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七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听着,调动体内所有的精神力环绕自己周身一米,尽量不留一丝缝隙,将所有斗气聚集在武器上,争取做到一击必杀。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位面伤到同伴,所有人原地不要动,只要击杀自己一米左右的魔兽。所有人现在确定位置,相离一米半开外!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如果不信,后果自负!“冰血冰冷的声音夹在着精神力传入所有人的耳中,让所有人浑身一颤,顿时感觉四周的空气越发的阴冷了起来。冰血的话音刚落,所有人有了一丝的疑虑,但是几个领导人却没有人的疑惑,立刻开口命令着自己的兄弟。雷震行双眸幽深,轻咳一声让淡淡的议论声瞬间消失:”佣兵公会的所有人听令,按紫墨阁下说的做,我相信只有这样,这场危机我们从才可以脱身。“”雷副会长说得对,爆浪佣兵团的听令,所有人按紫墨阁下说的做,不得违抗!“郑涯阆大嗓门随即响起,此时少了几分先前的散漫,多了几分严肃的威严。”闻人商会所有人听从紫墨阁下的指令,没有意义!“闻人熙耀优雅磁性的声音轻轻响起,没有去向雷震行和郑涯阆那样的下达命令,闻人商会的这个队伍中的所有人,没有人敢对他的话有异议。”烈火佣兵团所有人领命!“烈火佣兵团十几个人异口同声,没有融旬和融毅轩,他们早在冰血救下他们的那一刻起,对于妖月佣兵团五个人的能力是绝对信服的。而妖月佣兵团的五个人确实有这种可以让人莫名信服的能力!特别是冰血,强大到让人无法抗拒。没有人再对冰血的话有任何异议,安静下来的树林中,已经被白雾整个淹没,单凭双眼已经无法看清任何事物,只能勉强的驱动着精神力探索四周的情况,但是那些普通的精英佣兵们仅仅能达到自己周身一米外一点的距离。慢慢的移动着自己脚下的位置,队形不断的在改变,根据冰血的要求,所有人都与自己身边的伙伴保持着一米半的距离,安静的等待着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心里的忐忑和担忧极力的压抑着。虽然他们经历过很多次生死大战,但是像这种双眼无法看到任何事物的盲战却是第一次,心里难免不安。”小墨。“作为半个妖兽的后代,林哲燃的灵敏度自然要强上其他人许多。此时耳边传来的轰轰声,让他瞬间不安了起来,他不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反而想要先确定冰血的位置,他知道,这样的情况,冰血一定会将大多数的压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只因这里有他们,有雷明和闻人熙然的家人。她绝对不会放着不管的。他虽然同样担心,但是只能说抱歉,在他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冰血相比,凡是牵扯上她的,他都会第一时间好不犹豫的选择冰血。听出了林哲燃的担忧,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你们顾好自己的身边。放心,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毕竟这不是我们在这里的最后一场架,我不会让自己在这里倒下的。你们也是哦。“”好。“四人异口同声,这看似简单的一个字却包含了许多意义,信任、承诺、约定。”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大,看不见物体却已经可以清楚的听到。吵杂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兽鸣震动着人们的心,”来了“冰血双眼一咪,一抹紫色光芒一闪而过。周身所以的气息消失的一干二净,好似她这人完全消失在这个天地间一样。”吼“声声兽鸣,伴随着大地的轰轰颤抖,还有人们剧烈跳动的心。好在大多数都是常年游走于危险边缘的佣兵们,而且是佣兵中的精英。所以在最初的震惊和不安中快速调整为最佳状态,准备迎接这一场不一样的战斗。就连闻人商会的几名魔法师都很快的镇定下来,用精神力严密的包裹住自己,不让魔兽有任何靠近自己的机会,并且不断的聚集自己手中魔法元素,争取将人群范围外的魔兽一击毙杀。”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自己的位置。“冰血有些不放心的对着离自己不远的伙伴传音道。虽然她已经想好了对策,但是就怕有意外发生,她不是神,无法做出对未来的预测,只能努力的做好对未来的准备,确保万无一失。自己的伙伴她了解,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做到冷静沉稳的对待,但是只要牵扯倒其他四名伙伴的身上就会变得什么都不在乎,包括自己的生命,只想着伙伴的安慰。这是她欣慰的一点,也是最不放心的一点。彼此是对方的逆鳞,同时也是对方的弱点。虽然这个弱点他们从不会讨厌,反而是幸福的。耳边传来阵阵挥动武器的声音,虽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的出来,没有人敢用比较强大的武技,就怕误伤了不远处的同伴,只能简单的用斗气包裹住手中的武器,奋力的击杀着冲过来的魔兽,就连雷震行和融旬他们动起手来都小心翼翼,畏首畏尾。万幸的是这些魔兽的等级不算高,都在五、六阶的位置,不然,后果他们真的不敢想象。虽然如此,仍然没有个人敢松懈一分,四面八方包抄而来的魔兽,他们只能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精神力虽然包裹着自己,精神力可不是结界,无法做到帮他们防御,只能让自己知道那个方向有魔兽而已。这种情况下,最惨的莫过于那近十名的魔法师了,身体瀛弱的不堪一击不说,魔法师对于近身攻击简直就属于早死。又不能随便乱动,只有调动体内所有的灵力来建起一个又一个的防护魔法在周身,祈求那些斗士快些将那些疯了一般的魔兽给杀

