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雷大会长别来无恙啊!“雷明一声冰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一双黑眸幽深的看着刚刚停下脚的一群人。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嘴角的冷笑让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佣兵公会总部的成员浑身一冷,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最边上的一名年纪颇为年轻的青衣男子眼角一抽,轻轻拉了一下身边的中年男子的衣袖,悄悄传音道:”老爹,我怎么突然感觉少主好像在呢。“

    听到年轻男子的传音后,中年男子雷三刀嘴角一抽,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传音道:”去,别瞎说,小心被整,到时候老子可不救你。“

    雷三刀眼角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明显在发怒的雷明,浑身一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悄悄的大量了一下四周,一片狼藉,明显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而且妖月佣兵团的人只有雷明一个人在,其他人不知道怎么样。如果真的受了伤或者更严重,那么……

    他们这群人就等死吧。

    他就说了,不要将这个任务给他们,这么多人都速手无策,就叫妖月的五个人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家少主不疯才怪,不过他敢保证,他家少主疯之前绝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首当其冲就是他们这个出主意的人。

    然而雷三刀这一突然聪明起来的脑袋这次确实猜的不错。

    雷明在见到佣兵团公会会长,他家老爹的身影后,就猜到了。这次藩司城的任务为何单单只有他们总部把这个任务挂到了三级区域,而其他的地方却都是规划到高级任务里面的。

    原来,这一切不过就是他们这些闲的快要长毛的老家伙搞的鬼。就是想测试他们的实力,想要看他们妖月的热闹罢了。一想到为了保护他们而身受重伤,现在仍然昏迷不醒的冰血。想到闻人熙燃他们三个人一身的伤,险些丧命于此。他心里的火就会越烧越旺,旺到想把这些闲的长毛的老家伙都烧上一烧。

    如果……如果没有冰血,如果没有最后出现的那个神秘男子,他们现在完全可以过来给他们五个人收尸了。还看的屁啊。

    雷明越想周身的气息越冷,直接让对面的几个中年人脸上的笑容僵了下去。

    ”怎么!雷大会长就想这么站着。如果是这样,那么在下可不奉陪了。“雷明看着自己老爹雷震宇一言不发呆呆的站在原地,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雷震宇看着自己儿子干笑两声,虽然自己儿子此时带着面具,但是他好像可以看到那一张俊脸早已经臭的发黑了,还隐隐约约带着一缕火苗。

    ”额……那个。我也是前几天刚回到公会,听说藩司城的任务被这几个老家伙挂错了地方,被你们刚刚城里不久的妖月佣兵团给接去了,而且只有五个人来,这不知道后,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吗!“雷震宇扯着一张黝黑的脸,一脸讨好的看着雷明,毫不心虚的将真想给翻了一个个儿,无耻的将所有的责任掉给了身边那几个已经傻掉了的兄弟身上。

    ”什……什么……老大,你这太无耻了吧!“雷青瞪着一双大眼睛,扯着大嗓门向雷震宇大吼,还不时的瞄一眼雷明还有他手上的那把始终没有放心的雷霆剑。

    ”我……我哪有。事实就是这样,谁敢不承认,回去我罚他扫一个月佣兵城内所有的厕所。“雷震宇明显心虚的大吼,一双眼睛上下瞟就是不看人。

    ”你……你!“佣兵团公会总部的四大长老一脸铁青的看着自家老大,那个欲哭无泪啊。

    雷青憋着嘴,满脸的委屈,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家老大,随后无力的转过头看向雷明,立刻摆出一副讨好的笑容,声音那叫一个腻人啊。

    ”嘿嘿……落雷小友,那个……那个你们这次幸苦了。不知道……额……紫墨小友他们可以还安好,怎么……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呢!“

    唉……可怜的雷青,提谁不好偏偏提紫墨,这下算是完全撞到枪口上去了。

    只见雷明握着雷霆之剑的手越来越紧,双眸中的冰冷让雷青瞬间打了一个冷战,一脸惊恐的看着雷明。虽然他不怕雷明真的会举剑砍了他,就算受了伤也没事。就怕被他整或者直接丢手,少主之位老子不干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去。那可就惨了。

    您倒是说句话啊!雷青被憋的那叫一个郁闷啊,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不会是…

    …那个好玩的丫头……出事了。

    ”托各位的鸿福,我妖月五位团长都还活着。只不过受了重伤,昏迷着罢了!“雷明嘴角一勾,冷笑着看着前面的几个人,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让佣兵团公会的所有都有些心惊胆跳的话。

