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十七)好变态的试炼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妖月佣兵团五人为期两个月特别训练的第一天,几个人的资质在同辈中本就是天才一列,在家中更是得到了最好的培养,但毕竟是家族中重点培养的年轻天才,得到的功法武技虽然是最好的,但是却没有经历过任何生死历练,只能说比温室里面的花朵多了一些自保的能力而已,平时在与家族中人对练的事情舍不得打,舍不得碰的。唛鎷灞癹晓这样在真正的生死战斗中,别说是跨阶挑战,就是遇到比他们修为等级低,但是实战经验多的敌人,都未必可以打的过,这就是大家族中多数子弟的弱项。

    火云裂、闻人熙燃就属于家族中保护长大的年轻天才,天赋极高、功法武技都是家族挑选出的上等,但是却少有对敌经验。属于空有修为而无实力的人。林泽然虽然从小没有得到过家族中的重视,但是贵在母亲身份特殊,拥有的东西自然也特殊难得,况且他本身体内的血脉天赋就不一般,但是却没有得到很好的激发。

    相比之下,雷明这个真正在佣兵世界里面长大的少主就比他们好了很多。虽然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的生死大战,但是对敌的实战经验也不少。

    然而这些都无法跟冰血这个真正在死尸里面爬过来的杀手比。但是往往活到最后的只有这样的人。

    所以为了伙伴的自身安危,为了妖月更好的发展,这个训练是必需的。

    雷明一年前就服用过火龙果,在经过这一年的闭关修炼,已经正式步入天阶高手的行列中,成为初级御剑师。高级大剑师的门槛与高级大魔法师的门槛同样艰难。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天阶高手,就是卡在了这道门槛内。然而这火龙果确实是难得的天才地宝,竟然让雷明在短短一年的时间跨过了中级大剑师,越过大剑师巅峰的门槛成为了天阶高手。

    火云裂不愧是火家难得的天才少女,十七岁便已经晋级到了中级魔法师巅峰,这次因为火龙果正式进入到了初级大魔法师,可是比正常的修炼者早了十多年,而且还是一名体魄比正常魔法师强悍许多的火系魔法师,冰血相信在经过这次的训练后,她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魔武双修的天才少女。

    闻人熙燃也算是一朵奇葩,不仅仅在满是商人为主的闻人家族中魔法天赋高超到已经比其他以魔法为主的家族中的天才还要好。更加让人惊叹的是,这为爷竟然把人人都认为是最弱元素的水系元素领悟到多种杀伤力极为强悍的水系攻击魔法,被众人称之为变态水系魔法师,因为火龙果的缘故现在也已经达到了大魔法巅峰状态,只差一个契机便可以冲破这道门槛,埋进天阶强者的大门。

    虽然对于林泽然的实力冰血还不太了解,知道的仅仅是风系魔法师,这次服用了火龙果,也晋级到了风系中级大魔法师。不过冰血相信,只有是他体内的妖性血脉觉醒后,一定会非常的强悍。

    雷明有了她在前世组织中所学到的玉萧剑法,在与这个大陆中的功法所结合,应该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所以冰血决定这次他们训练的主要课程便是体魄,然而一副强悍的身体,也是他们现在最为需要的。

    几个人从佣兵之城出来后,便一直向着魔兽森林而去,找到了一处安静无人的小山谷,便停了下来。

    看着有些微喘的闻人熙燃和林泽然,冰血摇了摇头,单手一挥,几副细小精致的白色手环脚环出现在了几人面前。冰血从中拿起了一副上面刻着紫色带曼珠沙华图案的手环、脚环,戴在了自己的双手、双脚上。随后站直看着对面的几人。

    随后雷明微微一笑,也弯下腰去拿那副刻着一道金色雷电图案的一双手环和脚环,刚拿在手上,雷明猛地抬起头看向冰血,看到那双满是认真的黑眸后,再次笑了笑,手臂用力一提戴在了自己的手脚上。

    ”雷,干嘛那副表情,好像是拿了很重的东西一样。“闻人熙燃嘴里调侃这好友,也弯下腰去拿另一幅刻着一只金元宝的两幅双环,顿时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拿着双环的手也同时一僵,愣愣的看着冰血:”紫墨妹妹,这个……“

