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七十七)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一百七十六)

    冰血一身傲然之资,冷漠的双眸淡淡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透明身影,不动,不问,好似没有一点的情绪一般,这种沉稳的性格,是任何人无法做到的,特别是在这种危机的时刻。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此时,雷震行几个人才猛然发现,原来那个带着可爱笑容,清澈双眸的紫墨,不过是她的另一个面具罢了。现在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才能塑造出这样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

    这个问题,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更加猜不透。那个十几岁的孩子的灵魂竟然是前世让黑白两道闻风色变的黑暗之王,恶魔冰血。

    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在那妖异的面具下,更显的邪释阴冷。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将罩在自己头上的帽子打开,一头隐隐约约泛着紫色光芒的长发,瞬间流下,像是一道幽暗的星河。小巧白皙的右耳上一枚泛着银光的银色耳圈,耳圈上的冰蓝色小铃铛,”叮叮“发着清脆的铃音,这让大家更加惊讶,这铃铛之前竟然从未响起过。

    ”刷“的一下,斗篷打开,在阳光的照耀下,斗篷下面的精致的铠甲,散发着耀眼的冰蓝色光芒,垂在肩膀前端的一条条银色流苏泛着阵阵寒气,好似每根银针般,让人看了竟然有种肉疼的感觉浮上心头。

    单手一甩,斗篷张开飞起,好似活了一般脱离了冰血的身上,随后慢悠悠的落在了一直站在冰血身后的雷明臂弯。

    一头星河般的长发,被一条细细的紫色发带随意的扎在脑后,无风自动。精致的冰蓝色铠甲,高贵却又低调,配上一双银色的及臂肘护腕,耀眼夺目,帅气十足。蓬松的紫色靴裤优雅高贵,一双紫色长靴泛着血色的红边。

    阴冷、妖异、邪释、慵懒。狂傲、淡然、冷漠、嗜血、肃杀。沉稳、冷静、却又疯狂。

    这些重重矛盾的性格,竟然一下子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出现,已经完全打破了所有人心中的概念。

    他们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这……还能算是真正的人类吗。

    突然沉默了许久的冰血缓缓的转过头,那双淡漠阴冷的眸快速闪了闪,出现了让人觉得诧异的温柔。感情真的可以转变的这般速度,是因为对着人的不同吧。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紫墨!“唯一没有被冰血这突来的转变而镇呆住的雷明、火云裂、闻人熙燃、林泽然异口同声的说道,当他们想要上前阻止冰血之时,却愕然的发现,他们竟然不能动了。

    不仅仅是他们五个人,就连一直在身后观察着一切的雷震行、雷青、融旬几个人都猛然发现,他们……竟然无法动了。

    只能有些惊慌的看向修为最高的雷震行,对上的确实一双同样震惊的眼。

    难道……就连已经突破到巅峰御剑师的雷震行都无法再动了,这……怎么可能。

    ”魂魄最擅长的莫过于精神力,况且还是个空间系魔法的魔法师。我精神力变异,所以这个时候只有我去才行!而且这个空间必须尽快打破,不然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毁掉的“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阻止了几个因拼命驱动体内能力来冲破身体限制而满脸通红的伙伴。

    不待其他人再由任何反映,冰血踏空而起,直接飞到离至白衣魂魄三米处,单手一挥,一枚隐隐约约泛着红光的黑色法杖出现在了手中。

    一身阴冷杀气瞬间爆发而出,原本无风的森林快速以冰血为中心吹起了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

    其实冰血也没有飞行很远,只是天空的白雾还很浓郁,让地面上的人无法看清她的身影。临走时将小乖和铁翼留在了雷明几个人的身边,以防万一,她的精神力结界已经无法再继续保护他们了。

    仔细的感受着整个空间的波动,没有放过一丝的细节,只有找到真正的空间针眼,才能彻底突破这里的防御回到真正的世界里去。

    ”主人,你的空间魔法根本不熟练,而且体内的空间元素是所有元素中最少的一个,想要强行突破这个空间,实在是太难了!“银摄不断挥动着一双银色的小肉翅,担忧的飞在冰血的身边,开口劝说,心里却明白,她的主人根本不会丢下那几个伙伴独自离开。

    微微一笑,看了看

    脚下的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眼中却透着温柔!

    ”银摄,你知道的,我不能丢下一个伙伴。“轻轻的摸了摸银摄的小蛇头,声音清冷,却让可以让银摄瞬间安心。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信任吧!

