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在冰血醒来后的第三天的晚上,一个人在五人知晓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潜进了城主。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做了什么。只有城主府内的几个人在第二天突然发现他们从来都淡定自若的城主夫人突然发生了很奇妙的改变,那张秀丽的容颜上好似永远都化不开的忧愁突然消失了,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边,虽然那莫名的思念仍然在,但是却开朗了很多,笑容也多了许多。连带着城主大人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当天下午在城主与光明神殿的人神秘的交谈了一个时辰后,光明神殿的人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藩司城。让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然而那个救了藩司城上下的妖月佣兵团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人们的面前,就连佣兵团公会的人都距门不见。安安静静的窝在闻人商会分部养伤。

    直到三天后,冰血将几瓶奇怪的丹药交给夏柏戚后,便带着妖月的几个人从密道离开了藩司城。可谓是将那句我悄悄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直等在藩司城城主府为了见妖月佣兵团的那五个人的城的一群人仍然傻傻的等着,对于他们的离开毫不知情。特别是佣兵团公会总部的几个人,可怜兮兮,心惊胆战的等着跟他们一同回佣兵公会,没想到竟然连人都没有看到。

    知道三天后,终于按耐不住的一群人终于找到了夏柏戚,却没夏柏戚的轻轻松松的一句话,气的差点吐血。

    ”啊!原来各位一直在等妖月佣兵团的五位团长啊。可是……他们早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开了啊,估计这个时候都到了魔灵之森了吧!“

    那淡然的口气,加上有些无辜的表情,气的几个皇家高手差点当场暴走。苦苦等了几天的人,竟然就这么走了,让他们情何以堪啊,什么屁消息的都没有摸到,问藩司城那些知情的人,一问三不知,一句话昏倒了就给大发了,本想着见到妖月的五位本尊。现在倒好了,这让他们回去怎么交差啊啊啊啊!

    然而此时平静的魔灵之森的中部被突然出现的五个人打乱了平静。

    此时冰血五个人悠哉悠哉的漫步在魔灵之森,那感觉就好似在逛自家后花园一般的自在,将四周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魔兽完全无视的彻彻底底。

    没办法,冰血突然身体里的懒虫跑出来,暗夜又进去了魔蓝之戒修炼,活脱脱的一个修炼狂。没人让自己靠着走,三只兽又在被紫冥虐。走到了魔灵之森,实在是不想在浪费时间跟那些已经没有任何挑战性的低阶魔兽和灵兽交手,只要让雷明四个人放出各自的魔兽,在五个人的四周释放圣阶魔兽的威压,之后的五个人在魔灵之森,那叫一个畅通无阻了,反倒是那些可怜的小魔兽和灵兽一个个如临大敌,猫着腰,没命的在魔灵之森里面瞎窜。

    ”小紫墨,现在没有外人了,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给夏柏戚那老子的丹药到底是什么了吧。竟然可以治疗那些城民。“闻人熙燃沉浸在心里的疑惑终于可以问出来了,好似浑身轻声了一般。任务完美完成,几个伙伴的身体又都调理好了,那个吊儿郎当,一声痞气的花花公子闻人熙燃再次回来了。手里摇着白玉扇,一副纵跨子弟的模样,和前几天的形象完全是两个人。

    冰血微微一笑,挑了挑眉,单手一挥一块漆黑的毫不起眼的石头出现在了手中:”知道这是什么吗?“

    ”石头!“闻人熙燃”啪“的一下合上手中白玉折扇,好奇的看着冰血手中的石头,虽然知道冰血拿出了的东西,必定都是不凡之物,这绝对是个人经验,因为已经有了太多次的经历。

    ”好丑的石头!“火云裂走在冰血的身边,同样好奇的看着那颗石头,左看右看都没看出什么不同之处,但是却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石头,而且很丑。“冰血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送给身边这两个表情一样的家伙。

