。

    不想在继续废话下去,如果再不过去,难免这里不会被那个人丫头一把火给毁了。随即对着身旁的白衣魂魄眼角一甩轻声说道:”送他们出去。“

    ”是,王!那么其他的几波人呢!“白衣魂魄恭敬的弯下腰,声音冰冷的说道。

    ”哼,除了叶家和火家一同送出去外,剩下些就让他们留在这里面陪那些孩子们玩吧。他们也寂寞了几百年了!“模糊的脸上看不出去此人的表情,但是从声音中却可以清楚的听到一丝肃杀的残忍。

    就从冰血他们遇到的那些亡灵来开,就可以想象得出此人口中的孩子到底是些什么鬼东西。

    此时冰血一个人站在一个昏暗的好似地下室一般的地方,这个地方很冷,阴冷阴冷的,四周的黑暗元素明显比宫殿内的还要浓郁。

    顺着心中的感觉向前走了两步,顿时一抹诧异的光芒划过双眸。

    那是什么……被密密麻麻黑暗元素包裹的椭圆。远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蛋。没错那个形状,就是一颗鸡蛋的形状,不过却大了很多倍。

    ”你……终于来了!“一道满是沧桑的声音突然传入脑海,在声音响起的那瞬间,心中一阵刺痛。这种无法自主的感觉让冰血皱起眉头,但是却又不由自主的去心疼,心疼那个声音的主人。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那个声音的主人那么的无奈和痛苦。

    ”你是谁?“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密室内,带起了一抹

    温暖。

    ”我……等你很久了!“沧桑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欣喜与……懊悔,这种感觉让冰血的心再次一阵刺痛。

    冰血张了张嘴,原本要问的话却始终问不出去了,最后剩下的是慢慢的无奈叹息。快步走上前,没有一丝的疑惑,无视那些恐怖的黑暗气息,双臂张开,温柔的抱住了那颗一米多高的巨蛋。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