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八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你们几个大叔。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没事在那里闲聊什么,当现在是在开舞会吗!“一道清冷戏谑的声音突然从下面的地面上传来,闻声而去,眼前顿时一亮。

    虽然还是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装扮,但是那一身好似已经融合于天地之间的自然之气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天地间的自然之气,是多少老前辈穷尽一生也无法真正领悟的自然之能。一旦领悟到了自然之气,身体里吸收的元素能力将会更加的精纯,释放的魔法等级将会比之本身魔等级高出一倍。也就说中级魔法的威力足以与高级魔法相媲美。如是上古魔法呢,威力将会是无法想像的,因为这个大陆上还剩下的上古魔法少之又少。

    谁又知道,冰血手里的上古魔法多到让所有人咋舌的地步。

    淡淡的漂浮在半空中,脸上带着纯净的笑容,淡漠自然。没想到这次的领悟竟然能让蓝魔之纹的封印又解开了几道,加上这次的自然之力的领悟,此时的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舒畅。好似真的已经融入到了自然界中,与那些花花草草同样受着天地间的自然之力保护着。

    不过她想,这次领悟对她最大的一点就是,她的隐匿功夫更加精进了。就算是遇到师父那种等级的强者,只要自己精神力完全集中,都不会被发现。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变态了!“融旬无语的摇了摇头。

    ”墨儿!“雷明在看到冰血的那一刹那,好似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单手无力的提着雷霆之剑,转过头,嘴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墨墨!“火云裂在听到雷明的声音后,早已杀红了的眼睛,顿时一亮,快速转过头。一身的狼狈,满是血渍,手里的匕首还滴滴的流着血,不断的向着地面低落,只是那双满是杀气的眸却一下子清明无比。

    ”紫墨妹妹。你可让我好等哦!“闻人熙燃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白色的衣袍已经满是血痕,好在他们几个人的衣服都是冰血炼制出来的高级幻器,此时坐在地上,拿着白玉折扇用力的扇着风,白玉折扇上的蓝色水光越发的微弱。

    ”小墨,我们做到了!“林泽然单手无力的对着空中挥动了一下,带动出了一阵轻风想要让伙伴们凉爽一些,但是最后也是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冰血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伙伴,温柔的一笑,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四周,那早已经变得泥泞的地面。都是都是鲜红的血水,那些疯狂的魔兽不断的践踏着同伴的尸体,断肢断头被踢得到处都是,犹如地狱一般。

    然而这样的景象却让冰血如此的熟悉,嘴角一勾,一抹邪魅的气息缓缓的由体内传出,她还是比较适合这样的气息,那种自然到仙一般的气质放她身上实在是太诡异了。雷不雷的倒别人,她不知道,但是肯定能雷倒自己。

    ”伙伴们,接下来。叫给我吧!“冰血单手一挥,轻轻一台,一阵蓝光闪烁,只见雷明、火云裂、闻人熙燃、林泽然四人的头顶分别被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包裹。

    随即一道黑色阴冷的杀气瞬间迸发而去,缓缓的包裹在冰血的周身,黑色杀气内闪烁这冰蓝色铠甲的光芒,显得更加的诡异,好似一个个冰冷阴狠的眼睛,让人身心胆寒。

    ”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呵呵!“双脚缓缓落地,轻轻的歪着头,嘴角一勾,阴冷嗜血的笑容让此时看着冰血的魔兽浑身一颤,有那么一瞬间,眼中的疯狂消失殆尽。只是耳边的那刺耳的声音让他们再次疯狂,比之之前更为严重。

    ”既然如此!“完全无视掉向着自己拼命冲了的魔兽,冰血笑着玩着自己的小手,突然快速提起头来,杀气更胜。

    ”那就我来帮你们选个死法吧!“幽冷的声音,配上那股子阴寒至极的杀气,此时的冰血在外人眼里活脱脱就是一刚从地狱里散步出来的地狱恶魔,随时随地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将他们拉入地狱或者直接……魂飞魄散。

    此时方圆百米之内再无人类敢继续留在原地。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阴冷邪恶的杀气,竟然让他们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死气般的绝望。他们怕在不离开,不用等被那些越发疯狂的魔兽撕碎,他们就直接自己挥刀自刎了。

    ”这丫头,要不要一下子变得那么恐怖啊!“雷青脸色有些不好的蹙着自己的双臂,连忙拉着有些愣神的郑涯阆往后退。

    不出十几秒所有人都推到了魔兽浪潮区域以外的地方,有的脸上惊慌失措,有

    的满脸震惊,有的更是满脸凝重的看着冰血。

    天篷和黑火也在同一时间将雷明几个带离的原地,不过却没向其他人一样离得那么远,而且挥动这是双翼站在魔兽浪潮的上方谨慎的看着冰血的一举一动,一旦她有什么危险就立马冲下去,即使没有力气又如何呢。

