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老子就杀了,如何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白大管家,不要管我们!我们妖月没有怕死之辈,妈的,这些狗娘养的敢这般侮辱我们心中的王,干死他娘的!“

    ”对,白大管家和兄弟们,不要管我们。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让这群混蛋知道知道我们妖月的厉害,狗娘养的,竟然敢侮辱我们妖月的五王,找死!“同样被艾缇佣兵团扣押的七熊费力的仰着头一脸愤怒的对着白惊奕和妖月的兄弟们大吼道。

    ”白大管家,我们兄弟三人不怕死,我们是妖月佣兵团的人,兄弟们,上啊!“另一个被扣押的寻列不顾头顶的大刀,奋力的挣扎着,身边的二人同样奋力起身,坚决不再让自己的双膝触碰地面一下。

    就算是,妖月的人一绝对不会在这群混蛋的面前屈膝。

    白惊奕连同身后的十几名妖月佣兵团的兄弟再也无法做到淡定从容,冷静的看着对面的兄弟受辱。就连极力忍耐控制身后兄弟情绪的白惊奕也再也无法做到先前的那般冷静,双目通红,咬着牙,一脸阴狠杀气腾腾的看着对面的一群人。

    妖月被扣押的三人的怒吼,三人的不屈的精神,让周围看热闹的佣兵团纷纷震惊了,然而最让震惊的竟然是他们对于冰血、雷明五个人的维护。被冤枉,被抓,被威胁,被侮辱他们统统都可以忍受,但是竟然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辱骂,辱骂他们的妖月的五王,竟然就让隐忍的了这么久的大汉突然暴走起来,不怕死的,誓要将敌人杀死。几个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少年少女竟然让这些大老爷们这般的维护,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这五个人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

    ”兄弟们,辱我妖月五王者!“白惊奕双目通红,双拳紧握,咬着牙,声音冰冷刺骨,满含杀气。

    ”杀无赦!“十几个大汉冲天一吼,高手手中武器,眼看就要奋起而上之时,只听突然一道清脆豪爽带着几分稚嫩慵懒的声音突然天外来音般响彻整个广场上空。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妖月的兄弟,有骨气!“突然一整疾风划过,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原本被艾缇佣兵团的几个人架着刀压制住的突然身体一轻,三个两米多高的大汉突然如同羽毛般被一阵轻柔的风轻轻托起。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转身三人之时。

    只听”噗,噗,噗!“三声利刃划破血管的声音好似闷雷般让所有人的耳边突然爆发开来,只见一片血光飞舞,原本压着小顾三人的几名大汉,突然双目大凸,浑身僵硬,三个人同一个位置,同样的一挑血痕,一道血色血流竖着脖颈那道整齐的血痕缓缓的流出,几名大汉连一声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这样毫无生气的向着身后倒去。然而在大家分神之际,小顾三人已经被那道轻柔的微风拖到了白惊奕的身边。

    ”紫……紫墨团长!“

    ”紫王,我们王来了,我们妖月的王来了。“

    ”看那群***还敢不敢嚣张。“

    在众人看到那抹紫色的身影,焦躁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虽然那抹身影看似那般的娇小,还不及他们的肩膀高,瘦弱的不堪一击,但是那周身的气质,环绕的魅力就像是有股魔力般,可让他们不再担忧,不再惧怕。

    ”紫墨……“白惊奕神情有些激动,脸上带着淡淡的自责,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看着挡在他们身边的那个娇小的背影,有些惭愧,一群大爷们竟然让一个姑娘来护着身前,虽然她是他们的团长,虽然她很厉害,但是每次看到她,竟然都有种想要保护的冲动,却总是无能无力。

    ”幸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冰血缓缓转过身,温柔的看着白惊奕和他身后的十几位兄弟,微微一笑。那一抹温柔,那一抹让人安心的微笑,让十几人终身难忘。

    这个人在他们穷如陌路之时突然出现,让他们有了一个安稳的避风港,有了一个名为妖月的家。

    这个人在他们遇到危险,受到委屈之时,突然出现,给了他们莫大的支持,给了他们无限的勇气和坚定的心。

    这个让,是他们心中的王,他们妖月的王。

    他们相信,不久的将来,他的王将会是整个佣兵界的王。

    无关年龄,无关性别,只因为这个让是她,妖月的紫墨。

    一群彪形大汉,威武高大,此时却一脸感动的双目通红,实在是让冰血有些无奈,心里却暖暖的。她早就不再是一个人了,而且身边的人都是那么的可爱。突然觉得,其实这个大陆的生活原来是这么的

    美好。

    身形一转,双手用劲一甩斗篷衣摆,一股强悍的阴冷的气势由然而出,大大斗篷下摆无风自动,一股难言的王者之气瞬间从冰血的体内迸发而出,震慑的所有的人心。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小小年龄,竟然有了这般霸气狂傲的气势,即使脸上带着冰冷面具,但是那轻轻上扬的嘴角,那一双邪魅晶莹的眼眸,让原本热闹的广场,瞬间冰冷的让人心惊。

    冰血,生气了!

