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该死的丫头,老夫现在就送你下地狱。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冰血眼中的鄙夷让黑衣老者怒气更盛,夹杂着圣阶灵力的冲天怒吼响彻天际。

    ”被众神诅咒的暗黑大魔神啊,请赐予您最忠诚的奴仆最强悍的力量吧,黑夜暗流!“随着黑衣老者那句低沉沙哑的吟唱从口中溢出,伴随着双手快速打出的咒语手法,最后双手快速交叉在胸前,一股那黑色气流在双手间迸发而出,化作一条汹涌的暗流毫不留情的向着冰血单薄的身体冲击而来。

    ”这老头真狠,圣阶的终极暗系魔法。“冰血咬着牙双眸一沉,双手紧握手中法杖,高举在雄起,那股强悍的威压已经让她有些筋疲力尽,脚下却没有退缩一分,因为她的身后就是他们的伙伴和那些城民,死都不退。

    感受到体内的灵力运作的越来越慢,魔幻之纹也即将停止,这一系列症状都在警告自己,她接二连三的释放上古魔法,身体早已经超负荷了,但是必须坚持。

    ”既然防御费力,那么老子今天就跟你拼了。“冰血一声清脆的大吼,眼看着那条杀伤力极强的暗流就要冲击而来。

    冰血双脚叉开,紧握手中法杖,黑色法杖周身的红光大胜,随着冰血不断的驱动体内灵池中的灵力,法杖顶端突然迸发出一个金色光球,光球越滚越大,就在这时冰血一声轻吟:”神圣的光芒呀,撕开黑暗,消灭邪恶吧——圣光灭魔弹!“

    ”给我轰!“大吼一声,双手一挥,法杖顶端的金色大球随着冰血的驱动向着那条越来越近的黑夜暗流直冲而去。

    ”嘭!“灭魔弹在与那道黑夜暗流对撞之时瞬间发出了极其巨大的爆破声,一团黑烟夹杂着金色的光点向着四周扩散。

    就在此时,冰血猛然抬起头,顿时嘴角一抽,一声苦笑:”糟了!自己还是太多了,即使释放出上古魔法,还是无法将那道圣阶的终极暗系魔法全部抵除啊!没力气了啊!“冰血无奈的皱着眉头,只能眼整整看着那被自己的魔法分割成几条的小型黑夜暗流向着自己冲击而来,但是此时她也只能勉勉强强的保持踏空的状况,身体已经快要动不了。

    然而就在冰血等待着被攻击的时候,几道急切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随之而来的是六道不同程度的斗气,在她的面前建起一层坚硬的防护罩。

    ”紫墨阁下你没事吧!“

    ”紫墨阁下你撑住!“

    夏柏戚和昊益阳一边一个扶住冰血,其他四名护卫手提利剑警惕的护在三个人的身后,眼中透着担忧。

    ”你们……怎么会突然上来!“冰血皱着眉头愣愣的看着六个人,脑子里有些发懵,这些人不是一直躲在后面吗,怎么会突然来救她,他们之间的合作只是互利而已,没有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搭上性命的,不是吗……

    ”你先不要说话,你体内灵力已经大量超负荷使用了,你再这样下去会爆体而亡的。现在需要调息!“夏柏戚单手轻柔的扶着冰血,因为要撑着面前的防护罩,语气有些急促。

    ”没事!“冰血深吸了一口气,拿出调息丹服下,随后分别给六个人丢了一瓶调息丹和止血丹,轻声说道:”你们这样太冒险了。这两瓶一个是调息丹一个是止血丹,你们服下。“之前在地面上的战斗已经让他们受了很多的伤,现在竟然还不顾生命危险的来救她,不管他们出于什么样的态度,既然能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出手相救,那么她必定不会吝啬。对于自己好的人,那么她绝对会双倍回报,何况那对于她来说只是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丹药,虽然对他们来说都是千金难求的极品丹药。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能来。

    虽然惊讶于手中丹药的等级,但是夏柏戚知道现在根本不是问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越来越薄弱的防护罩后转头看向冰血,担忧的问道:”现在怎么办?“

    ”低下那些城民呢?“冰血不回反问道,她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才能找出对于他们最为有利的一切。

    ”普通的黑衣人都被大家解决了,那些被控制的城民虽然受了伤但是都没有什么大碍,我叫城主和那几个大家族的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现在这个广场只剩下我们和雷兄弟他们了!“夏柏戚快速的说出现在他们的处境。

