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七)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主人……“

    ”小乖,怎么了?“冰血听到脑海中传来的一道急切的叫声,顿时挣扎的站起身,快速扩大神识向着中心园谭探去。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那个老头好像突然发狂了!“小乖有些虚弱的声音让冰血的心一颤,就在此时刚刚因为全力隐匿而收回的神识终于到了广场中心的园谭。

    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鲜血,小乖、银摄和铁翼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倒在地上,这一景象让冰血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体不住的发抖。

    她竟然……竟然不敢在将神识扩大,不敢去探索雷明他们四个人的状况。

    怎么办?身体里面已经没有力量了,怎么办?

    突然神识中看到站在小乖对面的黑衣老者双手交叉开合,一团黝黑的光球出现在双手顶端,圆球越滚越大,黑的让人通体发寒。

    ”不好!“冰血一声低吼,猛然推开夏柏戚和昊益阳,将所有的力量发在脚下,飞身而起,快速向着广场中心园谭而去。

    ”紫墨阁下!“夏柏戚被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状况震的头脑有些发懵,明明都已经无法在动了,怎么一下子就突然飞走了。

    ”老大,小少爷他们应该在园谭。“昊益阳看着前面一片灰蒙蒙的园谭,皱眉头急切说道。

    ”该死,我们快过去!“夏柏戚一声厉喝,带着五个人飞身跟上了冰血,但是冰血的速度岂是他们能赶上的。半空中早就没有了冰血的身影。

    此时的冰血刚飞至广场中心园谭上空,就看到那团恐怖至极的黑色光球从黑衣老者的手中托出,向着不远处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四人三兽攻了过去。

    ”不要!“

    一声悲痛的声音唤出了雷明几个人的清明,同一时间快速抬起头看向急速想着他们飞来的冰血,此时的她一身狼狈,面具之上满是血渍,惨白的双唇告诉着他们那个人身体根本再也经不起任何的冲击,但是却这样毫不犹豫的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不行,不要!”紫墨,不要过来!“雷明对着空中一声大吼,费力的站起身,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闪耀的光辉啊,请让无助的我进入你的庇荫,外来之邪物将化为无形,在伟大荣光的守护之下,出现吧!——极光之壁!“一股强烈的金光在雷明四人三兽前面瞬间迸发,形成一股强悍的障壁,将所有的黑暗隔绝在了金光之后。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冰血的口中突出,右腿一弯不由自主的向后推了半步,双手却仍然死死的握着手中的法杖,那层金光没有因此减弱半分,仍然坚固的挡在雷明他们的前面。

    ”紫墨!“雷明双眼通红一声大吼。身边的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三个人齐齐咬着牙挣扎的站起身,抿着嘴角痛苦的看着冰血。

    ”别……别过来!你们快炸了阵眼,我还……还撑得住!“冰血轻轻的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四个伙伴微微一笑,嘴角再次流出了一道鲜红,这种红刺痛了所有人的心。

    ”紫墨妹妹!“闻人熙燃张了张嘴,突然发现呼吸好困难,好像突然被掐住了脖子,让他整个胸口闷得想要毁了所有。

    ”我来帮你!“林泽然整个身体僵硬如石,声音冰冷异常,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微笑,这是他第一次在脸上出现了面无表情的情绪。

    ”够了!“火云裂快速拉过林泽然的手臂,顿时一双血红的双眸冰冷的瞪了过来,让火云裂浑身一颤,但是拉着林泽然的手却没有松开。心中的惧意瞬间消失不见,好似完全不在意突然双眸变得通红的林泽然。

    眉头紧皱,冷冽的说道:”我们快点联手将阵眼破了,紫墨说过,暗夜在外面,只要破了,他就能带人进来了。我们的魔法对上那个黑暗系的老头根本没有效果,过去只会拖累她。“好恨现在的无力,为什么她要这么弱,弱到只能看着自己的妹妹拼死护在自己的前面,弱到只能看着她受伤。她也好想,好想好好的保护她。

    ”快啊!“火云裂红着双眼,双手紧握,对着仍然再挣扎的三个人大吼。紧握的双拳一滴一滴的鲜血不断的低落,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四个人深吸一口气,双眸幽深的看了一眼身体有些发抖的冰血,脸上一变,一个个面无表情,身形一闪,四个人围着圆台的中心站

    成四方形,双手紧握手中武器,体内的灵力不断的向着双手涌动。

    ”我们来帮忙!“一个突来的声音传来,随即而来的是六道身影,分别穿插在了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的身边。

    雷明四个人只是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高举的手一顿,随后再次向上运行。

    突然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十个人的身前出现,深浅不一,目标却同样是他们中心的那个黑点。

