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认为现在还不是在这些黑暗系魔法师面前露脸的时间,躲过了十几个没有气息的黑衣人,绕着几个黑暗系的大魔法师,在两个黑暗系天阶魔法师的眼皮子低下,终于顺顺利利的来到了城主府主楼的最高一层,四楼。唛鎷灞癹晓

    根据雷明找到的资料上显示,藩司城的城主平时坐在的地方就是这主楼四楼,包括了藩司城高层才可以踏足的大会议和城主专用的办公室以及城主一家的卧室。

    突然一阵轻微的波动由左边的一个房间传来,冰血双眉一挑,一个瞬间,紧接着飞身上,贴服在了最边走廊处最靠里面的一个房门的上方房梁之上。

    屏气凝神,就连呼吸都将要停止了一般,还无法确定里面人的修为,虽然她现在的精神力变异,异常的强悍,但是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她不能贸然释放过大的神识去探听里面的情况,只能利用自己敏锐的感知。

    突然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出在耳边,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对于冰血来说,还是可以听到的。

    ”二长老,我们已经派人将藩司城城主上下都翻了个编,仍然没有找到主上所要之物,您看现在?“

    ”主上既然说了必定在藩司城内,那么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不然我们这次回去,必定会接受最眼里的惩罚,主上的身边从来不要无用之人。“这短短的一句话,给冰血的第一感觉就是阴冷,无边无际,暗无天日的冷,让隐身在外的冰血双眸出现了凝重。

    ”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找到那东西。“那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中有着略微的颤抖,明显是心里极度惧怕的表现,可想而知他们那所谓的最严重的惩罚,定不是只是简单死亡而已。

    ”现在仍然为没有问出下落吗?“另一个阴冷的声音语气平稳淡然,不过却夹杂这浓郁的杀气,让对面之人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弯下的腰身更是向下低了几厘米,语气更加的恭敬惧怕。

    ”属下办事不力,请长老赎罪。“

    ”哼,如果找不到东西,你还用得着求本长老饶恕你吗?“

    ”属下一定会找到的东西,教给长老的。请长老再宽限几天。“

    ”宽限,你以为藩司城外的结界能维持多久,也许明天光芒神殿的那些废物就会打过来了。“

    ”属下……属下,这就去继续寻找,一定不会让主上和长老失望的。“

    ”最好这样。“

    听到这里,冰血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仅仅只是知道了,他们确实是来找东西的,不过……主上,难道是黑暗神殿的人。

    这时,一道脚步声从门的另一边越来越近,冰血淡然从容一动不动的贴服在房梁之上,

    直到那道身影就要消失在前方之时,冰血顺着房梁快速跟上,她有种感觉,只要跟着那个黑衣人一定可以知道那些被关押的人的地方。

    冰血的猜想没有错,不出十分钟,她便看到了前面的人停在了一个黑色铁面的前面,铁门的前方竖立着两个人,跟她在大门口遇到的那四个人一样,不过修为却要比那四个人高,是高级大魔法师。耳边清楚的听到那个人要其中一个高级大魔法师把门打开。

    一闪而过的昏暗烛光,让冰血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大概二十几个人随意的躺在地上,浑身无力,面色苍白。

    微微的感受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神识小心翼翼的扩大,清楚的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城主大人,我劝你还是快些教出式神,我的耐心很有限,如果你再这样冥顽不灵,小心你着可怜的小儿子性命不保。“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嗜血的阴狠。

    然而地上的人却仿若没有听到一般,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黑衣人看到自己被这般无视的彻底,顿时怒火中烧,情绪激动的抬起一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一声闷哼从地上的人嘴里发出,这才换回了地上之人的神志,双眸迟缓的转向头顶的那一双阴狠的双眸,嘴角轻轻勾起,不屑的一笑:”我……根本……就……就没有听过……什么式神。“

    这一个看似无力的笑容,却彻底激怒了黑衣人,加上黑衣人在刚刚来时心底就因为长老而愤恨的心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踩在地上之人胸口的脚再次提了起来,狠狠

    的向着地上的人踢去,一脚接着一脚,越发的阴狠毒辣,知道地上的人吐血晕了过去,才肯罢休。

    ”别以为我找不到,既然你不肯说,那么就别怪我无情。“黑衣人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随后抓起旁边的一个小身影,不顾身后的哭喊,转身走出了那间房。

