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零三)尔等可敢应战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喂!我说阁下,你吐完血没有,吐完了好吱个声!老子可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陪你玩!“闻人熙燃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掐腰。唛鎷灞癹晓一身的纵跨子弟的痞子气,不耐烦的看着乱成一团的围猎佣兵团。

    ”你们……你们这群狂傲小儿,本团长与你们势不两立。今日定要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不知死活,过度嚣张的下场!“围猎佣兵团团长一脸铁青,气的浑身颤抖不止,指着冰血几人怒吼道。

    ”团长说的对,杀了他们,让这几个小兔崽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对,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哼,几个毛没长齐的小兔崽竟然还来跟我们围猎佣兵团抵抗,简直不知死活!“

    那一声一声愤怒的叫嚣,一句句的喊打喊杀,让对面的五人周那种懒散、无谓的气息瞬间耳边,眼中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一群人,一股阴冷的气息向着周围无声散开。

    ”哼!嚣张!老头,我们敬你是长辈,你别得寸进尺。什么叫做我们嚣张,我们本着自食其力,不依靠任何势力,来佣兵公会寻求发展,岂料我云姐姐还没有踏入佣兵公会的大门,便被你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猥琐儿子盯上,在这佣兵公会门口竟然胆敢干起了强抢良家少女的勾当,完全没有把佣兵公会放在眼里。我们自卫出手有何错。没想息事宁人,你们却咄咄逼人,天天派人来我妖月门口挑衅,进不来门竟然还把罪过摊到我们身上了,你们技不如人过不了防御阵难道还是我们的错不成。难不成还让我们大门敞开欢迎你们来欺负我们这五个小辈不成。对于前来挑衅者,我们留你团中人一条命,已属恩德,竟然不思教训一再挑衅,真当我们一级佣兵团好欺负不成,难道我们一级佣兵团就是你们三级佣兵的玩物吗!“冰血一脸悲愤,大步向前,大声怒斥围猎佣兵团。语气中的士可杀不可辱的气势又包含了那丝丝的委屈,让其他一级佣兵团的团员心中顿时一阵火热,不断的向着冰血等人靠近,大有同仇敌忾的趋势。

    雷明几人暗自一笑,纷纷对于冰血这腹黑心里大大的敬佩不已,不仅仅让所有人的指责目光面向了对面的围猎佣兵团,更是有效的拉拢了一些时常让高级佣兵团欺辱的一级佣兵团。那些一级佣兵团中不泛有骨气的能者,只是碍于高级的压迫,无法发光发热而已,如果能把这些人聚集到妖月中,那么妖月怎会不大,不壮。

    ”你……你……你狡辩。“围猎佣兵团团长心里那个窝火啊,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本是竟然这般的强悍。虽然是他们挑衅在先,但是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伤人不伤自尊。他们这几个小丫头这两月做的事情,都已让他们围猎佣兵团所有人头都抬不起来了,前后进两百个精英团员被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方法,整的现在面都不敢在露,天天躲在佣兵团内。现在竟然……竟然还……简直是太无耻了,太无耻了。他到是宁愿他们把他派去的人杀了,来的干净。

    不过,还没有等他注意好要反驳的话,只见冰血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抹阴冷渗人的冷笑挂在最边,语气冷若冰霜,傲气凌人。

    ”哼!狡辩。既然如此,说太多废话浪费小爷口舌!今日我妖月佣兵团在此正式向你围猎佣兵团挑战,尔等可敢应战!“

    感受到从冰血身上传来的阴冷气息,让围猎佣兵团团长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却被他强压了下去,看着对面那五个他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小鬼,不屑的一笑,大手一挥,一声高昂:”有何不敢。难道我围猎佣兵团还怕你们几个小鬼不成,到时输的太难看,可不要哭爹喊娘,丢人现眼,不要忘了,这里佣兵公会!“

    冰血几人不屑的一笑,这围猎佣兵团多少也有点心眼,怕他们是那个大家族中出来历练的子弟,所以如果伤了碰了,回家去般人,他们绝对不会有好果子。

    不过!遇到冰血这几个拿腹黑当爱好,拿无耻当兴趣的主,就注定了他的悲催未来。

    ”哼!放心,妖月佣兵团只是妖月佣兵团。不过既然你们应战了,我们不会说你们仗着三级佣兵团人多势众欺负我们,公平起见,你们输了就交出围猎佣兵团在佣兵公会内的所有福利,我们妖月取而代之。如果我妖月输了,我五人任凭阁下处置,绝无怨言!尔等可敢一战!“冰血单手一转,直直的指向围猎佣兵团一众,一股霸气凌人的王者之气顿然让四周的人双眸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犹如王者般的女孩。

