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六十七)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的上古水系治疗魔法名不虚传,加上奇特的解毒丹药还血丹,一个晚上闻人公会的人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重新上路。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在半夜的时候闻人熙耀就醒了,听青衣将前后事情都告知以后,本想当着冰血的面谢过,无奈时间不对了,所有人都在打坐调息,这一转眼又是一个平静却诡异的一夜过去了。

    清晨的气温更加的低,好在大家都是修炼者,而且修为都不低,所以不会惧怕这寒冷的早晨。

    闻人熙耀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虽然想必其他人还要虚弱些,好在他的修为也是闻人商会这一队人中最为高的一个。在冰血睁开双眼的一瞬间,闻人熙耀就笑意盈盈的走到了冰血面前,郑重其事的谢过后,和佣兵团公会、烈火佣兵团、爆浪佣兵团的极为高层虚礼一番后,在冰血越发不耐烦之下,众人再次踏上了去往神秘神迹的旅程。

    ”这里的雾气越来越弄了,大家小心!“照例走在最前面开路的冰血微微转过头,轻声虽然很轻,但是越因为有精神力的包裹,可以让身后的几十号人听的一清二楚。

    这样变态的精神力,着实在雷震行几个人羡慕嫉妒恨一番。难怪这五个人小鬼抢着要走前面开口,原本雷震行等人是不同意的,向着由雷震行、雷青、融旬、郑涯阆四人在前方开路,罗琦、雷三刀二人在后方垫后,以防万一。但是却招到了妖月佣兵团五个人的集体反对。

    没有越到闻人熙耀他们之前,雷震行等人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今天一早,几个人越感觉越不对劲。只因前面开口的五个人走的太过顺利,竟然能避过多处绝路与陷阱。

    直到中午,冰血带着一群人来到一块能见度不叫高的空地上休息,这时他们才发现,冰血的神识极有可能在这里可以扩散到上百米。

    天知道,他们这些比冰血修为高出几个等级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神识也不过是十米左右,可是人家的,轻轻松松就是他们这些所谓的高人的几倍,这叫他们这些高人……情何以堪啊!

    不过即使如此,雷震行四个人仍旧谨慎的守在冰血五个人的身后,以防不测。罗琦、雷三刀照原计划在队伍的后放断后。闻人商会这一队人平均实力最为单薄,走在了大队伍的中间。

    ”小墨,天篷他们五只变异圣阶魔兽已经无法将威压放出五米以外了,这雾气好像隔绝了所有的精神力量。“林泽然优雅淡漠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严肃,面具下的脸冰冷一片。

    不仅仅是林泽然,就连身边的雷明、火云裂、闻人熙燃三个人的周身气息也越发的冰冷。

    ”我们的神识在进入这片领域后,已经无法扩大到五米以外,完全被隔绝了。“雷明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眉头轻轻皱起,心中有些担忧。

    ”这雾气就好像是一面屏障,将我们所有人都隔绝了开来,山洞出来已经三天了,我们的速度却不慢,却连一个队伍都没有看到。太诡异了!“闻人熙燃转过身,看向前方那一片片的白茫茫,心中有些烦躁的煽动者白玉折扇。

    ”这雾气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好像是有人故意将所有的队伍都分开一般,难道这神秘神迹的背后有阴谋?“雷震行不愧是老江湖,一针见血,双手背后,淡定的看着靠在一起的五个小娃,眼中有些淡淡的欣赏。

    年纪不大,却可以做到如此镇定,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分析着现在的局面,大胆猜测却不妄下结论,这份沉稳的心性,实属难得。

    ”如果在这样被困下去,我们总有一天会消耗掉所有带了的食物,届时就难办了,毕竟这里有这么多人,能保持食物的戒指也有雷副会长、我父亲、郑团长、闻人少爷有。没想到进了巫骨山脉,竟然有打不着猎的一天。“融毅轩一直紧紧的跟在冰血的身后,虽然他的精神力没有妖月佣兵团的五个人好,但是他却可以时刻守护在他们的身后,保护他们。

    ”这样不是办法!我们要尽快找到这大雾的根源才行!“火云裂皱着眉头,伸出两个手指伸进那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心神一动,一团灼热的火焰”噗“的一声出那两跟手指上方燃气,越不到一秒钟熄灭。

