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九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毫无人性的打击一直持续到将闻人商会所有的魔法师每个人都按照各自的元素系别分配好对应的契约魔兽后,众人才长长的突出一口气,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冰血,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流窜在这个硕大的营地之内。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丫头……你这……你!“郑涯阆刷的一下蹦到了冰血的面前,想要拉又不敢去拉冰血的手,有些奇怪的摆在自己胸前,瞪着一双大眼睛闪亮亮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一脸戏谑的女孩。

    ”额?“冰血歪着头,斜斜的勾着嘴角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别扭的大叔。

    ”你……你……你……“

    眼看着自己好友郑涯阆一脸扭曲的对着一个小了自己几十岁小女孩的雷青,顿时一脸额头,一股子丢尽老脸的感觉涌了上来,快速上前几步,帅气十足的一甩长袍下摆,对着郑涯阆的屁股狠狠的一脚,嘴里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咒骂着。

    ”你什么你!你个丢脸的败家玩意,老子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给老子滚开!“

    ”噗“的一声被踹到一边的郑涯阆,本就精神有些恍惚,险些一头摔个狗吃屎,大力的扭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雷青,一声别扭的冷哼,不过却没有再说些什么,因为……他实在是……问不出心里的那个答案。

    太……太……他大爷的吓人了。

    ”那个……紫墨丫头啊!“雷青一脸讨好的看着冰血,搓着双手,那张脸怎么看怎么猥琐!

    ”雷青大叔,麻烦你说话就好好的说,你别用你那种恶心扒拉的表情看着我们家墨儿!“雷明、闻人熙燃齐齐翻了个白眼,一闪身,就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冰血的身边,双手环胸,不怀好意的看着有些尴尬雷青。

    ”好吧,好吧!其实……我就是问,那个……紫墨丫头啊,你怎么……怎么驯化的那么快!“

    ”还说人家丢人,一边呆着去!“雷震行一巴掌吧磨磨唧唧的雷青拍到了一边和郑涯阆做伴。

    随后一脸深意的看着冰血,脸上带着一点点探究,一点点无奈的笑意。

    ”紫墨丫头,你是帝王驯兽师!“雷震行双手背后,淡然的看着眼前那个一脸笑意,没有一丝窘迫的姑娘。

    ”怎么可能!二哥,你弄错了吧,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帝王驯兽师的存在!而且……“雷青一脸无语的看了看自己的二哥,指着冰血叫到:”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帝王驯兽族师,怎么可能嘛!一个驯兽宗师就已经很逆天了好吧!“

    雷震行瘪着嘴,瞟了一眼有些自欺欺人的雷青,皱着眉头,一脸的无语。完全没有想要搭理这个突然白痴了的弟弟。

    ”雷青兄弟,你见过的那个驯兽宗师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一下子驯服这么多魔兽的。“融旬一手搭在雷青的肩膀上,好笑的看着冰血。

    ”呵呵!“冰血看着几个可爱的大叔,嗤嗤一笑,对着雷青双手一滩,语气极为无辜,但是在外人眼里却十分欠揍的说道:”雷青大叔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确实不是驯兽宗师!“满意的看到了雷青和郑涯阆两个人僵了脸。

    随后正了正自己的表情,略微庄重的看着雷震行,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雷二叔,我确实是帝王驯兽师。我说过我的精神力变异,刚巧师父又教给了我驯兽的口诀。“

    然而……想到是一回事,相面听到对方承认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帝王驯兽师五个字就这样轻飘飘的从冰血的口中飘出,却如同一个重型炸弹一般从营地内爆发开来。瞬间的寂静后,就是一连串的倒西气声,一个个张着大嘴巴石化在当场。

    ”呵呵……看来这大陆真的平静了太久了!要变天喽!“雷震行不愧是见多识广的人物,毕竟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和融旬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天还是蔚蓝的让人心情舒服,抬着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风平浪静。

    这天已经沉寂了太久的时间了,也该让它热闹下了。

    就这样这些孩子去翻吧!

