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零二)黑到吐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野外对练特训已经展开了将近一个月的时候,每天临近黄昏的时候,冰血都会醒过来,来到那几个浑身是伤,狼狈不已的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身边。唛鎷灞癹晓轻柔的将他们放到小乖的身上,然后飞回妖月佣兵团后,细心的帮他们清晰身上的伤口和上药。但是那几个男生的清洗工作,暗夜和小乖他们说什么也不让冰血来,直接叼着就流到了泡满药草的一桶水里。

    可怜的几个美男,完全没有火云裂的高级待遇,只有小乖和暗夜他们的粗鲁伺候的待遇。

    冰血和暗夜将几人都送回了房间后,回到大厅,三只兽直接变成拟态窝在冰血的怀里,一脸的享受。

    ”少主最近很开心!“暗夜坐在一旁,看着冰血脸上那满足的浅笑,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他们进步很大呢!“冰血懒散的看着沙发上,白皙的手指调皮的拨动着小乖可爱的小耳朵,没事再掐两下,感受到手里的小耳朵耐不住痒的抖动两下,便开心的嗤嗤笑。

    ”是啊!不愧是少主选中的伙伴!“暗夜那张面瘫脸上,也只有在冰血和那些兽的面前才会出现淡淡的浅笑。

    ”呵呵……暗夜也进步不错哦。笑容越来越大了呢!“冰血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一般,抱紧怀里的小乖,身体前倾,戏谑的看着暗夜。

    ”少主!“暗夜眼角一抽,无奈的唤道。

    ”呵呵!“冰血扬起可爱绝美的小脸对着暗夜嗤嗤一笑,随后双眸一闪,抬起手将左右肩膀的银摄和铁翼揪了下来放到了面前,然后在把怀里的小乖提起来,三只兽并排放到了自己前面的沙发上,直直的盯着三只兽,眼睛里闪烁这异样的光芒。好似还带着几分的兴奋。

    ”主……主银,乃怎么了!“小乖眨着爆萌的一双小猫眼,怕怕的看着冰血。他感觉他被自家主人看的浑身的猫都快立起来了。

    ”小主人,咱有话好好成吗!别这么看着我们,我们怕怕!“银摄直接将身体放平,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

    铁翼直接顶着一张憨厚的脸,傻傻的看着冰血,小眼睛一眨一眨的。

    ”唉!我说你们三个,你家主人我就那么可怕啊!真是的!人家明明粉善良的嘛!“冰血一脸委屈的白了一眼三只兽,在接收到了来自对面的四双完全不相信的眼神后,冰血小嘴一憋,双手掐腰:”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还有暗夜!你干嘛也跟着啊!“

    ”茶不错!“暗夜面无表情的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杯,一口一口喝的那叫一个香啊。

    冰血嘴角一抽,她能不能说暗夜被带坏了,绝对被带坏了。

    ”哼!“嘟着嘴不满的白了一眼无视自己的暗夜,继续掐着腰看着三只兽:”我说你们三个,我明明记得到了神兽级别就可以化形了吧!为什么你们三个天天还是兽型啊!“

    ”额……“三只兽顿时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三双眼睛一阵心虚的上瞟下瞟,就是不瞟对面的冰血。

    ”银摄!“冰血毫不客气的抓起银色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主人,银摄才是成长期!“银摄一脸讨好的蹭着冰血的白皙的小手。

    ”帝王型魔兽,成长期就可以化形了,神兽也可以化形成为人类,但是身体上多少还会带有兽的特征,只有到了圣神兽,才可以完全化为人形!“在一旁喝茶的暗夜,一边端着茶杯一边冷声说道,不过那语气中的幸灾乐祸,三只手兽可以完全听到了。

    他们听到了!听到了!