    ”我的火系魔法在雾气中根本没有用!“火云裂有些挫败的说道。

    ”我的也是!“林泽然单手一挥对着前方阻碍视线的大雾,只见青光闪烁,一阵强烈的大风好似有了生命一般,狠狠的向着白茫茫一片的雾气吹去。

    但是

    那雾气仅仅只是略微扭曲了一下,却再无异常。

    ”雾气本就是以水形成的,看样子只有水系魔法和冰系魔法可以用了。好在我们这个队伍里面魔法师也就闻人商会的十几个人而已,剩下的都是斗士,可以用斗气和肉搏战。大家记住一旦遇到魔兽攻击,所有魔法师迅速集中到中间,斗士在外。“冰血分析过后,快速做出对她们而言最为有利的阵式,毫不犹豫的下着命令,淡漠的声音中带着一股让众人不可抗拒的王者之威。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这个时候他们是一个大队,不再分你家我团,一致对外,共同进队。

    好在这里的人彼此都是认识的,平时三个佣兵团之间就想交甚好,在不久之前又救了闻人商会的十几个人,所有在这个危急时刻,可以毫无阻碍的拧成一股绳。

    雷震行几个人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任何的恼意,只是感叹,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冰血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这般霸气的气势,短短时间内就让这些小子们完全城府,真是不被打击都难啊。

    闻人熙耀一直沉默不语的走在队伍的中间,一双精睿的眼眸始终没有离开过走在最前的闻人熙燃的身上,越看越发肯定心中的想法,内心也因此不再平静。

    是那个孩子吧!多久没有看到他了,即使戴着面具,让然可以认出了。不过却真的不一样了,是变得成熟稳重了,还是原本这才是真正的他。

    他一直都知道,以前在家族中那个只会闯祸,给家族抹黑的那个人,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他一直都知道,从小他看人的本事就比平常人敏锐的多,即使心中早已有了猜疑却从来未成去点破,只因他想让那个孩子生活的快乐些,起码那样的生活是那个孩子自己选择的。但是今日一看,也许他错了,他们都错了。

    现在的生活才是那个孩子真正想要的吧!闻人熙燃一直都知道身后的那个人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上,但是那又如何,他还是选择了彻底无视,该做的他都做了,领不领情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不管闻人熙耀是否已经认出了自己,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就是他,妖月佣兵团的团长金燃。

    冰血一直走在众人的前方,两边分别站在雷明、闻人熙耀和火云裂、林泽然。五个人成三角状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走,每个人负责一个方位,紧密的观察这自己神识范围内的领域,不放过一寸地方。

    在这种情况下,就连修为最好的雷震行也无法将神识扩大到五米开外,所幸一直谨慎的跟在冰血几个人的身后,一旦发生什么时间,随时准备好最佳的状态进入战斗,这个时候完全不再需要有任何的保留,一个不慎,造成的就可能是全军覆没。

    然而一直盯着冰血的几个人,内心的惊讶却越发的大,毫不夸张的说,完全已经达到了心惊肉跳的程度了。

    一路走来,地上到处都是潮湿一片,原本干硬的地面,已经变得泥泞难走,但是冰血却可以走的一身轻声,始终跟身边的伙伴保持着最好的距离,游刃有余的向前埋进,最重要的是,走了这么久,她竟然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更别说那本就淡的好像从来没有过的气息。

    如果不是他们都知道这个大队伍里确实有这么一个人的话,完全有可能会忽略的她的存在。

    再仔细观察她的每一个动作,心中越发的颤抖,在这一路上,他们的道路不停地变化,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路,穿过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树林草丛,满是枯叶的地面和青苔满地的泥浆。

    浩浩荡荡的大队伍一走过,除了瞎子以外,他们相信都可以看出哪些地方曾经路过过人。

    可是她却一手紧握着一根奇怪的黑色法杖,另一手轻而易举的扫平所有的障碍,而藩司她路过的地方,竟然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动过的树枝、草丛,甚至是一片落叶都被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收放自如,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一路走来,她跟他们一样,对于四周的一切小心谨慎,警惕万分,却不似他们这般的刻意,好像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自然而然的,那般的轻松,那边的随意,完全融入了骨血里一般,形成了一种不可改变,不可分离的本能。

    一路走来,她跟他们一样,对于四周的一切小心谨慎,警惕万分,却不似他们这般的刻意,好像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自然而然的,那般的轻松,那边的随意,完全融入了骨血里一般,形成了一种不可改变,不可分离的

    本能。

    这样的本能对她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但是对于外人来说就太过可怕。

    这样的动作,这样的情景,让他们只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职业,一个人让所有人防不胜防,忌惮万分的职业,不管是不是万人敬仰的强者,不管背后势力有多大,都会对这个职业有所忌惮。

    那就是……杀手。

    然而他们所见过的杀手却仍然没有她这般让人胆寒。如果现在告诉他们,其实她就是从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出来的,他们绝对二话不说,绝对相信。

    因为,她做的实在是太完美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