    ”伙伴们要加油啊!“冰血皱着眉头轻轻的转过头,看着那一团彩光,微微一笑,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头越来越晕了,可是却不能放下手。因为她的身后有着比她生命更重要的人啊,小乖他们已经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人受伤昏迷了,自己怎么可以这个时候放弃呢。

    手中法杖发出的金光越来越弱,黑衣老者不断的在攻击着极光之壁,这样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咬咬牙,左手握紧法杖,右手慢慢的移开高举在头侧。

    突然高举的右手对着法杖重重一拍,一声低吼顺着冰血被血染红的双唇发出。

    ”极光之壁!给……我……起!“

    呼……一道金色光避再次从冰血手中的法杖顶端迸发而出,让原本已经接近透明的极光之壁比之前更加坚固厚实。

    ”噗!“一道吐血的声音让阵眼前的几个人身体一颤,极力忍着不要去看,不要去回头,心中的疼却更加的难忍。

    此时的冰血嘴角一勾,不去理会嘴边越来越的血。

    想必另一边的死老头已经气的跳脚了吧!想要伤害我冰血的伙伴,怎么可能让你如愿的。

    ”嘭!“一声巨响在冰血的前面响起。

    这等强烈的攻击让冰血的脚下不由自主的向后推了两步,发出的极光之壁再次弱了几分。

    ”啊!“一声低吼,双手猛烈向前一推,毫不迟疑的驱动灵池内的灵力注入法杖,让逐渐暗淡的极光之壁再次金光大放。

    ”极光……之避!“”啪!“

    一声急促的吟鸣,一道拍打。

    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一次用这种上古魔法了,极限了吧!

    可是……还没有结束呢。

    ”呼!呼!“

    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响!心跳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了!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了!

    双手却仍然挺直,不断的强迫性的驱动着体内灵池里面的灵力加持手中的极光之壁,一定要坚持,起码坚持到紫冥回来。

    ”够了,够了!紫墨够了!“火云裂转过头看着冰血正要再次抬起手加强自己的魔法。她不知道紫墨的体内到底有多少灵力,但是她能感觉到的,已经快要不行了。不能在加持了,会不行的,一定会的。

    火云裂的哭喊让冰血的头有了一丝的清醒,浑身已经动不了了,只能本能的支撑着,在她记忆里火云裂不应该哭的,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她的眼中有冷酷,有残忍,有肃杀,有魅惑,有温柔,有笑容,却不应该有泪水的。

    ”别哭!“冰血满是血渍的双唇轻轻开启,却发出声音,只能对着口型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是却让火云裂泪水更加的多,就连雷明、闻人熙燃、林泽然这三个从来不知道哭什么感觉的少年第一次尝到了眼泪的滋味,真的很苦。

    ”该死!“四个人齐齐仰天一声怒吼,体内的灵力快速涌动。

    ”雷霆之剑……劈天!“

    ”多重水箭!“

    ”风卷残云!“

    ”爆炎弹!“

    四声齐天怒吼,四道光芒一阵剧烈闪动,比之前更加的旺盛。

    四个人再次高举手中的武器,对着阵眼猛烈一击。

    ”嘭!“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巨大的气流让十个人来不及防御纷纷向后飞去。

    就在此时十个人还没来得及站起

    身,不远处的高塔之上再次原来的一声巨响传来。

    四周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雾气,让人无法看清一米以外一切的景物。

    雷明此时心急如焚,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冰血的情况,刚刚的爆破让他们始料未及,没有想到一个阵眼爆炸竟然有这么强悍的气流冲击。

    他们四个人在阵眼爆炸前闪出的那一道黑光之时,心中就有了准备,但是却没来得及提醒冰血,就已经被气流打飞了。现在四周一边寂静,根本感觉不出来他们的具体位置。

    雷明挣扎的站起身,身体每个地方都在叫嚣,可是却完全不理会,他现在心里急的要命,只想要快点确实他的四个伙伴安全无恙,只想去冰血的身边。

    ”小紫墨,燃,云,轻风,你们在哪里!“雷明双腿颤抖,僵硬的抬起手捂住发疼的胸口,轻声喊道。

    ”雷!“一声虚弱的唤声让雷明一振,快速转过身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身形,缓缓的向着自己走来。

    ”现在根本没有一丝力气驱动精神力,灵力都已经耗尽了,根本感觉不到他们的位置。还好听到你喊,不然我真疯了!“闻人熙燃挪动着缓步的脚步,勉强的向着雷明走去,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色彩。

    ”我也是!“雷明快速向前一步,扶住闻人熙燃,打算向着另一边走,他记得刚刚另一边站的是林泽然,既然闻人熙燃能听到他的声音,那么另一边的林泽然应该也不远。

    然后就在雷明扶着闻人熙燃想要向着另一本走之时,突然一声满含怒气的磁性声音响彻整个广场:”你竟然让自己伤成这个样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