    暗夜完全不理会三兽的眼神叫嚣,仍然慢条斯理的喝着手里的茶。

    ”嘿嘿!“冰血轻柔的放下手里的银摄,脸上带着奸诈的笑容,对着三只兽,可爱的眨着一双晶莹明亮的眼睛。

    ”唉!“三声无奈的叹气响起,随后只见三只兽身形齐齐的向着大厅中间的空地一跃,随后划着一三青烟。一红、一白、一银,三团光芒在那三团青烟中迸发而出。随后不到一刻钟,烟雾散去。三道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冰血的眼前。

    冰血蹲在双眼瞪大,嘴巴微微张开,满是惊喜的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三人。

    那个一头火红色长发散乱的披在脑后,一条火红色紧身长袍外面披着一件金色包皮马甲,腰间是一条紫黑色的皮质腰带,跟冰血的衣着到时极其的相配,脚下踏着一双

    红色短筒靴,两侧各有一缕金红色的火焰秀在上面。此时男子正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冰血,嘴叫上扬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一对小虎牙更显的这样娃娃脸可爱到爆。

    ”小乖!“冰血一个高窜到了一身火红的小乖面前,抬起手轻轻的捏了捏红色长发中的毛茸茸的小耳朵。”你的兽类特征是着一双耳朵。“

    ”是的,我可爱的主人!“小乖轻轻的拦住自家小主人腰,同时弯下腰方便冰血可以更舒服的玩自己头上的耳朵。化形后的小乖虽然有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但是那一身成熟男子的气息却可以轻易的感觉到,一米九高的挺拔身姿,完美的身材比例,简直就一活脱脱的蓝颜祸水。让冰血看的嘴角一憋,太危险了,这带出去太危险了!习惯性的拍了拍小乖一头火红色长发的头,让小乖刚开手后,冰血摇着头来到了身边银摄的面前。

    ”主人,银摄不好看吗!“银摄的声音更小乖一样那么有磁性,但是却不同小乖语气中的热情。银摄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阴冷,也难怪,他本身就是冷血动物中的蛇,再怎么变异,也热不了。化形后的银摄,不同于小乖看上去已经是名20岁的成年男子,而是看上去跟冰血差不多大的样子,十三、四岁的样子。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白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阴冷,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不愧是蛇,妩媚却阴毒的蛇。雪白的衣衫,雪白的手,无瑕白雪般的长发用紫黑色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风流自在,优雅贵气。然而那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白眸在看向冰血的时候,却异常的温柔宠溺,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温柔的抬起冰血的手,冰冷白皙的手在冰血的手里,好似有了温度。

    ”好看!银摄怎么会不好看的。只是没有想打银摄会这么好看!“冰血抬起另一手轻轻的摸了摸银摄眼眉中的的一块白色鳞片,冰冰凉凉的很舒服:”银摄的兽型是这块鳞片?“

    ”现在是,到了成熟期,属于我帝王型的标准,银麟角就出长出来,那个才是银摄最美的地方!“银摄一身的骄傲之气悠然而发,这是他身为帝王型魔兽的骄傲。

    ”嗯嗯,我等着看!一定很帅!“冰血同样一脸宠溺的揉了揉银摄的头,最后来到铁翼的面前。

    铁翼化形后跟小乖一样,也是20多岁的成年男子的模样,不过冰血只能说,她不是外貌控,真的,不用把帅哥美女都往他身边送,天啊……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她又不是防狼器啊!

    铁翼的身高比小乖高出一点,大概两米左右,一袭略微紧身的银灰色长袍,上身还套着一件紫黑色铠甲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亚麻色的清爽短发漂亮得让人咋舌,一双清澈明亮,透着些许憨厚气质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光滑的皮肤、薄薄的嘴唇呈现可爱的粉红色。此时对着冰血憨憨的一笑,一双尖锐略短的獠牙在这憨厚的笑容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连铁翼都是一枚标准美男呢!“抬起手摸了摸尖尖的带着几缕银灰色毛发的耳朵,可爱的不得了。

    ”主人喜欢就好!“铁翼的声音带着几分沉稳,会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

    冰血退后两步,一手环胸,一手摸着下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三只兽,点了点头:”嗯嗯,不错、不错!“

