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一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116:光芒发带,为你而绣

    拿着那条刚刚塑形成功的白色发带,右手一挥,一枚银针出现在手中,驱动体内灵力,银针的针头上闪烁一点金光,看着针头的光系元素,冰血微微一笑,随后聚精会神的在发带内侧一笔一笔勾勒出一个闪着金色光芒的古老法阵,当最后一笔完成时,只见那一排直径不到三厘米的法杖闪烁着阵阵耀眼的金色光芒。唛鎷灞癹晓

    驱动精神力包裹住发带,发带缓缓地从手中脱离开来,浮在半空中,缓缓的向着炼器炉内飞去。

    刚刚进去炼器炉内,冰血就感觉到炼器炉内的元素一阵的暴动,心中暗呼:不好。

    冰血来不及多想,立刻驱动更多的精神力将发带紧紧的包裹在其中,

    只听一声闷响。

    ”噗!“

    一阵白雾在精神力幻成的圆球内迸发开来。那条发带消失的一干二净。

    ”失败了。还好及时用精神力包裹住了,不然就真的炸炉了。这么大的炼器炉在这里炸开,不死也重伤啊。况且里面可是小乖的本命火焰,神兽的本命火焰,哪里是可以小觑的。“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本命火焰和冥的本命火焰这个炼器炉根本承受不了,只能用小乖的本命火。不过神兽的本命火能差到哪里去呢。

    收起那些有害无益的泄气想法,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就地盘膝而卧,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将精神力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再次睁开双眸,里面满是坚定的不屈不挠。不管经过多少次失败,都不会放弃,那些失败只会成为她成功的信念和垫脚石。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真的会一次就成功,就算是有真神的存在,仍然不是万能的。她坚信,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会成功。

    连续几次失败,让冰血慢慢的摸索到了每次失败的原因,总结出来后,在一遍又一遍的尝试修改,直到经过了三个小时多的不断失败后,终于让她找到了所有失败的原因,一一在笔记上做了修改。

    再次拿起一份材料,丢进炼器炉内,不断的炼化去除杂质,塑形,一点一点绘制出一个又一个的法阵,在精确的用光系元素描绘,将所有的元素附加在法阵之上的存续阵眼内,每个阵法都会有几个相互连接在一起的阵眼,一环扣一环,附加在一起,每一个光系魔法阵中间有一个自动吸收外界光系元素的吸收阵。冰血要的是永久性幻器,不是一次性的残缺品,冰血出品,必是极品,这样才对得起这般卖力啊。

    防御属性的光耀大地,反弹攻击的极光盾,自动修复治疗的光愈术,再加上每个中间的一个关系元素吸收阵。这等逆天的极品幻器,估计在这个大陆上也就冰血敢尝试,一个不慎不仅仅是炸炉的危险,更会是被自己的魔法元素反噬。好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教冰血这个天外来客这些东西的危险性,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她这种因为不知道危险而敢尝试的人吧。赢了,便是一生的荣耀,后世的辉煌。输了,便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没的连渣都不剩。

    然而不得不说,冰血这个莫名其妙的天外来客,从来到这个大陆以后,运起不是一般的好。

    一道强烈的金光在冰血的手中迸发开来,刺得冰血和身边的三只兽快速闭上眼睛。整整三分钟过去后,那道光芒才逐渐消失,与其说消失,不如说是被冰血手中的发带全部吸收了进去。

    ”成了,成了,真的成了。“一声愉悦的高呼,冰血整张小脸兴奋的满是甜美灿烂的笑容。一手举着白色带着金色水晶的发带,一手快速揽过三只兽的小身体,开心的像个孩子般,原地不停的转圈。

    即使这时候三只兽的头都已经被自己这位明显兴奋过头的主子转的头晕目眩,却仍然满是笑意的看着那张还有些稚嫩的娇颜。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感觉到,自己家的这位天赋变态的鬼才主子其实还是个孩子,还只是个刚刚才过了十三岁的孩子。

    ”小乖,银摄,铁翼,你们看到了吗……我成功了。“冰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因为精神力耗损的比较大,导致略显白皙的小脸,此时因为兴奋的情绪而有了一丝的红润。

    那灿烂的笑容,那开心兴奋的心情,却让三只兽的心里泛起阵阵的心疼和酸涩。

    有多久没有看到主人这么开心了,记不起来了,或者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开心的主子吧。

    ”主人,恭喜你。“

    &n

    bsp;”主人,好棒。“

    ”我就说,主人一定可以的。“

    三只兽同样开心的蹭着那张白皙娇嫩的脸颊。不过他们开心不是因为冰血制作出了足以让整个大陆沸腾的极品幻器,他们开心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主人开心。