    火云裂和林泽然对视一眼,分别弯下腰去那另外的两副中间刻着火红色云朵和另外两副刻着青色小蛇的手环脚环。刚拿起后,同样一惊,竟然同时掉到了地上。纷纷不解的看着冰血。

    其实这幅手环脚环的做工很精美细致,看上去像是价值不菲的首饰,男女皆宜。上面的花纹也是对应他们的面具所雕刻的,材质也是属于一种好看的白色金属矿,很漂亮。他们看到的时候都以为是冰血炼制的什么装备,正想拿起来研究一下,只是没想到……

    &nbs

    p; ”小紫墨,这是什么?“雷明勉强的抬起手臂,看向冰血,连身为职业武士的他手臂都已经发酸了。

    ”是啊,这手环、脚环都好漂亮,可是好重哦!“火云裂看着冰血,脸上带着惊恐,不敢相信接下来他们要面临的一切。

    ”不会是……“闻人熙燃直直的看着冰血手腕和脚腕,脖子已经有些僵硬了,他突然厌恶起自己的聪明了。

    ”从现在开始,接下来的所有日子我们都要带着这幅手环和脚环训练。放心吧,这是用特殊矿铁炼制的不会伤及皮肤,而且我特意把外观制作的好看一点,这样带着也不会觉得很怪。金燃、轻风、云火你们三个人的每一个环我都加了一个重力阵,雷明的我加了两个重力阵,所以你们才会觉得这么重,另外我要求你们在训练期间将体内所有的力量全部封闭。“

    ”重力阵!“

    ”封闭力量!“

    除了雷明仅仅是挑了挑眉后,其他三人皆是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

    冰血面无表情的抬起手臂让几人看着自己的手臂上的手环,轻声说道:”我手上和脚上的环,里面分别有五个跟你们一样的重力阵。“就这样一句清脆淡漠的话,让其他几人浑身一振,没有了任何声音,纷纷将自己面前的手环和脚环带上,最后快速站起身看向冰血。

    冰血看着他们脸上认真信任的表情,拿出了五枚丹药让他们服下,自己也服用了一颗,这枚丹药是可以将体内的灵力和斗气完全封印住的封气丹,现在的他们已经成为了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普通人。

    ”闭上眼睛,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冰血的话让几人再次一愣,不过随后便同时闭上了眼睛,将自己完全放心的教给了对面的女孩。

    看着如此信任自己的伙伴们,冰血微微一笑,随后也缓缓闭上眼睛,神识外放,发现附近再没有其他人后,右手紧握向前伸出,对着前面的几人一挥,一道深红色的光芒迸出,将几人团团围绕在其中,一个呼吸间,几人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雷明几人只是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后,便安静了下来,四周更是一片寂静,寂静的连风声都没有。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前的是三个血红的大字,试炼阁。

    ”这里是……“闻人熙燃几人站在原地不动,静静的看着这里面唯一可以看清的一道门,不解的问着冰血。

    冰血抬起手,让大家看自己手中的一块还在发着淡淡红光的石头,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就在这个石头的空间里,只要里面有人,才会发出淡淡的红光,其他的时候,这颗石头跟普通的石头一样。这块石头是我在父亲留给我的戒指中无意间找到的。精神力探索后,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有可以居住生命的空间领域。注入灵力,上面便显示出了试炼阁三个字,前几天你们在闭关时,我便进来看了一次,原来这里面是专门给武士修炼用的特殊空间。我便在里面的几个领域稍稍的改动一下,以后可以作为我们妖月特殊训练的领域。“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闻人熙燃拿过冰血手中的发着红光的石头,眼中满是震惊。他突然发现,原来以前的自己,目光是那么小啊。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都要在这试炼阁里面度过。怎么样!伙伴们!“冰血看着对面的四个人,微微一笑。其实她明白,这样的训练对于他们太多沉重,但是这妖月佣兵团是她要求建立的,几个人也是她召集起来的,她就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任。她说过她不要在看到有伙伴的离开。这也是她保护他们的一种方式。