    ”主人喜欢就好!“三兽单手放到胸前,优雅的向着冰血行了一个绅士礼。

    冰血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眼中快速一丝狡诈,随后单手转,三本封面亮丽的书出现在了手里,随后上前一本,每兽一本,交到了他们的手中,接着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你们的主人的日常生活就完全教给你们了!好同志!辛苦了!“

    在三只兽还在愣神之际,冰血一脸欢快的转过身,开开心心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蹦去,还不忘挥了挥小手:”你们最爱的主人去睡觉喽。忙完了自己回蓝魔之戒去哦,我给你们设置了自由限制!晚安!“

    ”食全大补!“

    ”美味殿堂!“

    ”欢乐厨房!“”主人……“妖月佣兵团的阁楼内,在月亮升到最高点之时,三只悲催的兽异口同声仰天悲鸣,最后在暗夜那双冰冷的黑眸的注目下,可怜兮兮的向着厨房而去。

    为了自己最可爱、最伟大的主人,厨娘兽又如何,他们拼了……主要是如果不好好照顾主人,他们相信紫冥老大醒了后,绝对会跟他们拼了!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纱洒在床上,拱起的丝绸被下,轻微的晃动了两下便再无

    一丝动静,这时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从被子低下传出去,再过了几分钟,被子终于掀开,散乱的头发被一双纤细白皙的小手拔开,露出一张还有些稚嫩的绝美容颜。

    床上的人儿迷茫的睁开双眸,一双水汪汪的黑眸如星辰般明亮,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还有些朦胧,嘟着小嘴,粉嘟嘟的小脸,让人看着恨不得咬上两口。

    双眸眨了眨,迷茫瞬间消失不见,一缕锐利冰冷的光芒快速闪过。冰血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的坐起身,看都不看的指了指一旁衣架上的衣服,单手一点,衣服犹如有了生命一般,自动飞到了冰血面前轻柔的穿在了身上。

    嘴角微微上扬,看了看手指上那缕透明了光,再次感叹这个世界真好,穿衣服都不用动手。一双秀眉微微一挑,再次抬起纤细的手指,在面前轻轻一划,一道蓝光快速包裹全身,几个呼吸间消失不见。这时冰血整个人神清气爽,带着一抹开心的笑容,抬脚向着客厅走去。

    唉!估计整个大陆就只有冰血这个怪咖才会用珍贵无比的灵力,驱动早已失传的空间元素来穿衣服,再驱动水元素来洗簌了。谁人不知,体内的灵力是每个魔法师的保命符,轻易不敢浪费。哪有像冰血这个拥有无边无际的灵池的变态,根本从来不会担心灵力会耗尽的。与其说那是灵池,不如说冰血拥有的根本是灵海来的贴切。

    刚刚打开房门,一股飘香迎面吹了,让早已饥肠辘辘的冰血顿时瞪大双眼,竟然隐隐约约发着可疑的绿光。

    ”我好饿哦!“懒散的声音响彻整个客厅,只见一阵风吹过,冰血已经做到了饭桌前面。

    擦……这货竟然饿到用瞬移来到餐桌前面。

    ”主人,早餐很快就好喽!“小乖带着宠溺的声音从厨房里面传出来。对于冰血来说小乖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籁啊天籁。

    ”小乖、银摄、铁翼,我爱死你们了!“冰血左手拿着叉子,右手拿着勺子,一脸乖巧的坐在餐桌前面等着吃食。

    ”嗯……好象啊!“闻人熙燃一脸迷茫的从房间里面走出去来,拱着鼻子来到冰血的身边:”什么东西,这么香?“

    ”是啊!闻的我更饿了!“火云裂可怜兮兮的挪到了到闻人熙燃的另一边,浑身无力的躺在餐桌上,她醒过来才发现,她快饿死了。

    ”小紫墨,雷大哥做饭吗?“林泽然一脸虚弱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只少了雷明一个人,看着冰血弱弱的问道。

