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七)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耳边突然传来的奔跑声让冰血四人浑身一振,快速收出武器,摆出防御进攻的姿势,警惕的看向右侧。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

    几个呼吸间,只见不远处的转角处,两道身影快速出现,一刻不停,直奔冰血四人的方向而来。

    ”是云姐姐和燃哥哥!“冰血对着雷明和林泽然说道。

    话语刚落,火云裂和闻人熙燃便到了四个人的面前,只见火云裂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严肃的对着四个人说道:”情况有变,我们被发现了。跟着我们走,快!“

    毫不犹豫,妖月五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冰血拉起满脸疑惑的福俊杰跟在火云裂、闻人熙燃二人的身后急速向着左边的道路而去,身后教给雷明和林泽然断后。

    七拐八拐,穿过了几个小道后,跟着火云裂二人进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园内,在看到火云裂和闻人熙燃停下脚步后,冰血单手一挥,放了一个夹在黑暗元素的结界将整个小院包裹在了其中。随后五个人没有一个人进屋,而且脚步停在了小院内,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没有放空一个细微的声音。待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随着远方越来越今后,冰血将福俊杰紧紧的护在身后,妖月五个人禁闭气息,没有一人发出一声响动。

    院子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知道他们所在的小院门前停留了几分钟后,再次向着远处跑去。

    又经过了十几分钟的沉寂,冰血轻叹一口气后,看向身边的四个伙伴,轻声传音道:”已经走远了。“

    冰血的声音犹如镇定剂一般,让雷明三人长舒一口气,随后冰血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观察着他们现在所在的情况,与此同时脑海中不断的计算着此时此地对于他们最为有利的地理位置和出去的时间,这一切的一切早在前世就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融入骨血,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情况下,她都会找出对于自己最为有利的战斗地点和出逃时间。

    ”紫墨妹妹,你设了结界。“闻人熙燃想着刚刚他们进入小院的情况后,肯定的问向冰血。

    冰血转身点了点头,轻声传音道:”恩!这个结界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几人刚刚那些人没有找进了,那么就说明没有察觉到这个结界的波动。但是我也不敢保证如果遇到修为比我高的黑暗系魔法师,这个结界是否还有用。“

    闻人熙燃点了点头,表情明白。也没多问,为何那些黑暗系的魔法师没有察觉到她所设的结界内的元素波动。毕竟这里还有一个外人,况且现在也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到是可以等到所有的事情都结束后,回到他们的家,在好好的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这时冰血猛然间转过头,看向身侧那栋破旧小木屋,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里好像有人!“

    ”不愧是小变态。“火云裂表情有些无奈,眼底深处都满是骄傲:”我们进去再说吧,里面应该还是安全。“

    不明真相的冰血、雷明、林泽然三人对视一眼,双眉一挑,好不迟疑的跟上了火云裂和闻人熙燃的脚步。然而那被五个人彻底无视的福俊杰,只能皱着眉头,眼神无奈的被冰血牵着走。

    他根本没有任何发言的机会,也可能说,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有什么意见,只要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们就好了。

    刚一打开门,一股浓厚的霉味扑鼻而来,让几个人同时皱了眉头。紧接着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好似这栋房子只有一个大门没有任何窗户一般。

    在门里面站了一会,待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后,六个人才小心翼翼的向着前方走去。身后的大门被最后今本的雷明随手关上,彻底隔绝了外面那明亮的阳光。

    福俊杰有些紧张的握紧冰血的手,双唇紧抿,慢慢的向前挪动着脚步,却又要跟上冰血,走的有些艰难。

    ”大小伙子,怕什么!不是有我们在吗!“一道还有稚嫩的冰冷话语在福俊杰的脑海中突然响起,让他微微一愣,下一秒心中的忐忑不安瞬间抚平,淡定自若的跟着冰血,手中的力道也放松了不少。

    双眼有些诧异的盯着前方,虽然还是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他又好似可以看得到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儿,那到坚强挺拔的背影。

    明明自己的还要小,明明还没有自己高,但是却可以给自己十足的安全感,仿佛只要在她身边,就算敌人很强大,自己仍然不怕。

    他完全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

    但是心里却一直有个声音再告诉自己:相信她,跟着她。

    四周虽然一片漆黑,但是这里却不是很大,冰血五个人完全可以用神识将这里都看的一清二楚。这里面很空旷,连一个简单的家具都没有。四周的墙壁上不是没有窗户,而是那原本的窗户都被封死了起来,导致了这里面一片漆黑而且四周的墙壁还有了发霉的现象。

