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零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静静的坐在中央,快速驱动着精神力,精神力犹如一台最精准的扫描仪一般,一寸一寸的从头到尾扫描着这个长廊,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地方。唛鎷灞癹晓

    既然空间被封锁住,那么就一定会有阵眼,不管多么渺小,她一定要将它找出来,她决不允许自己被困在这里面,而无能为力。

    整整三天的时间,冰血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就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眼,眼看着脸色越来越白,原本红润的双唇此时苍白干裂。

    她已经不停的输出大量的精神力去收索空间阵眼,虽然她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接近神阶的表情,但是这样的输出还是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伤害,眼看精神力就要枯竭了,但是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状态,没有放松过一刻。

    如果不尽快从这里出去,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找到施咒者的攻击,而且躲都没地方躲。她的命,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其他人休想。

    一直守护在冰血身边的一群人三天里面,越来越担忧冰血的状况,可是却又不敢去打扰她。只能焦急的等在旁边,同时也为冰血那强大的精神力而震惊。

    他们也终于知道了,原来在冰血身上,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啊。

    试问,整个大陆上有几个人能像这个小变态一样,三天来不间断的输出大量精神力,正常人早就因为精神力枯竭而见神主去了。

    突然空气中突然产生了一阵不大的波动,虽然波动极小,但是在这些天阶高手面前,却可以明显的感受得到。在波动开始的下一秒,所有人瞬间挑起身,手拿武器,一双双狠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四周,不放过一丝的漏洞。

    就在终于疑惑不解之时,只见冰血猛然睁开双手,单身轻轻一拍身侧地面,身体如同羽毛一般轻轻的飞了起来,看似很慢,实则却极快。单手一挥,一道银光闪过,黑色法杖紧握手中。

    双唇轻启,一阵清脆阴冷的吟唱出口,随着口中快速涌动,四周空气中的波动越发的强烈。

    高举手中法杖,向着东南方70度角的位置,猛然间一道紫色光芒划过冰血双眸,双手紧握黑色法杖,清脆的低吼在长廊内回荡。

    ”空间·反向领域……裂空斩……给我斩!斩!斩!“

    完全看不到的攻击,就连施展魔法之时必要出现的五芒星都没有出现,连顶点的光芒都没有。就听到一阵破碎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几个呼吸后,原本有些压抑的感觉瞬间消失。

    封锁空间……消失了!

    ”呼!“长呼一口气,冰血脚下有些不稳的站立着,突然一个温柔带着淡淡温香的肩膀将有些虚弱的小身体揽进了怀里。一阵温热的暖流从背上的那只手传入体内。

    冰血转过头看到的是火云裂那张带着妩媚的笑容,眼中带着弄弄担忧。

    ”云姐姐,我没事!“冰血身体稍稍向前移开了一些,阻止了火云裂继续向着自己身体里输送灵力。她还可以吸收四周的黑暗元素,他们可就不行了。

    ”墨儿你原地休息一会儿!“雷明心疼的看着脸上毫无血色冰血,心疼的揉了揉那一头柔软的长发。

    ”是啊,休息一会,大叔们给你守着!“雷青也走过来,有些懊恼的看着冰血。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却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受到这个小丫头的照顾,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冰血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没事,我们还是快走吧!空间被破坏,那个空间魔法师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的,未免节外生枝,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几个人虽然心里担忧冰血的身体,但是却明白这个时候确实不宜留在此处。

    最快速的速度收拾好现场,列队整齐,向着前方继续前行。

    一路上雷明和闻人熙燃坚持走在冰血的前面,火云裂、林泽然一左一右守护在冰血的身边,以防不测。

    体内的精神力虽然十分萎靡,但是却不妨碍冰血身体的运行。吃了一粒回息丹,让体内的精神力和灵力慢慢恢复,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静坐冥想调息。

    小乖安静的坐在冰血的肩膀,银摄同样平稳呼吸呆在冰血的手腕处。这个时间自家的主人精神力已经无法在探测到四周,耗损的太严重了,根本无法在支持神识继续探索。

    br>突然……

    ”主人,前方有异!“银摄突然展开肉翅飞到了冰血的身影,一双银白色小眼眸,不断闪烁这狠厉的光芒。

    银摄话音刚落,所有人立刻停下脚步,紧握着手中武器,严阵以待的看着前方。

    雷明和闻人熙燃同时单手一挥,挡在身后之人的前面,”刷“的一下,一个抽出雷霆之剑,一个挥出白玉折扇。气势瞬间转变。

    静静的等待,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虽然他们没有感觉出什么异常,但是既然银摄能说出那样的话,那么前方必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挡,或者说向着他们奔来。

    ”银摄,能感觉的出,是什么吗?人类还是魔兽?“冰血有些头疼的皱着眉头,抬起纤细的手指,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精神力过度消耗的附着用开始了呢!