    ”额……这……这样啊!“雷青尴尬的挠了挠头,白了一眼身边那个最好爱好就是惟恐天下不乱的老大,示意他说话。自己儿子自己对付,他还没活够呢,不想英年早逝。

    ”没用!“雷震宇嫌弃的看了一眼败下阵来的雷青,轻咳了两声,摆出一副威严十足的架势,实际上心里却没底的很,憋了憋嘴对着雷明说道:”你们妖月这次做的不错,超额完成了任务。你们走之后藩司城的任务已经让我们提了等级,这次回去会按照提升后的等级给你们妖月晋级的。咳咳……“雷震宇说到这里瞄了一眼雷明,顿时让那双恐怖的眼睛给吓的没了底气,差点让口水呛到。

    ”呵……“雷明一声冷笑对着雷震宇抱拳,却没有任何恭敬的意思:”那我妖月就先谢过会长了。“

    ”额……既然这样你也先去休息吧。这里就教给我们了!“雷震宇连忙找机会让雷明离开,在不让他走,先掉头跑的就是自己的。

    这年头当爹当到他这份儿上,应该算是最憋屈的吧。听说过怕爹怕娘怕媳妇的,有谁听说过怕儿子的啊。他活脱脱的就一奇葩了吧。

    没办法,儿子太优秀,太另类,太邪恶,太不拿权利当回事。说不干就不干,说跑就跑,而且整人那叫一个狠啊,连自己老爹都不放过。

    雷明淡淡的看了一眼佣兵公会的几个人,二话不说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等等!“此人正是从佣兵团公会众人到来之后就彻底被无视的光明神殿的阍大祭祀。

    ”大祭祀唤住我佣兵城的人有事。“雷震宇不悦的转过身看向离自己不远的阍大祭祀,声音低沉带着佣兵的豪爽,一身威武霸气的气息陷落无疑,这时的他才是真正的万人之上的佣兵界霸主。

    ”呵呵,雷大会长。此人还不能离开,有些时候我们光明神殿还有问清楚。“阍大祭祀有礼的对着雷震宇笑了笑,语气随和却有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可惜,他用错了人。

    佣兵公会是什么地方,他雷震宇又是什么人。怎么会老老实实听命与一个小小的祭祀的话。

    别人可能怕他光明神殿,但是他雷震宇可是从来没有怕过。光明神殿实力雄厚,但他佣兵公会,整个佣兵界的霸主实力也不差。在这个大陆上,也是众多大势力不想得罪中的一个。

    你光明神殿的信徒遍布大陆,他佣兵界的佣兵同样遍布大陆每个角落。

    所以……他雷震宇怎么可能就这样买他一个小小祭祀的账。

    雷震宇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这还有什么可问。大陆上出现了这么可怕的黑暗系魔法师团体,本就应该是你们光明神殿来解决的事情。但是现在却被我们佣兵公会旗下的一个佣兵团给收拾了。还有几个人受了重伤,现在你们还想用这样的口气来审问我佣兵城的人。阍大祭祀,这……不太合力吧!“

    试问,佣兵公会中谁最能颠倒黑白,拐弯抹角的骂人损人还让人找不出毛病反击。答,佣兵公会伟大的会长是也。

    雷震宇的一番话让光明神殿的人顿时一个个满脸铁青,刚刚被雷明给气的还没消,现在又被雷震宇给讽刺了一番,几个人的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他们进不来能怪他们吗,能吗!他们也像抓几个黑暗系的魔法师回去研究啊,他们也有任务啊。可是他们进不来啊,进不来还抓个屁打给屁啊。鬼知道区区五个毛没长齐的佣兵是怎么进来的。

    ”我们……“阍大祭祀绿这一张脸,那张伪善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刚要开口反驳就听到了一句险些让自己吐血的话。

    ”二位继续吧。至于黑暗系魔法师,来到都已经被杀了,尸体如果你们不建议那些零碎的就拿吧,不过估计还有一些完整的。你们慢慢找吧,我们妖月佣兵团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下的伙伴还在受伤,就先告辞了。不送!“随后雷明一点时间不给对方,对着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夏柏戚点了点头后,二话不说直接踏空走人。

    其实他早就想飞到闻人商会分部去看看情况了,心里一直担心着冰血的伤

    势。但是一方面要先压住光明神殿查处一些光系魔法的端倪,一方面要托时间给昊益阳他们五个人。

    就在刚刚夏柏戚穿衣说昊益阳五个人已经将那些看过冰血使用光系魔法的事情处理好了。那么自己也就没必要在流着这里了。

    这边雷明走的潇洒,光明神殿的众人却彻底气歪的闭嘴,一个个扭曲着连,但是却无计可施。毕竟佣兵公会摆明了要护着他,现在的光明神殿还不能跟佣兵公会闹翻。只要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忍着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