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一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杀!“一声冰冷低沉的冷喝,围绕在冰血周身的杀气更加的阴冷,只见黑影一闪,犹如幽灵般冲向了前方的黑林群。唛鎷灞癹晓

    ”啊……竟然又让小紫墨抢先一步。“与此同时闻人熙燃手中白玉折扇瞬间打开,一缕水蓝色光芒如同流水般在折扇以上来回流淌,脚下微动,向着冰血另一边的黑林狼群冲去。

    ”我可不想负责晚餐!“雷明温文尔雅的一笑,挥动这手中长剑选择了另一个方向而去,白色面具下的双唇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手中长剑却毫不留情的斩下一颗颗黑林狼的头,没有一丝的迟疑。

    ”我也不太擅长烤肉。“林泽然单手一挥快速抽去腰间长剑,踏着优雅的步伐,如同在雪中漫步,四周飞洒着血花。

    ”一群麻烦的狗崽子!“火云裂妩媚一笑,嘴里轻声低语却让四周的黑林狼听的一清二楚,顿时一只只黑林狼愤怒的长着大嘴毫不留情的飞扑而来。

    融毅轩身边的所有人,此时只能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在黑林狼群中的五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如何反应。本以为再无希望的他们,竟然一下子出现了这样让人心惊肉跳的场景。

    ”少主……他们身上只有一个人有斗气。“融毅轩另一边的大汉昊央一声惊讶的大吼,让刚刚有点缓过劲的十几个人顿时抬起头看向将他们围起来的五个人。

    ”真的唉,只有那个白色长袍,看起来最大的少年体内有斗气,其他的都没有。可是奇怪……我竟然感觉不出来那个小鬼的等级。“另一本的夏邑刚要看手中的瓷瓶就让昊央的这一声大吼吸引去了目光。

    ”噗……红色……妈呀,天阶!“这时雷明剑尖上的那一点红光让正在一边细节观察一边喝水的昊央噗的一下喷了出去,张着大嘴巴,激动的看着前面,激动过后就是满脸的打击。

    这小子才多大啊,好像还没有自家少主大把,竟然就是天阶了,这让他们这些都让被称作大叔级别的人情何以堪啊……他原本以为自家少主就够变态的他,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一个更加变态的。

    ”他比我强。“融毅轩淡淡的一句话,等人让身边的人更加的不淡定了。瞪着一双大眼睛的转头看向身边的少主,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另外四个人就奇怪了,他们竟然用的都不是斗气,用的却是武者的招数,这时为何?“昊央看着自己前面的那个手里握着一把被火焰包裹着匕首的红衣少女,皱着没有不解的低语。

    ”是元素灵力,他们竟然是魔法师!“融毅轩一双锐利的双眸满是惊讶,心里更是对于自己的这一发现震惊不已。

    ”噗……“再次喷水的昊央此时张着大嘴巴,连溢出来的水都没有意思去擦了,傻傻的看着前方。其他人更是因为自家少主的话,连身上的伤口都忘记的处理,呆呆的看着前面。

    不过有一点他们可以确定了,那就是他们真的没事了,他们活下来了。

    虽然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危险还没有解除,因为那些黑林狼是否真的无法打得过这五位突然出现的少年少女,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毕竟对方只有五个人,连他们十几个人都差点全军覆没。

    但是不知道为何,刚刚的几句对话,竟然他们奇迹般地安定了下来。让他们的心里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他们安全了,真的安全了。这五位突然出现少年少女真的可以将他们救出去。

    ”少……少主!“夏邑颤抖的声音拉回了融毅轩的心思,融毅轩不解的转过头看向身边扶着自己的夏邑,却看到他满脸激动的举着刚刚那个女孩给的瓷瓶。

    融毅轩皱着眉头虚弱的问道:”怎么了?“

    夏邑猛然抬起来,那双眼睛瞪得老大,激动的看着融毅轩,连声音都在颤抖:”少……少主,这是极品止血丹。“

    ”极品止血丹。“融毅轩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几个台阶,瞪着眼睛看着夏邑手中的瓷瓶。止血丹不稀奇,每个佣兵身上都会准备点,价格在丹药中也不算贵,不过大多都是低级止血丹而已。他身上也就仅仅只有十颗高级止血丹,还是在拍卖行高价竞拍得来的,为的就是保命用的。

    极品止血丹的价格更是昂贵,每次都是按照单颗来拍卖,多少人疯狂的抢着要,但是却少之又少。因为极品丹药是很难炼制出来的,更别说是大量出产。

    但是现在竟然被这个奇怪的女孩随随便便就丢给

    了他们上百颗。是他们太久没有出魔灵之森,外面变天了都不知道吗。极品丹药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还是这个女孩本身就不懂这个丹药的价值,可是也没道理有这么多吧。

