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五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主子,在佣兵之城的探子前来的消息。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硕大的宫殿之内,一名一声深蓝色武士劲装长袍的男子,单腿跪地,恭敬的跪在一张华丽的长卓前,轻声说道。

    听到来人的声音,站在长桌后一声淡蓝色长袍的男子缓缓的转过身,好似雪莲般的人儿,精致俊朗的容颜上带着少许病态的白皙,柔弱的书生气息却难掩那一声的高贵之气,带着浅笑的双眸深处有着一股邪释的精睿。

    ”说!“粉嫩的双唇轻起,空灵的声音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

    ”五级佣兵团雷火佣兵团下属的四级佣兵团艾缇佣兵团前日在佣兵城外借故利用三名团员的死嫁祸给了小主子的妖月佣兵团,在佣兵之城广场的擂台开战,正巧小主子出光,杀了艾缇,艾缇佣兵团当天晚上被驱逐出佣兵之城。“说话之人正是在魔兽森林照顾了冰血一年的引魂,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冰冷,虽然在自己主子面前仍旧严肃,但却少了那股属于杀手的冰冷,修为更是高了一个层次。

    ”唉!场面一定很震撼人心吧!“南叶国三皇子南傲玄,外界传言的体弱不多病的三皇子,那一双暗沉的黑眸中好似什么都不在意,世间万物永远都入不了他的眼般,却在每每想到心中那个早已经融入骨髓的人儿之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柔情,才会让他的属下觉得,他们的主子还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确实!不是一般的震撼!“听到回报的时候,引魂也吓了一条,那个天赋比自家主子还要变态的女孩,竟然连手段都不比主子差,他还能说什么呢!

    嘴角一抽,引魂是无语了。

    引魂缓缓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主子脸上那隐忍的思念,有些不忍:”主子想小主子,为何不去找她!属下想小主子必定也在时时刻刻牵挂着主子。“对于他们二人的事,自己可以说是最为了解的了,当初在魔兽森林之时便已经看出来了,没错小主子看着天空发呆的时候,手里都会握着自己带过去那颗里面镶嵌着紫色曼珠沙华的白玉,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要跟着自己走去找主子。而自家主子也是一样,明明思念的要疯了,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时刻关注这小主子的安全。

    天知道,小主子进入藩司城与外界隔绝的那一个月以来,自家主子有多恐怖。

    ”哎!“一声轻叹,拉回了引魂的游魂,不解的看向自家主子。

    ”还不是时候,尽管现在的我在外人看来体弱多病,空有皇子身份却无一丝实权,可是那些人仍旧不放心。再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不能再把她牵扯进来了。我想已经有太多人开始关注她了,她讨厌麻烦!不过……没关系,见面的那天,不会太远的,怎么可以让她等太久呢,她的耐心可不好啊,到时候可要倒霉了!“幽幽的声音伴随着宠溺的轻柔,这个世上,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她的呢。

    ”你下去吧!血儿不管做什么不要干预,只要确保她性命无虞即可!另外,艾缇的血脉,斩草除根!“淡雅的气息突然升温,一股嗜血残杀的黑暗快速围绕在南宫玄的周身,一股阴森的气息弥漫在四周,谁能想到南叶国有名的病痨皇子会有这样的一面。

    ”是,属下就去办!“引魂轻轻点点头,转身一跃快速消失在宫殿之内。

    ”紫墨团长,落雷团长他们回来了!“白惊奕轻手轻脚的敲击着妖月佣兵团阁楼三楼的炼制室,这里是冰血和火云裂专有的炼丹、炼器事,里面很大中间用一层防干扰的透明玻璃将硕大的炼制室分割为一个炼药师,一个炼器师。

    三天前从广场回来后,冰血整件事的收尾工作教给了白惊奕,而那雷火佣兵团也没有前来闹事,就好似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不过冰血知道,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是佣兵团公会总部的人给压了下去,这样次果果的包庇让冰血有些无奈,但也欣然接受了,也想明白了,虽然当初五个人说要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创造出属于的他们的势力,但是在这个大陆上,好似这样单纯的想法太难了,既然如此有人想暗地里帮忙,她干嘛还傻乎乎的拒绝呢,那种白痴的倔强行为,还是留给白痴好了。她是脑子正常得很,不需要那份吃力不讨好的倔强。

    所有,雷家这个情,她接了。

    在这里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独来独往的她,她需要更多的人脉,需要更多的势力,毕竟她们的敌人太过强大了。

    收起已经炼制好的丹药,打开房门,带着浅笑看着仍旧一身白色长袍的白惊奕:”什么时候回来的?“

    &nb

    sp;”刚回来,现在在大厅,落雷团长、金燃团长在半途碰到了返回的火云团长、轻风团长。正好都一起回来了!“白惊奕跟在冰血的身后向着楼下走去,这个让所有人惊讶佩服的女孩,好似突然间长大了一般,那淡淡的微笑不再是初见时有些淡淡冰冷,现在的她给人的感觉很温暖呢。

