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零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休息的几个时辰,大家补充了一些食物后,开始了继续的探索。唛鎷灞癹晓

    一群人走了大约三、四个小时。一路走来,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平静的让人浑身发毛,这样的景象太过诧异。

    然而冰血发现这个空间的黑暗系元素,越往里面走越发的精纯,早在刚刚冰血就好不迟疑的退下了四周的防护罩,体内的灵力之海开始疯狂的运转不断吸收着四周的这些浓郁精纯的黑暗系元素。

    此时她万分庆幸,自己拥有了一个超乎常人的体质。这样的情况,换做任何一个黑暗系魔法师都能有干瞪眼的分,完全不敢去这么吸收。这里的黑暗系元素精纯而且浓郁,大肆吸收只有爆体而亡的下场。因为不管是谁,体内的灵力都无法做到像她这样的精纯毫无杂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外界的元素打从进入到自己体内后就会通过魔蓝之纹自动提出所有杂质,接在在流入灵力之海内。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何会如此,但是既然没有坏处,又还比去费脑子去想这些。

    神识不断的外放,时刻都没有放松一丝对于四周的警惕,抽出一丝精神力内视体内。欣喜的一笑。那漂浮在灵力之海之上的九颗代表九种不同元素的元素光球。原本最为暗淡的黑色光球此时越发的闪亮,完全不输给其他的元素光球。

    这下子,九颗光球都算是觉醒了,往后自己释放魔法的速度将会更加的速度。对于魔法师来说,施法魔法的速度就等于了先机,战胜对方的先机。

    ”咦!“一道满是疑惑的声音突然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引的冰血双眉一挑,轻声问道。

    ”银摄怎么了?“

    冰血不解的看着突然自己回到契约空间的银摄。

    ”主人你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吗?“银摄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担忧,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啊!“冰血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不懂这小家伙怎么了?难道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可是她怎么不知道。

    ”主人你知道你体内的那九个光球是什么东西吗?“银摄的语气怪怪的问道。

    ”额……元素光球啊。不是所有人施展某个系别魔法的时候都会通过将灵海里面的灵力通过某个元素光球释放出来吗?“冰血直接被银摄的问题给问懵了。

    ”元素……元素光球!“银摄听完冰血的解释后,直接嘴角一抽,满头的黑线。这个方法它肿么没有听说过。

    ”难道不是!“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问道。

    ”当然不是,第一正常人的体内仅仅只有一个灵池,很小的灵池,灵池会通过主人的修为来不断的扩张。额……跟主人的比较来说,主人你的是无边海,他们的顶多就是一杯水罢了,但是这也难怪,虽然主人你是万年难遇的变态呢!“

    ”……“

    ”而且正常人类释放魔法都是直接从灵池内驱动灵力,通过丹田转换城元素力。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元素光球这样的东西啊。主人……果然你不是正常人!“

    ”……“

    银摄,这条不知道拥有多少年传承的小蛇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只能嘴角一抽,淡定……一定要淡定,不正常就不正常吧,反正她是变态。

    不过银摄的话却提醒了冰血,在她的记忆里,好像只从她来到这个身体里后,觉醒了体内的灵海后,这九个元素光球就出现在了自己灵元内,一直浮在灵海之上。没错普及她也感觉到了灵池不断的变化,但是这几个元素光球却从来没有过任何变化,唯一有的就是颜色随着自己体内吸收的元素力越多越发的闪亮。释放魔法的事,她也可以观察过,确实是通过这九个小东西释放出来的。

    但是……按照银摄的说道,其他人却没有。这是为什么?

    奇怪的魔蓝之纹,奇怪的封印,奇怪的压制力,奇怪的光球。这个身体蕴藏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

    ”唉!“

    轻叹一口气,带着丝丝的无奈。都任何体内蕴藏着强大力量绝对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蕴藏的力量被封印住又是一件多么无奈蛋疼的事情啊。

    看着那庞大到无边的灵海,却因为封印压制的问题,能动用的灵力还不到千分之三不到,魔蓝之纹就更

    不用说了,本身就被封印了不知道多少道,她都懒的去数,况且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用呢。间接的导致了自己的精神力也被压制到圣阶高一点不到神阶的地步。

    想想看吧!看得到摸不到,这是一件多么蛋疼的事情啊!

    冰血这边是边走边自怨自艾,她是走的有多无聊啊!