    ”还说什么!开始吧!“火云裂首先向前一步,看着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亲切的一笑,既然在刚刚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她都敢闭上眼睛,让这个女孩带着自己走,那么就代表,她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这个女孩,自己第一次真心交到的这个朋友。

    ”小爷我什么时候怕过!紫墨妹妹就放心的向前走吧,哥哥我会紧紧的跟着妹纸的身后的。“闻人熙燃勾着嘴角,表示对于冰血的绝对信任。

    ”从遇到你后,我就说过了,我跟你走。“林泽然同样微微一笑,这里面的人,他的体质最弱。因为从小得不到良好的营养补充,导致了他体质羸弱的缘故,虽然经过冰血给的火龙果的充足灵力调养,已经好了很多,但是仍然无法与其他的几个人想必,但是他却没有抱怨过一句,始终坚持着跟上冰血的脚步。

    雷明更是没有说过一句话,始终都保持着微笑

    看着冰血。因为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在多说什么,不管冰血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与跟随。

    ”好,我们出发。“冰血淡漠的说道,却像是有种无声的力量,灌入到了他们的体内,让他们突然间浑身充满了力气,抬头挺胸的跟着冰血踏入了那道漆黑的大门。

    然而在这期间佣兵公会的大多人都在讨论着这个新成立就在佣兵之城照成大轰动的一级佣兵团,妖月。大多数的传闻都是从那天佣兵公会门前的一场诡异无比的战斗开始的。那天在场的所有人至今都还在对于那些佣兵们所收到的伤诡异不已,后来听说去治疗的医师说,那些人的体内先是受到了严重的烧伤,紧接着又受到了严重的冻伤,导致了经脉严重受损,从此成了废人。

    这一个消息一传出,更是让所有人震惊不已,纷纷派人前去调查。那些受伤的人,佣兵公会三级佣兵团以下的人可都认识他们,这些人总是借着三级佣兵团的名头在他们少主的带领下到处欺压比他们级数低的佣兵团,想不出名都难。这次竟然栽在了一级佣兵团的手里。更让众人吃惊的是,本来闭门不出的妖月佣兵团,在沉寂的近半个月之久后,突然再次现身将去捣乱的围猎佣兵团团员扒光直接丢到了广场上,这简直就是在佣兵之城所有人的面前狠狠的打了围猎佣兵团一个耳光。当围猎佣兵团团长带着所有人去妖月的时候,竟然再次被关在了门外。叫嚣了三天,仍然没有一个人回应。

    在佣兵之城因为一个小小的妖月佣兵团热闹不已的时候,妖月佣兵团内,除了暗夜以外的其他五名团员正在经历着一种惨无人道的训练当当中。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真的有了种想要提刀直接抹脖子的冲动。这试炼阁以前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不过现在的样子,他们只能用两字来形容,那就是——地狱。

    这里面的每个房间都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稀奇古怪到他们想立刻自尽,好转世投胎,彻底结束这个活在杯具中的日子。不过却偏偏死不了,晕不到。因为冰血的丹药实在是太好用了,好用到他们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不该存在炼药师这个让他们想要骂娘的职业。

    他们进到第一间房间的时候,就差点没晕死过去。里面犹如火山底一样的炎热,四周不断的有火球射过来,而且越往里面走,火球越大。其实这些他们都可以忍受,不仅仅要躲避那些能让他们立刻化作一缕青烟的火球,还要忍受手脚上的重力手环脚环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和不便,不过这些他们都可以咬牙谨慎的坚持过去。最让他们想撞墙的是,为毛连条好路都不给他们呢。当他们看到脚下的时候,真的有种直接跳下去自我了断的冲动,下面竟然是一根根插在熔岩浆内的石柱,而且是乱七八糟的插在还冒着泡的熔岩将内,粗细不一,有的上面可以站三个人左右,有的甚至只能踏上一只脚。然而他们却只能踩着这些石柱过去,而且是跳跃式的,因为每个石柱之间的距离根本不允许你用迈的。