    ”因为有你们在,我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杂念,才会成功的。“冰血回蹭着三只兽的小脑袋,心中阵阵甜蜜。他们的开心,完全是因为自己,这些她怎么会感受不到。

    一直都很庆幸,她的身边有他们的陪伴。

    ”主人,再接再厉。“银摄带着两只兽飞出了冰血的怀抱,依旧守着各自的方向,将冰血保护在他们的包围圈内,让她放心的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嗯。“冰血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将做好的那条白色发带收黑墨戒指内的植物园内,哪里买的灵气元素充足,可以补充满所有的几个光系法阵所需要的光系元素。

    经过几次反复的调整精神力,终于将五条发带全部炼制成功。

    雷明的是最先制作成功的那条白色中间带有一颗金色水晶石的发带。

    闻人熙燃的是一条金色带有银色水晶石的发带。

    林泽然自然是一挑深绿中间带有一颗翠绿色水晶石的发带。

    他们三人的发带比较宽,适合男子佩戴。火云裂和她自己的则比较细一些。

    她给火云裂的那条,火红色的发带中间是三颗小的黑色水晶石,妖艳中带着一丝俏丽。

    自己的则是紫黑色发带中间镶嵌着三颗冰蓝色的小水晶石,邪释中带着几分清冷。

    相同的是,每个人的发带最右边绣着一个小巧的血红色弯月,左边顶端是每个人的代号字,雷、金、风、云、紫。这是她亲手绣上去的,每一针每一线。

    这一手法也是她前世唯一一项不是因为杀手的身份而学习的技巧。

    还记得跟玄第一次出现在太阳底下的街上之时,看到一个店面里面,有一个很平凡很平凡,平凡到让她羡慕万分的女孩,她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低着头认真的做着自己完全不懂的事情。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脚步竟然不知不觉的走了进去,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个女孩的旁边,看着她一针一线的忙了一个下午。

    整整一个下午,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个平凡的女孩,看着那根小小针,不断的穿梭在那块布上。整整一个下午,她拉着玄,就那样坐在那个女孩的身边。也是这个下午,她学会了那个女孩正在做的事情。

    女孩说那是十字绣,那个时候很流行,好多女孩子都在秀,可以绣给自己的家人,给以绣给自己的朋友,但是大多数的人都绣给了自己的恋人,然而这三种人对于那些女孩子来说,都有一种名唤情的感觉。

    女孩说自己可以在无聊的时候绣着玩,让玄给自己买几个。

    她不知道,她当时的笑对自己来说是多么刺眼,她的话对自己来说是多么的讽刺。她不知道她并不是她说的那些普通的女孩,她的世界里没有那些所谓的情,她的世界里面除了杀人就只剩下一个玄。

    她手里的针对她来说不过是杀人的工具,就连那些在普通女孩来看不过是普通的丝线,对自己来说都是可以瞬间要了人命的武器。

    看着玄笑着付钱,拿过了装在袋子里面的十字绣。她还记得,当时玄笑的好像很开心。

    ”玄,为什么要买?“

    ”血儿不是很喜欢吗?“

    ”这东西不适合我。“

    ”笨蛋,血儿在我的眼里,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可以放心的笑,可以放心玩闹。可以想做自己有兴趣的东西。那样的血儿,这个东西怎么会不适合。“

    玄这样的话,让她迷茫了,怎么会适合呢?她跟她们不一样啊。

    ”血儿,那些普通的女孩也需要工作。只是跟血儿的工作不一样而已,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啊。“”可是……那个女孩说十字绣是要送人的。“

    ”笨蛋,血儿可是送给我啊。“

    她记得

    ,就是因为玄的几句话,那段时间,只要是没有任务,她都在绣十字绣。那个时候的她,心很静,忘记了她的身份,忘记了她早已身在地狱。

    她还记得,当玄拿到自己绣好的十字绣的时候,那笑容很好看,很真实,也很满足。

    ”主人。“小乖看着冰血拿着手里的五条发带,发呆了好久。周身的气息不断的变化,眼中的光芒闪烁不停,有悲伤,有开心,更多的是思念。他们知道,主人一定在思念那个人,那个主人一刻都没有忘记的人,那个在主人的心里分量绝对不低于紫老大的人。

    小乖的一声轻唤,唤回了冰血的神识,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温柔的揉了揉小乖的小脑袋,那柔软细腻的毛发让自己的心很暖。

    只从跟魂引分开后,就再也没有玄的消息了。她知道那枚白玉带有紫色曼珠沙华的玉佩有两个,她可以随时随地的联系到另一枚的主人。但是她始终没有,玄也没有用玉佩联系过她。这也是他们之间的默契,那是一种早已深入骨髓的默契,他们不需要联系,他们会在最恰当的时候相见,然后再也不会分开。

    不管多久,不管相隔多远,他们在彼此的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会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