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在冰血醒来后,六个人也没有立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只是叫人送来了一桌子美食,除了暗夜和雷明这两个一个风轻云淡,一个冷若冰霜的两个面瘫以外的四个人,狼吞虎咽的吃过后,洗簌一番,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坐冥想,没有放过一分一秒的时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房间,轻纱帘后的大床上微微发出一声响动,一直在一旁睡踏实打坐的暗夜快速睁开双眼,转头看向中间的那张大床,冰冷的双眸中出现了一抹宠溺的温柔。

    大床之上微微隆起的被子轻轻动了两下,一条雪白细嫩的小胳膊懒散的从被子低下伸了出来,紧接着是一颗看似迷迷糊糊,慵懒的小脸从被子低下露了出来,一头凌乱的长发随意的洒在头顶。

    小脸上那双粉嫩饱满的双唇轻轻涌动,明显小脸的主人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双眼却仍然紧闭着,眉头轻皱,表示着不满。

    ”讨厌,闻人商会的房间里竟然没有遮阳窗帘。“一声甜美带着稚嫩的抱怨声传来,让一直没有动的暗夜有了动作。

    缓缓的站起身,来到冰血床前,轻轻的低下身子,对着纱帘后的小人儿轻声说道:”少主还要接着睡吗?属下去找东西把阳光遮住。“

    床上的人儿在听到暗夜的声音后,终于舍得睁开了双眼,歪着头躺在床上,一声慵懒的气息,对着暗夜微微一笑:”不用了,早点起来以后,可以早点回家去。“

    ”是,属下去给少主准备洗簌用具。“暗夜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屋外走去。

    冰血人懒更加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起居,说白了整个一生活白痴。前世今生学了一推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各行各业保准是个天才人物。但是却在生活起居上完完全全跟个白痴没什么两样,饭菜只会吃只会品,洗衣最后衣服肯定成碎片。前世的生活完全是再靠玄在照顾。这一世在没有遇到暗夜之前,有什么吃什么,衣服会穿不会收。好在后来有了暗夜。堂堂一天阶杀手被冰血训练的活脱脱一家庭好男,进的厨房,下的厅堂,保镖保姆一锅端。没办法,冰血本就不喜外人近身,要是真的那天身边突然多出来几个婢女什么的,她可不敢保证什么时候会突然失手,直接秒了她们。

    快速起床穿好暗夜事先做好的衣服,脚还没粘地就看到暗夜一手拖着一盆水,一手拿着洗簌用品走了进了。

    看着这样的暗夜,冰血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了一个词很适合现在的暗夜。那就是她在现代的时候遇到过了那个词——执事。从生命安全到生活起居再到对外交接一手包办,不错,挺合适的。

    ”少主傻笑什么呢。快来洗簌吧。雷明他们已经在中厅等着了。“暗夜被冰血那傻笑笑的一脸莫名其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唤道。

    ”哦!对了,这两天有什么情况吗?“冰血边洗脸边问这身边拿着毛巾的暗夜。

    ”前晚和昨晚连续都有几波人来过了,明的暗的都用。佣兵公会的也派人前来探望过,说是担心少主的身体有怎么样,还带了医师,不过昨天被雷明打发走了,但是却一直等在城主府说要同我们一道回佣兵之城。另外的皇家护卫队,光明神地,三个五级佣兵团都有人派人来过还叫人晚上暗中进了过。白天我都让闻人商会的人挡在外面了,不过我有交代,晚上放那些人进来,但是却没有查到任何事情。“暗夜的声音冰冷平淡,但那双冰冷的双眸中却快速闪过一丝狡诈。

    可怜的暗夜就这样被冰血给带坏了,还尤不自知,乐在其中。

    ”呵呵……暗夜,你变坏了,竟然会耍人了。“冰血笑眯眯的看着暗夜,语气轻快带着几分俏皮。

    ”夜晚无事,有人要当小丑给属下表演,总不能拨了人家的面子。“暗夜还是暗夜,就算是腹黑仍然是那副面瘫脸,之时双眸中少了以往那些死气的阴冷,多了几分奸诈。

    ”做得好,想必那些人这两天的心里一定痒死了,这可比那些中了我痒痒粉的人还要痛苦啊。走吧,去吃早餐。“冰血丢开手中的毛巾,带着暗夜轻快的向着中厅走去。早餐很重要,她还是小孩子,正在发育中,要好好吃饭,才能长高高。