    ”尔等可敢一战!“雷明、火云裂、闻人熙燃、林泽然在冰血话音刚落,瞬间来到的冰血的身边,并排而立,异口同声的叫到。一股更为强悍、狂傲、

    高贵的气势瞬间由从五人身上而出,向着四周扩散。

    这个时候,不管是围观的人,还是围猎佣兵团的人心里再无一丝小瞧五人的意思,一股由衷的敬佩油然而生,其中竟然还夹杂了一丝丝的畏惧。

    然而此时围猎佣兵团再无反悔的可能,虽然他们也被这股诡异的气势所震撼,但是如若此时不应战,即使抱住了此时的位置,但是从此以后在这佣兵的世界里,他们再也没有了立足之地。

    无奈只要咬着牙,硬着头皮,向前一步,怒声道:”有何不敢。我围猎佣兵团应战!“

    ”好,既然如此,那么本长老就来做裁判监督!如若输者不应对承诺,那么佣兵公会将永久逐他出佣兵公会,主事者废去灵脉。“一声粗狂豪迈的声音从冰血等人的身后传来,随着话语的落地,一名一身青色武士劲装的中年男子从佣兵公会的大堂走了出来,在路过冰血与雷明等人之时,悄无声息的看了一眼几人,随后向着两团中间走去。

    ”他竟然认出你了!“冰血有些诧异的对着雷明低声说道。

    ”该死,肯定是死老头说的!“雷明一脸嫌弃的低咒道。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她对于雷明的一家子实在是很费解。

    ”雷青长老!“

    ”见过雷青长老!“

    突然回过神来的众人,对着青衣男子纷纷恭敬的行礼问号。

    ”雷青长老,我等怎敢劳您大驾!“围猎佣兵团团长见到雷青,里面恭敬的双手拱起,一脸的讨好。

    不过,雷青根本完全不把围猎佣兵团团长放在眼里,那双精锐的双眸中的不耐烦显而易见。只见雷青厌恶的拍了拍手,毫不给面子,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少给老子来这套。不是要战吗,赶紧给老子滚到比武广场去!“

    随后在围猎佣兵团众人的便秘脸下,笑呵呵的走向冰血等人,那满脸的谄媚看的周围的人直抽抽:”我说小家伙啊,你想怎么比啊,告诉叔叔。叔叔给你做主!“

    冰血看着那张放大的脸,眼睛一抽,突然有点胃疼。

    然而在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满脸忍笑的同时,雷明黑着一张俊脸,虽然面具当着看不到,但是那一声狂暴的冷气是个人都能感觉的到。

    只见雷明猛地窜到了冰血与雷青之间,防贼似的将冰血拦进自己怀里,狠狠的盯着那笑的一脸扭曲的雷青,冷声说道:”佣兵团之战老规矩,团体赛,五人一组。还请长老公平公正!“那咬牙切齿的声音,让周围的人浑身一抖。突然觉得有种六月飞雪的感觉。

    就在众人以为他们素来脾气不太好的雷青长老会因为这白衣少年的不敬语气大发雷霆之际,只见雷青竟然一脸不满外加委屈的憋了憋嘴:”咳咳!自然!自然!本长老最公正了!“

    ”好没有信服力哦!“闻人熙燃嘴角一抽低着头,低声嘟囔了一句。

    ”嗯嗯!“林泽然紧挨着闻人熙燃,连声附和。

    ”呸,你们两个小鬼懂什么!还不老子去广场!“雷青老脸竟然破天荒的一红,尴尬的对着闻人熙燃和林泽然吼道。

    他们这一来一回的对话倒是没什么,不过却雷坏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个个一脸惊恐的看着雷青,那真的是让他们惧怕的雷青长老吗!不会是掉包了吧!