    ”这石头有古怪!“林泽然在看向冰血手中石头的时候,双眸中突然出现了一抹红光,随后消失不见。

    然而那抹红光让身边的四个人微微一愣,随后除了冰血以外,雷明、火云裂、闻人熙燃三个随后好似没有看到一般,面色正常的继续盯着冰血手中的石头。这三个人的表情顿时让林泽然有些无奈,也不再盯着冰血手里的黑石头看。

    ”我说,你们三个难道就不想问我点什么吗?“林泽然有些无力的看着三个人,正常人看到自己这样不害怕,起码也会表现出好奇疑惑吧。

    毛这三个好似自己这样在正常不过似的,这样让他很没成就感唉。

    ”问什么?“闻人熙燃终于将目光从石头上移开,眨着眼睛看向林泽然,不解的表情那叫一个真诚啊,真诚到林泽然都快以为闻人熙燃跟自己一样了。

    ”问我的眼睛啊,难道你们忘了前几天的战斗我的眼睛变成了红色,刚刚也出现了啊!难道你们不奇怪吗!“

    林泽然皱着眉头看向已经走到自己前面的四个人,冰血怎么知道他不清楚,但是他相信,在没有经过自己同意之前,冰血绝对不会高手他们自己的秘密,那么就确定雷明三个人绝对不知道,可是为毛还这么淡定啊!反而变成了自己不淡定了。

    突然火云裂一脸看白痴的表情转过头看向林泽然,语气满是鄙夷:”轻风你没事吧!红的黄的黑的那又怎么样啊!很重要吗!“

    闻人熙燃大步来到林泽然的身边,一把揽过林泽然的肩膀,挑眉说道:”你的眼睛变成红色就不当我们兄弟了吗!“

    ”当然不会“

    闻人熙燃的话让林泽然毫不犹豫的立马反驳道。

    当反映过来之时,一脸无奈的笑了笑,抬起头对上四双真诚柔和的眼眸,轻声开口道:”我身体里面有一半是妖族的血脉,我娘是妖族蛇妖族的公主。前几天在看到冰血受伤的那一刻,我体内属于蛇妖的血脉突然觉醒了,所以才会这样。不过具体有什么样的能力还不知道。“

    在林泽然说这些的时候就一直在看着四个人的眼睛,那四双没有任何变化的眼眸让他的心安定的幸福。半妖不管是在人界还是妖界都属于异类,被驱赶,被斩杀,这也是为什么他逃离家族的缘故。原本以为他的一声都将在逃跑复仇中的度过,本以为他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但是在他满是黑暗的世界里,突然有一天除了一抹亮光,慢慢的竟然将自己带出了那即为恐怖的黑暗世界,让他有了新的身份,新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伙伴,有了更多的光明,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是有温暖的。

    看着傻兮兮笑的一脸灿烂的林泽然,闻人熙燃猛地一拍林泽然的肩膀,笑的那叫猥琐啊!

    ”嘿嘿!小轻风啊!“

    ”干……干嘛!“被闻人熙燃笑的浑身发毛的林泽然,嘴角一抽,一点一点的向着冰血他们三个的方向挪动,企图离这个笑的一脸猥琐的闻人熙燃远点。

    ”嘿嘿!既然你觉醒了,让哥哥我看看你变身之后的样子被!“闻人熙燃一副调息良家妇女的猥琐样子,搓着双手一摇一摆的向着不断往后退的林泽然走去。

    ”滚蛋啦!老子不会变身,不会!“林泽然被闻人熙燃的样子吓得浑身一抖,快速转过身,撒开脚就往冰血的身后跑:”小墨救我,金燃这货疯了!“

    ”回来拉,变一个给哥哥悄悄嘛!别那么小气!“林泽然一甩长袍,张开长臂,咧着嘴在后面追着闻人熙燃。

    ”这两个人啊!“雷明无语的看着前面你追我赶,一会绕圈跑,一个上串下跳的两个,突然不是穿着衣服,大老远真的会让人以为魔灵之森出了两只会说人话的猴子魔兽。

    ”别管他们,小紫墨这到底什么!“火云裂十分鄙视的瞪了一眼前面的两个,再次将目光投降了冰血手中的石头。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以外她手里这个了不得的东西被大家遗忘了呢,果然她身边的人都是这样,在他们的心里,伙伴永远都是最终于的,比什么权势,财富,珍宝都要重要多的多。