    这里客厅很大,两边都有房间,不过却没有厨房和卫生间,格局很是奇怪。

    闻人熙燃带着五个人来到了右侧的一扇房门前停下脚步。这时冰血才发现,面前的这个房间竟然被一层高级结界包裹住了,要不是她精神力变异,比正常人不知道高了多少百倍,就算是到了跟前,都不可能发现这扇门的不同。

    疑惑的偏过头看向闻人熙燃,只见对方微微一笑,右手手指顶端注入一丝冰系灵力,顺着门缝小心翼翼的向着立方渗入,直到冰系灵力触碰到了结界的边缘被反弹回来。随后放下手臂,安静的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不到两分钟,前方传来了门锁被扭动的声音,几个呼吸间,房门被由外向里的缓缓打开。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六个人眼前。

    只见那道身影在看到闻人熙燃身后的几个人后,微微一愣,扭过头向着身后看出,好似在对着后面说些什么一样,冰血几个人却听不到一丝的声音。

    紧接着对面那人的身前的空气轻微的扭动了两下后,眼前之人的身影也随着空气的扭动而变得清楚了许多。

    直到几个呼吸后,冰血才彻底看清眼前的人,是一名穿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男子身高一米九左右,一张普通的大众脸却有着一双精睿明亮的双眸,青色长袍好似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一般到处可见破烂的口子,还有烧焦的地方和灰尘。却没有减少男子一丝一毫的气质,反而有他添加几分沧桑的成熟感。

    只见男子稍微用目光大量了一眼闻人熙燃身后的几个人,随后对着闻人熙燃有利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小少爷,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那一声淡淡的带着几分沙哑的低沉声音让冰血双眉一挑,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光亮。心中便已经猜到了房间中那些人的身份。

    ”这些是我朋友,我们进去再说吧。“闻人熙燃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此时的他,身上少了几分对着冰血几人的热情洒脱,多了几分冷淡贵气。

    青衣男子看到这样的闻人熙燃后眼神微微一愣,随后连忙向着旁边一侧身,神情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恭敬,单手一摆,低声说道:”各位里面请。“

    房间的中央点了一盏小小的油灯,十分昏暗,却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十几个人随地而坐,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伤,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那些伤口上还泛着几丝黑光。很明显是黑暗系魔法所造成的,有几个人的伤最重,气息微弱的靠在墙上,脸上毫无血色,双唇微张,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情。

    另外四个人则是安静的盘膝闭眼靠着另一名墙不断的调息着自己的伤。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四个人做的地方都好似在保护着四人中间的那个白衣男子,男子的伤是受的最少的,气质优雅,面貌清秀,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此时眉头紧皱,担忧的看着对面那些受重伤的几个人。

    待闻人熙燃几个人走近后,白衣男子缓缓的抬起头,眼神中有些不满的说道:”小少爷,您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让您回本家调人吗?“

    ”阁下是觉得我们五个人不够还是觉得我们五个人不够资格救这藩司城。“不待闻人熙燃靠口,冰血快速上前一步来到闻人熙燃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衣男子,声音冰冷,语气凌人。

    闻人熙燃面无表情,不言不语的看着白衣男子,身后的其他几个伙伴与冰血一眼,在白衣男子话刚出口,便双眸冰冷的看着他,一股凌厉的气势由冰血、雷明、火云裂、林泽然四人身上发出,使得不大的房间内更加的冰冷阴森。

    白衣男子双眸极为诧异的看着冰血几个人,待感觉到那股冰冷的气势向着自己压过来之时,刚刚放松下来的眉头再次紧皱,立刻跳动体内灵力试图抵抗压制在自己身上的威压,坐在他身边正在闭目调息的四个人猛然睁开双眼,谨慎的瞪着冰血几个人,想要调动体力灵力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脸色更加的惨白。

    ”几位小友误会了,我们会长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请几位小友手下留情。“刚刚给冰血等

    人开门的青衣男子在关上门后,回过头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顿时一愣,随后连忙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了白衣男子的身前,神情有些尴尬的看向闻人熙燃和冰血。

    ”哼!“冰血冷哼一声,一甩身后的斗篷,跟着雷明、火云裂、林泽然一同收回了威压。不过眼神中的冷意却没有减少半分。

    闻人熙燃是她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别人如此无礼对待,天王老子都不行,何况是他们。她就是不讲理,就是讲歪理,就是护短。那又如何,有本事别靠她,有本事比她强。不过总有一天她也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而且会更加的狠,更加的粗暴。