    ”我在这里!“雷明淡然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四双眼睛齐齐的看了过去,本以为听到雷明那淡然的声音,会不似他们这样饿的快要魂飞的状态,只是看到雷明那猛咽口水的动作,几人齐齐的落下一滴冷汗。

    这货都饿成这样了,还装……鄙视你!雷明完全无视几人的鄙视,一个闪身来到了林泽然旁边的位置做好,直直的盯着厨房。

    ”额……都在这里,那谁在做饭?“闻人熙燃来回看着五个人,顿时有点发懵。难道是那个跟冰块没什么两样的面瘫暗夜……不会吧!就在冰血期盼,其他几人脑袋发懵之际,三道身影一次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主人,早餐做好喽!这是小乖做的烤面包,你尝尝!“一身红衣的小乖手里端着两盘考的黄金色的面包放到了冰血的面前,一双红眸紧张的看着冰血,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有尾巴的话,那么那条尾巴一定摇的特欢实。

    ”小主人,这是银摄做的香宝粥,饿了吧!快吃吧!“优雅绅士的银摄将泛着香味的粥盛出一小碗,一道白色闪烁,刚刚还冒着热气的香宝粥瞬间变得温热适口,带着温柔的笑容放到了冰血的面前。

    ”主人,这是爽口凉菜。不过早上不可以吃太多凉菜的,主人还小在长身体,要主意营养!“帅气干练的铁翼细小的往冰血面前的盘子里面夹了几口凉菜,满足的看着吃的香甜的自家主人。他们三个本来还有些抵制,堂堂神兽竟然做起来厨娘,但是现在看到主人开心的吃着他们做的饭菜,心里竟然格外的满足。他们喜欢做主人的厨娘。

    ”好吃!“冰血吃着眼前的食物,笑的满足,真没想到,自己只是试试而已,这三个宝贝实在是太有才了。

    ”小……小紫墨!“闻人熙燃一脸惊恐的指着面前的食物,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冰血。

    ”咦!你们怎么不吃!“冰血咬着小乖递过来的面包,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干嘛一副让他们吃人肉的表情啊。

    &n

    bsp; ”他们?“火云裂震惊的看着对面明显不是人类的三位,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是小乖、银摄、铁翼啊。你们不是见过了!“额……好像吓到他们了!

    ”不是圣兽吗!“林泽然突然觉得脑子有点转过来弯了,他只知道铁翼是神兽,但是……其他的两只原来也是啊。

    ”无知的人类,看在你们是主人伙伴的份上,才会带了你们食物,还不快吃!“脾气火爆的小乖一声低吼,大有再不吃,就喂你们吃火的意思。

    ”呵呵!小紫墨不愧是小变态啊!谢了三位,很好吃!“雷明震惊过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不能拿他的小血当正常人看待。

    三兽对着雷明微微点了点头,相比之下,他们对雷明反而客气很多,不过也难怪,谁让雷明比闻人熙燃他们都强呢。对于魔兽来说,强弱的区分比人类更加的分明。

    一场惊心动魄的早餐在大扫荡似的结果后,几个人满足的拍了拍肚子,不过收拾残局火云裂和闻人熙燃、林泽然就不刚让这三位神兽大爷动手了,连忙受伤好桌子上的餐具,快速进到厨房洗完后,满足的坐到沙发上。

    ”经过这一个月的野外特训,我们晋级后的波动都已经巩固的很好了,而且我的斗气再次提升了不少!“雷明微笑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

    ”嗯,我们的灵力也是!“其他几人附和道,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这两个月来,冰血让他们得到了很多,学过了很多,付出了很多,但是这样的付出,他们很开心。

    ”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正式接佣兵团的任务。“冰血精神力探测到,几个伙伴这两个月来的修为确实稳舵了很多,而且对战之时也成熟稳重了许多,这样他们的底牌更多了。

