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十一人快速出小院,越过一道破破烂烂的泥土墙后,来到了城主府后墙脚下。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冰血闭着双眸,一只耳朵紧紧的贴附在墙壁上,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响动,与此同时,神识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向着里面扩大。

    十分钟后,冰血站直身体,看向站在最右边的六个人,冰血冰冷的声音同时传入几人的脑海中:”里面有可能会有一些被黑暗魔法师控制的藩司城城民,你现在先不要多问什么,那些人就交给你们对方就可以了!能打晕不来找麻烦最好。其他的黑暗系魔法师我们来对付。“

    夏柏戚听到这里,眉头紧皱,早在先前他们也见过一些奇怪的城民,猜到了一点,只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的。难道白年前的灾难再次降入大陆。

    来不及多想,夏柏戚六个人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四大护卫将夏柏戚和昊益阳夹在中间。他们真的不太指望,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个嚣张的丫头会救他们老大。

    随后,冰血走在最前面,两边身后分别跟着雷明、闻人熙燃和林泽然、火云裂。雷明虽然使用的是斗气,但是四个人中于闻人熙燃配合的最为默契。林泽然的风系魔法可以助火云裂的火焰更上一层楼。这就是他们妖月佣兵团五大团长最强大的分组配合。

    一个跟着一个快速飞跃过高耸的城墙,悄声无息的躲进一旁的草丛内。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不放过一丝的风吹草动。

    ”城主府的人和皇家小队的人被关在四楼。其他普通城民都在一楼,不过他们现在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我们先去救城主和皇家小队。“冰血蹲在草丛里,淡然的传音道。

    ”是!“

    ”夏柏戚你们负责救人,我们妖月佣兵团负责拦住那些黑暗系魔法师。救到人后,往广场跑。那里是笼罩这个藩司城的黑暗结界的阵眼。只有破坏了阵眼,这些黑暗系的魔法师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冰血头不回的传音道。这也是前几天,她独自出去察觉到的,虽然人多到时可以阻止一些小蚂蚁。

    ”可是如果他们都没有什么功力了,去了不也是白费!“夏柏戚有些不赞同的说道。

    冰血双眸一冷,嘴角轻轻勾起,划过一丝的邪释:”你难道不会带着还能打的人吗!你们在前面跑,让那些没用的人躲起来就是了!如果我们这次不能成功,即使把他们救出城主府,下次也是死路一条!要拼还是要成为活死人被黑暗系魔法师控制,可以自由选择。“

    很轻的一句话,却极冷无比。夏柏戚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为了面子只是憋了憋嘴,点了点头。殊不知,如果不是他咬牙挺着,此时已经跌倒坐下了!

    这种无形的威压,如同地狱王者般的阴冷气势,竟然让他在这炎热的白天出了一身的冷汗。然而对方竟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真的只有十几岁吗!

    虽然这个大陆上无奇不有,但是这也太夸张了吧!夸张到变态啊!

    ”吃了!“冰血淡淡的看着一眼夏柏戚,单手一挥六颗黑色的小丹药飞入了夏柏戚的手中。本不想让他们知道的太多,但是他们就算是极力的隐匿气息,还是很明显。想要不受阻挡的到达四楼救人实在是太困难了。就算是自己五个人释放气息给他们掩饰都不敢保证真的不会被发现。还好以前炼制了一些闭息丹,不然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看着夏柏戚瞪着一双死鱼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的丹药,冰血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有些咬牙的传音道:”快吃,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我们五个给你们打掩护,快去救人。“

    ”只是……“夏柏戚突然觉得外界给他的称赞都太夸张了,聪明如他今天竟然脑子不好使了。

    ”朋友给的闭息丹,不过只能坚持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冰血鄙夷的看着一脸白痴样的夏柏戚几个人,咬着牙传音道。

    听到冰血说是朋友给的,夏柏戚好似一下子放松了一般,长吐一口气。

    吓死他了,他以为这个变态的小恶魔还是炼丹事的。

    不然,他真的会以为这个变态的小恶魔是魔兽变得,就算是魔兽也没有这么变态的吧。昨天露出来的那一手光系治疗术,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小变态实力可是不低啊。

    甩了甩头,夏柏戚俊脸有些扭曲的吃下手中的丹药,顿时一股气压在浑身经脉处

    快速运行一圈后,脸上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感受了一下身边属下们的气息,竟然真的没有了!这么神情的丹药,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闻人商会内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过,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没错。

    不知道,炼制出这丹药的前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估计是一位强大的隐士,不然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闭息丹也从来没有问世过。

    既然能把这么珍贵无比的丹药送给那个小变态,那么关系必定不一般。这个小变态的身份还真是神秘的让人心痒痒啊。

    冰血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向夏柏戚,当对上那一双诧异的眼眸时,微微一笑,笑的甜美单纯,竟然让夏柏戚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擦了擦额头。

    吓死他了!

