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轰!轰!轰!“

    城主府三面高墙,无数个水弹,火龙、小型龙卷风不断的击向城主府,浓烟四起,水光四溅,狂风呼啸。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整个藩司城内的上空弥漫着轰轰的响声。

    就在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不断的轰炸着牢固的城主府之时,城主府内在外巡视,在内修炼的所有黑衣人不断的向着主楼飞驰,主楼内的所有黑暗系的魔法师,高阶的、低阶的纷纷向着楼下奔跑。

    夏柏戚六个人此时正小心翼翼的避开飞驰而下的黑暗系魔法师,不断的向着四楼最右侧的房间靠拢。在听到外面的响声,在明显的感受到整个主楼不断的晃动之时,六个人齐齐浑身一抖,暗自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无语的向着后面看了一眼,虽然身后仍旧一片漆黑,但是他却感觉已经看到了外面那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几个人也太疯狂了吧!“昊益阳嘴角一抽,颇为无语的向着自己的伙伴传音道。

    ”何止是疯狂啊,简直就是变态!“身后的护卫一干笑两声,咬牙说道。

    ”他们也不怕把这城主府主楼给轰平了,到时候我们还救个屁人啊。直接被他们给冤杀了!“护卫二心里不住的颤抖。

    ”这主楼没有那么容易被轰平的,况且他们已经很主意力道了,不然早就不是这样了。行了,我们快走把,他们这是给我在制造机会,不能浪费了。“夏柏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几个人孩子真的只是孩子吗!他们的未来,他或许可以想象得到,那样的高度,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为适合的。

    听到夏柏戚的话,其他五个人同时点了点头,加快速度向着楼上而去。

    ”你们好大的胆子!“此时正摧残城主府主楼极爽无比的五个人突然听到一声冰冷至极的怒喝,顿时纷纷停下了,瞬间收回各自的魔法招式,一个闪身聚到了一起,站在了自己伙伴的身边。

    冰血嘴角上扬,双眸一片冰冷阴森,淡淡的看着从城主府主楼飞出的五个人黑衣人,嗤嗤一笑:”呵呵!怎么啦!生气拉!真是好笑,我们轰的藩司城城主府的主楼,又不是你老家的窝。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生气吗!“单手一扬,轻轻挥动着手中的黑色法杖,语气嚣张戏谑。

    ”哼!无知小儿休要狂妄,胆子大不一定命就大!“另一个身材矮小,身上罩着一件大大的黑色斗篷,整个身体完全被黑暗笼罩在内,声音僵硬透着嗜血。

    ”唉!这你可就打错特错了,这个世界里,你可是很难找出一个比我命还大的人哦!“冰血等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满是纯真,表示自己说的可是实话哦。

    本来嘛!她可是死过又活过来的人哦。除了玄跟她一样,还有谁可以像她这样,死了又换了一副新的身体新的环境重新又活了过来。可是比返老还童还要玄幻呢。

    ”哼!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娃,胆子不小,过度狂妄后果可是你们承担不起的。报上名来,我们给你们一个痛快!“站在最中间的那个黑衣老者,一双阴狠的双眸狠狠的盯着冰血,眼中充满的肃杀之气。

    ”哼哼!就凭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脸还不小。过度脸大可是会脑组织神经堵塞,变成白痴哦。“冰血十分恶劣的摇着头,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让对面的那五个黑暗魔法师顿时怒火中烧,一副要将冰血生吞活剥的样子。

    冰血、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五人同时微微一笑,对视一眼。

    下一秒,五个人身形再次一闪,由原型的一字队形快速背靠背围成一圈,手握武器,嘴角上扬,双眸中满是浓郁的杀气,冷冷的看着将他们五个人围在中间的一群黑衣人。

    ”那五个老不死的是巅峰天阶高手,其他的有十个是初级天阶,五十个大魔法。大家一定小心。不用跟他们客气,放出契约兽。一定要拖到夏柏戚他们带着人离开。然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广场靠拢,记住一旦不敌不要硬撑。“冰血冰冷的声音传进其他四个人的脑海中。

    四人齐齐点头,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眼中却越发的阴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竟然也学会了冰血的习惯,敌人越强大,他们脸上的笑容反而越灿烂,但是眼中的冰冷却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一般。

    此时冰血的眼神突然出现了一抹温柔,微微转过头看着背向着自己的四个人,轻声说道:”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们了。“