    在这间房间里面惊心动魄、疯狂跳跃了五天,终于走了出去,都不知道脱了几层皮的他们。终于有了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但是却没有任何可以睡觉的床,只有五个垫子,用来打坐冥想。体内的灵力、斗气都被封印,精神力自然无法运用,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到了何种程度,在这样状态下冥想,根本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无奈只能硬着头皮闭眼冥想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张开眼睛后,浑身上下就只有眼睛和嘴巴可以动,其他地方都跟罢了工似的,唯一的感觉的热,火辣辣的热。冰血这个小恶魔竟然面无表情的给每个人塞了一粒丹药,几个呼吸间,他们再次苦逼的活蹦乱跳的跟着那个让他们集体胆寒的小恶魔进入了第二个房间。

    ”这里是飞剑室,里面的有长到200厘米的重剑,有小到十厘米的飞镖,会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不同力度飞射。我们要互相配合躲避,击落。记住,我们不是一个人。“冰血在打开门之前,对着身后的伙伴轻声说道。

    然而这一句淡漠的话,让身后的伙伴心中只剩下了一个词,变态。

    即使如此,他们仍旧跟着冰血的脚步没有一丝的迟疑。刚进到里面,五个人瞬间背靠着背,围成一个圈,面守一个死角,将背后完全交给了自己的伙伴。

    在这紧张的时刻,一道极为不协调的声音传来:”那个……紫墨妹纸,灵力被封印,我召唤不出武器啊。“闻人熙燃一边谨慎的警惕着前方,一边向着身边的冰血弱弱的说道。

    ”撕!“一声撕裂布料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闻人熙燃就用余光看到了冰血的动作,顿时那种想死的冲动再次袭了上来。他竟然看到了那个小恶魔在衣服上撕了两条布,接

    着缠绕在两只手上。他可不可以不知道,冰血那样的动作是在告诉他,接下来他们要徒手挡剑啊。

    尼玛……徒手挡剑,而且还有飞镖,他们不是魔兽啊,不是魔兽。

    泪流满面的闻人熙燃和靠在冰血另一边满脸抽搐的雷明快速的在长袍上撕扯了两条布缠绕在手上。让其他刚刚明白的两个人顿时嘴巴一张,眼前一黑。手上却不敢慢上一分,赶紧跟着撕了两条布下来,缠绕在手上。

    也不知道这个变态的地方是谁弄出来的,每一个房间都有自己的递进模式,只有突破了这个房间才可以到一个狭小的休息室内休息,不过里面没有床,只有圆垫。休息室里面的却没有限制,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到下一个房间。

    现在他们就是在经过了那个极为变态的飞剑室虐待了整整八天后,来到了第二个休息室里面……打坐冥想。天知道,他们从飞剑室里面出来差点就不完整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好的地方,就连那几张人人羡慕的俊彦美肤都满是血痕,更郁闷的是还有屁股,全身上下只有脚底下没有受伤了。在冰血手里拿了一枚让他极为痛恨的灵丹后,进入了头皮发疼的冥想中。

    第二天再次无比苦逼的精神抖擞、活蹦乱跳的进入到了重力室。

    他们四个跟在冰血的两边,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白皙的小手握在门把上,转动开门,向前踏步,动作极为缓慢的向前走了两步,随后停在原地。

    四人看着前面那个小背影,对视一眼后,满是疑惑,不过仍然毫不迟疑的跟了进去。

    四人同时伸脚,向前,紧接着:”嘭!“四个人的身体齐齐的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一个个满脸扭曲的抬起头,看向前面的那个小身影,顿时泪流满面。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竟然看到了前面的那个小恶魔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抖的他们好想掐死她哦。