    ”艾缇佣兵团的那些产业怎么样了?“冰血突然想到她这个团长好像有点不尽责的样子,人杀完了就将所有的摊在交给了白惊奕负责,包括了收服对方的佣兵属下的产业和佣兵团公会的交涉,毕竟在佣兵之城杀了人,事情也是可大可小的。

    ”已经全部教给富荣财打理了,没有问题。另外这次的事情佣兵团公会没有多说什么,艾缇邀战在先,被杀也是咎由自取。说我们杀了他们的人,又无凭无据,连动机都没有。雷火佣兵团也没法办法,不过也多亏了佣兵团公会的帮忙,才使得雷火佣兵团压了下去。“白惊奕其实挺奇怪佣兵团公会总部的态度的,灭了艾缇佣兵团的第二天,他到了佣兵团公会得时候,看到雷火佣兵团团长那张大便使得脸,就知道他心里有多憋屈了,可是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估计也是怕开了口会忍不住吧。

    ”叫荛天宇多加防范,接任务的时候叫兄弟们多人组队,免得雷火佣兵团背地里报复。“冰血可不相信那些人真的就这么忍气吞声了,防患于未然最好。

    ”是,属下明白!“白惊奕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在他们团长心里,可是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兄弟们的安全重要。

    冰血刚从楼梯上拐个弯,就看到了将近一个月未见的伙伴,面具的容颜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脚下的步伐也越发的快了许多了。

    ”雷大哥,燃哥哥,云姐姐,轻风哥哥!“清脆欢快的声音如同一股凉爽的轻风划过五人的心头,一声清爽。

    ”紫墨妹妹你终于舍得下来了!“一声金灿灿长袍的闻人熙燃一高越过沙发,张开双臂向着冰血飞扑过来。

    没想到一个白色身影更快的越过闻人熙燃的身体,一把搂过冰血,再次一闪与飞扑而来的闻人熙燃刚好错过。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刚刚还一脸得瑟的闻人熙燃就这样悲催的扑到了地上,而且刚好是白惊奕的脚下。

    白惊奕此时一阵无语,他能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然后转身再上楼去啊,虽然他也不知道上楼去干嘛,但是也比留下来当金燃团长的炮灰强啊。

    可是长袍下摆的重量让他不得不低下头看向双脚前面的那个满脸扭曲的人。

    ”额……那个!金燃团长,属下扶你起来!“憋着笑,白惊奕僵硬的扶起悲催的闻人熙燃。

    ”那个死雷子,老子要杀了你!“一声怒吼,直接在白惊奕耳边响起,震的他脑袋嗡嗡的。

    原本坐在沙发上有些呆愣的火云裂和林泽然在看到闻人熙燃转过身之后,突然一整爆笑声在这个不大却温馨的阁楼内爆发开来。

    ”哈哈哈!金燃,你的嘴……你的嘴太性感了!“火云裂捂着肚子,一手指着闻人熙燃被撞的又肿又红的嘴,狂笑不止,完全无视闻人熙燃的那越来越黑的脸。

    ”活该,那么大的陀儿,也不怕把小紫墨给撞飞,还好意思说!“雷明完全不将闻人熙燃射来的眼神飞刀放在眼里,轻柔的看着笑的满脸灿烂的冰血走到沙发前坐下。

    ”别理那个耍宝专业户。前天的时候我们都听说了,不过后来的事情你知道吗!“雷明习惯性的揉了揉冰血有些微乱的长发,轻柔的说道。

    ”什么?“冰血不解的问道,难道雷火这么快就有行动了。

    ”艾缇的所有直系血脉被秘密暗杀了!“说道这里,雷明的神情有了些许的严肃。

    ”被杀了!“冰血歪着头看着头顶,这是她习惯性的思考动作,好似这样可以将所有的想法都能灌输到脑海中一样。

    其实她也有想过在艾缇佣兵团在别的城市安顿好后,自己再去将艾缇的血脉杀了,毕竟斩草除根一直都是她前世的一贯准则,就是那些人不足为惧,但是她也不会让这些有可能是潜在危机的存在。

    前世的一贯准则……

    呵呵……想到这几个字,冰血突然笑了,笑的其他人莫名其妙,笑的一脸的温柔,温柔中还夹杂着思念。

    那个前世的一贯准则,还是他教给自己

    的呢,怎么忘了呢!

    ”不用担心,没事的!“冰血看着有些担忧的雷明几个人微微一笑。

    ------题外话------

    啊啊啊啊……我被系统鄙视了!刚刚竟然没有传上来,今晚有急事也没仔细看就跑了!现在才发现!呜呜呜呜……猫猫是个大笨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