    &nbs

    p; 话音一落,四人的背同时一僵,眼神快速划过一抹于冰血眼中一模一样的温柔,四人同时一回头,异口同声道:”我也是。“

    ”杀!“冰血冲天一吼,手中法杖向着前方一挥,一条泛着寒气的冰链突然从法杖顶点甩出,身形一跃在空中快速一翻,挡在她前面的五个黑暗系大魔法还没来及吟唱出咒语就被冰血的冰链拦腰抽断。

    狂风带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城主府内。

    黑色光速不断的被水击、大火、雄风、红光冲开,到处是一片哀号声。

    一直没有动手的五个黑衣老者看到前面的一片混乱,脸色越来越冷,黑色斗篷下的拳头越来越紧。

    ”可恶,这五个小鬼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中间的那个黑衣老者猛然一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长老大人,那人估计就是前两天回报救走福俊杰的那个人。“干扁矮小的那人指着冰血有些诧异的说道。

    ”是她!可恶!他们不是闻人商会的那些废物,那么就说出他们是这几天才进来藩司城的了。“黑衣长老双眼一眯,眼中划过一抹阴冷。

    ”应该没错,只是我们的结界根本没有任何有人闯入的波动,他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呢!“干扁矮小的那人皱紧眉头直直的盯着冰血。

    ”一群废物!咦!她在干嘛!“四个正在思考的黑衣老者听到黑衣长老的声音立刻抬起头,顿时无双眼睛越瞪越大。

    只见冰血一个瞬移远离了围攻自己的黑衣大魔法师,高举手中法杖,脸上带着嗜血的光芒,一声大喝:”“冰元素拟态……冰狼!”“吼”

    一声冲天兽吼,通天入地响彻天际。

    在所有黑衣人诡异的目光下,一只通体银白散发着寒气的冰狼顿时出现在了冰血的前方,银白色的狼眸透着嗜血的凶残,狠狠的盯着那些黑衣人,那一身光洁如同冰雕般的狼身和那周身不断散发着实体的寒气。“冰狼,给我杀!”冰血一甩衣袖,笑的无情,笑的冰冷,笑的邪释阴森。“吼!”冰狼感觉到了从自己主人体内传来的嗜血残忍,顿时兴奋的仰天一吼,雄厚的狼爪狠狠的一抓地面,有着优美线条的狼身,狼背向上一弓,张着一张大嘴,一排分着阴冷寒气的尖锐利齿让所有的黑衣人浑身一抖。突然冰冷一个飞跃快速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口咬掉了一个离它最近的一个黑衣人的头,狼头一甩,一颗满是鲜血的头颅向着一边滚去,划出一条血色直线。“怎么可能!元素拟态,她是那个人的徒弟!”黑衣长老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阴狠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忌惮和恨意。

    突然黑衣老者双手一甩,一双如同枯木一般漆黑双手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双手在胸前靠拢,一个灰黑的光球出现在了双手之间,嘴里快速的念出一连串的咒语,随着双唇上下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双手之间的黑球越来越大。

    冰血快速挥动手中的冰链,所到之处一面血色,所有被冰血的冰链攻击的过的黑衣人最后没有一个可以完整的躺在地上,到处都是断手断腿或者仅仅只剩下半截身体,不断的在哭喊哀嚎。

    突然冰血感觉到了一阵阴冷,快速转过头看向主楼大门前,双眼一眯,不屑的一笑:“灰黑色的黑暗魔法,就这么不纯正的黑暗元素还敢拿出来显。如果不是时机不对,真应该让这帮人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纯真的黑暗元素。”

    这时城主府主楼的右侧一阵轻微的波动传来,冰血淡淡的膘了一眼,一声冷哼。

    城主府主楼的游戏可以结束了!

    对着离自己不远的四个人轻轻一喊:“回来!”

    话音刚落,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四个手中武器快速一挥结束了自己对面之人的生命,向着身后快速一跃,来到这冰血的身后,同时也看到了城主府主楼大门前的那个越来越大灰黑色光球。“站在我身后。”冰血对着四个人轻声说道。“小心!”四个人点了点头,向着冰血的身后一个迈步,警惕的看着四周所剩不多的黑暗系魔法师。“臭丫头,你们这是早死!”看向不躲反而聚在一起的五个人,黑衣长老心中的怒气越发的高涨。满脸扭曲的举起双手,同时双手之间的灰黑色光球对着双手的居高,慢慢的向着黑衣长老的头顶移动。“就凭你哪个丑不拉几的破球。”冰血不屑的一笑,双手握住黑色法杖,双眼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五个人。

    随即一道清脆的吟唱从冰血的口

    中发出,震惊的对面的五个黑衣老者的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