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把出口打开了,怎么打开的。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我们在里面试了很多次,但是都打不开!估计是时间太长,出口石化塞住了。“青衣男子惊讶的看向冰血,眼角有些抽搐。

    ”呵呵!“冰血嗤嗤一笑,耸了耸肩膀,满是淡然的说道:”毁了不就好了!“

    ”毁……毁了!“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对视一眼,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本来嘛……门毁了,他们才能进得来,因此自己这帮人现在才能治疗好身上的伤,不然真的不知道能挺多久。但是那毁的可是自己家的门啊,而且还是个很重要的门,现在竟然就被人家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给毁了。

    天知道,那门可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所制造,现在就被这个在他们眼里毛还没有长齐的小丫头给毁了。

    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有苦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好了,你们在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早上我们行动!“冰血戏谑的看着白衣男子,轻声说道。

    ”白天行动?“青衣男子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然而此时身边的老大竟然还点了点头,让他更加的疑惑了起来。

    ”笨蛋,那些黑衣人都是黑暗系的魔法师。我们在白日太阳最足的时候行动,自然是对我们有利的!“白衣男子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属下,怎么只从小少爷带着人进来后,自己的属下一个个的脑子都有点转不过弯来了呢。

    ”额……是!“青衣男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靠在墙上休息。

    冰血看着那边一个个都闭上眼睛的六个人,嘴角一勾,眼中划过一抹狡诈,转头看向身边的闻人熙燃,眼中带着邪释:”燃哥哥,刚刚你让我第一个救的人是你表弟!“冰血声音不大,却可以让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嗯!他是我二叔家的小儿子,名叫闻人赖黎。“闻人熙燃看向对面陷入沉睡中的男孩,眼中有了一抹柔光。

    ”放心吧!我会保护他的。“那一瞬间的温柔让冰血看到了。看来这个男孩在闻人家家族中是闻人熙燃在乎的人之一。几人是自己兄弟在乎的人,那么冰血自然会尽全力保他周全。她不喜欢看到自己的伙伴,自己的兄弟伤心难过。

    ”嗯!“闻人熙燃笑着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谢谢之类的话,因为他们之前不需要这些。

    谁后看到冰血的目光放到闭眼冥想的白衣男子几人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丫头啊!一旦有人让她不爽一分,她绝对会让对方不自在百倍。

    戏弄了这么多次这些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自然是要随着她的,谁让她更加的重要呢。

    ”这位白衣公子是闻人商会公然的第一分会长,实力超群,经商有道,家主父亲大人很是看好。你刚刚走出家族没有多久,可能没有听过,他就是夏柏戚。左边的四人是他的贴身护卫,右边的那位是分会的副会长,也是夏分会长的助理,昊益阳。“

    另一边的六个人听到这二人毫无忌惮的谈话,紧闭双目的眼皮同时一跳,果不其然,紧随而来的那个有些稚嫩的戏谑声音让他们突然好像抓狂啊。

    ”哦~“冰血挑眉,拉了个长音,紧接着说道:”原来如此,我才知道呢!“

    现在就是夏柏戚想要出声道歉自己的失礼也来不及了。只好当一次鸵鸟,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他什么也没有听到,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

    其他的几个人则是同时在心里警告自己,千万不能得罪,不能惹妖月佣兵团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不然他们相信,下场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而已。

    妖月佣兵团的五个人对视一眼,随后看向夏柏戚几人微微一笑,不过很明显,里面含了大量的嘲笑意味。

    缓缓的闭上眼睛,不大昏暗的房间内瞬间陷入了寂静。隐隐约约只能听到时而强时而弱的呼吸声。

    ”福俊杰,明天你跟着闻人商会分会的一部分伤员留在这里。“冰血闭着眼睛传音给始终不发一语的福俊杰,其实他也很郁闷,他也很想讲话,他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疑惑。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他发现,只从遇到这些人以后,不管是妖月佣兵团的人,还是闻人商会分会的人,他都变成了没有资格插嘴的那个人。

    他堂堂藩司城少城主,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但是只从遇到

    了妖月佣兵团的这五个怪人,让他突然懂了,不管是身份,还是天赋实力,他都不是强大的,真正明白了父亲常告诫自己的,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一领悟,竟然造就了他的威力,那些不同凡响的成就。

    ”我明白,我的实力太弱了。你们出去后,一定要小心。“福俊杰不再撑起,安心的听从冰血的所有安排。因为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感觉,这突来的五个人,会将他们藩司城拉出这无尽的黑暗。