    ”少主!“夏邑吃惊过后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皱着眉头看向自家少主。

    ”吃给兄弟们的吃了吧,大家身上的伤太重了,如同不及时治疗,就算是现在脱险了,最后还是很难走出魔灵之森。“融毅轩考虑的一下,轻声对着夏邑说道。

    他们都伤的太重了,可是现在的处境却没有时间让他们好好养伤,即使吃了他的高级止血丹,可是却要修养十多天才可以。这魔灵之森,怎么可能给他们那么多天的修养时间。然而这极品止血丹却可以让他们很快的调整好这一身伤,至于后期的事情,静观其变的好。

    以他来看,这个奇怪的女孩既然能毫不犹豫的拿出那么多吓人的极品止血丹,那么应该不会是借机想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的阴谋。

    原因很简单,他们这悲催的十几个人不一定有这些丹药值钱呢。

    十几个人吃过冰血给的极品止血丹,安静的坐在原地调养,感受着刚刚还火辣辣的伤口,竟然快速变得一片清凉,血瞬间止住,更诧异的是,伤口竟然在慢慢的愈合,虽然很缓慢,但是凭借着他们的眼力和感觉,仍然可以感觉得到。

    不愧是极品丹药。

    感觉身体好了许多,融毅轩等人缓缓的睁开的双眼,顿时再次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前方的五个人。

    融毅轩凭借着多年的战斗经验,第一眼就发现了,前面的那个五个人在这种混战当中,竟然每个人所站的位置都恰到好处,可以很好的攻击着自己的对手,又可以做到在身边的伙伴又什么危险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且援助。配合的相当默契,死死的守着自己的方向,没有让一只黑林狼穿过他们的防守来到后方,五人形成一个大圆将自己这边十几个人好好的保护在中间。

    融毅轩的心里突然有种无力感,从他十几岁跟着佣兵团一起开始做任务起,虽然也经历过许多次的生死之战,但是没有一次是这般的无力。只能虚弱的坐在原地,让五个明明比自己还小的陌生人去保护。

    不过这样的无力感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分钟便消失不见。剩下的是更多的坚毅和不屈,他要变得更强才行,强到可以不怕任何危险,他要拥有更多的力量去保护他要保护的人,绝对不要再像现在这样的被动,这不是他融毅轩该有的。

    ”你们看那边。“其中一名烈火佣兵团声音满是诧异的低吼着,抬着手指颤抖的指着另一边,随着他们的声音,众人转过头看了多去,十几双眼睛顿时同一时间双眸一钝,随后倒吸一口冷气,双眸瞪大老大几乎要凸出来了一般。

    已经逐渐昏暗的森林内,他们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见前方的那个身影,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看的人们几乎眼花缭乱,四周的地上横七竖八的散乱着无数跟泛着阴森寒光的白骨,没错确实是白骨,白骨的上面还带着条条的血痕,很明显是刚刚才被剃掉血肉的白骨。再看白骨的另一边是一片片泛着血光的肉片几乎堆成了一个小山包,肉片很均匀,均匀到让他们所有人浑身发毛。肉的旁边是一颗颗狰狞的狼头,地上早已经血流成河内脏散落。

    一个个僵硬的抬着头,愣愣的看着那一片犹如地狱般的土地上的人儿,此时犹如地狱罗刹或者是根本就是地狱的死神降临。不断的穿梭在黑林狼群之间,随着身形的晃动,长发随风飘摆,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身形灵活,不断的挥动着手中的匕首,带着一条血色的光芒。所到之处一片凄惨的兽鸣,快速挥刀毫不拖泥带水,却残忍的没有一刀致命,而是一刀刀的削着皮肉,另一手快速的配合着,一条条如同布条般的黑毛皮狠狠的从每一只只黑林狼的身上被撕下,随后就是一阵血光,片片白肉带着点点鲜血从黑林狼身上落下,最后成了一推白骨,手中匕首再次一挥,一颗完整的狼头飞到了其他狼头的身边。

    从始至终,没有一种黑林狼可以伤害得了冰血,精致紫黑色的斗篷不断的随着身体的跳动而飘摆,除了一身的血色,斗篷上没有一丝的破损。那张饱满粉嫩的双唇始终微微上扬,那笑容让一直盯着冰血的烈火佣兵团的十几个人竟然有种他们根本就身在地狱的感觉。

    不然为何,他们竟然在此时此刻看到了地狱之中才会用的场景呢。

    ”少……少主……“夏邑大手紧紧的拽着身边融毅轩的衣袖,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那个女孩。虽然她是最先出现的,更是及时救了他家少主

    的人,但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五个人中最小的一个,却没有想到也是五个人当中最很辣的一个。

    是什么的环境,竟然可以让一个这么小小年纪的女孩,能有这样残忍的手段。那一刀一式精确无比,力道有度,天赋绝非常人。

    即使……即使让他们这些常年生活在生死徘徊的大老爷们儿的佣兵,都无法能面不改色的做到这样的残忍的手段。

    她竟然能把那凶残出了名的黑林狼宰到这种地方,虽然是魔兽,但是也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既然能做到这般的残忍,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对手换成人类……

    想到这里,夏邑浑身一抖,就连灵魂都忍不住的一阵颤抖。

    如果是人类……他想下场也是一样的吧……

    只要那个女孩想的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