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五)请带着我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只要那些黑衣人一天没有得到式神,那么城主一家就是安全的。唛鎷灞癹晓。请记住本站而且皇家历练队的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必定皇家还是有很多高手的,届时需要这些人来牵制那些高手。所以我们现在首要任务先找到闻人商会的人和藩司城里面的百姓。“冰血有条不紊的分析着现在的局面和重要分部。

    ”你知道闻人商会的人被关在那里吗?“冰血转头看向男孩,突然有些尴尬的问道:”对了,我们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是妖月佣兵团的团长之一,紫墨。“

    ”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落雷。“雷明带着那标志性的淡然微笑,平静的说道。

    ”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金燃。“闻人熙燃手中白玉扇向前轻轻一点,潇洒万分。

    ”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轻风。“林泽然对着男孩优雅的点了点头,声音轻柔。

    ”云火,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火云裂嫣然一笑,神情妩媚妖娆。

    看各有特色,却同样气质高贵的五个人,男孩有生以来第一次出现了低人一等的感觉,沙哑的声音有些弱弱的说道:”你们好。在下藩司城城主之子,福俊杰。在此俊杰代表藩司城所有城民谢谢五位。“公子先不忙谢,等我们完成这次任务之后再谢不迟。”雷明风轻云淡的笑容让福俊杰的紧张减少了许多。对着雷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你是不是闻人商会的那些人被关在什么地方?”冰血一直知道闻人熙燃心底的担忧,所以就算是任务失败,都要先救出闻人商会的那些人才行。因为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伙伴更为重要。

    冰血急切的语气让闻人熙燃的身体微微一顿,虽然冰血此时没有在看他,但是神情凝重了一个晚上的闻人熙燃此时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出现了温柔的笑意。“我只知道他们把我们一群人都关在了三楼的几个房间内。我家人都关到了三楼右走廊的最里侧,我想他们应该被关在其他地方吧。不过,我记得闻人商会的人并没有被抓到啊。黑衣人来到的时候,最先攻击的是藩司城内三大家族和我们城主府,紧接着就是闻人商会了,可是我听说他们到了闻人商会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福俊杰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这倒是有可能,毕竟我们来之前,这里面肯定还有人,但是怎么会突然不见了?”林泽然疑惑的皱了皱眉头,看向其他几个人。“会不会是从密道出口离开了。”火云裂看向冰血,轻声说道。“不可能,我们来的时候外面的门没有近期移动过的痕迹,毕竟凡走过比留下痕迹,可是门口却没有任何合计。”冰血摇了摇头说道。“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他们进入到了藩司城内,一是在城里面躲了起来,二是被抓到了。”雷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好的躲在里面不好吗,没事吓跑什么!真的一群让人不省心的家伙。“小墨,我们选择白天还是晚上出去。”林泽然看向冰血,轻声问道。“现在外面的天应该已经亮了,我们现在出去看看。白天外面的光系元素比较强,对于体内有黑暗系元素的家伙不利,虽然无法造成什么样的损害,但是那些被他们用黑暗系魔法控制的普通人却无法外出,这样如果遇到了黑暗系的魔法师,我们见一个杀一个,也能避免了普通城民的伤亡。”冰血缓缓站起身,看向伙伴们。“好,听小紫墨。”雷明温柔的一笑,跟着站了起来。“我跟你们一起去。”福俊杰连忙站起身,眼神希翼的看着冰血,脸上带着怕被拒绝的紧张。

    冰血皱了皱眉头,有些忧郁,毕竟在对战之时,带着一个修为不高又无法跟他们配合的人会危险很多。况且福俊杰根本无法将气息真正的隐匿起来,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保证不会托你们后退的,我会紧跟着你的。而且虽然年轻小,但是却是着藩司城内所有青年修为最高的一个,已经到了中级剑士巅峰了。况且我相信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了解藩司城。”福俊杰看着冰血迟疑的目光,急切的说道。“中级剑士巅峰!”冰血嘴角轻轻一抽,好吧……她不应该打击年轻人的积极性,而且这个大陆上十五岁就达到了中级剑士巅峰确实是称得上是一名天才少年,毕竟不是人人都会像他们这样的变态的。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中级剑士巅峰在这场战斗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对方可是连忙守大门的都是大魔法师嘞。

    冰血歪着头双眼满是无奈的看向身边的伙伴们,眼中的意思很明显:对于这货我是无奈了,你们上……雷明看着冰血可爱的神情,微微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冰血的头发,轻声说道:“就让他跟着吧。他说的对。虽然我们有藩司城的地图,但是却不似他那般了解这个藩司城和城主府。”

