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八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这么热闹,冰狼……你也出来玩玩吧!冰元素拟态,冰狼……出!“一团冒着寒气的冰蓝色光芒快速从冰血手中的黑色法杖顶端迸发而出,到冰蓝色光芒自动绘制出一个冰蓝色五芒星浮在半空中之时。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只听……

    ”吼!“的一声狼啸,冲破天际,让喧杂的树林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寂静。这里面有的人听过那只神奇的冰元素魔狼,有的则是有幸见过那只魔狼。

    然而也有人对于这种曾经震撼整个大陆的拟态熟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这……这是!“雷震行一改往日的淡定,一张威压十足的脸上充满的诧异和不敢相信,颤抖的手指指向冰血和她身边的那只浑身散发着寒气,通体冰蓝的魔狼,张着嘴巴却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二哥,这下你相信了吧,我说这个丫头很变态的。这只魔狼可是她用冰系魔法元素拟出来了,怎么样,怎么样!“雷青完全不知道自己二哥的心里已经处于翻江倒海的状态,仍旧激动的,就差拉着雷震行的衣袖摇摆,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激动,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是仍旧如当初一般的兴奋。

    ”她……她竟然是……竟然是那个人的徒弟。难怪……难怪啊!“雷震行深深吸了一口,随后有些无力的摇着头,轻轻低语,眼中的忌惮之色让身边的几个人同时微微一愣。

    这个大陆上,雷震行的身份虽然不算是顶尖,但是身为佣兵公会的副会长,那就等于佣兵界的半个决策人,半个老大啊。然而,就单凭一个人就能让他发出这般忌惮的表情,那么……那个人的身份绝对不是他们能想像的。

    到底是……谁呢!”二哥,那个人……是谁!“对于佣兵公会的实力,雷青可是这些人中除了雷震行以外最为了解的了。既然敢这般公然和四大家族叫板,那么就说明,他们佣兵公会根本毫不惧怕他们,甚至连皇族,他们都可以与之对抗。可是现在竟然就单单一个人能让自己二哥表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么多年来,他只知道一个人,自己家的宝贝侄子雷明的师父才有这能力,现在又多了一个小变态的师父。他终于知道……现在为何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又一个小变态了。原来都是……从小被老变态培养出来的啊!

    ”既然紫墨小友没有说,你们就不要问了!只要知道,那个人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招惹,也招惹不起的人就好了!“雷震行对着身边的几个人摆了摆手,轻声说道,语气中的警告显而易见。

    雷震行的话,让身边的融旬、郑涯阆几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目光转向冰血,眼中带着疑惑与探究的目光。

    然而这里面不仅仅只有雷震行看出了冰血这招的背后含义,也包括了不远处隐匿在草丛后面的人呢,领头的一名老者胸前带着一枚黄褐色的水晶胸针,黄褐色水晶隐隐约约发着褐色光芒,忽明忽暗,异常的诡异。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被冰狼的出色而安静下来的树林再次渐入了狂热当中,议论声、叫喊声、欢呼声,不断的在树林中回荡。

    四大家族中的年轻人此时死的心都有了,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竟然倒霉的遇到了一群疯子,而且是一群变态的疯子。

    妈的,现在他们的魔兽根本就排不上用场。

    平时在家族中,甚至在外界他们引以为傲的五、六级魔兽此时到了这四只圣兽的面前,简直就是蚂蚁都不如,被释放的威压压得就算是被砍都不敢动一下,不管往他们身体里输入多少魔力都无法支撑他们起来,更何况还有三人卑鄙程度比人类还强上好多分的三只神兽。

    去他娘的,这还怎么打!

    而冰血好似突然很是看到洛氏家族的子弟一般,谁都不理,专门虐洛家的人呢,没错就是虐。完全不考虑对方那脆弱的心里,拿着一根诡异的黑色法杖,也不释放魔法,带着那只明明应该没有任何感情却卑鄙无耻狡猾成性的冰狼将所有洛氏家族的弟子里里外外虐了个便。

    ”啊!“一声尤为突出凄厉的惨叫离开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只见洛子豪一身狼狈,原本一张还算俊俏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整个脑袋好似走了形一般,发带早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一头满是污渍的头发乱七八糟的散在脑后。长袍破破烂烂,整个一乞丐还是混的最差的那种。

    此时的他双唇通红,肿的可以和香肠

    媲美,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一手挡在脸前面,一手颤抖的杵着地面,满眼惊恐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冰血,好像再看怪物一般。

    ”怎么了?我还没玩够呢!“冰血嘴角侧扬,歪着头,左手叉着腰,右手悠闲的甩动着手里的黑色法杖,一身痞子气息,让人无法相信,这是那个刚刚还一身贵气,高贵优雅的紫衣少女。

    浑身冒着寒气的冰狼瞬间从冰血的身后窜出,”嘭!“的一声四肢强壮,线条完美的冰血落在了洛子豪的面前,大地一阵剧烈颤抖,一股寒气以冰狼为中心向着满脸惊恐扭曲的洛子豪袭去。

