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已经一天一夜了,小紫墨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雷明几个人围在冰血的床前担忧的看着始终紧闭双眼,脸上惨白的人儿。

    ”暗夜大哥,小紫墨真的没事吗?“火云裂紧握着冰血的小手,担忧的问这暗夜。

    暗夜虽然听紫冥说了紫墨的身体情况,但是始终没有看到冰血睁开双眼,心中仍然有些焦急,好似没有听到其他几个人的话一般,双目始终盯着冰血的脸,没有移开过一分。

    ”让你们担心了“一道虚弱沙哑的声音传来,却让几个人觉得这声音好似天籁般的动听。

    五个人在这道声音传出来以后,整个身体好似被定格了一般,五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床上的人儿,连呼吸都差点忘记了。

    只见床上那原本紧闭双眼的人儿,轻轻动了一下身体,双眼缓缓的睁开,在看到五张满是焦虑担忧的脸时,嘴角轻轻勾起,笑容虽然虚弱但是却万般的柔美可人。

    ”小紫墨!“身为女孩子的火云裂,平时虽然看似坚强,但是毕竟是女孩子,心思比男子当然要脆弱几分,在看到冰血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这两天所有强忍的情绪瞬间爆发,猛地扑向冰血,脸上带着笑,眼中的泪水却好似永远止不住一般。

    ”呜呜呜……小紫墨,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好担心,好担心。“

    冰血缓缓的抬起双臂,轻柔的搂住趴着自己身上痛哭的火云裂,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耐心的安慰着怀里痛哭流涕的人儿。从来没有想过,她黑暗中的王者,杀手界的恶魔,冰血竟然会有一天这么温柔的安慰一个人,而且是痛哭流涕的女人。不过这个感觉,她并不讨厌,反而觉得很幸福。

    ”云姐姐,我没事了。别哭了!“

    ”唉!“

    冰血轻柔的声音还未落下,就听到三声长叹传来。使得冰血好奇的看向那三个人、

    只见雷明、闻人熙燃、林泽然好似突然全是放松了一般,浑身无力的坐在了床边,紧绷了几天的神情突然得到了放松,让他们本来就没有调养过来的身体,因为这突来的放松感,不由自主的无力的坐在了床上。每个人的脸上仍旧带着欣喜的笑容,温柔的看着冰血。

    ”让你们担心了!“冰血眉头轻皱,看着那三个满脸焦脆,哪里还有往日的高贵优雅,一个个好似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难民一样。

    包括火云裂在内,四个人的身上依旧是自己昏迷前的装扮,一身的狼狈不堪,因为战斗而破烂的衣服凌乱的披在身上,到处都是泥土而血渍。

    她知道,他们从自己昏迷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一步,想必连饭都没有吃吧,更别提去梳洗睡觉了。从来都很注重自己形象的四个高贵子弟,竟然为了她连这些自己在意的都忘记了。

    得友如此,此生无憾了。

    看着冰血眼中那淡淡自责,雷明脸带笑容的白了一眼冰血,语气有些眼里却带着慢慢的宠溺:”傻瓜,有什么是比你重要的啊。“

    ”是啊!你可是我们的宝贝妹妹啊,在没看到你安然无恙的时候,我们哪里有心情去做别的。“闻人熙燃轻柔的点了点冰血小巧的鼻头,满脸的温柔。

    ”来,喝点水!“林泽然本想着过去冰血的头边扶起她喝水,但是在看到那个如同铁庄一样的暗夜之时,顿时无力的嘴角一抽,将手里的水杯很有自知自明的递给了暗夜。

    他不是怕他……

    只是……

    他真的打不过他……

    更冷不过他,天知道,这两天他们这个房间的温度可是比外面不知道低了多少倍。

    ”暗夜,我没事!“冰血抬头看着那个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面瘫,虽然扶着自己的动作很轻柔,很小心翼翼。但是背后的僵硬还是很容易的被她感觉到了。

    想必这短时间以来,心中最不好受的就属他和紫冥了吧。

    就连现在带着魔幻之戒里面的那只都还在跟自己闹脾气呢,明明没有沉睡修炼,但是就是不肯离她。

    唉……她这个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威严了。虽然在她们面前,她从来就没有过。

    nbsp; ”暗夜……“喝了一大杯水后,身后的那个人还是没有讲过一句话,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一脸委屈的看着后面那个的面瘫。

    看着面前的这张委屈的小脸,仍旧惨白的毫无血色,心里就好似针扎一样的疼,自己又再次让他受伤了。

    他突然很能理解紫冥为何在自家少主刚刚唤了他那么多次都没有回应一句的心情。其实早在刚刚火云裂问自己的时候,他就知道冰血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在冰血有了意思的第一时间里,他身为冰血的契约守护者就已经感受到了,随后就听到了冰血在契约平台唤他们几个的声音。除了小乖他们三只欠教育的兽传来的几声惨烈的哀鸣以外,他和紫冥没有任何回应。他是因为惊喜冰血终于醒了,然而比他更好级别的契约,本命契约的紫冥应该比他更加清楚才是,但是却始终没有回应冰血。