    闻人熙燃稍稍转过头看了冰血一眼,再看到那副极为狂傲的小眼神后,低下头暗自一笑。紧接着立刻忍了回去,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笑话人家不太好。

    拉了拉冰血的斗篷,闻人熙燃抬起手指了指另一边靠着墙的一个男孩,对着冰血轻声说说道:”紫墨妹妹,你能救他吗?“声音虽然轻,却可以让这个房间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也让对面的六个人双眉一挑,眼中的疑惑更加的深了起来。

    冰血没有再说什么,对着闻人熙燃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无视对面眼睛越瞪越大的几个人,走向了重伤靠在墙角的一个十几岁男孩。

    走到男孩面前,轻轻的蹲下身,抬起右手,由手掌中突然迸发出一团金色光芒,在身后几道倒吸气声传出的同时,冰血将右手轻轻的附在男孩胸前的伤口处,手中的金色光芒一闪一闪照亮了整个房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男孩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几分红润。

    男孩的伤虽然不是这里面最重的,但是却是最危险的,因为他受到了攻击是在胸口处,黑暗系的魔法所造成的伤口与其他魔法所造成的伤口有所不同,必须用光系魔法或者光系元素草药才能治愈,就算是水系的高级治疗**咒都行不通。这个男孩如果在今天之前还无法治疗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因为黑暗系元素会慢慢的渗入到他的心脉,待到明天就是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反正都治愈好了他身上最严重的伤,所幸将男孩身上所有的伤统统治疗个干净。十几分钟后,那些泛着黑光的十几道伤口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男孩早在有了精神,看清了面前之人以后就一直睁大一双大大眼睛,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仿佛蹲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带着面具,有着一双极为好看的双眸的女孩,而是一只咧着大嘴笑眯眯的恐龙。

    待冰血治疗好男孩身上所有的伤以后,带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燃,稚嫩甜美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内:”燃哥哥,紫墨这个样子很吓人吗?“

    闻人熙燃以为她要说什么。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好笑有些宠溺的温柔的说道:”怎么会,小紫墨是燃哥哥最可爱的妹妹了。“

    ”嗯嗯!“冰血连忙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后抬起纤细的手指指着男孩,可爱的皱了皱小鼻头,双眸满是鄙夷的目光,调皮的哼了一哼:”哼!你真没眼光。“

    不再看男孩,冰血说完便起身回到了闻人熙燃几个人的身边。闻人熙燃宠溺的揉了揉冰血的头,心中一暖,顿时觉得这个动作挺舒服的,难怪雷子那个小子那么喜欢摸小冰血的头。

    唉!不知道雷明要是知道了闻人熙燃这个想法,会不会跟他来一场兄弟之间的有爱互动,当然是用男人之间都很喜爱的拳头。

    ”那个……小少爷,能否请您的朋友帮分会长治疗一下伤口。“刚刚开门的青衣男子在冰血回到闻人熙燃身边以后,顿时回过神来,就像开口,但是眼前的几个人却一直在无视他们。所以都没有找到机会,这时终于找到了机会,连忙开口说道。

    岂料,闻人熙燃的回答,再次让他陷入了尴尬。

    只见闻人熙燃面带微笑,眼神冰冷再也找不到一丝刚刚在面对冰血之时才有的温柔:”我不会勉强紫墨妹妹做任何她不想做或者不喜欢做的事。“

    额……青衣男子被这一句话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因为冰血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无奈的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回了青衣男子一个冷静的眼神,看了一眼对面那个已经完好如初的男孩后,看向冰血,语气中满是敬意:”可否请阁下帮忙治疗一下我们闻人商会分部的这些属下,待事后,在下一定重谢阁下恩情。“

    >冰血听到白衣男子的声音,顿时一冷,眼中有着属于她自己的狂傲,淡淡的看向一脸希翼的白衣男子,口中一字一顿的说道:”不……要。“

    ”你……“一直坐在白衣男子身边的灰袍男顿时一脸怒气的看向冰血,刚要开口说道,却被白衣男子抬手制止。连忙转过头看向白衣男子:”分会长,她实在是……“

    ”闭嘴。“白衣男子一个狠厉的眼神,顿时让灰袍男低下了头。

    ”是,分会长!“

    随后白衣男子看了看冰血后,示意青衣男子扶他起来,转头看向闻人熙燃,脸上带着诚挚的歉意,恭敬的弯下腰轻声说道:”属下为刚刚的失礼向小少爷致上最诚挚的歉意,希望小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属下的失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