    ”小紫墨,你终于起来啦,太阳都快晒屁股了。“火云裂看着那个他们左等右等终于肯离开被窝的冰血出现在中厅的大门,兴奋的跳起来拉着冰血就往餐桌边上走。

    ”云姐姐,你是有多饿啊!“被拉着的冰血嘴角一抽,这姑娘最近是不是饿傻了,她记

    得昨天晚上这火大姑娘吃的可是比他们每个人都多,怎么快就饿了。

    ”消耗过大当然饿了!“刚坐下,火云裂就快速拿起碗筷,头也不台的开吃,毫无以往的高贵形象。

    看着火云裂那一副几百年没吃过一顿饱饭的样子,冰血认不住嘴角一抽,转头看向雷明、闻人熙燃和林泽然三人,好像也很饿的样子,虽然没有火云裂那么夸张。

    这都是怎么了,难道闻人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虐待他们。

    不可能啊。夏柏戚应该没有那个胆吧。又不是这闻人商会分部不想要了。

    ”快吃吧!“看着冰血那副傻傻的可爱样,雷明微微一笑,夹过一片火腿放到了冰血的碗里。

    ”少主,他们今天天没亮就去前院练武,而且前几天消耗的体力还没有补充完,所以才会这么容易饿。“暗夜递过手中的粥碗给冰血,轻声解释道。

    暗夜的话让冰血微微一愣,有些错愕。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到家之前,不可能在这样。要好好的休息,晚上冥想可以的,毕竟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况且你们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这样很危险的。“

    四个人的筷子微微一顿,同时转头看向冰血,看到那张严肃的小脸,四个人只好点点头:”好!我们知道了。你快吃吧!“雷明笑着看着冰血,轻柔的揉了揉那一头柔暖的长发。

    他们想要变强的心,冰血都懂,却不忍心让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勉强自己。但是她却不知道,他们根本一点都不觉得勉强,心甘情愿,就像她对他们四个人一样。

    六个人吃过早餐后纷纷带上面具,叫来夏柏戚,坐在他们小院的中厅上。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也该离开了,免得麻烦。不过要离开,起码也要让这里的主人知道才行。

    ”夏柏戚在此谢过妖月佣兵团的鼎立相救。“刚来到中厅的夏柏戚没有选择立刻坐下,而且恭敬的向着妖月佣兵团的六个人行了一个礼,诚意之心一览无遗。

    ”夏分会长客气了。请坐吧!“冰血坐在主位之上,高贵典雅却又不失狂傲的霸气,这样的她很难让人相信真的只是一名十三岁的女孩子,就连一个成熟的大人都很难在身上找出这样一股浑然天气的气势。

    夏柏戚淡定自若,一声儒雅的书生气息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无害好欺,但是那双明亮的双眸中偶尔流入出的一丝精锐的光芒却让人不敢小觑。

    ”看到紫墨阁下安然无恙,在下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夏柏戚白净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浅笑,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眼中的真诚让冰血相信他心里是真的在担心自己。

    他们六个人当时不怕死的冲上来帮助自己,最后又再一次的帮雷明他们破坏阵眼,这一切都足以证明了这句话中的真诚。如果他做这些真的是有什么目的的话,反倒的不太可能的。毕竟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那天的险境,就连她都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撑的过去,虽然不会死,毕竟紫冥在。但是其他人可以就不敢保证了。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夏柏戚仍然带着人冲过去了,所以冰血现在选择信他。

    冰血轻轻一笑,语气了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疏离,双眸中带着一抹暖意:”让夏副会长担心,我们已经都没事了。不知道那些中了黑暗魔法的城民怎么样了?“明明是句很正常的问话,毕竟之前有那么多城民被黑暗系魔法控制,但是夏柏戚却听到冰血的话后嘴角一抽,一脸无奈的说道:”救是救过了,不过那些中了黑暗系魔法的斗士或者魔法的修为却降低了几个等级。其他的一些普通城民也还有痴痴呆呆了。“

    ”怎么会这样?那黑暗系魔法根本还不太成熟,而且杂质很多。那些光明神殿的人不应该连这么简单的黑暗系创超控术都解不了吧!“

    冰血有些吃惊的看着夏柏戚,在提到光明神殿之时,那语气中的鄙夷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自然聪明到奸诈的夏柏戚也听出了,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冰血的眼神有了一丝丝的哀怨,看的冰血几个人汗毛直立,闻人熙燃更想把这人给丢出去,然后招考天下,他不认识了,他丢人了。

    ”有话说,别这么看着我,小心我叫我家暗夜给你丢出去!“冰血不自在的摸了摸手臂,白了一眼那个满脸委屈双眸哀怨的大男人。

    夏柏戚在听到冰血的话后,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个一直在站冰血身后如同空气一般,却冰冷至极的黑衣人,嘴角一抽,浑身一抖。

    &n

    bsp; ”你说道到简单,你以为那些光明神殿的大祭司都跟你一样,一放就是一个上古魔法啊!那黑暗系的魔法据说也是上古魔法,他们能解开就不错了,这还是所有人大力施压,为保光明神殿的面子,他们才会这么拼命呢。为了解开这个,他们现在一个个跟打蔫的茄子似的,在城主府修养。不然你以为这几天怎么就那几个不入流的低级骑士过来探测你们啊。“夏柏戚越说越无力,那眼神是哀怨极了。

    变态的人竟然敢去跟正常人比什么是正常。

    果然,变态就是变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