    随后雷明看向福俊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温柔到近乎圣洁,然而不知为何,福俊杰却越发的

    觉得浑身冰冷,背后视乎有一股冷风划过。

    只听雷明轻声说道:“让你跟着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擅作主张,不管遇到了什么,你都必须听令于我们。不然到时出了什么以外,我们概不负责。”

    福俊杰浑身一顿,突然感觉到好似有一股很强的威压向着自己压来,连忙开口回答道:“没……没问题。”话音刚落,刚刚那一道压得自己好像要倒下去的威压瞬间消失不见,如果额头冰冷的汗水仍在,他都会以为刚刚的威压是幻觉。现在回想起来,刚刚那道威压竟然不比自己父亲的低多少。

    就在此时,福俊杰对于眼前的几个人更加的敬重。他有种感觉,他们藩司城的这场为难竟会应该这五个人的到来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那好吧……从现在开始,你要紧跟在我身后,不得离开。就算是遇到了你的家人,没有的命令,你都不能有任何的举动。你要记住,你的命根本我不是我们这次的任务。如若因为你的存在而让我和我的伙伴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将毫不犹豫的杀了你。”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福俊杰,一股阴冷的杀气如同一道冰冷的闪电般击向福俊杰。

    满意的看到了福俊杰眼中的惧意和点头,冰血便一把拉住福俊杰向着门外走去。雷明火云裂等人紧跟其后。

    运用精神力包裹着石门,以免开门的声音过大,让那些人察觉。虽然这里离城主府有一段距离,但是冰血从来不做假设性的事情。毕竟她不再是一个人。

    身后的火云裂刚刚踏出石门,下一秒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看向闻人熙燃,语气有些戏谑的说道:“燃,将密室的入口设定在柴房,你们闻人家的嗜好一直都是如此的特别啊。”

    只是没有想到,就连刚刚走出来的闻人熙燃都跟着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看了看这个破旧狭小的柴房,听到火云裂的话后,转头白了一眼她:“这叫个性明白吗!看看……看看,多么有个性的……密室入口啊。相信没有人可以想到的。”“确实很有个性。相信如果有人攻打进来,或者想找什么东西的话,绝对不会想到来柴房的。”“呵呵……好了,我神识外放。没有发现人在外面。我们快出去吧!这里可不能暴露了,不然不知道闻人商会的人下次会不会把密室的路口改在马房了。”冰血对着闻人熙燃笑着挑了挑没,随后拉着福俊杰小心翼翼的看门走了出去。

    闻人熙燃、火云裂、雷明、林泽然四个人则是开启了项坠和戒指上的隐匿功能,跟着冰血走出了柴房。“走这边!”一直被冰血拉着走的福俊杰突然身形一顿,指了指另一条比较窄小,好似前面是死胡同的路一条小路对着冰血传音说道。“这边不是死胡同吗?”紧跟在后面的雷明那双带笑的眼中却散发着刺骨的冷意。

    被雷明盯着的福俊杰浑身一抖,连忙传音道:“我保证这条道可以直通城主府后街,以前确实是封住的,但是因为两个多月前的一场打斗,被打通了,当时我也在场。然后没过多久,藩司城内就出事了,所以还没有人去修理。”“走吧。”冰血悄无生息的对着雷明四人点了点头,随后拉着福俊杰快速奔向那条狭窄的小道。

    刚刚穿过两条街道,突然冰血脚下一顿,左手快速抬起,对着身后的人传音道:“等等,这两边的房屋里面都有人,气息很弱,而且有黑暗系元素的气息,虽然这些黑暗系元素的里面杂质很多,我想估计是活死人,我们进去看看。”

    得到所有同伴的同意后,冰血同样用着精神力将两扇木质的门打开,顿时一股带着腥臭味道的气息扑面而来,六个人快速闭息,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里面的窗户被遮盖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亮可以喽进来。漆黑的客厅,漆黑的房间,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冰血轻轻的将福俊杰拉倒身后,虽然刚刚出来前自己的话说的很绝,很重。但也不会真的不管他的死活。必定他们在藩司城还有很多地方要靠他。但是也仅限于在自己的伙伴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而已。如果要是选择,她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伙伴。其他的死活,跟她毫无关系。

    这时冰血头微微一侧,于此同时伸出手拦住了要上前的雷明,四周快速陷入了一场死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