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五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微微一笑,缓缓的举起手中法杖,对着晕晕乎乎的艾缇的头,猛烈的一击,大吼一声:”给老子下去,碍眼!“

    法杖一挥狠狠的打在了艾缇的肚子上,艾缇顺势仰面急速下坠,冰血的这一猛烈一击,直接将人打进了地里面半米深,四周地面直接凹凸出来,这广场擂台的地面虽然没有佣兵公会总部的擂台坚硬,但是也不是什么攻击都可以打破了,现在竟然仍冰血的这一击直接打到了地里面半米之可见,冰血的这一击有多重。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一条血柱由艾缇的口中喷出,伴随着一片的倒吸气声。随着四周再次陷入一片死寂,除了妖月佣兵团团的人以外,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倒退了两步,可见这个场面有多么的惊秫。

    冰血晃悠悠,一派悠闲的晃到了被艾缇砸出的大坑旁边,看着已经面目全非,无法用人来形容的艾缇,幽幽一笑,声音清脆带着一股慵懒的气息,散漫的说道:”呦,还没死呢,这生命力不是一般的顽强啊!“

    顿时四周的人一阵冷汗直冒,是个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听到这样轻松的声音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人都没有揍成这样了,你丫的竟然还能这么轻松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太……太无耻了吧,而且无耻的好可怕啊!

    冰血好似一点也不在乎四周人的那颗已经有些脆弱的心灵了。

    只见她再次高举手中法杖,手中法杖突然迸发出一阵极为诡异的红光,红光之中还夹杂这丝丝的黑气更显诡异。突然黑色法杖以右眼可以看打的速度突然慢慢的变长,知道将近两米长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样的突变让所有人的眼中出现了惊奇,虽然魔法师的法杖有长有短,因个人而定,但是可以自主变动的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而且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他们竟然无法从这根法杖中看出法杖的等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幻器……

    冰血此时看着手中的黑色法杖满意的一笑,轻轻转动了一下手腕,法杖变长后重量却没有意思的改变,还真是好东西呢。

    刚刚举起法杖,在所有人的惊呼下,法杖顶端那颗皮球大的黑水晶瞬间闪过一丝的红光,在众人没有看清之时,只见冰血对着大坑中的艾缇轮了下去。

    ”嘭!嘭!嘭!“毫无头绪的击打,血花飞溅,残忍的让所有人头皮发麻,一声一声的闷哼伴随着那一声声清脆的笑容,让人犹如仿若身在地狱般的错觉,只能呆愣愣的看着那个带着恶魔般笑容的女孩,一棍子一棍子的敲打着早已经没有了人形的艾缇。

    艾缇所在的四周已经不满了飞溅出来的血渍,此时的艾缇连惨叫都已经无法发出,却仍然没有死成,只能绝望的看着不断敲击着自己身体的黑色法杖,满目惊恐的看着那个好似周身被一股黑气环绕,满目笑意,如同恶魔一样的人。

    不该,不该动了妖月,不该招惹上这个恶魔的,不该啊啊啊啊啊!

    满心的懊恼,满心的悔恨,满心的绝望冲刺这艾缇整个心。

    ”怎么后悔了!“突然冰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的蹲下身子,一脸邪笑的看着艾缇,声音清脆却一片的冰冷阴森。

    明知道此时的艾缇声带早已经被自己砸扁,根本无法回答自己任何问题,浑身上下除了眼珠子以外没有一个地方是能动的,人被毁成这样还活着,可见冰血看似毫无章法的击打却没有一处是可以致命的,虽然此时的艾缇四周已经完全扁了,全是骨裂,疼得让人绝望却连自杀都做不到。

    ”这……只不过是个教训而已,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打我妖月的主意。只要我紫墨还在,妖月……永存,鬼来灭鬼,神来弑神……呵呵呵呵!“阴冷的豪言壮语带着清脆阴森的笑声,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怀疑这句话的真实度。

    艾缇想要张嘴,却奈何根本无法动弹一毫,只能复杂的盯着冰血,如何一个人连恨都无力做到的话,那么这个人要绝望到何种地步,对方又可怕的何种地步。

    ”现在你……可是死了!“冰血收敛了笑容,满目的嗜血与阴狠,单手一挥法杖消失不见。右手五指缓缓的伸开平放在艾缇的上空,清脆的声音中冰冷刺骨,霸气凌人:”寒冰锥刺!“

    ”噗……“一整利刃穿透身体的声音回荡着众人的耳边,是那样的情绪,是那样的让人胆寒。

    随即那股外绕着整个擂台四周的透明结界罩一整银光闪烁消失不见。

    众人知道,艾缇终于

    死了,在经过了一连串惨无人道的释虐后……死了。天地规则结界消失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擂台之上向着四周快速扩散开来。

    生死之战结束,却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的动作,更没有人接近擂台去看艾缇。所有人就这样呆愣愣的盯着那个如同恶魔般的女孩,那个让人心惊胆据的女孩。