    ”佣兵团的任务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和高级、特级任务。五级以上的任务都是由五星佣兵团接的,难度和危险性是其他级数的任务无法比拟的,相对的得到的报酬更多,有的时候不仅仅是钱,也许是难得的奇珍异宝。一千个一级任务可以申请过二级测试,通过后方可升级为二级佣兵团。八百个二级任务可以申请过三级测试,通过后可以升级为三级佣兵团。然而三级佣兵团升到四级就要通过每年一度的佣兵团竞技赛,升到五级佣兵团是一样的。“雷明靠坐在沙发上,给几人讲解着佣兵公会内的升级规则。

    ”那如果我们直接升级到三级佣兵团呢!“冰血看着雷明轻声问道,眼中闪烁这精锐的光芒。

    雷明微微一笑,他早就知道,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是那种默默无闻,甘愿一级一级升的呢。岂不是辱没了他们天才少年之名,冰血又岂不是辱没了那鬼才变态之名。

    ”一级直接升到三级的很少,但是也不是没有过。现在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直接踹了一个三级佣兵团,抢了他们的任务,作满五百个三级任务,一年后的佣兵团竞技赛,我们就可以直接挑战四级或者五级佣兵团。“雷明看着几人,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奸诈。

    ”这样直接踹有让佣兵公会无法出面阻止,我们就必须有个正当的理由才行!“闻人熙燃双眉一挑,脸上露出了一个痞痞的坏笑。

    ”这还用我们找吗!不是有个现成的!“火云裂单手一扬,一团小火球出现在了手中,犹如普通皮球一般随意的抛着玩耍。

    ”我们已经连续阴了他们许多次,他们又进不来,早不到人,估计现在整个团里面都快疯了吧!现在我们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佣兵公会的门口正合适!“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个甜美单纯的笑容。

    ”围猎佣兵团,能成为我们妖月的第一个垫脚石,实属他们的荣幸!“林泽然温柔的一笑,一副施舍了大恩的大善人一般。让一旁的三只兽无语的摇了摇头,他们就知道,跟在自己主人身边的人一个个绝对都是伪纯洁,真腹黑的高手。

    五人轻声愉快的商量结束后,冰血收回三只兽兽,便起身向着佣兵公会走去。不出所料,这一路上,不管是暗处还是明处都出现了好多批不同的人,来来去去,想也知道是去向着他们背后势力报告去了。冰血也由着他们来去,毕竟一会他们要做的事情,人多才更有意思。

    这不前脚还没有踏入佣兵公会的大门,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气势凶悍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一道属于中级御剑师的威压向着五人的身后袭来。

    冰血嘴角轻轻向上扬起,眼中快速闪过几分不屑的光芒。

    只见站在冰血身边的雷明,轻轻的转过身,白色面具下的双眸快速一亮,刚刚那迎面而来的天阶高手威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终。

    刚刚感到佣兵公会门前的围猎佣兵团团长顿时震惊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不远处的五个年轻人。刚刚自己那天阶高手的威压完全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不说,竟然还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对面的那几名少年少女最大也不过20岁,最小的可能还不到十五岁,怎么可能是天阶高手,而且还比自己厉害。这绝对不可能!难道他们身上有什么防御装扮不成!

    围猎佣兵团团长愤怒的看着冰血几人,心里却不断的揣摩着刚刚的诡异景象。

    ”阁下这是何意?“冰血懒散的踏着步伐,来到了几人的面前,白色面具上的紫色曼珠沙华在陪上冰血那一身懒散邪魅的气质,显得更加的妖异邪魅,完全不似一个十三岁少年该有的气质,这样的冰血让隐藏在暗处的几个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哼!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多次羞辱我围猎佣兵团,废我团员,更是将我独子重伤。现在竟然还来问我何意,本团长倒要问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围猎佣兵团团长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现在看到冰血五人,那一身高贵的气质,华丽的衣着,小小年纪竟然就敢跑到佣兵公会来建立佣兵团,想必定是哪个大家族中的子弟,如果这样冒然重伤,到时人家找上们来,想必佣兵公会也未必会护着他们。

