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八)闻人熙燃的担忧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在城西边,却面向北墙。唛鎷灞癹晓“冰血反复思索着闻人熙燃的话,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雷明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他们五个人中,属冰血年纪最小,但是无形中早已成为了他们五个人的主导力量。不管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第一时间的询问冰血。即使就不说其他人,那他来说,在佣兵公会的少主,什么时候让别人来做过主,就算是自己的爹爹,佣兵公会的会长都从来没有过。但是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他们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围绕着冰血转,然而这种习惯,他们却心甘情愿。

    不得不说,冰血虽然年纪小,但是那遇事沉稳的态度与过人的智慧,都深深的让他们这些天之骄子拜服,诚服与这样的人,只能说他们的运气好,可以遇到她,还有什么可不心甘的呢。

    ”我们去西北角。“冰血淡然的看着藩司城的西北放心,微微一笑,自信傲然。

    ”好!“没有任何人有异议,齐齐点头,对于冰血的话,他们从来都是深信不疑。

    ”我们要等到天黑吗?“闻人熙燃直到此刻一直保持这严肃的面容,眼中带着淡淡的担忧,时不时的看一眼前方的藩司城,眉头不解。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雷明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安慰的说着。

    ”切,我才不会担心他们呢。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闻人商会关门大吉,你又不是不知道。“闻人熙燃扭曲的瞪了一眼雷明,随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但是那紧紧皱着的眉,却泄漏了他此时的心情。

    雷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他跟闻人熙燃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会不了解他。虽说外界的人都说闻人熙燃是闻人家的污点,从来都个不学无术的纵跨子弟,挥霍无度,败家无限,从来没有人看好他。但是他知道,闻人熙燃其实一直都很好强,不过他的努力却从来没让外人知道,默默的做着自己。闻人家主更是一直都很头疼这个自己的小儿子,明明小的时候天赋极高,所有人都知道闻人家的小少爷从小天赋突出,是有名的天才少年。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了到处惹是生非,流连花丛,活脱脱的一个纵跨。两个人一见面总是会大吵一架,像个仇人似的。对于闻人商会,闻人熙燃更是从来不理会,更确实的说是讨厌,痛恨。可是只有他知道,其实闻人熙燃也很担心很在意,却因为某件事情,强迫自己去厌恶闻人家而已。

    冰血看了一眼明显别扭的闻人熙燃,眉头微微皱着一下,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不会去多问什么,却会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给与他无限的支持与帮助。

    冰血和火云裂、林泽然也感觉到了闻人熙燃隐忍的担忧,自然也联想到了外界的传闻,看来传闻根本不可信。闻人熙燃的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天赋好,天才少年这些都不假。但是却说他什么凭借着自己天赋好就骄傲自大,导致修为止步不前,不思进取。统统都是放屁,止步不前还能在刚刚二十出头就到了天阶。

    几个人看着闻人熙燃眼底深处那淡淡的担忧,同时皱了皱眉头相视一眼,随后看向藩司城。不管是谁,伤了他们伙伴在意的东西和人,那么那个人绝对离死不远了。

    ”我们要等晚上行动吗?“林泽然看着此时太阳高照的天气,实在不是个好的潜入敌人内部的实际。

    ”黑魔法师通常都在晚上修炼,白天实在不是他们发挥的好时候。但是夜晚如同被他们发现了,却比白天会危险很多。“冰血仔细的回忆着脑海中对于黑魔法的记忆,反复衡量着利弊关系。其他人也不再言语,安静的看着冰血,慢慢的等待着她的决定。

    ”白天进去确实是个好时机。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身上的光芒发带也可以更好的发挥,毕竟白天的光系元素要比晚上浓郁,问题是我们去到西北城墙下面。“雷明轻声说着自己的建议,双眸淡淡的看着前方的藩司城。这片林子距离藩司城不到五百米,但是就是因为这不到五百米的距离是比较麻烦的。因为前面都是沙土空地,一片空旷,没有任何遮掩物品。这是藩司城地理位置的一个佳境。让敌人无法悄声无息的潜入城内,只要踏出树林就会完全暴露在外。

    冰血听着雷明的话,突然双眉一挑,看向前方。这个时候冰血突然单手一挑,一道银光快速指尖射出,向着前方的沙地射去,只见那道银光在接触到前方地面后,直接射了进去没入到了沙地中。