    身边的人就没有她这么闲了,一个个瞪着一双大眼睛,警惕十足的观察着四周一刻都不敢放松,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突然蹦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对她们挥刀相向。

    ”这里……“

    雷明疑惑的声音拉回了冰血纠结的思想,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人,歪着头……怎么了?

    雷明看着突然有些状况外的冰血,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丫头……怎么突然走神了。

    眨眼睛……思想迅速回笼,额……貌似……他们在冒险。

    想到这里,冰血突然眉头一皱,有些对现在的自由不满。

    她经常从进到这个大殿,竟然开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自己。完全忘记了他们现在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危险。怎么会……这样,自己可是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允许自己这般放松的。

    刚刚,竟然不自不觉的跟银摄聊起天来,完全忘记了四周的情况,就好像……好像……进了自己家一般。虽然神识一直外放,就算是突然找到攻击,自己也会在第一时间最好最佳的攻守准备,因为这些已经早已融入到了自己的骨子里。就连睡觉也不会忘记。可是……刚刚……自己竟然不自不觉走神了,在这种情况下!

    ”这里太诡异了,你们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奇怪?“冰血转过头看向雷明几个人,发现几个人皆是一脸的迷茫。

    皱了皱眉头,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竟然让她放松了警惕。

    听了冰血的话,几个人皱着眉头内饰一番,随即摇了摇头。

    ”没有啊。怎么了?“火云裂有些担忧的走到冰血身边,拉着她的手,轻声问道。

    冰血安慰的一笑,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反正大家都注意点。我总觉得,这里面我好像有点熟悉的感觉,但是我应该没有来过或者见过才对。“

    几个人点了点头,抬起头看向前面。

    越往里面走,越发觉得这里面真的很庞大。这样庞大的地方竟然一直存在与巫骨山脉,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虽然到处都被那些浓郁的黑暗元素包裹,但是却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的宏伟壮观,华丽高雅。

    犹如一座宫殿。

    没错,就是宫殿。

    这样一座诡异的宫殿,千年前到底是何人或者是何种势力的呢。

    难道是……消失的黑暗神殿……

    ”我总觉得,这些黑色的雾气很奇怪!“雷青疑惑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本来就很奇怪啊!会自己侵入人体,你说能好吗!“郑涯阆鄙视的白了一眼严肃的雷青,不明白他突然来句这话做什么。

    雷青嘴角一抽,无语的瞪了一眼这个抽风的损友。

    ”你们不觉得这种黑色雾气很熟悉吗!“雷青一句话,突然让几个高手灵光一闪,满脸震惊的看着前方那些窜来窜去的黑色雾气。

    他们的气息灵感都被冰血的丹药给封锁住了,所以才会一直忽略那些黑色的雾气。

    ”丫头……这些!“雷震行眼中带着震惊看向冰血,皱着眉头,一脸的严肃。

    ”是黑暗元素!“

    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是瞒不住了!她不是不想告诉他们,只是不想给他们心里添加负担而已,毕竟黑暗元素在现今这个大陆上太多敏感。

    ”黑暗元素……这么……这么浓!“一声惊吼,响彻整个宫殿,郑涯阆犹如吃了死苍蝇一般的脸,铁青的看着冰血。

    这丫头……要不要突然这么吓人啊!

    ”好了!我就知道你们会是这个表情。我也是听我的魔兽说的。银摄它有传承记忆,所以才会知道!“冰血两手一滩,有些无

    赖的笑了笑。

    没办法……既然知道了。就只能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可怜的银摄身上了。虽然不是不信任他们。而且黑暗系魔法师实在是太过吓人了,暂时还不宜让任何人知道,对自己对他们都是一种保护。

    毕竟如果不是这个系别的魔法师是很难正确感受到四周空气中到底有那些魔法元素的,除非那个元素的浓度超过一定量度。

    就像是现在。

    冰血这边淡然的笑着,其他人却已经震惊的愣在了当场。

    冰血不再理会,让他们自己消化去吧,抬起头看着四周的建筑。他们已经从刚刚那个遇到亡灵的大厅后穿过了一个长长的走廊,现在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宫殿的中心吧。可是都已经到了中心竟然还没有越到其他队伍。

    宫殿四周的装潢竟然在相隔了这么没有一丝的腐蚀,好像依旧如新一般。这座宫殿一共三层,在里面就可以看到上面的大概,就像罗马的宫殿内侧一样。

    二楼左边一排都是房间,右边应该是另一个大厅,在楼下因为黑雾的原因看不太清楚。

    整个圆通似的宫殿大堂,四周是四根粗壮的柱子,上面模模糊糊有一些奇怪的图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