    然而冰血怎么会给他们退缩的机会的呢,他们可是就等着围猎佣兵团团长举兵来犯呢。

    眼中的高傲不屑让对方看的清清楚楚,懒散的语气更是充满了狂傲:”妖月佣兵团,在下妖月佣兵团紫墨。看样子阁下今日拦住我妖月是来寻仇的了。虽然我妖月从来不会怕你一个小小的三级佣兵团,但是这仇寻的未免太好笑了吧!你围猎佣兵团每次都跑来我妖月门口集体抽风,不是绝食自虐,就是集体大搞男男之恋。我妖月还没有去向你索要精神损失费,阁下现在却先倒打一耙了。紫墨这心里啊还真是觉得好委屈呢!“冰血双眸一眨,嘟着小嘴,即使带着面具,仍然可以让人看出那满脸的委屈表情。顿时让一些女佣兵们心碎一地。

    然而一番话说出来,再加上这个委屈的小表情,顿时让身边的伙伴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嘴角眼睛狠狠的一抽,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们真想大笑几声!这丫的太黑了,简直不是一般的黑!

    他们也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用嘴杀死你。看看对面那些围猎佣兵团的人吧,一个个脸扭曲的简直超出了人类的极限啊!直接太强大了!

    不过那一句”小小的三级佣兵团“让许多人大大吸了一口凉气,嘴角眼睛一顿抽,你到底有多狂啊。还人家是小小的三级佣兵团,你怎么忘了,你们明明是更小的一级佣兵团好不好!

    ”你!你你你……“围猎佣兵团团长浑身颤抖,一脸铁青的指着冰血,愣是被气的一句话没说出来。

    ”团长,你没事吧!“围猎佣兵团的团员们看着自家的团长被气站都站不稳的,连忙上前扶着。刚要抬起头骂冰血。没成想对面轻飘飘的来的一句话,彻底乱了他们的脚步。

    ”雷,你说这中风,医师能治聊吗?“

    ”小紫墨,这种中风许是精神创伤,除非用高级丹药!“

    ”那三级佣兵团能买的起高级丹药吗?“

    ”买不起,他们很穷!“

    ”噗……“一口鲜血从那悲催的围猎佣兵团团长口中喷出。顿时让围猎佣兵团乱成了一团!

    ”呀!不好,吐血了!“

    ”是啊,真可怜!“

    可怜你妹啊!还不是你们这五个人气的,不然好好的一个人能吐血吗!

    顿时刚刚还围在妖月佣兵团周围的人,慢慢的向着旁边退去,他们总觉得离他们太近,他们背后那凉风呼呼的不断。

    冰血五人对视一眼,各自无语的摸了摸闭嘴,他们心脏承受力不好,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就说了几句话吗!搞的他们好像很恐怖似的。

    ”不对啊!小紫墨,我们那天好像没伤他儿子吧?“火云裂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冰血。

    ”额!“冰血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轻声说道:”那天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不小心散了些东西在他身上!“

    ”什么东西?“四

    双眼睛好奇的看向冰血,对于冰血制毒的本领,他们可都见识过,太变态了。

    ”额……那个东西的名字叫……叫永垂不朽!“冰血嘴角一抽,弱弱的说道,突然面对四双这么清澈的眼神,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什么……什么意思?“闻人熙燃突然有种腿下冒凉风的感觉。

    ”就是永远垂下去了,死都起不来的意思!“冰血看着火云裂那双还是不解的双眸,眼角一抽:”那倒霉催的成了残废,男人中的残废。也可是再也不是男人的,人妖!伪男!废物!娘娘腔!不举半男!还有……“

    ”停!我明白了!“火云裂一把握住冰血那张小嘴,一脸的冷汗!其他三人早在听到冰血第一个解释后,就一脸抽搐的看向了前面。突然他们有些理解吐血的围猎佣兵团团长了。

    ------题外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