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额……

    冰血被夏柏戚的话瞬间给雷主了。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噗噗噗!“几声喷笑在这个不下的中厅中响起。

    只见冰血嘴角抽搐的坐在主位上,雷明则是无奈的笑了笑。最夸张的就属闻人熙燃、火云裂和林泽然三个人了,直接喷了出来,狂笑不止。

    ”别笑了,别笑了。现在怎么办啊!“夏柏戚有些无力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小少爷,那些变白痴和修为降低到夸张的一群人里面可是有他们闻人商会分部的奴仆和手下啊,亏这少爷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一群白痴。那些神棍难道就不会叫他们光明神殿拍一些高级别的光明系魔法师过来吗。堂堂的光明神殿不会连光明治疗系上古魔法都没有几个吧。“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让她去给那群神棍擦屁股。真以为她救了藩司城的人,就真当她冰血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了,怎么可能嘛…

    ”那些高傲自大,鼻孔朝天的大祭司怎么可能就轻易的在外人面前认输呢。自损名声这种事,光明神殿的人永远都不会做的。“

    ”哼,一群打肿脸充胖子,没有实力还充大个的白痴。“闻人熙燃一声冷哼,狠狠的一拍手中折扇,看样子确实气的不轻。

    ”小少爷,我的那些人?“夏柏戚看冰血一点出面的意思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好转向自家少爷,企图唤醒一下这个完全不当一回事的少爷之心。

    ”夏分会长看我做什么,金燃可没有这本事!“闻人熙燃眼中的怒气好似昙花一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别以为他不知道夏柏戚这老小子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想让他利用冰血在意自己的那份心去让冰血做她不想做的事情,门都没有,窗户都不给你一扇,虽然他也欺负光明神殿那些人的做法,他身为闻人家的一分子自己不想一下子让这个分部失去那么多的人手,但是相比之下,这些利益怎么可能跟自己的宝贝妹妹的心情相比。

    不过他相信,如果有一天闻人商会怎么受到了重创,那么不用自己说,冰血一定会跑第一的去帮,即使自己不在。

    冰血看着闻人熙燃那一副闹脾气小孩的表情,无奈的微微一笑。夏柏戚的算盘打的也确实好,知道只要闻人熙燃一句话,自己一定会帮忙,只是没想到,闻人熙燃根本不理。

    当下夏柏戚满脸尴尬,郁闷的要死,却又气不起来,憋屈的哦。

    ”其实如果没有光明神殿的这天外一脚,把那些人体内的黑暗系元素强制驱除的话,我用光明系魔法的上古魔法确实可以让那些中招的人恢复如初,但是现在被光明神殿的那些人一搅合,估计就算是神阶的光明系魔法师来了都无能为力了。“冰血轻轻皱着眉头,嘟着小嘴,无奈的看着夏柏戚。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夏柏戚顿时怒火中烧,猛地站起身,一拍桌子,连声咒骂,毫无形象:”该死的一群混账,没那本事却瞎逞强,当我闻人商会的人是试验品吗。“

    这时冰血的双眸中突然出现了一抹狡诈的光芒,随后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仍然是那般的清澈单纯。

    在夏柏戚看过了之前,冰血快速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轻声说道:”要不这样,夏分会长现在去跟城主他们商量一下,我呢也在想想办法。不过切记,你们商量的时候最后避着点光明神殿的人,毕竟小人的报复可是比正大光明更加的恐怖。“

    冰血的一句话让夏柏戚疑惑的一秒钟,随后双眸一亮,顿时明白了冰血的意思,担忧的心瞬间放回了原处,只要她这么说,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这一点,早在这些时日的相处,让夏柏戚深信不疑。

    当下夏柏戚恭敬的拱了拱手,点点头应道:”是,夏柏戚明白了,这就去,事后就麻烦紫墨阁下了。“随后一身轻松的直奔城主府。

    看着夏柏戚屁颠屁颠的走了之后,雷明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冰血,不解的问道:”小紫墨怎么突然同意救他们了?“

    冰血微微一笑,看向几个伙伴:”虽然藩司城在南国中不算是什么大城市,但是地位也是不可小觑的,特别是藩司城城主一家与皇室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那皇室小队也不可能万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还在城主府住了那么久。光明神殿这次的做法虽然让他们气氛,但是只要光明神殿说出合理的理由,同样无法让藩司城的人有反驳之心。毕竟光明系魔法在外人看来光明神殿是最为精通的,让人深信不疑。但是只要我秘密治好了

    那些人,那么藩司城保护这次受难的皇室中人就会对光明神殿起疑。一颗种子看似不起眼到可以让大人无视,但是终有一天,那颗小种子会成为一个让人惊讶的大树。“

    冰血的话让四个人的心里震惊,随后想到了冰血说过她有一个极为强大的敌人,强大到现在的他们根本一丝都无法撼动。在这个大陆上能成为强大的势力不少,但是能让他们仰望的强大却少之又少。