    ”主人,银摄一定会竭尽所能助主人突破空间!“稚嫩娇柔的声音散发着一股古老的韵味,沉着冷静,隐隐约约还带着一股帝王之气。”时光与空间的交集,巨轮和锁钥的紧合,时空横竖之窗,飘渺无定之门,虚无而现实的世界,为召唤之人开启吧!“

    清脆而又悠扬的声音还漂浮在空中,只见冰血抬起左手,蓝光一闪,一条红色的血痕出现在左手掌心之上,两条血流顺着手臂滑落,在空中划出两道血色的光芒。

    随即左手紧握成拳,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流的越发的快,红唇已经有了几分的苍白。

    皱了皱眉头,趁着手中的伤口没有愈合,快速在前方的空气中划出一个用血连接而成的五芒星,随即张开着手,五指伸直,满是鲜血的掌心对准五芒星。

    ”庇护于时间于空间夹缝中的灵魂,我不赞美你的伟大,我不赞美你的力量,但我用我

    血的代价换取你的信任,成为你无尽时间与空间守护者的盟誓!请你将你伟大的力量

    赐予我,我将把我灵魂中的虚无献于您的面前,以为您无处无时不在的永恒的见证!“

    ”叮“的一声脆向,一道刺眼的红光快速由五芒星中迸发而出,直射空无一物的天空之上。

    ”主人,不能让五芒星上的血液消失!“看着红光有减弱的趋势,银摄摇了摇呀,不忍的说道。看着越发苍白的脸,银摄不忍,更加的心疼,但是以主人现在的实力来说,只有这个禁咒才可以打破这个空间。

    冰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不似,如果不是露在面具外的下半面早已惨白无色,根本看不出有一丝的异常。只有冰血自己知道,此时的她,整个灵魂都好似在颤抖,血液的大量流失包括过度的效果灵力驱动那些少的可怜的空间元素,还不要不断的转动体内蓝魔之纹来快速吸收转变空气外的空间元素,导致身体里面的每个细胞都在剧烈的疼痛。

    有些僵硬的抬起右手,又是一道蓝光闪过,”刷“左手手掌中再次出现了一道血痕,两道血痕不断的向着前方的五芒星输送着鲜红的血液。

    ”主人,加油!最后一步了!“银摄快速摆动着一双银色肉翅,头顶的银色冠子隐隐约约闪速这光芒。

    ”好!“冰血咬紧牙关,左掌对着前方用力一送。

    ”伟大的空间主神呀,以你强大的力量,无比的神力,将这个空间毁灭吧!——空……间……粉……碎“

    一声清脆的高吟,红光暴涨,直射天际。

    ”咔咔!“只见那白茫茫的天空,如同一块玻璃一般,由红色光柱为中心,一条条裂痕不断的向这四周扩散。

    此时时间好像都停止了一般,冰血只能沉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结果,这个时候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这个禁咒是否可以突破这个上古空间魔法!

    静静的等待,随后做好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一些意外。

    十几分钟过去,却好似过了一年一般的漫长。

    ”哗!“一整玻璃破碎的声音,点点银光撒向,阳光的温暖再次撒着身上,久违的柔暖,竟然是这般的让人心念。

    什么时候,黑暗之王,恶魔冰血竟然爱上了耀眼的阳光了呢!

    ”主人,成功了!“银摄有些虚弱的声音,轻揉揉的传到冰血的耳中。

    ”谢谢你,银摄,如果不是你动用你的力量,帮我控制体内的灵力,我也无法成功!“轻轻传音,带着点点温柔。面具上的那朵曼珠沙华此时也没有了往日的妖异邪释。

    突然轻松了下来,才发现体内的力量早已经用尽,就连灵池也接近干枯,蓝魔之纹再次被封印。

    冰血只知道眼前突然一黑,浑身的力量瞬间被抽空,而且突然传来呼啸而过的风声和银摄那声撕心裂肺的悲鸣!

    ”玄,什么是友情!“一片漆黑之中,一声淡漠的好似没有一丝情况的声音响起。

    &n

    bsp; ”友情是人类中一个很伟大的情感。她可以让人不顾一切,就算是粉身碎骨浑不怕,都要去守护!“男子温柔的声音耐心的说着。

    ”杀手不需要情感!“女孩的声音依旧冷漠,如同机器一般,却又好似有着天真的无邪。

    ”血儿,杀手也是人。是人就要有情感,因为我们不是机器!“男人有些无奈的说道,隐隐约约声音中还带着几分的落寞。

    ”人!“冰冷的声音中突然有了几分的疑惑,给这个女孩的声音多了几分的人气。

    ”对,人都是要有情的,不然就能称之为人。友情也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它可以给人带来快乐,带了幸福。同时也可以让人驱走寂寞,赶走孤单。友情可以让人学会很多,学会体谅,学会信任,学会守护。“男子的声音中带着向往,轻轻的抬起手温柔的摸了摸身边女孩的长发,眼底深处带着几分不舍。