    殊不知……这里面还有一个更让他们惧怕,也可以说是恐怖的人呢。只是那人现在甘愿为佳人,遮去所有锋芒,陪其左右,管他人去死,与他何干……

    在向着佣兵之城内专设的比武场走去之时。雷明与火云裂走在前面,林泽然和闻人熙燃走在后面,冰血走在四人的中间,五个人开始了秘密传音,商量起了战斗计划。

    ”围猎佣兵团内团长是中级御剑师,另外他们还有两个长老是中级御剑师,一个初级御剑师客卿,他们在不要脸,也就顶多出三个天阶了。再出两个大剑师队长!正好五个人一组!“雷明嘴角挂上招牌式的雷明牌微笑,跟其他四位伙伴传音道。

    ”哼!还真够不要脸的,对付五个二十出头,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用天阶高手。“火云裂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语气却满是鄙夷。

    不过这句话却让其他几位汗颜。姐……麻烦您先看看他们这些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正常的

    年轻先,然后在鄙视人家一把年纪的人了好不。

    冰血好笑的摸了摸鼻子,眼中透着狂傲之气,传音道:”如果是按雷大哥分析的,我们两个队伍的等级正好平起。雷明的玉萧剑法剑法出其不意,在这个大陆上早已失传,越阶挑战已不是问题。魔法师与评级武士的战斗本就胜算大七分。况且又名副其实的魔武双修,呵!对上这样的队伍,何惧之有!“

    ”我们自然不会怕他们这些小角色。不过小紫墨,你怎么说我们两队等级平齐,他们可是有三个天阶啊!“闻人熙燃的话,让其他三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对上了冰血。

    ”额……“冰血被四个人看到一愣,随后尴尬的一笑,抓了抓头发,传音道:”难道,我没有说过……我是天阶初级魔导士。“

    ”你说什么!“除了雷明无语外,其他三人对着冰血异口同声的吼道,连传音都忘记了。完全无视四周看过了的无数道不解,好奇的眼光。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三人一脸深受打击的表情,一个个瘪着嘴看着冰血。

    ”十三岁……“林泽然弱弱的问道。

    ”额……嗯!“冰血摸了摸鼻子,点头。

    ”变态!“火云裂一拍额头,坚决不再看那个小变态。

    ”……“汗,又来了!

    ”妖孽!“闻人熙燃咬牙切齿。

    ”……“习惯,习惯就好了。

    ”好了,快到了,我们还是商量下作战计划吧!“雷明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向他们几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传音道。

    ”嗯,天阶可以踏空,我和雷大哥、燃哥哥对付那三个天阶,另外两个交给云姐姐和轻风,要把他们逼到一处,一起收拾了,省的麻烦,也少了意外。记住,我们只要相互配合好,敌人就算是比我们强大,也照样必败我等手中。记住,五行元素之间,相扶相克,可覆灭可助涨。然而我们所拥有的魔法元素完全可以做到这点,只要我们配合好。团体作战,最重要的就是这个配合二字。云姐姐,还记得我们俩的冰火组合吧,然而轻风的风就是可以助涨云姐姐的火的重要元素。敢来我要我妖月挑衅,老子就让他们最后烧的连根毛都带不回。我们可是新起佣兵团团,穷的很!仅仅只是个三级佣兵团怎么成。况且到时候就我们五个人可以很忙的,不借着这些笨蛋,多收些好处,岂不是对不起我们浪费的这么多时间!“冰血看着前面的那些气势高涨的围猎佣兵团,笑的甜美可人。

    ”好……好无耻的对策!哥哥我喜欢!“闻人熙燃邪魅的舔了舔下唇,眼中都这兴奋的光彩。

    ”阴人什么的,果然有趣!“火云裂嘴角带笑,眼中透着阴冷,看着前方的几个交头接耳的人,犹如看着死人一般。

    ”可惜啊,只能再灭他们五个人!“林泽然嘟着嘴,轻轻的眨了一下好看的丹凤眼,眼中果然满是可惜之情。

    ”一个小小的三级佣兵团,一下子少了五名大将,已经是落败之兵,再无可惧!“雷明双眉一挑,淡淡的说道。怪只能怪他们倒霉了。

    一直观察他们五人的雷青,不知为何突然有种进了黑窝的感觉,一阵发冷。

    这时冰血双唇轻轻开启,冷然的清脆响亮:”有一点记住,对于任何敌人都不可轻敌。“

    ”是!“四人异口同声,傲然、冷冽。

    冰血的这一声低语,让一直跟着在他们身后的几人双眸再次一闪,眼中透着疑惑,凭他们的阅历尽然无法看透这个女孩的一切,包括修为。这是他们怎么也无法理解的。即使有幻器可以隐藏修为,但是气息的,一个人连气息都没有,怎么可能。然而这个神秘的女孩从始至终竟然将局面完全控制在她的手中,这份睿智,这份胆识都让他们震惊不已,很能相信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仅仅只有十三岁而已。