    她是故意的,这个小恶魔绝对是故意的,竟然没有告诉他们,这里竟然比外面负重十几倍。而且他们手上脚上还带着重力环。

    真的是想死都死不了啊。

    ”还不起来,马上就来了哦。“一道满是幸灾乐祸的声音传到了几个极其悲愤的耳中,几人顿时一愣抬起头,只见从不同方向的上空迎面飞来了几个巨大的铁球。

    顿时,重力室内一顿暴躁声传来……

    ”我靠,这变态地方到底是那个变态设计出来的!“闻人熙燃硬着头皮一个翻身跳跃躲过了一个铁球的攻击。

    ”出人命了啊!“林泽然与雷明配合着两只手用力一推对方,纷纷向着自己身后而去躲过了一个铁球。

    ”我靠!我靠!我靠!“火云裂犹如爆发了一般,狠狠一拍地面,身体顺势向上飞起躲过了从地上滚过来的铁球,脚下狠狠一踏,飞身上墙。与冰血伸过来的手拉住,二人相对用力一拉,躲过了分别对着自己迎面飞来的两个铁球,神马美女形象,神马名门闺秀,现在都已经成了浮云。

    这次他们在重力室内蹦达了十天,终于在十天后的晚上从重力室的门爬了出去了,当然真正用爬的只有闻人熙燃、火云裂和林泽然,雷明是坐在地上挪出去的。至于冰血,不提也罢,这货纯粹一变态,跟这个试炼阁一样的变态。

    这次从重力室出来后,冥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们只感觉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肉和骨骼都在向他们发出强烈的抗议,抗议身为主人的他们严重的虐待了他们。现在是连嘴巴都动不了了,完全到了极限,就连眼睛都是他们咬着牙睁开的。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血拿去几颗让他们想要撞墙的仙丹,掰开他们嘴巴灌了进去。天知道……其实他们更加喜欢这样一动不动的挺尸。

    ”万象室?“五个人抬起头看向他们要闯的最后一间试炼室,不解的看向冰血。

    冰血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伙伴,嘴角轻轻向上一扬,笑的那叫一个单纯无邪。不过在他们眼里,却是笑的那叫一个恐怖至极啊。

    四人浑身一抖,齐齐的看向那扇五颜六色的大门,坚决不再去看那张让他们想撞墙的笑脸。

    咬牙!

    硬着头皮!

    浑身绷紧!

    进!

    ”这里是?“雷明看着里面漆黑的一片的空间,脸上的表情越发

    的凝重。

    ”这是唯一一间我无法改动的房间,里面是幻阵,而且不止一个幻阵,有八个连环相扣的幻阵,所以大家小心。“冰血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伙伴,微微一笑走了进去。这几天他们确实很辛苦。每天都在做着超过自己极限许多的训练,就连她也勉强着撑过来的。

    如果这些要按照前世的那副身体,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只能说现在的身体还是太差了。速度和力道都无法跟上一世相比。

    当初刚进组织的时候她也才三岁,一共一千个孩童,从世界各地被带回去,从一人血战成狼,到千人混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相搏,不断的杀戮,不断的从死尸里面爬出来。最后只有自己和玄从一千多人的尸体上走了出来。

    来带这个世界后,她极力的将那满身杀戮之气隐藏起来,不过……身为杀手的本质却再也无法丢弃,因为早已渗入了骨髓。

    然而前世作为杀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对敌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她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杀死对方,不管对方有多强大,只有杀了对方,自己才可以活下来。

    虽然这一世有了极为逆天的妖孽天赋,有了许多逆天功法,但是凭借着现在的年龄所得到的一切,却都是她脚踏实地,不断的突破自我极限,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不管是体魄,魔法,还是炼药、炼器,她都在不断的突破着自我的极限,无时无刻不再拼命的修炼。

    现在她所拥有的这些,同生同死的契约伙伴,相扶相依、患难与共的生死之交、这些都是前世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所以她一定要变强,强到可以好好的守护他们。

    况且还有等着她,真的爱她的父母,同样是她不断突破变强的动力。所以她要比别人更加的努力,比别人更加的拼命的才行。

    他们已经在试炼阁内呆了整整23天了,这是他们要闯的这一层的最后一件,万象室,冰血只知道这里面是幻境,连她都无法改动的幻阵。

    五个人警惕的进入到了黑暗的房间内,虽然现在的他们体内的灵力与斗气都已经封印,但是进到这个房间后,仍然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在不断的扭曲变换。

    一道白光瞬间迸发将五人笼罩在其中,过了一会,白光散去,冰血发现四周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想必这个幻阵是针对个人的,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她相信她的伙伴。