    ”你……你不是……魔法……魔法师吗!“洛子豪手脚并用的向后退着,可是眼前的那一人一狼却好似永远都甩不开一般。

    ”呵!“冰血一声冷笑,不屑的白了一眼地上的洛子毫:”我以为你会问出什么样比较有知识含量的问题的,结果是这么白痴的一个问题。“

    轻轻抬起手中的黑色法杖,缓缓的转向洛子豪的前面,轻轻向上一扬,慵懒的吐出两个字。

    ”冰刃!“

    原本暗淡无光的黑色法杖顶端的纯黑色水晶球”刷“的一下迸发出一团冰蓝色光球,眨眼睛一个冰蓝色小型五芒星出现在光球前方,一把散发着死亡寒气的冰刃瞬间发出,对着已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洛子豪迎面飞去。

    ”啊!“

    所有人,不管是在打的还是看热闹打酱油的,还是以前被打趴的人,统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直的看向冰血的那个方向。

    突然,一声急切的叫喊从远处传来:”小友手下留情,都是一场误会!“

    随即一个墨绿色身影快速从远处的草丛中飞身而来。然后距离远不说,只要是冰血想要杀的人,又有谁可以躲得过,这黑暗之王手中的利刃。

    ”呵呵!“一声幽然空灵的笑容,带着不屑的嘲弄,冰血双眸慵懒的眨了眨,对着已经吓的浑身发抖完全叫不出话来的洛子豪戏谑的挑了挑眉,红润饱满的双唇对着洛子豪轻轻开启。

    ”嘭!“戏谑的轻声由冰血的口中发出,只见那把刚好飞到洛子豪面前的冰刃在冰血这一个”嘭“字落下好,瞬间化作无数滴水柱,如同繁星般降落在洛子豪的面前。

    洛子豪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像马上就要掉在地上一般,感觉到身后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然而人的精神一旦在极度紧绷的情况下放松下来,脑海中就会立刻出现当机的状态,俗称白痴。

    然而洛子豪的下一个动作就是这个典范。

    ”爹,爹!“洛子豪鬼哭狼嚎的手脚并用的奋力向着飞奔而来的人爬了过去,边向前爬,双腿间边向着地面躺着一连串可疑的液体。

    ”噎……真够恶心的!“火云裂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对着身边那个一看就是二愣子似的少年腹部就是狠狠的一脚,随后拍了拍腿上的灰尘,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冰血走去,再看到那一连串的黄色液体之后,憋了憋嘴,一脸的险恶,好似还觉得对方不够丢脸似的,连连挥着手,口中的语气是要多嫌恶就有多嫌恶。

    ”啊……“洛子豪一声愤怒的惨叫,连忙再次坐在地上,一股子难闻恶臭的味道从他的身下传来,洛子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着冰血,疯狂的大吼。

    ”你……你这个该死的丫头,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要把你带回我洛家,让所以的最低等的奴仆女干你,让你成为他们所有人性奴。我要抽你的筋,拔你的皮。我要让你们佣兵界所有的人下地狱!“

    疯狂的怒吼,口无遮拦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变了脸色,特别是佣兵界的人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等待着自己老大一声令下,上前将这个白痴脑残大少爷碎尸万段。

    ”你……找死吗!“一声低沉冰寒,如同来说地狱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冷如刺骨,雷明一声闪身,眨眼间来到了冰血的身边,手腕一转,雷霆之剑好似感觉到了主人心中的愤怒,发出一股刺耳的剑鸣,一股阴冷冰森的杀气瞬间从雷明体内发出,隐隐约约竟然有种要实体化的感觉。

    ”哈哈哈!抽筋扒皮,不错的主意!“妩媚的笑容,妖娆的动作,动人心魂的双眸,火云裂修长的手指不断的摩挲这手中的匕首,”噗!“一团红的发艳的火光瞬间包裹在火云裂手中的匕首,火红的火焰中心竟然出现了十分诡异的黑焰。
    r>

    林泽然嘴角一勾,优雅高贵的气质瞬间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一抹血红色的光芒快速划过双眸,那双越发妖异诡异的眼直直的盯着洛子豪,嘴角一勾,慵懒的扭了扭脖子,手中轻风剑绿化一闪,化作一条墨绿色丝带缓缓的缠绕住林泽然的手挽手,此时他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淡雅,浑身散发着让人绝望心寒的气息,好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化作一只凶猛嗜血的猛兽冲上前去将人瞬间撕裂。

    ”洛子豪,洛家!呵呵!“闻人熙燃左手拿着白玉折扇,随意洒脱,放荡不勒的气质早在洛子豪说了那大串豪言壮语之后消失的无隐无踪。此时的他嗜血肃杀,阴冷阴森。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的触摸那没有被面具完全覆盖住的脸颊,揉揉的点上那不下心粘上的血渍,邪魅的伸出粉舌轻轻的舔掉食指上的那抹血红。

    这一个诧异却极其魅惑的动作让四周的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特别是闻人熙耀差点当初晕过去。

    那是……自己的弟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