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一) 她绝对不是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别闹了,就你!跟我姓,我爹知道了,还不踹死我,我可生不出来,你这么……这么脑残的家伙!“

    ”噗!“

    原本毕竟沉重的广场顿时一阵爆笑声传来,再加上冰血那满是嫌弃的眼神,鄙夷的笑容,让艾缇身形一晃,差点被气的脑出血。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紫墨,你个臭丫头,今天老子要杀了你!“艾缇那少的可怜的冷静顿时烟消云散,剩下的除了暴走的愤怒就是疯狂的愤怒了。

    看到这样的艾缇,冰血的眼神快速划过一丝狡诈,快点连一直看着她的人都没有发现。

    只见冰血单手一挥,右手红光一闪,一枚浑身散发着红光的黑色法杖瞬间出现在冰血的手中,法杖顶端的那颗黑色水晶球中隐隐约约流淌着一丝丝的血光。

    随即冰血手握法杖,高高举起,指向对面的艾缇,如星辰般晶莹的黑眸中突然一改先前的慵懒邪释,瞬间射出冷厉的光芒,高声喝道:”哼,你艾缇佣兵团几人如此咄咄逼人,我妖月佣兵团紫冥在此就接了你们的挑战,生死之战,艾缇可敢应战!“

    冰冷狠厉的声音让广场上空徘徊,响彻整个佣兵之城的上空,此时凡是在佣兵之城的人,不管在干什么,都齐齐放下手中的正在做的事,齐齐的抬起头向着佣兵之城中心方向看出,随即不出两秒,纷纷跃起向着中心处狂奔而去。

    几个月,妖月的人在佣兵之城的比武擂台所发生的事情,那狠厉的手段,那肃杀的气势,那让人心惊的女孩,那一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见过的,听说的都对这个声音充满的好奇。虽然对战在佣兵界根本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但是那个神秘的女孩,那一身稀有的技能,那一身变态的天赋,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去一看究竟,看看是否真的如传言般的一样,包括藩司城之事过后,对于妖月的那五个团长,众人更是好奇的不了,现在有了机会,哪里还有人可以坐得住的。

    然而冰血的一声厉喝刚一喊出,艾缇想都没想,大刀一挥,大步向前迈出一步,举起大刀,刀尖对准冰血,一脸不屑的附和道:”哼,小小奶娃,还真以为老子怕了你。生死之战,我艾缇应了!“

    话音刚落,还没等身后的人反映过来,只见两道银色光芒从天而降,将二人包裹了起来,天地规则降临,生死之战,不死不休。

    ”不要!“一声焦急的声音由艾缇身边响起,可惜一脸晚了,天地规则已经将冰血和艾缇二人包裹了起来,除非有一人死亡,不然天地规则所建起的结界,就连神阶也无能无力。

    ”该死,老大中计了!“同样的声音带着懊悔与愤恨,让在场的大多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猜到了。

    冰血之所以那般的挑衅,狂傲的鄙夷艾缇,不过是想让他先开口对战,然而再由她来附加城生死之战,那么就算是过后佣兵公会总会追究,也无济于事。

    原来冰血的最终目的竟然是杀了艾缇。

    好沉府的心思,好歹毒的计谋,死了都没地方申冤去。

    这下子杀了人根本不再需要什么狗屁证据,有天地规则的保护,有生死之战的契约,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杀了你,谁让你没事邀战的。

    这样沉府的心性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娃娃身上,这算是……早熟吗。

    台下的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满是惊愕,突然有种让他们这些自认为是大人的人有点情何以堪啊。

    ”紫冥团长还真是……阴险!“到了好一会的林艾琳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里面有些傻眼的艾缇,默默的为他默哀一秒钟。

    ”可是却阴险的可爱呢!“白惊奕微微一笑,早在冰血来了以后就恢复了往日的一副柔弱书生气质,不愧是冰血的属下,同样是拿着扮猪吃老虎当成了自己的终身爱好。

    ”这可是我们妖月的王的!“一身伤却坚持没有回去治疗的小顾再看到擂台中间的那抹瘦弱却坚挺的小背影一脸的骄傲。

    ”对!妖月的王!“

    虽然身在天地规则的结界内,但是外界的一切却可以清楚的听到,却完全没有阴谋被拆穿后的窘迫,依旧是那样的淡然自若,嘴角轻轻勾起,带着一抹嗜血的微笑,双眸的肃杀阴冷阴森。