    强者有的时候不可怕,可怕的是手段残忍嗜血的强者。

    死有的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毫无希望。

    看着四周人的表情,冰血毫不在乎的一笑,跟自己无关的人,连死活她都不在意,何况是那不痛不痒的目光。这个世界本就强者为尊,弱者在强者的手里不过就是玩具而已,只是每个人的玩法不一样罢了,身为恶魔的她自然是用符合恶魔的玩法。

    缓缓的转过身,看向妖月的人,脸上仍旧是他们熟悉的淡然中夹杂这淡淡的温柔。好似身边的那一坨东西跟她毫无关系一般,自然、淡然,坦然。

    ”幸苦了,属下见过吾主,妖月紫王!“白惊奕微微一笑,眼中带着慢慢的恭敬,左脚轻轻上前迈出一步,右手举起放置胸前,单腿跪地,最高的敬意,最高的臣服……敬上。

    随即一直站在白惊奕身侧的林艾利在白惊奕动的一瞬间回过神来,无奈的一笑,同样的动作,单腿跪地,红唇轻起,最诚挚的恭敬献给最适合的人:”辛苦了,属下见过吾主,妖月紫王!“

    ”妖月佣兵团第三团队见过紫王!“一声豪气万丈的吼声由白惊奕身后的十几名佣兵的口中喊出,直冲云霄。

    恭敬、臣服、自豪。

    妖月的路在无人可挡,遇鬼灭鬼,神挡弑神。

    ”呵呵!“一声轻笑,单手一挥,一股无形之力将妖月的所有人轻轻托起,清脆的声音中少了刚刚阴森冰血,多了几分不容抗拒的王者之威:”妖月是家,我们共同的家,不需要这些虚礼!“

    ”是!“十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满是兴奋与深深的折服。

    只见那道紫色身影瞬间一闪,再次出现已经到了白惊奕和林艾琳的身前,缓缓的转过身,看向对面已经完全傻了的艾缇佣兵团的人,轻轻一笑,语气淡然带着几分轻快,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残忍的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一般。

    ”艾缇佣兵团,可有人想报仇的!“

    这一声问的那叫一个风轻云淡啊!那语气就好似在问,要不要一起吃饭啊!可是在艾缇佣兵团的那些团员耳中确实如同地狱恶魔的召唤一般,只要一点头,那么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永无止境的绝望和无边无际的黑暗,生不如死的痛苦。

    ”嘭!“一道道跌落地面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此时的艾缇佣兵团团员们一个个僵硬的身体,满脸恐惧扭曲的都快看不出原型的对着冰血猛劲的摇着头,生怕慢了会让对面的那个恶魔误会了一般。

    ”切,一群大男人怕成这样,我们紫王这么可爱,你们有没有出息啊!“在这个极为诡异的气氛之时,一道极为不屑,充满鄙夷的声音在冰血的身后响起,瞬间吸引的所有了人的目光,就连冰血都有些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个强大的人。

    太……太……太***无耻了,你妹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紫王当然不会这么对你们了。

    可爱……你妹的可爱,那叫可爱!靠……那什么事可怕啊!

    艾缇佣兵团的人此时差点吐血给那个人看,激动的险些晕过去,却又什么都不敢说,只能硬挺着,一个个憋得满脸通红,一个个大男子差点哭出来。

    ”小顾!“白惊奕无语的唤了一声,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小子啊,难道就没看到四周传来的那些看怪物似的眼神吗。

    ”哈哈哈……兄弟,你太强悍了!“小顾身边的寻列一把揽过小顾的脖子,一阵爽朗的大笑。

    身后的十几个妖月佣兵团的团员也不由自主的笑开了起来,紧张的情绪早在冰血那句”妖月是我们共同的家“之时就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相信,她的很懒,她的手段只是针对敌人的,而他们是家人。

    看着笑嘻嘻的妖月众人,围绕在广场四周的佣兵团们齐齐嘴角一抽,估计这个时候能笑出来恐怕就只有他们妖月了吧!没看到连一直呆着人群中的五大五级佣兵团的团长和佣兵公会总部的人都表情不正常了吗!

    然……妖月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既然没有人再来报仇了,那么我妖月今日就放过你们艾缇佣兵团,太阳落山之前消失在我妖月的面前,不然格杀勿论!“一股阴冷的杀气瞬间射向艾缇佣兵团的众人,吓到艾缇的所有人差点集体失禁。

    随后冰血缓缓的转过身看向擂台下方,包裹着灵力的声音看似很小却足以让这佣兵城的所有人都听到一清二楚:”我妖月虽然不大,也没有什么统一佣兵界的雄心壮志,妖月也收真正的兄弟家人,以后也只想做自己的事情,过自己的生活。想真心交友的,我妖月大门敞开。但如果有人胆敢伤害我妖月任意一个兄弟,那么哪怕玉石俱焚,我妖月也在所不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