    光。不过,显然这是个妄想。武器挥动的声音,伴随着人们的咒骂声,粗声粗气,可见大家此时的情形有多么糟糕。利刃进入皮肉的”噗嗤声,让人听了头皮阵阵发麻。伴随着魔兽哀嚎凄残的吼叫,响彻云霄。空气中到处漂浮着让人作恶的血腥味,重物落地的声音,撕扯的刺耳声,让人们越发的心慌。在看不到任何事物的情况下,听力却越发的好,此时所有人却都痛恨起这种特别灵敏的听觉,竟然让人有种绝望的感觉。

    这雾气实在诡异得很,精神力不断的强行冲破雾气中那股莫名的阻碍,让冰血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但是却仍然不放弃,坚持将精神力覆盖住整个领域,分出无数丝线将所有人都包裹在其中,这样才能确定万无一失,待会才能不伤害任何一个人,做到将所有人魔兽击杀,虽然很费力,听起来难道很高,但是这也许是唯一的方法了。不知道自己的火力能不能达到,但是这种情况,只有一赌,取得生机。“时间差不多了,轻风哥助我旺火!”冰血一声高昂,抱着着自身那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威,竟然让这一片吵杂有了一瞬间的安静。“好!”林泽然随即一喊,心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终于可以帮上她了吧,这一刻他从来没有这般庆幸过,自己体内有一般的妖兽血脉,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与白雾中的那股阻力对抗,不会被完全压制!

    冰血双手托起,掌心向上,一声清脆的高吟:“来吧,我的蓝魔之焰,释放你的光华,展开你的灼热,将所有的敌人化为灰烬吧。”噗!“一团幽蓝幽蓝的火光突然出现在冰血的手中,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蓝,从未有过的火焰。阴冷中带着灼热,冒着一股好似来自地狱的煞气,让人看上一眼便通体发寒,冷到骨子。

    王者之焰,谁与争锋!

    ”呼!“一的一阵疾风吹过,林泽然的吟唱已然完毕,配合极度默契的环绕在冰血的蓝魔之焰上,但是若仔细看,便可以看出,那缕青风竟然让人有种正在膜拜似的感觉。

    ”燃烧吧!我的朋友!“

    魔蓝之焰如同活泼的孩子,亲昵的在冰血的手心中跳动了几下,随后快速向着天空飞去”噗!“的一声,魔蓝之焰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吞噬着下方的白雾,与此同时原本拳头大小的魔蓝之焰快速壮大,随着吞噬的越多,火焰的体积也就越大。

    不出几分钟,冰血四周的白雾已经被魔蓝之焰全部吞噬,别说是刚刚露出身形的雷明、火云裂、林泽然、闻人熙燃傻了眼,就连冰血自己都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头顶上那个像是饿了几千年一样的蓝魔之焰。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

    雷明有些不知所以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却有些意外的看到一双同样充满惊讶的眸子,这火焰不是墨儿放出来的吗!怎么……她也这么惊讶!我的火焰……可是……她好像……饿了!

    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看向身边的伙伴,除了这个解释,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了。

    饿……饿了!

    火云裂眼角剧烈抽搐,不是她不怕自毁形象,实在是此时此景太过惊秫。

    那……那让她吃个饱吧!

    除了这个,火云裂真的不知道还该如何表达了。

    虽然几个人一直在用传音交流,外人听不到。但是突然安静下来的这一小块,却让另一本的雷震行几个人有了几分担忧,毕竟是孩子,如何不担心。

    不过,如果让他们也看到这样诡异的场景的话,估计什么都忘了!实在是太……灵异了!

    ”咦!这是什么!“

    巫骨山脉的一个角落,一个虚幻的背影,一道幽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