    此时都已经在生死之战的天地规则结界中了,那么在装纯洁单纯都没意

    思了。就明明白白的高手你,今天老子就要杀你,你能奈我何!咬我……牙敲碎,肋骨打骨折。

    就是狂,就是傲,就是鄙视你。如何……老子在你面前就是有这个资本。

    ”臭丫头,你是故意的!“艾缇惊觉自己上当了,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眸愤怒毒辣的盯着冰血,浑身气的直发抖,咬牙切齿的对着冰血低吼道。

    ”说你白痴,我都觉得是侮辱这两字,你那愚笨脑袋吧,喝水的时候是不是蠢的把水喝进了脑子,到现在才发现。这么弱智的阴谋,我都不好意思跟你用,没想到竟然还高估了你!“

    冰血一开口,那毒舌本质顿时爆发,说一句呛你一句,知道呛死你,估计还没尽兴呢。

    悲催的艾缇成功的成为了冰血到达这个世界以后可以她将毒舌本质显露出来的第一人。以前根本没机会,要不就是不想讲话,要不就是还没讲就一句开打了。

    然而估计艾缇就算是死都不会想当这个第一吧,冰血这变态不仅仅天赋吓人,就连这毒舌的本事都可以做杀人于无形。

    看看艾缇那张已经学气上头,满脸红的发黑的脸就知道冰血的功力到底有多强了。

    ”哼,就算如此。这也正好逞了老子的意,小小年纪,还真当自己了不起了。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悔字怎么写,纳命来!“

    怒极的艾缇举起大刀飞身而起,一股浅蓝色斗气瞬间爆发而去,踏空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属于天阶斗士初级御剑师的金色五芒星出现在脚下。

    冰血不屑的一声冷笑,看似如此心中却没有任何轻视敌人的一丝,从她知道杀人开始就没有轻视过一个敌人,不管对方是何人,不管对方能力多少,轻视敌人永远都是致命的缺点。

    然而那张小嘴却好似永远不知道饶人似的:”白痴,老子从来就不知道悔字如何写,数学老师就没教过老子这个字。不自量力倒是学过,不过都是用来送人的!今天老子就大方的送给你了!“说罢冰血踏空而且,高举手中法杖,就在众人都以为她要施展什么华丽的魔法之时,没想到冰血竟然大跌眼皮的举着法杖对着举到砍过来的艾缇,迎击而上。

    顿时下方一片”噗!噗!“的跌到声。

    ”这妖月的小丫头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凭着一个魔法师的身份举着魔法杖跟刀对磕儿啊!“

    ”而且她的脚下没有显示等级五芒星,她没用灵力!“

    ”不用灵力难道用斗气!“

    ”怎么可能,别吓人的好不好!’“可是,斗气的等级五芒星也没有啊!”

    冰血的雷人攻击着实看傻了一群人,一个个瞪着一双满是诧异的眼睛,嘴里不停地发出疑惑。

    然而下一秒,吵杂的广场在无人能说出一句话了,一个个的脸上都好似看到了蚂蚁变异成了大象般的惊秫。

    只见冰血举着手中法杖,脸上带着嗜血邪释的笑容,对着那把比自己胳膊还粗的大刀迎面而去。“叮”的一声,黑色法杖与大刀相互毫不留情的抨击相对,一整火光四溅,外表瘦弱不堪一击的冰血就这样凭着一根同样细弱的黑色法杖轻轻松松的挡住了那把威风凛凛的大刀,停在空中,没有一丝的退让,然而脸上的表情和那没有一丝颤抖的身体让所有人都绝对的相信,她真的是轻轻松松的。“接……接住了!”不知道是谁,磕磕巴巴的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太……太恐怖了。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接住了一个来之天阶斗士高手的全力一击,重要的是对方还是魔法师,众所周知的身体羸弱的魔法师,更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没有运用一丝的灵力或者斗气,单单仅凭着**就接住了。

    去他娘的……那是人吗……魔兽吧!

