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洞口虽然比较小,但是里面却足足有两米高,完全可以两个人并排向前走,还不会很拥挤。唛鎷灞癹晓这些足以见识到设计之人的聪慧,洞口虽小却不易被发现,里面通道宽阔,毕竟是用来紧急逃生用的,太过狭小反而不便。

    刚刚踏进洞里之时,里面一片漆黑,完全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没有任何照明的物品。

    这时一直走在雷明身后的火云裂,刚刚抬起手伸出手中,便被冰血连忙止住,传音道:”不用释放魔法,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地道有没有被发现,毕竟还没有听到闻人商会里面的人出来过的消息,所以不到逼不得已,还是不要照成四周有任何的灵力波动。“

    火云裂手臂一顿,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雷明与冰血走在最前面,火云裂走在中间,林泽然和闻人熙燃走在后面断后。五个人每个人分出一只手,相互拉着彼此,避免有意外发生,甚至是跌掉的可能,毕竟里面实在太黑了。

    冰血神识不断外放,扶着前方的警惕探测,拉着其他四个人慢慢的向前走着。雷明和火云裂则是负责主意着两边的情况,林泽然神识一直都在观察这五个人的头顶,毕竟这里面就连闻人熙燃都不熟悉,他们不可能天真的以为这里面是百分之百安全的,然而最后的闻人熙燃则是一直主意着身后。他们进来的时候把石岩壁上的半扇门用银摄的毒液腐蚀的干干净净,虽然最后冰血用土墙给封住了,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人发现呢。

    ”前面有光。“冰血清冷的声音在其他四人脑海中突然响起,身形同时一顿,不过雷明四人的神识却没有立刻转向前方,而且坚持着警惕自己守护的方向,任由前面的人拉着继续向前走。

    再次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慢步前进,终于最前方出现了一个昏暗的小点。

    ”差不多到了,大家小心。“冰血微微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四个伙伴,传音道,接着拉着雷明的手紧了紧。脚下的步伐并没有因为看到了光而焦急错乱,仍然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走着。

    其实这样的环境对冰血来说早已经习惯了,起码现在还有个可以代替双眼的神识可以用来探路。前世可是仅仅凭借着自己的感官来确定自己的方位去目光走向,也导致了她敏锐的感官极为的强大,在漆黑不见五指的环境下,刺杀目光的准确度早已到达了无人能及。

    前方的光点越来越大,五个人却始终保持着刚刚进入洞口的速度。除了冰血一人,其他四个更是连目光都没有放在前方,完全相信冰血,任由前面的伙伴拉着自己向前走,没有一丝的迟疑。

    临近门口之时,冰血顿时停下了脚步,身后四人在同一只时间闪身靠在冰血身后的石壁上,等待着冰血的指令。无需多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已经知道对方所想所做,默契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内渗入了骨髓。

    ”里面没人,走!“冰血观察了一会里面的情况,神识在里里外外扫了一遍后,对着身后的几个人摆了摆手。

    ”燃哥,这里面一直都是这样的吗?“火云裂看着四周灯火通明的地下室,食物和水一点不缺,连灰尘都没有,对于一个常年五人进出的地下室实在是太过诡异。

    ”不可能,除了闻人商会分部的主管以外不会有人知道这里面的。如果他们在藩司城出事之时躲了进来,也应该出去了才是啊,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闻人熙燃手里拿着一只刚刚在中间长桌上放着的一直茶杯,里面的茶虽然已经凉了,可是却还是新鲜的,必定是今天刚刚倒的,可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出去。

    ”而且,不仅仅是一个人来过这里。“冰血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毫无一物的地面,连脚印都没有看到,却十分肯定的传音给其他伙伴。

    ”地上没有脚印,小墨怎么知道。“林泽然好奇的看着冰血手指触碰的地面,传音问道。

    只从看到藩司城以后,他们都是用传音对话,防止不必要的意外。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虽然不是很情绪,却会留下鞋底带动的灰尘。只要专心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的。“冰血对着身边的林泽然微微一笑,细致的解释道。

    随后站起身看了看四周和桌面:”这些人应该没有在这里面带很久,跟着这里的灰尘情况和痕迹,一个月左右,刚刚是藩司城出事的时间。“

    ”既然进来了,那么又不出去。“雷明看着旁边的石头床,上面的床铺有些凌乱却没有一丝的灰尘,更加的确定了这一观点

    ”能进来,那么就只有两个答案,他们没有被那些人发现,第一时间躲了进来,却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出去。第二种,那么就是……“冰血皱眉头,眼底有些担忧的看向闻人熙燃。