    ”很好,那么就不怕了!“冰血深吸一口气,思考的同时,体内快速调整的气息,魔化之纹再次运转,但是却没有多大的效果,灵力耗损的太大了,没办法只有拼了

    ”你们五个继续撑着防护罩,夏柏戚你是水系魔法师吧!“冰血双眼微微眯起,双眼一直盯着前方。

    ”你怎么知道!“夏柏戚虽然体内没有斗气,但是却一直用剑,从来不用魔法,冰血竟然能感觉得到。

    ”隐藏的很深,但是精神力高的人面前不难被看出。“看来这个世界里从来不缺能人异士,魔武双修的大有人在,只是习惯了低调而已,或者是在刻意逃避着什么罢了。

    ”一会在防护罩最弱的时候,你用你最高的水系魔法攻击那个老不死的,我饶的他身边去,让他彻底去死!“冰血双眸紧紧盯着前方,眼中的杀气越发旺盛,在所有人没有看到的时间里一抹幽深的紫光一闪而过。

    ”明白了!“夏柏戚再次被冰血那幽冷阴森的杀气所震慑,不过快速回过神来,对着冰血点了点:”你自己小心。“

    冰血轻轻点了点头,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极其诡异的消失不见,夏柏戚几个人如果要不是知道冰血刚刚真的在的话,一定会以为他们得了幻想症。

    ”好……好变态的丫头!“护卫一张着嘴巴,吃惊的说道。

    ”变态已经不能形容了吧!“昊益阳颇为无语的摇了摇头。

    夏柏戚微微一笑脸上一遍,单手一挥手中的长剑消失不见换上的一根水蓝色的精致魔法杖,法杖杖身通体水蓝好似里面流淌着清楚的水流,轻轻抚摸着水蓝色的法杖,那双清明的黑眸中好似看到了久违的老朋友,温柔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好久不见了我的老朋友,现在就让我们在一起的并肩作战吧。“夏柏戚双眼顿时睁大,一股凌厉的煞气顿时爆发而出,让身边的五名下属兼好友轻轻一笑,却有种苦涩。

    ”战吧,兄弟们!“夏柏戚一声低吼,高举手中法杖,一道水蓝色光芒顿时由法杖顶端的水晶球中迸发而去。

    ”好!“身后的五人异口同声,手中长剑中的斗气更加狂胜。

    ”以水之誓,以汝之名,以吾之身。水龙刺……去!“随着夏柏戚一声厉喝,法杖顶端的蓝色水球猛然间射出强力水柱,嘭的一声穿过面前的斗气防护罩,射向对面的黑衣老者。

    就在黑衣老者怒瞪着对面的六个人,一声冷哼:”不知死活!“随后双手快速在胸前交叉,接着在胸前划出一个圆,随后双手交握,两食指伸出对准夏柏戚六个人。

    ”伟大的黑暗之王啊,请奏您最美丽的训率让对面的敌人消失在美丽的黑暗中吧!暗夜的旋律“一条如同乐章音符般的黑色彩带突然由双手中迸发而出,对着夏柏戚几人飞射而来。

    ”防护!“昊益阳一声大吼,手中长剑一挥,一股红色斗气由长剑中闪出。

    就在那条满是杀气的黑色彩带击响夏柏戚之时,冰血如同凭空出现一般,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出现在了那条黑色彩带的前面,一股金色光墙出现,将所有的黑色彩带挡在了外面,随即冰血一个瞬移闪出金色光墙出现在了黑衣老者面前,单手一挥,右手金光一闪一把浑身闪烁金光的匕首出现在手中。

    ”去死吧!“双眼冷冷的看着满脸扭曲的黑衣老者,红唇微起,声音邪释妖异,好似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一双漆黑的双眸紫光一闪,在黑衣老者满脸诧异的神情中变成了一双紫眸,一双邪释妖异,阴森魅惑的紫眸。

    ”噗!“匕首一挥,一道金光伴随着血色的光滑在空中挥洒而去。

    ”你……你……“黑衣老者双目大凸,震惊的看着那一双诡异的紫眸,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再也发不出一声。

    冰血看着那道自由落体的黑色身影,嘴角一勾,轻轻一笑,眼神紫光一闪,紫眸消失的无隐无踪,还是那双大家熟悉的如星辰般晶莹黑眸,不该知道迷茫的人已经彻底下了地狱,被恶魔亲自送入了地狱。

    ”紫墨阁下你没事吧!“夏柏戚快速飞到冰血的身边一把拦住冰血向后倒去的身体,满脸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冰血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其实刚刚她杀黑衣老者之时根本没有用到什么大型的魔法,只用光系拟态魔法罢了。不过之前为了帮夏柏戚他们抵挡那道高级黑暗系魔法时用的光系魔法技能让她彻底消耗掉了所有能用的灵力,好在使计杀了那个该死的老不死的,不然就真的惨了。

    &n

    bsp;就在冰血想调戏一下去找雷明他们之时,脑海中一声大吼传来。

    ”主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