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式神……你说式神。唛鎷灞癹晓“冰血猛然站起身,一双晶莹的双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后满脸的凝重,眉头紧缩,低着头沉默不语。

    ”式神是什么?难道是晋级成为神阶的东西?“闻人熙燃看着突然激动的冰血,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虽然不清楚,但是看到平时遇事最为冷静的冰血突然这般凝重的神情,心中有了些许担忧,能让冰血如此反常的东西,想必定然是十分了得的东西。

    ”虽然不是能让人晋级成为神阶的东西,但却是个十分恐怖的东西。“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冷静的许多,但是那紧皱的眉头,那凝重的神态却没有一份松懈。

    随后冰血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男孩,眼中冰冷一片:”他为什么跟你们要式神,难道你们有?“

    男孩眼中透着苦涩的无奈,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无力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式神是一块害了我藩司城上下遭受莫名苦难的石头,那颗石头平时都是被父亲秘密供奉起来。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可能连父亲都不清楚。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有了。我们福家世代守护着这颗石头,不得向外人提起。而且也只有每一代的家主知道此物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多月前突然有一群人闯进了藩司城,封锁住了所有的出口。威胁父亲一定要交出来。但是因为家族祖训,父亲始终不愿说出式神的藏匿点,导致的藩司城上下陷入到了这般水深火热。“

    ”你怨你父亲。“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孩,语气肯定的问道。

    ”难道不应该怨吗!父亲从小告诫我们,福家身为藩司城的顶梁柱,要以身作则,凡事以藩司城为主,不得欺压任何一个藩司城内的百姓,要守护藩司城,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可是现在因为一句祖训,因为一个破石头,就让整个藩司城上下陷入到了这样的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我们整个福家的人和这藩司城内所有的百姓,包括了那些前来救助我们藩司城的佣兵队伍们,都因为他的这一个自私的决定生死不明。他就这样将以前对我们的教育丢弃不顾,这样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再当这城主。“男孩双拳紧握,满脸的不甘与心疼,双目发红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浑身颤抖的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看着冰血。

    ”你错了!“冰血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语气带着严厉的低沉。

    ”怎么会错?哪里会错?“男孩不满的叫到,声音中带着激动的颤抖。

    冰血摇了摇头,缓缓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在桌面上交叉相握,语气平缓的说道:”你父亲这样做是对的。一旦他交出了式神,那些黑衣人必定会先从藩司城内所有的人下手,让藩司城内所有的人成为式神的实验对象,不仅如此,整个大陆都将是式神下的牺牲品,所有的人都会成为那些黑衣人下手的对象。到时藩司城的福家将会成为整个大陆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这样的父亲,你还要怨他吗。你还有脸怨他吗?“

    ”怎么会……这样!“男孩瞪着一双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使劲的摇着头。他无法相信,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这短短的几句话,一下子将自己所有的坚持都打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不认识的陌生人,自己竟然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

    ”其实,让你怨恨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父亲,心里一定很痛苦吧。所以你现在才会潜意识的相信了我,因为你的心里也一直都很想相信你父亲的。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做了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是仍然会去相信他,爱戴他。只因为那是自己的父亲,不是吗……“冰血轻易的看出男孩心里所想的事情,轻叹一口气,语气中少了几分冰冷。

    不是她突然懂的了许多人情世故,而是她也一直相信着自己的父亲,虽然她是半路来到这个身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灵魂深处一直都将那从未见过面的便宜老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当成了自己最爱的亲人。

    亲生……对啊!没错的。自己的身体本就是他和温柔娘亲亲生的不是吗……根本没有必要去计较其他,只要记得,她冰血是他们的孩子就好了。

    一只温柔的手轻轻的覆盖在冰血冰冷的小手上,顺着那只手看了过去,看到的是火云裂温柔中带着心疼的双眸,身边还有三双同样情绪的眸。冰血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每次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情绪都会不由自主的外漏,这样的她跟以前的那个冰血真的不一样了。有了正常人类的情绪,有了前世教官说的自命的多愁善感。但是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人该有的一切。她已经慢慢的接受了,慢慢的习惯了,

    慢慢的喜欢上了。

    缓缓转过头看向男孩,轻声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说你的父亲是对的吧。“对着男孩摆了摆手,让他重新坐到自己的身边,才再次开口说道。