    ”我靠,那群混蛋怎么都跑了。难道想把这一群魔兽都交给紫墨丫头啊!“当雷青几个人看到雷明他们坐着天篷飞上天之后,里面闪身飞了过去。刚刚站稳就看到了下方一个人都没有了,统统跑到了最外围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被一大圈魔兽围在中间的冰血,立马气红的脸,大吼一声,就要向着冰血的方向冲过去。

    ”雷青大叔不要过去!“雷明刚好出声阻止了几个人的动作,浑身有些无力的靠在天篷的背上,对着几个有些焦急的大叔轻声说道:”我们四个都受了伤,墨儿现在的火气可是很大呢。“

    ”是啊,如果要担心,也应该担心下面的那些魔兽会不会被紫墨妹妹一个不爽给杀光了。“闻人熙燃随意的靠在雷明旁边,原本就慵懒的气息因为此时的状态更加的明显,嘴角带着痞痞的笑容,眼中却透着骄傲。

    ”不过……如果墨墨……一会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就要劳烦几位大叔帮帮了。我们四个的力气好像都耗尽了!“火云裂撑起身体,双手抱拳对着踏空站在天篷外面的雷震行几个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有劳几位大叔,我等四人感激不尽!“林泽然随后抱拳有礼的说道。他们四个人真的不知道在放松过后还能不能在紧要关头及时护住下面的那个小人儿。此时只有拍拖这几位……体力爆满的大叔。

    ”这个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做的。你的就老老实实的带着上面调息。“雷震行沉稳的声音做了有力的保证。随即融旬叫来自己的儿子和烈火佣兵团的其他几名天阶护在雷明四个人的身边。其他的队员则是谨慎的站在地面上,做好随时冲入杀场的准备。

    此时整个杀场,仅剩下冰血一个人类,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所有人的感官,也让魔兽们更加的疯狂,一个个双目血红的等着冰血,将站在空地边缘的那些人无视个彻底。

    好似面前的这个小人类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原来这场盛宴是为我准备的啊,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呢!“冰血嘴角一勾,幽冷的目光若有似无的看着远方空无一物的半空。明明是在自言自语却还是真是再跟远处的某个人讲话一般,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刚刚说完,冰血原本冷笑的脸上突然一变,带着一股肃杀的残忍。单手对着身侧一挥,一阵冰蓝色光芒顺便有手掌心迸发而去。

    ”冰之拟态,恶魔镰刀……出来吧!“

    蓝光”刷“的一声大胜,随即一把浑身泛着蓝色,散发着刺骨冰寒冷气的一把大镰刀在冰血手中幻化而出,让人看了忍不住浑身一抖,好似灵魂都跟着颤抖。

    ”吼!“

    恶魔镰刀一出,立刻让刚刚有些被镇住的魔兽们暴躁了起来,纷纷仰天大吼,勾起自己的利爪向着冰血冲了。

    ”呵呵!这才够劲!“冰血嘴角上扬,嗜血残忍,嗤嗤一笑,本来应该甜美可人的笑声此时却充满了阴冷阴森的感觉。

    随即冰血提起手中镰刀,脚下一动,快速冲进了魔兽群潮之中。

    顿时一片血雨出现在杀场之内,夹杂着呛鼻的灰雾。

    所到之处一片腥风血雨,带血皮肉、断肢半脑随处可见,却很难见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然而此时冰血在众人的眼里就是是一个提着镰刀不断杀戮的死神,甚至是死神更恐怖更残忍的恶魔,没错……她……就是恶魔。

    手里抬着一把蓝光闪闪的打镰刀,浑身上下染满了鲜红的血液。不断的挥动着那把诡异的镰刀,动作没有一点花俏,更没有一点华丽的武技。完全大开大合,快、狠、准,所到之处片甲不留,所碰之兽,残缺不全。有那么几分钟,冰血好似突然喜欢上了将魔兽直接从头中间劈开,一刀直至身体最下方,将对方完全完完整整的劈成了两半儿。所有的内脏内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阳光下,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让人恐怖,恐惧到发疯。

    就连那些见惯了杀戮的冒险者和佣兵们都险些脚软的坐在地上狂吐不止。

    不到片刻,原本密密麻麻的魔兽群,变得空空荡荡的,空地之上除了

    那个一手提着冰蓝色大镰刀,嘴角上扬,带着恐怖微笑的女孩,再无任何一个仍然站立的生物。

    然而当她挥出最后一刀,将一只圣阶魔兽拦腰斩断之际,四周一片死寂,好似就连风都不敢再来接近哪个恐怖的恶魔。

    此时的冰血右手伸直,”叮“的声音响,手中镰刀,到头指天,立在了地上。一身浴血长袍,早已看不出了之前的颜色,滴滴鲜红的血液从长袍上低落。

    嘴角仍旧挂在那抹让人心颤的笑容,嗜血、阴冷、肃杀、阴森、残忍却又魅惑妖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