    身边的几个人双眸一亮,随后微微一笑。原来他们的宝贝妹妹还有这一手,那一手银针,实属偷袭阴人必备之选啊。

    &n

    bsp;”前面的那片土地原本应该也是树林,后来被彻底夷平了,才照成了这么一打开毫无遮掩的空地吧。“冰血看着自己银针射到的地方,肯定的说道。

    ”没错,是五十年前。藩司城老城主命人做的。为的就是可以更好的保护藩司城,这样北面是悬崖,东面靠海,这样只要守住西面和南面就可以,没想到还是无法避免今日之祸。“闻人熙燃声音没有了往日的洒脱,变得冰冷僵硬。听的其他人心中微微一动,同时转头看向他。

    ”别担心,不管对方是谁。伤了闻人家的人,我们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冰血紧紧握住闻人熙燃得手,眼中的阴狠冷厉更加的浓郁。

    跟自己早已认定的一生伙伴,闻人熙燃不再别扭更不会矫情,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回握住那只小手,看向四个人:”好。不过,你们记住,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们的安慰更重要。“

    ”五人缺一不可。“三只不同大小的手同时搭在了闻人熙燃和冰相握的手上,相识一笑,那笑容里面充满了坚定,不可动摇的坚定。

    ”我们五个人的妖月项坠都带有隐匿的属性,另外雷大哥的雷霆剑是始终握着手里的,轻风的轻风剑可以幻成腰带,云姐姐的烈火匕首记得不要放到戒指内,用魔法的时候就将匕首扣到腰间的剑鞘内,还有燃哥哥的白玉三扇也是一样。你们的武器昨晚我都已经附加了隐匿属性,是自动开启的,只要带着身上就会帮你们隐匿气息。项坠和武器的隐匿属下是叠加在一起的,因为是同样的矿石所炼制,可以更好的将你们的气质隐匿起来。除非他是神阶高手,不过我想……藩司城里面的人不太可能是神阶。“冰血认真的看着四个人,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稳与严肃。

    ”明白。“四个人齐齐点头,每个人的气质都像是转变了一般,没有了往日的嬉笑轻浮,此时冰冷肃杀,沉稳干练。

    ”我想你肯定是有办法,让我们在白天的时候过去西北墙低下喽。“雷明淡然的看着冰血,语气十分的肯定。

    ”这是当然。“冰血微微一笑,自然狂傲。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前方的沙地,轻声说道:”前面的那些沙土就是我们最好的保护色。“

    ”沙土。“闻人熙燃和火云裂对视一眼,心里突然一个猛烈的跳动,瞪着大眼睛看向冰血,就连雷明也有些不淡定的看了看冰血。

    这时林泽然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冰血:”我突然想起来了,难怪每次你用魔法的时候我都觉得怪怪的。小墨……你实在是……实在是。“林泽然越说越不淡定,眼中有喜悦有兴奋,还有几分让其他熟悉的激动神色。

    ”实在是什么啊?“闻人熙燃也随着气氛的突然转变,神情好了许多。笑着拍了一下林泽然的肩膀,好奇的问道。

    ”实在是……太变态了。“林泽然无语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我受了打击,不是说打击打击就习惯了吗。为他现在还没有习惯啊。

    ”走吧,让你们体验一回变色龙的感觉。“冰血对着那三双越来越好去的眼眸,嗤嗤一笑。突然发现,经常看看他们那深受打击的挫败样子,也挺好的。特别是雷明,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温和笑容,这跟暗夜那冰冷的面无表情有什么两样,同样都是面瘫两,只不过是两种形式的面瘫罢了。

    ”变色龙。“闻人熙燃单眉一挑,心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毕竟他也是有名的聪明人嘛,只是外界都说他的充满没有用在正地方,但是也是聪明啊。可是现在却有点不想那么聪明了,突然觉得如果笨一点也挺好的。

    然而雷明却在看到冰血看着自己的表情时,额头低下了一滴冷汗。心理不断的回忆着自己有没有时候得罪了这个小变态,怎么那眼神怪怪的。

    ”小紫墨,怎么了。“雷明拉过正要往前走的冰血,不解的问道。有错要及时改正,不然等到有时间了,这丫头想起来的时候来整自己,那就欲哭无泪了。

    ”没事啊,就是觉得雷大哥笑起来好好看哦。“冰血对着雷明单纯的一笑。

    满意的看到了雷明那笑脸有了丝丝的裂缝后,单手一挥,轻声说道:”我们出吧,好好体验下变色龙的感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