    心里……还真是期待呢!变天……呵呵……这主意……不错呢!冰血带着淡淡的笑容轻轻的转过头,毫无意外的对上了四双同样带着热血疯狂的眼眸,相识一笑,自信狂热,没有谁可以阻止的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哇……帝王驯兽师!“一声有些慢热的高呼,快速让有些寂静的场地瞬间爆发。一个个火热的目光好似已经快要燃烧了起来一般,直直的盯着冰血,就好像冰血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形态,此时在他们眼里的就是那一个个活魔兽山和一个会移动的金山。

    金山啊!就连一只等级还为达到魔兽级别的灵兽,在现今大陆的这个市场上都是价值不菲的,普通人家根本买不起。也就是一些中高级别的家族用来给自己家族里面天赋不错的子弟从小契约,好在将来成年后,可以随着主人的进阶成为魔兽,成为家族的助力。

    更别说一直魔兽幼崽或者直接契约一直成年魔兽了,那可都是在拍卖行里面才能得到的,价格更是让人高的咋舌的那种。想要直接拿只活魔兽去驯兽师公会契约,那就是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了。别说那活魔兽难得到,就是想要跨进那驯兽师公会的大门,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

    种种迹象,完全可以表明,一个驯兽师就跟一个钱币制造机没有什么两样。

    ”我……我靠!你他娘的哪里还是什么小变态啊,直接就是一个大变态,极品大变态啊!哈哈哈!“雷青此时就跟一个等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的小孩子兴奋的没什么两样。原地跳脚拍着大腿,嘴都快列到了耳根。他敢保证,他活了这么多年,从出生到现在,吃的惊都没有在那个变态的家伙身上多。

    这丫头……实在是……太……太有意思了!他此时对于冰血的背后的家族是越发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爹妈能生出这么变态的丫头啊。

    冰血微微一笑,刚要张嘴调侃几下有些得瑟的没边的雷青只是,突然齐齐一声高呼穿破天际直达天边。

    ”多谢紫墨阁下恩赐!“

    这一声齐呼让冰血有些愣神,睁着一双惊讶的大眼睛,转过头看向围在四周的一大群佣兵和闻人熙耀身边的那十几名魔法师。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那真诚的目光,那诚挚的笑容,让那颗很少有过波动的心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触动。

    原来……被感谢的感觉这么好!这也是人类口中说的感动的一种吧!

    ”呵呵!“

    清脆的笑容,带着丝丝的温柔,淡淡的感动。轻轻的点了点头,单手一挥,一股带着清爽凉意的冰蓝色光芒围绕在众人的周身,轻轻的将行礼的众人温柔的拉直身体。

    冰血此时完全可以确定,如果有些对自己不利的话,这些一身火热气息的佣兵们绝对会奋不顾身的将所有的危险都挡在自己的身前,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一分一毫。

    这也是她为什么突然钟爱佣兵这一行,也要将自己的第一个势力驻扎在佣兵界一样。

    虽然前世她是是个冷血冷情的杀手,对于人类口中所谓的感觉一窍不通,但是却经常和玄在没有任务的事情去佣兵的酒吧坐坐,感受一下里面的那种火热的气氛,会让她觉得,她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

    ”大家都是兄弟。兄弟之间不需要这些!“如此豪爽的语句从一个娇小的女娃娃口中说出,如果在以前他们绝对会笑笑当作没听到就算了。然而此时,一群铁铮铮的汉字却因为这兄弟二字暖了心,柔了情。

    他们佣兵最注重的就是兄弟二字。今日在冰血口中说出这两个字,他们信!

    ”好了,大家都收拾一下。好好调整自己,以备神秘遗迹的开启。还有,今日一事不得向外流传,紫墨小友仅仅只是妖月佣兵团团长紫王一个身份而已。大家记住了吗!“雷震行双手背后,一脸威严十足,说出的话让人无法抗拒。

    ”是!紫墨团长只是妖月佣兵团紫王!“众人齐呼,声音响亮。

    随后一些小小的嘀咕声让几个人满头黑线。

    ”好奇怪哦,雷副会长什么时候喜欢说上废话了!“

    ”是啊,紫墨团长不是妖月的紫王,还是什么身份啊!“

    ”对啊,再者说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罢了!“

    ”可不是,再变态也不过是个天赋好的孩子啊!“一个个用着一双双奇怪的目光看着雷震行,好似雷震行真的说出了什么奇怪的话一般!

    ”这些兔崽子!“雷震行顿时没好气的看着瞪了一眼佣兵团员们。

    ”谢谢!“闻人熙耀优雅的来到冰

    血的身边,温和的一笑,轻声说道。

    ”客气,应该的!你们为了护着我领悟,也拼了命,这些我都看到了!“冰血淡淡一笑,对于这个交谈不对,却从来到巫骨山脉后相识,就处处护着他们的闻人家大哥哥,冰血此时少了刚开始的疏离,多了几分友好的亲近。

    ”走吧,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闻人熙燃突然冷着一张脸,拉过冰血,转头向着他们的大帐篷走去。留下了一脸无奈又失落的闻人熙耀。

    只能这样淡淡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倔强的身影越走越远。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从出声就很粘着自己的小家伙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呢。那个总是喜欢围在自己的身边,甜甜的叫着哥哥,哥哥的孩子。现在竟然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