    ”我感觉的到,前面有着一群人,但是这群人的气息很不对劲,带着很深的恐惧。我猜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们后面追赶。而且他们是不断的向着我们快速移动!“

    银摄歪着小头,仔细的感受着前方的异动。

    ”被追着跑?“闻人熙燃带着些不可思议的声音,嘴角抽了抽:”靠……哪些人啊,这么丢人!“

    ”我们怎么办,要躲起来了吗?“林泽然皱着眉头,看着前方。身为半妖的他灵感比普通人要好得多,白皙小巧的耳朵微微一动,他略微感受到了前方的异动,看到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冰血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他们已经走出了刚刚的长廊,这个神秘遗迹好似是很多个宫殿连接在一起了,连接他们的就是一个个阴森诡异的长廊。

    现在他们所处的宫殿,没有那么多房间,四周的柱子上也再没有了先前看到的华夏神龙,而是一颗颗光滑的柱子,四周的墙壁上同样是精美的雕刻,当然如果将那些恐怖的内容忽视掉的话。

    这是一个四周有着四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大门的宫殿。空荡荡的,连一个椅子都没有。四周的墙壁高达十几米,整体感觉,壮观华丽却又阴冷阴森。

    最让众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从地面上下来,也不过是走了一小段的楼梯而已。但是这宫殿却又十几米高,外面却完全看不出这里有个这么一个庞大的建筑物。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冰血看了看另外的三栋大门,嘴角一勾,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笑容。于此同时那双如星辰般的快速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然而冰血的这个笑容在熟悉她的人眼里,确实个恐怖的开始。

    雷明和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四个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有人要倒霉了!只见冰血抬起手指着左边的那个大门说道:”雷二叔带着人进到那个大门后面去,融大哥带两个人将其他的两扇门关紧。我来设个禁制法阵,累死他们也打不开!“双手环胸淡淡的看着直前方的大门,嘴角的那抹笑容越发的甜美,美的让人胆战心惊。

    待所有人都退到了左手边的大门后面之后,冰血双手快速打了几个简单的手势,对着另外的两扇门挥去,同时银光一闪,消失不见。

    随后看了看响声越来越大的前方,这个时候隐隐约约已经可以听到一些惨叫声和呼救声。看来……情况还十分惨烈呢!

    无视掉越来越清晰的呼救声和惊恐万分的叫喊,脚下一闪,消失的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左手边大门的门前,最后在歪着头,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淡淡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大门后。闪身走了进去。

    ”墨儿,你知道来的是什么人?“雷明看着冰血那一双带着淡淡嗜血的笑容,嘴角一勾,传音问道。

    ”呵呵,雷大哥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冤家路窄,这个时候碰到我们,算他们倒霉!“原本清脆的声音此时在众人的耳中却带着一丝丝的邪魅与肃杀,让人为之一颤。

    然而却仍旧无法让喜爱冰血的人心里有一丝丝的厌恶,又会有更多的敬仰与崇拜。

    人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就算是那个人坏到了骨子里,但是在她们眼里都是可爱的,甚至是应该的。

    他们面前的大门没有没关的很紧,为了可以方便的观察到外面的一切,但是好在他们中间的小变态不少。在林泽然对着大门轻轻一挥后,就见前面的空间一阵细微的波动后,再无其他。但是在外面的那些人眼

    里,这边的门确实仅仅关闭的。

    其实一个简单的幻境,对于蛇类妖兽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在正常人的眼里,却大为得不同了。看看那一张张震惊的眼神就知道了。

    这几个小鬼到底是有多么吓人啊!突然当第一个人从那扇大门里面冲出来后,再次让众人瞪大的双眼。

    ”洛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