    冰血的一番话中,处处针对光明神殿,难道……

    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和林泽然四个人对视一眼,同看到的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与决定。

    ”小紫墨,光明神殿……“雷明微微皱起眉头看向冰血,轻声问出心中的疑惑,却又发现好像无从开口。

    ”一群穿着白衣就当自己是白衣天使,实际上不过是一群鸟人的神棍,让我看着十分的不爽。“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大门外的天空,那一股强烈的愤怒中夹杂着丝丝的仇恨让雷明四个人心中一惊。

    随后雷明四个人竟然同时笑了起来,毫无杂念的笑声让差点陷入自己思绪中的冰血愣愣的看着好似抽风了的四个人。刚想开口询问,没想到四个满脸笑意的伙伴,突然面色一正,十分眼神认真的看着自己。这样的表情让冰血皱了皱眉头,竟然有些不安了起来。

    ”你们……“难道是要阻止我,不过也难怪,这个大陆上的人除了墨岛,还有谁会向着跟光明神殿为敌呢……

    ”臭丫头,收你那表情。姐姐我可是会伤心的!“坐在冰血身边的火云裂,抬起手拍的一下打在了冰血的头上,嘟着红唇,狠狠的瞪了一眼冰血,瞪的冰血直发懵。

    ”光明神殿啊……不错,很有挑战性,我喜欢!“闻人熙燃嘴角一勾,狂傲中带着狠厉,歪歪扭扭的靠坐在椅子上,手里摆着白玉折扇,笑着看着冰血。

    ”看着不爽,那么我们就让他消失好了!“林泽然依旧是那样的高贵优雅,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茶杯,坦然的一句话好似再说茶很好很像一般。

    ”单凭一个妖月不够,我们要在努力才行!“雷明风轻云淡的态度,眼中闪烁着精睿的光芒,脑海中不断的为今后的路策划出一条又一条的方案。

    看着四个同伴脸上的表情,冰血呆愣的脸上突然扬起了极为美丽的笑容,灿烂的足以让明媚的阳光黯然失色。

    ”呵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整个小院的上空,让这慵懒的午后添加了几分清爽的欢快。

    不出冰血所料,藩司城内几大势力雄厚的当家人在听到夏柏戚的话后,心中对于光明神殿的不满彻底爆发,有几个性格冲动的人要不是城主和夏柏戚拦着,估计已经冲去找那几个可怜的大祭司算账了。

    冷静过后,没想到最先发话的竟然是藩司城的城主夫人。因为这一月的折腾,原本雍容华贵,年轻貌美的城主夫人此时脸色苍白却没有了前几日的暗淡忧愁。一身亮丽却简单的蓝色长纱裙勾勒出城主夫人曼妙妖娆的身材。苍白的脸色没有折损她一丝一毫的高贵气质,一身带着大家族的威严高贵,让人一看便知此女子的出身必定是高贵万分。

    这是夏柏戚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位有些神秘的城主夫人,这位城主夫人打从嫁入藩司城后便鲜少出门,让人一直都觉得很神秘,神秘的出身,神秘的外貌,神秘的家世。此时才觉得,这位城主夫人的不同。

    更让他疑惑的是,为何他们这些在藩司城居住了这么就的人都不知道,那个神秘变态的小丫头紫墨会知道。原来这位城主夫人才是冰血让自己前来开这个什么商议讨论会的最终目的啊。虽然自己不清楚那个小丫头为什么这般针对光明神殿,但是处于他们之间这种朦胧的友好关系,为了救那些被害的属下,他也只能这么甘愿的被利用了。

    ”夏分会长,那位恩人有什么条件!我知道他们这次的任务仅仅只是救皇家历练小队。我们可以在发出一条佣兵任务,给他们妖月佣兵团,价钱等级随他们挑!“城主夫人优雅大方的态度让众位再次暗暗一惊,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提出任何疑虑。

    ”这道不必。“夏柏戚微微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紫墨阁下虽然无法让他们所有人的立刻恢复神志,但是却有办法治疗让他们慢慢好起来。现在首要的是怎么瞒过光明神殿的人,毕竟治疗的方法是光明神殿现在最想要的,而紫墨阁下最不想的就是跟他们扯上关系。“夏柏戚听从冰血的话,对这些人这个时候不需要拐外抹角,直接挑明,已经到了这个关头,根本不

    需要在浪费那么多时间。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

    然而冰血对待闻人熙燃家的人自然不会怎么刻个,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办法的话,那么冰血自己人会在走之前在闻人商会分部的密室里面救闻人商会分部的人,然后他们就打道回府。这也是为什么,夏柏戚会美滋滋的,一点也不担心的跑来开这个会。

    ”这个是自然,如果让光明神殿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们藩司城也会招来一些麻烦。“城主夫人点了点头,她可是比谁都知道那些光明神殿的人的心眼是有多小多无耻,怎么会预想不到呢。

    ”可是这么一大批的人如何瞒得过?“一人皱眉头看向主位上的人,纠结的问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