    ”敢动我兄弟,好大的胆子!“一声清脆充满霸气的声音由那张粉嫩的双唇发出,狂傲霸气的声音带着嗜血的阴冷。

    艾缇此时虽然震惊于冰血的气势之中,但是自尊心却不容许他示弱,然而冰血从出现开始就大大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回神之后,心中的怒气顿时爆发而出,在看到身边的那几具死的不能再死的艾缇佣兵团团员的尸体,更是怒火中烧,扬着手中的大刀,一声冲天怒吼。

    ”紫墨,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艾缇佣兵团的人,而且是挡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是找死!“

    ”对,团长,今天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妖月,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为兄弟们报仇!“

    附和的大吼接二连三的升起,刚刚因为冰血的到来而寂静的广场瞬间热闹起来,到处都是叫嚣声,议论声。

    看着对面一个个凶神恶煞,满脸狰狞的一群人,冰血不以为然,眼中透着不屑的鄙夷,微微一笑,一股浓郁的阴冷杀气瞬间由体内迸发,让吵杂的广场再次陷入死寂,一个个满目诧异的看着那个仿佛如同地狱里刚走出来一个的小女孩。

    到底经历过多少次杀戮,才会有这般浓郁阴冷恐怖的杀气,就连他们这些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佣兵都不可能有这般浓郁的杀气。

    这个好似突然出现在佣兵团界的女孩,到底是谁。

    ”报仇!哼!你们不是说我妖月的兄弟在城门外的树林杀了你们的兄弟吗!无凭无据,就跑来乱咬人,还敢抓了我妖月的兄弟。既然你们说我们妖月的人杀了你们的人,现在老子就光明正大的给你们这个证据,人老子就杀了,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说了铿锵有力,字字落地有声。狂傲的让人直接傻了眼!

    为什么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狂傲到这种地步,如此的义正言辞。

    你当着人家老大的面,杀了人家的人还不够,还美名其曰的给你一个杀人的证据,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就杀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她怎么不姓狂啊!

    ”你……你……!“艾缇被冰血气的差点一口气上不了,连举着大刀的手都开始不住的颤抖,可想而知,他现在是多么的想将对面的那个人千刀万剐。

    ”你你你,你个屁啊!口气的话就换个人来跟老子说话,省的浪费老子时间,当老子跟你一样那么闲啊!“冰血一脸嫌弃的白了一眼对面明显处于暴走边缘的艾缇。双手一掐腰,扬着小下巴,要狂,今天老子就跟你们狂到达,看看到底谁才配这个字。

    这个时候众人才真正听清楚冰血话里面的几个虽然不重要但是却很雷人的词汇。

    白惊奕知道,现在的这个情况下,他身为妖月佣兵团的大管家确实不适合笑场,但是……但是……老大啊,我亲爱的的紫王,咱能不能不要一副可爱小女孩的装扮,嘴里却总是老子老子的……真的……真的很像让人抽风啊。

    妖月的众人此时齐齐的嘴角一抽,无奈的看着挡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小身影,眼中同时升起了一抹坚定和宠溺。他们要变强,他们要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永远跟在她的身后。

    然而妖月的人是淡定了,其他人观众却有些风中凌乱了,特别在看向那个娇小却狂傲的让人不敢忽视的紫色身影。

    ”臭丫头,你杀了人,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如此口出狂言,辱骂我艾缇佣兵团,今天老子不让你吃点苦头,老子就跟你姓!“艾缇现在确实是快被冰血气风,要不是身后的人提醒他,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险些憋死在哪里。

    ”跟我姓!“冰血双眉一挑,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对面的艾缇,双眸上下一动,一副嫌弃的表情,鄙夷的说道:”别闹了,就你!跟我姓,我爹知道了,还不踹死我,我可生不出来,你这么……这

    么脑残的家伙!“

    ”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