    ”血儿有玄就够了,不需要友情!“女孩抬起头,露出一张足以让天地失色的绝色容颜,弯弯的眉眼,小巧高挺的鼻梁,粉嫩饱满的双唇,白皙细嫩的肌肤,一双如星辰般明亮单纯的眸,让人一看便无法自拔,她就好似天地的宠儿,将所有一切最美好的事物都给了她。

    然而那双明亮的眼眸中却没有任何的该有的情感,嘴角上扬却没有一丝的温度。

    ”可是……我想要血儿幸福啊!“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个很玄妙的东西!“

    177

    清晨的暖风吹动着茂密的树林,沙沙的声音格外的悦耳,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给这安静的树林中添加了几分活力。

    巫骨山脉内靠近中围的一片空地之上,驻扎了几頂硕大的帐篷,中央的火堆上夹着一个黝黑的祸,还善法者阵阵柔香,传遍这个空地。

    偶尔会有一小队人绕着空地列队行走,谨慎庄严,严肃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天空早已破晓明亮,温暖的阳光透过枝叶撒向大地,格外的温馨明媚。

    帐篷内所有的人都都安然的睡着,好似想要驱赶连日来的疲惫,只有一个帐篷内,气氛沉闷的让人无法呼吸。

    雷明、火云裂、林泽然、闻人熙燃四个人已经整整一夜没有合眼,四个人靠在帐篷边缘,紧紧的盯着躺在被垫上的人儿,面具下的容颜满是无助。

    无助……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她又再次为了他们而陷入黑暗,而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银摄,小紫墨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这漫长的一夜,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问出这样的话了,可是等了又等,却仍然没有答案。

    ”唉……你们不要这样,如果主人知道了,会很不好受的。放心吧,主人只是体力耗尽,过度使用灵力才会导致昏迷的,然而这次的昏迷,对主人来说未必是坏事哦!我感觉得出了,现在的主人,状况很好!“银摄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向双眼发红的火云裂,无奈的安慰道。

    ”可是……小墨的脸色很差!“林泽然紧皱的眉头已经持续了一整晚,那个优雅高贵的少年,此时竟然一身的沧桑,好像一夜之间变了许多。

    雷明和闻人熙燃两个人始终没有讲过一句话,一整晚都是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看着躺在那的冰血,冰血不动,他们两个人也从未动过一下,不管银摄如何说,他们始终不动不语,就这样一直看着冰血,那眼底深处深深的自责却让银摄轻易的看出,想必他们都在为了主人昏迷而懊恼的快要崩溃了吧。

    ”雷大哥,燃哥!“火云裂有些担忧的看向身边的两个,这一整晚他们的状况,她都看在眼里,可是却无暇顾及,天都亮了,可是这两个人却依旧如此,难免不让她和林泽然担忧。

    ”雷大哥,燃哥。我们应该相信银摄的,它是小墨的契约兽,肯定比我们了解紫墨的多!“林泽然轻叹一口气,出生安慰道,只是不知道这声安慰是在给他们还是在给自己。也许都有吧!

    ”我们是哥哥,应该保护你们三个的。“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闻人熙燃的口出发出,这样的声音哪里还是平时那个潇洒随意,风流倜傥的纵跨子弟闻人熙耀呢。

    突然一声吵杂的声音从帐篷外面传来,打破了里面的低沉。
    r>

    ”你们竟然都躲在这里睡觉,让我们在前面帮你阻挡魔兽浪潮,好啊!难怪我们到处找不到你们,佣兵公会的原来是这般无耻之徒。“

    ”哼,亏我们原来那么相信你们佣兵公会,原来不过都是写胆小之辈。“

    ”还有闻人商会的人,原来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什么第一佣兵团,什么佣兵公会,都是孬种!“

    接二连三的叫骂,吵杂热闹,让帐篷里面的四个人不解的对视一眼,却没有任何要起身去看的意思,这个时候,外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再说对于雷震行几个人的能力,如果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那么佣兵公会和那两大五级佣兵团,闻人商会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做事情要讲求证据,不要以为你们是四大家族,老子就怕了你们!“雷三刀暴怒的狂吼随即传来,那愤怒的出气声,好似可以传到很远,可见他的火气是有多大了。

    本来嘛,他们已经胆战心惊的在这之前那个破空间憋屈了十几天,好不容易出来了,发现四周的魔兽都不知道跑到那个山洞窝着去了,终于可以让他们放心的睡一个好觉,谁成想,一大早的,就有一大帮破破烂烂的人跑到了他们的驻扎营地前面大吼大骂,圣人都会发火了,何况是他这个在佣兵界被称为火药罐的雷三刀呢。

