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七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不许去!“融毅轩在雷三刀刚准备跳下树之时,一个闪身拦在了他的前面,声音淡漠悠扬!

    ”小子,他们到底怎么回事!是在找死吗!竟然不用斗气和魔法,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还有你不是跟他们关系最好吗!为什么还看着,不去帮忙啊!“郑涯阆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融毅轩。

    融毅轩苦着脸,无奈的一笑,轻轻转过头,看向前方那五个杀红了眼的人,轻叹了口气:”这……已经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战场了,必须由他们自己的去解决,虽然我还不是很了解他们五个人,但是这个时候我却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们并不希望有人去打扰。“

    融毅轩清淡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心里,树林中在无人开口说话,每一双眼睛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那五个人震撼人心的身影。

    没有任何华丽的魔法阵势,没有任何高超的斗气武技,有的只是杀戮,一招一式,快狠准,直接致命一击,没有任何的花俏,目的只有一个人,杀!

    冰血此时好似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境界,四周的一切都好似不存在了一边,脚下踏着看似凌乱的步伐,手中血煞红光越来越刺眼,阴冷的血气越发的凝重,此时已经不再清楚到底是冰血挥动着手中血煞,还是血煞在带动着冰血不断的击杀飞射而来的吸血白虫。

    然而此时给冰血唯一的感觉就是,她手里的血煞好似与她融为了一体,不再有任何重力,挥出了每一刀,就好像是在用自己的手一般,而不是握着一把匕首。

    四周的一切仿佛消失,已经完全沉寂在这种杀戮之中,呼吸却越发的缓慢,气息更是完全的隐匿了起来,如果不是那群人一直盯着她看,绝对有空能将这个活生生的人给忽略掉。

    一个诡异的转身,瞬间闪过一只直射而来的吸血白虫,红光一闪,反手一刀,头不回看不都不看瞬间闪身到了一米外的距离,速度之快,那只被拦腰砍断吸血白虫的两节尸体还都来不及落地。

    没有任何迟疑,优雅的踏着奇怪的步伐,冰血身形灵敏轻巧的穿梭在密密麻麻的吸血白虫之间,举手一刀,不知让多少只吸血白虫的身体分了家。

    ”你们有谁知道紫墨那个丫头用的是什么样的步法,为何从来没有见过!“一直没有看口说话的雷震行低沉的身影幽幽响起,却无人可以回答这个所有人都想知道问题。

    ”好奇妙的步法,别说是见过,简直闻所未闻!“融旬一脸沉思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上的络腮胡子,皱眉头,精睿的双眸闪速着光芒。

    ”这小家伙到底师承何人?“郑涯阆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好友雷青,认真的问道。

    只是他难得认真起来了,可惜身边的好友却完全不给面子。

    雷青顿时白了一眼郑涯阆,有些无力的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还想知道呢!“

    ”不过,我相信紫墨阁下一旦说出她背后的师父是哪位,必定会吓死一群人吧!真是个低调的让人无奈的孩子啊!“罗琦摇了摇头,双眼中带着欣赏。

    然而罗琦却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冰血的师父突然降临在众人眼前之时,他老大融旬险些让他摆摊算命去,太他娘的准了。

    那一边,五个人杀了热火朝天,这边的一群人却悠哉悠哉的坐在树干上聊起天来,就差一人拿出一杯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茶和瓜子,乐呵呵的看戏了。

    突然一声让人完全听不到的话从几个人的身后传来!

    ”那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雷震行、雷青、郑涯阆、融旬同时双眉一挑,对视一眼,聪明的没有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只是将目光放在了前方其他四个的身上。

    能让闻人熙耀露出这么真实的温柔口气来的人并不多,也可以说少的可怜,就连闻人家族现任家主都没有这个资格。那么妖月佣兵团里面剩下的这四个小鬼到底哪个才是闻人家族的人呢。

    看来,这五个小鬼的身份,没有一个是简单了呢。

    其实雷震行、雷青两个人对于雷明的转变也很奇怪,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不用斗气可以在一群七阶左右的魔兽中间战斗这么久,而且完全没有落败的迹象,现在他用的这些狠厉的招式和之前他们见过的那招强悍的武技都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好像只从他上次从魔兽森

    林回来后就带着一身的神秘,直到今日越来越多,让他们完全摸不到头脑。

    包括紫墨、包裹另外的三个小家伙,每个人的身上都好像带着一身的神秘,令人完全看不透。

    往往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就会有种挫败感,想他们纵横大陆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场面没有经历过,但是自从遇到这几个小家伙以后,竟然连自己家的孩子都看不透了,虽然对于雷明他们本身就很模糊,但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完全摸不到头绪。这种感觉,这种情况,让他们这些大叔级人物,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