    ”这就是式神!“

    ”这颗破石头就是那个传说中魔界至宝的式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来的两个,勾肩搭背的站在冰血三个的身后,好似刚刚在前面耍宝的两个不是他们一样。

    雷明、火云裂、冰血三个听到这声后,齐齐回头,十分鄙视的白了两个人一眼。

    ”没错,这就是式神。这就像是一本秘籍一样,却是一本奇怪的秘籍,它只会让它认定的主人学习里面的功法特技,而且对于元素和血脉的挑选也极为的严格。我就是在里面找到了治疗那些人的办法。“

    ”这个东西竟然那些黑衣人不惜一切的前来抢夺,紫墨你用它治疗那些人,突然被发现了岂不是很危险。“雷明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

    ”呵呵,你们放心吧!我什么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啊!“冰血看着四个

    人担忧的表情,嗤嗤一笑:”我早就跟藩司城的城主夫人交换了条件,虽然不清晰城主夫人为什么一下子态度那么好,不仅答应藩司城上下都不会泄漏我的秘密,还将式神给了我。虽然她给我的那个本来就是假的!“

    ”假的!“

    简单的两个字,如同轰炸机一样在其他四个人的脑子里嘭的一下爆发开来,震惊不解的看着冰血。

    假的,那藩司城的人不是治不好了。

    ”嘿嘿!“冰血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因为真的早就被我偷来了啊!“

    又一句”真的我偷来了!“让震惊还没有消除的四个人,顿时差点人仰马翻的摔倒在地。

    这丫头,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吧,便要刺激他们不可啊!

    ”我们那天行动,只有藩司城内部的人看到了,后来来的人,不管是光明神殿人,还是皇家小队或者其他实力的人都被闻人商会和城主挡了回去。就连那些黑衣人的真的目的,都不一定知道。光明神殿的人因为没有成功救治城民本就在藩司城失了民心,被城主夫人稍稍的提点一二,立马心虚的离开了。只能怪这次来的人确实脑子有些毛病,也正好让我钻了空子!其他人就好对付了,我们是佣兵之城的人,佣兵公会总部的人自然也会帮着我们。再让城主将那些中招的城民移到没人的地方一段时间,反正外人根本没有几个认识他们的。即使好了,也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况且也没有那么快啊!我把治疗的光系法阵缩小到最低化,封印在丹药里面,一天服用一个,嘿嘿!“

    ”好……好奸诈!“细密谨慎的计划,让这几个人从小生活在大家族各种阴谋计策里面的孩子顿时有些傻眼了,不费力动动嘴皮子,不仅仅得到了人家全城拼死保护的东西,还让人家心甘情愿的抱着耍了一大推大势力家族的人。更加简简单单的阴了光明神殿的人让他们白白来了一次不说,带了一身因为耗尽灵力得来的伤,最后没捞到好不说,还全是埋怨。最后所有的好处都成了自己的。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可只是救皇家小队罢了。最后我们做了这么多,怎么也要收点劳务费吧!亏本生意,我们妖月怎么可能做呢!“冰血嘟着嘴,泛着白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让几个人又好笑,又无奈。

    将无耻说到这般理所当然,恐怕也只有他们妖月的小紫墨能做的出来了吧!”“好了,回家喽!”

    一声愉悦清脆的高呼人,让几个人竟然有了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大棚长鸣,展翅高呼,快速窜出树林,向着来时的路,疾驰而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