    此时所有人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或许现在的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要开口将心里那股快步爆出而出的惊讶心情表达出来,即使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就连妖月佣兵团的人都瞪大了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的那个不是人的人。

    他们的王,是不是有点太……太变态了点。

    然而所有人的感觉都没有那个此时无比悲催的艾缇来的清楚,他心里的情绪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这一击他可是用上了全力,虽然对与比自

    己小二十多岁的一个孩子用全力很让人不齿,但是佣兵之城一战,藩司城一战这些都不可能是空缺来风,更何况那人都已经告诫过自己不可以轻敌,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就开始就用了全力,然而却没有想到,自己身为天阶斗士的全力一击,身为魔法师的她竟然就这样挡住了,而且他察觉不到对方任何灵力或者斗气的波动。这……这太他娘的可怕了。“别激动,还有呢!”冰血双眸戏谑的一挑,双眸一深,一抹狠厉划过。飞快的抬起一脚对着艾缇的侧腰全力一踢,虽然她没有用任何的斗气辅助,但是身为杀手恶魔的她这一脚怎么可能轻的了,不让你断几根肋骨那就不是自己的个性。

    只听“咔!”的一声闷响,一声闷哼紧随而来,艾缇虽然连忙运起斗气防御,但是奈何刚刚的全力一击虽然被冰血轻声化解,但仍旧废了自己不少的斗气,而且冰血速度奇快,等他防御的时候那突来的一脚已经贴到了自己的身影。

    只见艾缇的身体一个诡异的扭曲状态向着侧边飞去。

    然而冰血素来讲究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完全不知道无耻为何物的快速一个闪身,挥着法杖紧随着艾缇飞开的身体飞驰而去,速度快点竟然没有人看清她的动向。

    在众人看清冰血的身影之时,她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艾缇的身后,完全不给对方反映的机会,高举手中法杖对着悲催的艾缇那颗大脑袋就是一击。“嘭!”一声闷响,听的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然而冰血却仍旧没有停手,再次闪身不见,好似完全知道艾缇降落点一般,瞬间来到了同样的位置,再次一挥手中法杖,对着那可怜的脑袋又是一击。

    那个庞大的身体再次被击打出去,而且是用头连带着身体。

    就这样,冰血好似玩上瘾了一般,手中的黑色法杖好似球拍一般,当然那颗悲催的球自然是艾缇的那颗可怜的头,身体不过是附带的而已。

    击打不断,闷哼不停,血花不减。

    所有人都在怀疑,如果再继续下去,艾缇的那颗倒霉的头还能不能保持完整。

    此时的艾缇别提多悲催了,浑身一点力气使不出来,好似被人锁定了一般,头晕晕乎乎了,都已经不知道昏倒了多少次了,可是没错刚刚眼前黑了,就又被一次剧烈的疼痛给震醒,根本连一丝的反抗能力都没有,完全是吊着一口的在被冰血欢快的玩着。

    就在大家都有些不忍再看之时,冰血终于玩够了一般,停下了手里的法杖,嗜血的笑容那所有人的为之一颤,呆愣愣的看着天空中的那个人。

    艾缇已经被大的面目全非,昏昏沉沉的在半空中晃悠,完全找不到东南西北,却没有跌落下去,好似一个醉汉一般,头上已经找不出一个好地方,头皮半吊着,五官更是完全走了样,一片血红,那鲜红的血好似不要钱般,刷刷的往下流,完好的没有一丝破败了武士长袍一次已经快要被头上留下来的血染红。

    虽然在场佣兵那一个不是经常经历生死之战的人,什么样的惨状没有见过,但是如此让人毛骨悚然的手法却是第一次见,而且那人却从始至终的带着微笑,淡然自若的下手,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好似恶魔一般,完全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对于她,艾缇不过是她眼中的一个玩具而已,而是想要拆毁的玩具。

    就在大家以外冰血要停手直接杀了艾缇之时,只见冰血微微一笑,缓缓的举起手中法杖,对着晕晕乎乎的艾缇的肚子,猛烈的一击,大吼一声:“给老子下去,碍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