    虽然雷震行、雷青两个心中震撼不已,但是起码他们早就已经见识过几次了,现在脑子最懵的莫过于那满心委屈的闻人熙耀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的闻人熙燃,刚刚要不是自己的护卫拦着,他早在闻人熙燃冲出去的时候,就跟着一起冲出去了。待他冷静下来,看过去的时候,险些从树上掉下去。

    他玩世不恭,放浪不羁的弟弟,突然从一个标准的纵跨子弟摇身一变成了佣兵界的新星已经很让他诧异了,现在竟然又再次给了他重重的一击,竟然一下子又从一个水系魔法师变成了没有斗气的斗士,而且在没有任何斗气的情况下,杀伤力竟然完全不低,这让他如何承受啊!即使如此他还不能将他突然发现的这个情况大声说出来,发泄一下,只能痛苦的憋在心里,这叫他憋屈的哦。

    本来应该在家里的弟弟为何突然出现在了佣兵界,还当上了如今名声最响的妖月佣兵团的团长之一。本来是家族中天赋最差,修为最低的弟弟,怎么突然成了一名天阶高手,而且貌似还是魔武双修。

    难道这么些年,他都一直在隐忍,一直在隐藏自己的修为,这是他给的报复吗,报复父亲只因他出生之时是五系中最为弱的水系魔法师,而且天赋等级最差,所以就算是将自己一身的修为隐藏起来,强迫自己去做父亲最不想的纵跨子弟,也不要为家族所用,只是默默的躲起来看他和妹妹得到家族中最好的一切。

    小弟,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的心里,难道就这般的怨恨吗!

    小弟,这才是真正的你吧!你现在就算是深处地狱,也是很快乐的吧,只因为你遇到了他们,那四个同样神秘的让人无法看清的伙伴。

    ”儿子!“各自沉思的一会后,融旬突然可怜巴巴的拉了拉自家儿子的衣袖,一脸讨好的凑了过去,不过这个表情放在他那张狂野的脸上却显得十分的诡异。

    ”我不知道!“唉……可怜的融旬完全被自己儿子嫌弃了,还没有等他说完话,融毅轩立刻抽回了自己的衣袖,看都不看他的冷声说道。

    什么都问他,他怎么知道那么多,不过就是比他们这些大叔们多些与妖月佣兵团五人的交情而已,他哪里知道那么多,没看到他脸上不满了无奈和坚毅吗,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不明显吗!

    看到儿子不满的表情,融旬憋了憋嘴,委屈的缩回头。随后可怜兮兮的转向自己的老伙计罗琦,声音弱弱的说道:”罗琦,我儿子你少主学坏了,你看到了吗!他都不理他可怜的老爹了!“

    罗琦顿时有种扶额的冲动,老大……您老收敛一点好吗,这可是在外面,您老的形象不要了,咱家佣兵团的形象还要呢啊!

    好在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吸血白虫去攻击这群闲的打屁的人了,全身心的对方那五个杀神一般的怪物。

    怪物,没错!此时冰血五个人在吸血白虫的心里就是怪物。他们在这巫骨山脉内,虽然在修为上算不得什么强悍的魔兽,但是重在他们数量多是任何一种魔兽都无法比拟的,而且不管是什么样的魔兽或者人只要让他们小小的咬上一口,活着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除非发生人类口中的奇迹,况且他们不仅仅是在这些方面占优势,他在体积上也占了很大的优势,提醒下,可以攻其不备,让对方防不胜防,所以在这巫骨山脉内,他们也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之一。

    可是……可是没想到在今日,竟然完全打破了他们的常规,竟然遇到了这么五个怪物,而且是那些人类当作最弱的人类的小孩。

    谁能告诉他们,人类的小孩都这么变态吗!

    吸血白虫暴走了,彻底暴走了!

    冰血看着越发疯狂的吸血白虫,嘴角微微一笑,不屑了冷哼一声,一瞬步,腰身一扭,划出一道极其扭曲的身影,随即脚下一顿,身体如同羽毛般毫无压力的向上跃起,避过几十只同时想要攻击她下盘的吸血白虫,左手对着地面用力一挥,

    带动气一阵劲风向着地面袭去,瞬间满是密密麻麻白虫的地方空出了一大片,然而四周竟然没有任何的风系魔法元素波动,这一掌完全是靠着自身的寸劲而发出,在这大陆上可谓是从来没有过的奇妙事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