    闻人熙燃双眸紧抿,手中白玉扇紧紧的握着,双眸冰冷一片带着浓郁的杀气:”第二种就是,他们……根本就不想离开。也就说,他们成为了背叛者。“

    雷明此时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突然眼中一亮,随后是更加的纠结:”不对啊!如果他们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出去,总会派个人出去报信带人前来营救。又假如他们早已投靠的对方,那还来这地下室喝什么茶啊。“雷明拿起另一个茶杯,觉得越来越奇怪了,两种说法都很难让人信服。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确实太怪了。“冰血看着桌子上的食物,歪着头不断的思考着。

    ”算了,我们还是趁早出去吧。如果闻人商会分部的人真的背叛了,我们留在这里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暴露。现在还不是时候,一定要先查清楚我们的任务目标人物现在的状况。“冰血决定,她不要再浪费脑细胞的去猜想这闻人商会内怪异事情,她觉得头都要炸了,本来刚刚就精神力消耗过度,有些不舒服了。

    ”小墨,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先休息,毕竟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是未知的危险,一定要保存最好的实力。“林泽然拉着要向前走的冰血,担忧的说道。

    ”对啊,你脸色从刚刚就不太好。这个时候城里的情况,我们完全不知道,贸贸然出去,怎么行。还是先在这里面休息一下吧。“雷明揉了揉冰血的头,柔声说道。

    冰血看着四人那脸上明显一致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好吧,你们也吃一颗回息丹。我们往黑洞里面走走,避免有人回来地下室碰到我们。“

    ”好!“四个人看到冰血终于妥协,放心一笑,拉着身边的人向着洞里往回走去,走了一小会,几个人紧靠着墙根盘膝而卧,吃过回息丹慢慢调息着今日来消耗的体力。冰血让银摄时刻主意地下室那边,一有动静第一时间通知她,最后便闭上眼睛,快速的调整着消耗的体力和精神力。

    四周瞬间陷入到了一种极为低处诡异的寂静中,连风声都完全天不到。此时虽然地上做了五个人,却没有一丝的呼吸声,足以证明,他们每个人带的空间戒指和项坠的隐匿属性的强悍。

    经过整整四个的小时的调息,冰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不满与嫌恶。这里面不仅仅空气流通的慢,连元素都是极为的稀少,不过有一点到是值得欣慰,那就是这里面的土元素比其他几种元素多很多。许是因为这里是低下的缘故。

    转头看了看身边仍然在闭眼冥想调息的四个人,最后目光转到了银摄的身上,在心灵平台上对着他说道:”你在这里守着他们,即使是他们都醒了,也不能让他们离开。知道我回来为止知道吗?“

    ”主人,你要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了。“银摄使劲摇着细小的身体,不赞同的说道。

    ”你忘了,小乖和铁翼还在啊。不会有事的。况且我隐匿的功夫连你都察觉不到,打不过我还不能跑啊。况且我是去探测一下情况,又不是去打架,带那么多人反而容易暴露。放心吧!你乖乖留在这里,帮我守住他们,好不好!“冰血宠溺的揉了揉银摄的小蛇头,语气不由轻柔,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学会了很多,前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比如如此宠溺,比如如此温柔,又比如如此依赖信任。

    冰血说的这些银摄自然都懂,无奈,只好咬咬牙,点了点小头,双眼严肃认真的对着冰血说道:”主人,一旦有危险您一定要马上叫银摄,龙潭虎穴,银摄绝不迟疑,必毁之!“

    ”好!“冰血轻轻一笑,心里暖暖的。随后转过身,温柔的笑容不复存在,换上的是一副面无表情冰冷无情的双眸。

    悄无声息的来到通往地面的小门,精神力化为一缕无形的丝线,透过缝隙传过对面,反复仔细确认过外面没有一人后,转头旁边的小石像,一阵齿轮滚动的声音让冰血眉头一紧,连忙谨慎的观察着石门后面的情况,避免突然冲出来什么。

    外面早已经天黑,不知道是不是黑魔法的缘故,藩司城内的夜比外面更加的昏暗无光,更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皱着眉头,悄无声息的走出密室,没想到,密室的出口竟然在拆房,就简简单单的被一块破旧的木板隔绝。不知道这种设计是充满还被笨。确实密室在拆房,是个正常人都无法查得到。

    可是这也位面随意的点吧。冰血嘴角一抽,闪出了柴房。

    突然……体内气势一阵错乱,四周空气好似突然被抽走了一般,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天上更是黑漆漆的,好似马上就要塌下来一般。

    ”怎么会……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