    冰血看着低下头的夏柏戚,顿时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变脸速度堪称齐速啊。

    察觉到前面没有黑衣人巡逻,冰血低声说了一个字”走!“

    随即一个闪身向着前面快步冲去,没有在掩饰身形,就连一直处于隐匿状态的气息都可以的释放了一些。

    雷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四人二话不说紧随其后。

    不出一刻钟,冰血五人突然凭空出现一般,大方方出现在了城主府主楼大门前。

    冰血一身紫黑色斗篷,双手一挥,气势凌人,黑色法杖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阴冷的黑光,面具上的紫色曼珠沙华显得她更加的妖异邪魅,嘴角轻轻勾起,双眼始终带着甜美的微笑,却阴森冰寒。

    雷明一挥手中长剑,长剑周身被一道红光环绕,看似风轻云淡,却危险至极,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嗜血的味道。

    闻人熙燃一甩手中白玉扇,潇洒风趣,气质高贵,白玉扇的顶端一条蓝色光线忽闪忽闪,在这阳光下激起的耀眼。

    火云裂手中匕首散发着灼热的火焰,轻轻嘟着红润的双唇,双眼带着妩媚的笑容,却笑不达眼底,火热中散发着肃杀。

    林泽然一抽腰间翠绿色腰带,唰的一声,原本柔软的翠绿腰带锋利无比,一身高贵优雅之气,缓缓的眨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冷若冰霜。

    突然出现的五个人,让守在门口的八个黑衣人浑身一阵,快速唤出自己的法器,警惕的盯着冰血五人,声音僵硬冰冷:”什么人?“

    ”呵呵!这哥们真有意思!你见过有挥着武器来喝茶的人吗!况且鸠占鹊巢的你们,有资格请我们喝茶吗!“冰血不屑的一笑,清脆的声音夹杂着强悍的精神力,直攻整个城主府,幽幽的在整个城主府的上空回响。

    与此同时,整个城主府内的所有黑衣人同时看向城主府主楼的方向。

    ”大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黑衣人冰冷僵硬的声音中夹杂这怒气,顿时大吼道,完全是被起的忘记的第一时间攻上去。

    ”白痴!杀你们的人!“冰血笑着眼中快速划过一抹嗜血的杀气,话语刚落,快速举起手中法杖,二话不说,一道冰蓝色光芒由黑色法杖顶端的黑色水晶球中迸发。

    于此同时,雷明一挥手中长剑,一个快步来到了其中两个黑衣人的中间,魔法师善于远攻,让战斗近身无疑是早死的行为。

    ”多重冰箭…去!“冰血一声冷喝,半空中突然出现无数道密密麻麻的水箭,直击八个黑人而去。

    同时雷明手中长剑一挥一翻,两条手臂齐齐从还为反映过来的黑衣人身体上直切下来飞向半空中。

    还为等两个黑衣人叫出声,已经被飞击而来的冰箭刺成了筛子。奇怪的是,所有的冰箭竟然直接避过缠绕在黑衣人中间的雷明,直击剩余的黑衣人。

    冰血一边控制的控制越来越多的冰剑,一边观察这四周,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支援,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她了。

    随即传出冰血一声低喝:”轰主楼!“

    ”是!“还没有动手的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异口同声的喊道。

    接着,闻人熙燃合上手中白玉扇,高举到半空,双唇快速涌动:”以吾之灵,召唤,水弹!“话语刚落,一团水蓝色光芒由闻人熙燃手中白玉扇顶端直射半空,几百颗皮球大的水弹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于此同时火云裂单手

    举起手中匕首,一束大火直冲天际:”火之精灵听吾号令,火龙术,现!“几百条摇头摆尾的小火龙一个接着一个快速从那束大火中飞出,仰头嘶鸣。

    林泽然举起手中轻风剑,一团疾风突然出现在轻风剑的四周,环绕着轻风剑呼呼咆哮。随着风速越来越疾,疾风伴随着轻风剑越来越长,直冲半空中:”汹涌的风之王现身吧!旋风击!“一个一个两米多高的小型龙卷风呼呼的从那道越来越浓郁的疾风中飞出。

    三人极其默契的对视一眼,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面前即将倒霉的城主府主楼,心中爽去了!

    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眼中却越发的冰冷。眨眼睛,三道声音同时发出,震响了所有人的心,震惊了所有的眼。

    ”去“

    ”去!“

    ”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