    已经得到自己这次单独出来的目的的冰血,本应该就此离开,但却不知为何,却鬼使神差的跟着那提着一个十几岁小孩的黑衣人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黑衣人手里的男孩,拼命的挣扎着,却因为浑身无力,根本毫无作用,反倒被愤怒中的黑衣人抬手挥了几个巴掌,打的本就晕眩的头更加的混混噩噩噩。

    就在冰血以外那个男孩就要放弃挣扎之时,只见那个男孩突然爆发,使出全身的力气,抓起那只提着自己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

    ”混账,你这该死的。老子现在就先杀了你,看你那顽固不化的父亲交不交出式神。如果我活不成,你们也别想活。“一声沙哑的低喝,紧接着黑衣人随后一甩,狠狠的将手里的男孩甩向了楼梯下。

    说时迟那时快,冰血快速一闪,越过黑衣人,完全不给其他人反映时间,抱起男孩。脚下生风,踏着七星飘渺步,头也不回的向着楼下飞驰而去。

    眼看着冰血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黑暗之中,黑衣人突然反过神来,大吼一声:”魂淡,哪里逃。“随即黑衣人飞身而下,追着冰血而去。嘴里还不忘对着四周大叫:”快来人,有人闯进来了。“

    这一声包裹着灵力的怒吼,回荡在整个城主府的上空,四周数道黑影向着黑衣人的方向飞驰而来。

    ”你……“男孩抬起头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带着面具的奇怪女孩,无力的开口。

    ”没出声,抱紧我。“冰血紧紧的将男孩抱在怀里,语气淡然冰冷。

    虽然男孩的身高跟自己差不多,身体却有些瘦弱,许是这一个月来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看着仍然比冰血强壮很多,却可以轻松的被冰血抱在怀里,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因此减弱半分,反而比平时更加的速度。

    此时冰血是咬着牙,拼了命的往前跑。身边已经有无数道黑衣擦肩而过,但是因为速度过快,在那些人还没有反映过来之前,便已经跑到了很远的地方。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救他,可能是因为那双晶莹单纯的双眸吧。那样的眸是自己前世今生最为羡慕的样子,也是她不管如何做都无法得到的一双眸。

    所以在那个黑衣人要杀他的时候,她出手了。明知道这样做会带了很多麻烦和危险,但是她依旧无法忍住,打着他逃离了死亡。

    ”黑暗吞噬。“身后一声沙哑的吟唱,一个黑色光球朝着冰血的背后攻击了过来。

    冰血看都不看身后的情况,单手将男孩紧紧的搂在怀里,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另一手看都不看的对着身后的追随而来的黑衣人灰尘。

    ”毒刃!“冰血话语刚落,几十把刀尖泛着青色的黑色刀刃对着身后紧随而来的几个人攻击了过去。

    与此同时,冰血快速将体内的风系元素力一股脑的灌入到了脚下,速度更加的飞快,身后的数到人影离冰血越来越原来。

    最后冰血紧紧抱着男孩,飞身一跃,除了城主府。

    出了城主府后,冰血并没有记着回到闻人商会分部的地下室,则是抱着男孩绕着西城转了好几弯,在反复确定了身后的尾巴都被甩掉后,才小心翼翼的向着闻人商会分部飞去。

    ”请问?“站在闻人商会拆房内的一排木材前面的男孩,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

    冰血看了他一眼后并没有回答男孩的话,则是拉着他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一堆木材,抬手一双小手,轻轻敲打了几下面前的墙壁。

    就在男孩更加疑惑的同时,面前的墙壁快速向外打开,突然起来的亮光让男孩的双眼有些不适,两名抬起衣袖遮住眼睛。

    ”可以了。近来吧。“冰血看着男孩,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进来的,更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男孩仍旧毫不迟疑的跟在冰血的黑面进入到了闻人商会分部的低下通道。

    ”小紫墨,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担心死了。“就在冰血和男孩刚刚

    走下台阶后,一声满是担忧自责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男孩快速躲到了冰血的身后,而冰血却被一个身体极其妖艳的女子抱在了怀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