    ”式神是操偶术的一种,是以本身的灵力召唤异空间的生物。与傀儡术不同的是,他所操作的是活物。简单的说,和召唤术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但是,式神的存在却是和施术者一体的。施术者精神力越强,式神所能发挥的威力也就越强大。

    式神是经过一些特殊的仪式认主的,一但认主,式神便为之所用。而式神使也需要承担使用式神的一些后果。例如:收复式神的时候,式神需要认可式神使的能力。一旦式神使得到认可,那么他就必须以一些特殊的方式来禁锢式神

    一般来说,式神有多种方式。一种是成长型的式神。它可以通过使者的成长潜伏并吸取精神力自动进化。但使者受的打击也是它受的打击。不过它可以变得很厉害,再则是捕获的式神。一般都是些低级灵或者低级魔兽或者魔物,在经过强行的强化和其他一些处理之后。用于战斗上。这种式神完全被使者操纵,没有自己的主力战斗力,使者怎么使用他就怎么攻击。再就是辅助型的式神。这种式神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但是它可以帮助使者使用一些使者无法使用的力量。

    这些看似与普通的驯兽师相同,但是式神强就强大在,使用者可以召唤另一个空间的魔物,比如魔界之物,那些魔物远比这个世界的普通魔兽强大,更是比人类强大许多。但是这些都不是式神最为恐怖的地方,毕竟召唤魔物需要很大的精神力来控制。

    恐怖的是式神另一种使用方法,式神符咒。是一种可以控制灵魂的符咒,凡是被式神符咒所控制的灵魂所作所为将终身不由自主,知道死亡为止。没有任何接触的方法,就算是杀了释咒者也是一样的。不仅如此,就连死物都是可以超控的。“

    冰血清脆冰冷的声音落下,整个地下室陷入了寂静,就连呼吸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或者可能都已经忘记了呼吸。

    就算是再如何的猜想,也没有想到,这式神竟然是这等逆天的存在,难怪冰血之前会说如果让那些黑衣人得到了式神,就算是整个大陆都将会陷入一场空前绝后的绝境,何止是绝境,根本就是末日,整个大陆的末日。

    ”现在,你知道了!你父亲为何如此的坚持,就算是你被带走了,都没有松口一分。这样的父亲,应该是值得骄傲的父亲吧。“冰血轻轻的抬起头,看着昏暗的顶棚。脸上带着面具,让人无法看出她心里的想法,不过那浓浓的思念,却可以让她的伙伴清楚的知道,她定然在思念着某个极为重要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耳边传来男孩一声一声的哭泣,一句一句的对不起。他们知道男孩是在对他的父亲说,可是却怎么也无法表达自己心中的歉意吧。

    爸爸……你当初的离开,心里的想法是不是跟藩司城主的想法一样的。为了墨岛的安全,为了不让这个大陆因为你的东西而造成生灵涂炭。所以宁愿抛下刚刚出生的幼儿,自己远走他乡,也要保护这片土地。

    虽然女儿还是不懂,更无法理解。但是既然是爸爸选择的,那么女儿也会全力支持,你要保护的,女儿也会拼了命的帮你保护好,不让任何人来破坏。

    至于爸爸你欠女儿的那些,总有一天女儿回去找到你,让你一起还给我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你还欠给我和娘亲一个完美的家,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活着,等我来找你,活着等我们一起去救娘亲。

    ”傻瓜……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他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并且在一个还看不到的地方,努力的奋斗着,也一定在每时每刻都想着你和你娘。“

    ”冥……“紫冥如此肯定的语气,让冰血微微一愣。

    为何她感觉……紫冥好像很了解她父亲一样,这种感觉让冰血觉得很奇怪。

    ”怎么了?血不相信我。“脑海中的那个傲气凌人的声音中夹杂着淡淡委屈,让冰血的心为之一颤,一阵揪疼。

    不应该的,强大如紫冥,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语气,不可以的。

    ”没有……绝对没有。就算是不相信任何人,冰血都会相信紫冥的。就算是所有人都背叛了冰血,紫冥绝对不会。“冰血皱着眉头,焦急的在心中喊道。

    紫冥

    感受着冰血心底的焦急,偷偷一笑,心中一阵暖流划过。

    ”笨蛋,我开玩笑的。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有我在你身边,不会有事的。这次的任务你一定要小心,还有要把式神拿到手,或者彻底毁了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