    ”证据,证据就是你们所有人都好好的,而我们走在前面的就损失惨重。看来你们早就知道前面会出现魔兽浪潮,才会故意为之。让我们做前锋为你们探路,你们却好生的在这里坐享其成。“一声尖锐的厉吼,刺耳的声音传遍整个树林。让听者皱眉。

    ”洛大少,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巫骨山脉,我们虽然时常会来做任务,但是却从未发生过什么魔兽浪潮的事件,那都是魔兽森林才会出现的场景,我们又如何得知呢!“雷震行沉稳的声音带着那一股震撼的气势,脚步稳妥,身材挺拔,高大威猛。一出现便让吵杂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低调了几天,这个时候竟然有了一股年轻时候的冲劲,让雷震行的气势也与平时有了几分的不同。

    其实对于冰血的昏迷,他们几个长辈一整晚也在自责中度过,向他们在这个大陆上也算是风云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什么样的难关没有闯过,然而却在这里,一次次的被一个小娃娃救下,最后还导致了灵力耗竭昏迷。这让他们几个人的心里都十分的难受。不过同时也激发了他们这么多年来越发平静的心,想起了当年那个争强好胜,冲劲十足的自己。

    ”对啊,别以为自己的四大家族中的人,就可以这般的目中无人,别忘了,我们可是佣兵界!“融旬随侧而行,略微慢了雷震行的一步,脚下稳健,步伐轻稳,单手一挥,看似随意,却轻轻松松的将对方的势压全数击回。

    ”哼,你们家都没有的大人了吗,派来一群小孩子过来,怎么是四大家族的长老是瞧不起老子们!“郑涯阆爽朗的声音中不满的意味十足,双手环胸与融旬并排跟在雷震行的身侧,轻蔑的眼神充斥在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中。

    ”呦,我还说这一大早的是谁在外面弄得这么热闹呢。原来是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们啊!怎么……跟你们家的大人走散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森山老林的,岂不是很危险,还是说,四大家族这次跟出来的长老故意想让各位借此机会历练啊!还真是用心良苦呢!“温柔优雅的声音,随着郑涯阆话音的落下,从不远处的一个帐篷内传来,随即幕帘打开,一个一身优雅带着丝丝书生气息的闻人熙耀从里面一摆一摇,悠闲的走了出来。只是那略微惨白的俊脸和那好似一阵风就能吹跑的柔软身体,让不远处的四大家族的人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奇怪,怎么就你们四大家族的人啊。魔法公会和雷火佣兵团不是也跟着你们一起走在前面吗。这下子怎么都不见了,就剩各位了!“闻人熙耀眺望看了看那几十个少年少女空荡荡的背后,随后一阵诧异的语气,只是那略显虚弱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扁。

    ”这……这……“站在韩氏家族子弟前面的一名二十多岁左右的少年,皱着眉头,脸色有些发红,纠结的说了两个字,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这闻人熙耀,不愧是是闻人家的天才人物,一句道破玄机不说,看那虚弱的样子,竟然句句带刺,直奔对方死穴,让人暗自懊恼却不知如何反击。

    ”哼,你们还好意思说。我看这一切都是你们佣兵公会联合其他两大五级佣兵团加上闻人商会陷害我们四大家族的阴谋。故意让我们走在前面,用

    卑鄙的手段分开,引来魔兽浪潮攻击我们,最后神秘遗迹里面所有的宝物都被你们轻易得到。好歹度的计谋,本少爷看,你们佣兵公会是想趁此机会狠狠的打压我们四大家族和魔法公会。“那个刺耳的声音更加的尖锐,却有难听的如同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鸭子。

    这功力,强悍的绝对可以比拟高级魔法攻击了。听者反胃,恶心,头疼、牙疼,心疼,耳朵疼,肉疼。这是何等的折磨啊。

    ”你妹的,大早上扯着一副鸭脖子嗓子跑来鬼吼鬼叫什么。欠抽还是找揍,劳资都成全你。“一声清脆的咒骂,带着一股子不耐烦的语气夹杂着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瞬间划破空气,直击四大家族子弟。

    ”谁!“洛子豪和身边的几个人痛苦的捂着头,瞪着一双满是惊惧的大眼睛,不安的看着那顶从他们来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帐篷,他确定那声咒骂是从里面传来的。

    这突如起来的头疼让四大家族中修为略低的几名少年,满头大汉,脸色发白的浑身颤抖,却倔强的没有倒在地上,身为四大家族的他们,自然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骄傲。

    只是这古诡异的头疼,让他们有些胆寒。

    ”谁!劳资是你姑奶奶!“

    狂……完全没有人性的狂。

    傲……绝无仅有的傲。

    邪……让人身心胆寒的邪。

    这人……好眼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