    ”明天带着夏柏戚六个人加上我们五个人,太阳出来后,直接进入城主府。我看过了,这个房子就在城主府后面。我们直接翻墙进去就好了!我打头阵,你们谁都不要争,我是光系魔法师,对付他们我比你们都有优势,但是我的背后,只能有你们站。至于夏柏戚他们,让他们去对方那些被黑暗系魔法师控制的普通城民。毕竟他们也是这藩司城内的人,就算是弄死几人,也不是我们的责任,让他们自己去擦屁股去。况且对方普通城民,我想他们会比我们下手轻了很多。“冰血淡然的传音给其他四个伙伴。

    不过,最后面的那几话也让其他四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早就猜到了,费力气给他们治疗的这么彻底,肯定是因为他们有用。没想到,竟然有晚节不保的可能。

    好吧!其实他们四个还是挺善良的,一定会为他们默哀三秒钟的。

    计划已出,就要看明天的成果了。不过在冰血的心中,这场战斗势必会很激烈,但是却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战斗。虽然她一直信奉者打不过就跑,待到实力强大,再打回来的原则。但是这次却不一样了,因为这次不是她一个人,在无法将所有的伙伴都安全带离的情况下,她一定会拼命一搏,为了自己,为了伙伴,为了妖月佣兵团。这一次一定要赢。

    接下来的时间,冰血一直在不断的驱动着体内的魔幻之纹一圈又一圈的绕着丹元运行,这样不仅仅可以将自己的灵力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还可以慢慢的松动其他魔幻之纹的封印。虽然平时魔幻之纹都在自动运行,但是运行的速度远没有自己驱动来得快。只从出了魔幻殿堂后,就一直没有时间自己来驱动,放任它自行运转,今夜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空隙的机会。在运起魔幻之纹之时最忌讳外界的干扰,就算是冒险她也要为了明天拼上一拼。

    至于冥想吸收外界元素力来提升自己的灵力,她此时根本就不需要了,不仅仅因为魔幻之纹比灵力提升重要得多,更因为她的身体早已经跟正常人不同,就算是自己不去理刻意的理会冥想,都会自己不停歇的运作,吸收着空气中的元素力,虽然比冥想之时慢,但是这确实她比正常人进阶快的一部分原因。

    一个晚上的时间,说长也不是很长,体内魔幻之纹运行几个周天后,冰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顿时感觉到一阵神经气爽。

    ”运行魔法之纹果然比冥想吸收元素里更加的让人舒服。只不过运行魔幻之纹要精神力集中到最高点,比冥想麻烦的多哦。“冰血憋了憋嘴,有些无奈。还好自己的精神力变异到恐怖,不然就只能干看着瞪眼了。

    缓缓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扭了扭坐了一夜的腰。转头看向自己伙伴,刚好对上四双同时睁开双眼的眸子,五个人对视一眼,眼中满是骄傲和自信。无比的自信,信任自己,信任自己的伙伴。

    这一战,一定会成为他们妖月佣兵团在这大陆之上的开门红,而且势必红过半边天。

    ”夏会长!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太阳也已经出来了。我们准备出发吧!“冰血清脆的声音在这个寂静了一个晚上的房间内突然响起,让除了妖月佣兵团的几个人意外的所有人浑身一振,一个接着一个的睁开双眼,有些疑惑的看向冰血。

    ”阁下如此肯定。“昊益阳有些赌气的问着冰血。很明显,他还没有忘记昨晚冰血对于他们能的作弄。

    ”呵呵!昊助理这话问的真有水平。我堂堂光系魔法师,会不知道这空气中突然多了许多光系元素所代表的含义吗!“冰血嘴角一弯,好笑的看着对面那张本就有些黝黑的脸上越来越红。

    自己找虐,就不能怪她了。

    纯属活该!

    雷明等人看都懒得看那个外界有名的聪明才智的昊益阳,脑袋里竟然这么呆!真的很怀疑,是不是伤到了脑子,冰血故意没有给他治好。

    ”益阳,你太失礼了!“夏柏戚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有些狼狈的白色长袍,瞪了一眼身边的昊益阳。<

    br>

    随后看向冰血,恭敬的拱手说道:”我们这边没有问题了,随时可以出发。“

    ”好,不要忘记了。这次的行动,你们只能听从我们的安排。这样我们才有胜利的把握,是不是想要救你们藩司城闻人商会分会的人,就要看你们的态度了。“冰血顿时面无表情的说要,语气中的威严压迫,让夏柏戚微微一愣,随后点头。

    ”明白,一切听从阁下的安排,我们没有问题。“

    ”那样最好。这次只有你们六个人跟着我们就好了,其他人就留在这里养伤。“

    冰血淡然的转过身,一甩斗篷,冷冽的说道:”出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