    他刚开始还在纳闷,可是当他看到冰血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他顿时明白了。

    他们不是在跟她闹脾气,更不是再生他的气,他们其实只是在气自己而已,为什么!每次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危险,为什么每次都是让她一个人去受伤,魔兽森林那次就是这样,韩巫那次也是这样,这次仍然是这样,为什么……每次都让她一个人去承受。

    他们都明白,未来的路必定更加艰险,不受伤是不可能。但是他们却更加希望,如果受伤,那么让他们一起。如果有危险,让他们挡在她的前面。就算是她不会同意,但是起码让他们一起去承受这一切。

    ”暗夜!“冰血看着暗夜突然陷入沉思,一丁点都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顿时脸上的委屈更甚,轻轻的拉着暗夜的衣袖。

    突然从契约平台上次传来的那股自责,那股浓郁的哀伤,让冰血的心一惊,连忙拉住暗夜的手,焦急的说道:”暗夜,不是你的错,我没有事的。下次我一定不会在这样的逞强了。而且……而且这也是我必须经历的不是吗。只有这样,我才能不断的成长强大,不能总是躲在你们的身后啊,那样……就不是我了。“

    暗夜一声轻叹,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冰血,眼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冰冷:”少主,你知道的。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受伤,这样比伤在我们的身上还要痛。我们也懂,只有在生死之战中,才能得到最好的成长。但是……少主,你也记得,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你更加的重要,你才是我们的全部。你在,我们在。这不仅仅是因为契约的牵制。少主,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要记得,我们一直都在,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暗夜的神情,暗夜的声音让冰血愣住了,这是从暗夜来到自己身边以来,第一次退去了所有的冰冷,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现出如此的哀伤。

    这次自己真的吓到他们了。

    她知道,暗夜口中的他们,是他和紫冥。

    她竟然让他们伤心了,明明发誓要好好保护他们的,却让他们伤心了。

    ”暗夜、紫冥,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请原谅我,我不能总是生活在你们的保护下,受伤是因为我要在战斗中成长。但是我保证,以后如果遇到我真的无法对付的人,我一定不会再这样的逞强了。因为我的身边有你们啊,不需要我一个人去逞强的。“

    冰血的话让暗夜点了点头,一直在魔幻之戒中担当魔鬼教练的紫冥冰冷的两天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

    ”还有我们主人,我们也一直在哦。“已经浑身上下找不出一点好地方的小乖、银摄、铁翼三只兽突然好似浑身有了力气一般,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对着五人的天空高喊的。

    只是……接下来就乐极生悲了。

    ”你们……也要给老子有这个能力,给本尊继续!“紫冥那张绝美的脸上刚刚浮现出的笑意突然消失的无隐无踪,一声冷哼,让那本来满脸笑嘻嘻的三只兽顿时一个个哭丧着脸。

    ”是,紫老大!“

    不过,虽然三只兽的脸上始终都满是委屈,但是行动上却一个比一个努力,不让分毫。紫冥下达的每一个命令,每一个任务都在强迫自己一定要做到做好。一定要变强,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主人。

    这次的事情,让他们本来都有些自傲的心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

    他们一直认为,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只从成了神兽之后就有了骄傲自满的心里,使得他们忘记了好好修炼,好好巩固还不太熟悉的神兽技能,

    才导致了自己宝贝主人的受伤。所以他们一点都不怨,要怨只能怨他们自己的弱小。

    一直看着冰血和暗夜的雷明几个人顿时觉得心里好似被一群魔兽倒翻了一样,很不是滋味。

    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暗夜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

    不过,现在的他们确实太弱了,弱到无法跟上她的脚步,弱到只能被她保护着。

    ”小紫墨!“雷明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哀伤。他很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他好似完全走不进她和暗夜的世界一般,好似完全被隔绝开来了,不行……怎么可以。他既然已经绝对了,永远都要留在有她的世界里,那么就不会再离开。

    转过头看着那完全把心里的想法写在脸上的四个人,冰血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随后双眸一蹬,有些泛白的双唇一嘟还未等雷明接着开口,连忙说道:”你们四个啊!还是本小姐的哥哥姐姐呢,这次都要累死紫墨了。下次可不许这样了,下次紫墨可是要留在你们后面哦。所以这次回家后,你们要加倍特训哦。“

    冰血突来的话让几个人一愣,随后微微一笑,刚刚紧绷的神情,哀伤的气氛顿时消失的烟消云散。

    ”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