    看来,佣兵界将因为这个新起的小小佣兵团而更加的火热了。

    几人看了看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雷青,不约而同的再次皱紧了眉头。是拉拢还是抹杀,这次真的要好好考虑考虑了,不单单是去查清楚他们几人的背景,就是这佣兵公会的态度,也是他们所忌惮的。估计即使拉拢不得,也只能交好了。佣兵公会的势力不是任何的一个佣兵团可以招惹的。

    说话的功夫,众人已经来到了佣兵之城内的比武广场上,看着辽阔的比武广场,冰血暗自摇了摇头,不愧是佣兵公会总部,这比

    武广场竟然足足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单单是比武擂台就大的仍然咋舌,四周更是有避免伤及无辜的防护阵。这么大的手笔,不愧是让各大势力忌惮的佣兵公会啊。

    不理会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五人同一时间身形一跃,站到了比武擂台上,看着对面站着的五个一身深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五人对视一眼,不屑的一笑。果然不出所料,他们还真的拍了三个天阶高手,两名大剑师。

    ”靠,围猎佣兵团竟然派了三名天阶高手和两名大剑师去对方五个小娃娃,也太不要脸了!“

    ”我勒个去,这围猎佣兵团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也不怕以后在佣兵界抬不起头来!“”呵呵,前几次的事情,他们早就把脸面都丢光了,还有什么丢脸的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了。“

    ”是啊,可怜这五个小娃娃喽。“

    围观的佣兵们看到围猎佣兵团派上去人,顿时一阵沸腾。那一句句不屑鄙夷的话让一旁本就脸色不太好的围猎佣兵团团员们,脸色更加的黑了起来。

    一直藏在人群中的围猎佣兵团的少主,听到那些话,猛地站起身指着那群人怒吼道:”你们懂什么!这叫作战计策!“

    雷青本就再看到围猎佣兵团出来的那五个人之时脸就阴了下去,听到那句脑残的话,顿时一声怒吼:”给老子闭嘴!“眼光淡淡扫了一眼抬上的五名少年少女。当看到那五张毫不畏惧,反而跃跃欲试的兴奋之时,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罢,如果真的出了什么,自己再出手也不迟,如果让他们谁伤了,估计到时佣兵公会会让某些人给轰翻了不可。目光在转向围猎佣兵团的团长,眼中露出了同情的光芒。

    这一缕同情让正巧偷偷瞄着雷青的围猎佣兵团团长顿时一愣,脑袋一阵发懵。

    围猎佣兵团派出战斗的五个平时在围猎佣兵团内可是重量级人物,看到对面的五个小鬼竟然一脸不限的看着自己这方,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一名手拿大刀的天阶高手一脸怒气的指着冰血几人,大声喝道:”无知小儿,老子竟然就让你们知道知道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

    ”哼,如果你们现在肯给爷爷们磕头认错,爷爷们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轻饶了你们。“旁边的另一名脸上带着刀疤,一脸狰狞的中年人,挥着一个狼牙棒不屑的说道。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轻轻向上勾起,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笑容,声音甜美清脆,说出的话却让人可以吐血半升:”长着一副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类的脸,竟然还敢来跟小爷说话。你说你娘是不是生你的时候,把你丢了,把胎盘养大了。迷糊的养错了,也就罢了。竟然还狠心的放你出来祸害大众的眼睛,真是不该啊,不该。“

    ”噗!“一声声笑噗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让对面的人脸黑的可以跟墨汁比美。

    然而闻人熙燃竟然还觉得刺激的不够,痞痞的声音随之响起:”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做把好人,送这不是物不是人的东西回他娘胎离去好了!“

    ”这主意好!“火云裂欢快的一拍手,大声赞扬伙伴的好主意。

    ”一个太寂寞了,不然我们好人做到底,送他的同伴一起去。“林泽然优雅的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那还说什么,看他们激动的都浑身颤抖了,我们就快些动身吧!“雷明温柔的一笑,一副圣人般的气质看着对面。

    ”上!“一声清脆,五道身影完全不给对面一点反映的机会,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题外话------

    谢谢巍娥扑火h宝贝的月票,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