    不断的向前走着,四周白白茫茫一片,看不到任何景色,除了白色就是白色,无边无际,寂静的让人压抑。

    突然四周景色再次扭曲变换,一阵刺眼白光发出,刺得冰血只有闭上眼睛转过头,待到白光散去,才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前面的景色,顿时眉头紧皱,眼中透着杀气和一股绝望的气息。

    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四周只能摸到冰冷的墙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冰血可以感觉到,她靠在一个墙角里,冰冷刺骨的墙角。

    就这样一动不动,紧紧的靠在冰冷的墙角上,四周没有一丝的风,但是背脊却不断的划过一道又一道的冷汗,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四周没有一点的声音,寂静的诡异。好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着。

    冰血知道这个幻阵勾起了自己心底最大的恐惧,那就是黑暗的狭小空间。在前世她刚刚进入到组织时,就被关到了一个空旷的黑屋子里,里面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与孤独。她只能缩在一个角落里,抱着团,紧紧的抱住自己。从那以后,她痛恨上了那个空间,那个足以让她窒息的空间。

    明知道不可以这样,不能惧怕,但是身体仍然止不住的在颤抖,呼吸更加的急促,她好想蹲下身子抱住自己,但是她知道,她不能,一旦蹲下就输了,彻底的输了。

    她怎么可以输呢……爸爸在等她寻,妈妈在等她救。怎么可以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输在这里。玄在等她,他们说好要一起幸福的,他们还有没有见面。紫冥和暗夜都在努力的修炼,她怎么可以输在这里,怎么可以。

    ”我已重生,你们……你们再也无法左右我,我只是我,我是魔冰血!“一声仰天长啸,冲入天际。

    四周空旷的空间瞬间响起了无数回音,好像几百个人一齐大吼似的!

     

    我是魔冰血!

    我是魔冰血!

    我是魔冰血!

    ”啪!啪!啪!“像是有无数的玻璃瞬间爆破一般,在冰血的耳边爆破声接二连三的迸发而出。

    几个呼吸间,前方顿时出现了一缕刺眼的白光,逐渐不断的扩大,在黑暗呆了一段时间的冰血,被刺得眼睛发疼,快速闭上了双眼,灵敏的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在不断的变换着。

    这时耳边响起了几个让她熟悉的声音。

    ”你这个野种,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

    ”你看看这是我爹刚刚给我买的,哼!你这个没有爹娘要的野种,滚开,弄脏了,小心我告诉爹爹去。“

    ”臭丫头,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废物!你爹意思死了,你娘也跟别人跑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趁早死了的了,省的浪费我家粮食。“

    ”没人要的野种,废物!“

    ”你从出生就没有爹,你娘也跑了,你是野种,是废物。“

    看着眼前那一张张嫌恶的脸,听着一句句嘲讽的谩骂,冰血愤怒了,一股黑色阴冷的杀气不断的从身体里散发开来,缓缓的围绕在身体的周围。

    双手垂在两侧,紧紧的握成拳,浑身不住的颤抖着。这些声音不断的在她的脑海中回想,陌生却又熟悉,那每一张面孔,她都认识,却又觉得极为的陌生。那每一句话,都已经在记忆中的深处,但是却似乎从来没有听过。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些记忆都不是真正属于她的,却深藏在心底的深处,因为这些记忆都深藏是叶家小七的记忆里,却可以让她感同身受。

    他们同样出生之后便是一个人,同样是孤儿,同样的遭到别人的侮辱谩骂。可是她却比自己幸福,因为她的父母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深爱着她,然而现在这份爱,被自己接收了,现在的自己,魔冰血,同样的是幸福的。

    所以……

    我,魔冰血才不是野种,我也有很爱很爱自己的爸爸妈妈。

    我,魔冰血不是什么废物,我有鬼才天赋,而且将会是这个世界顶峰的存在。

    所以,你们统统给我消失,破……

    一声怒吼,紧握右拳,一击向前,还在不断变换的景色瞬间击碎。

    ”咔!“在冰血拳头击中的地方,快速出现数道裂痕向着四周延伸,于此同时三道血痕顺着冰血小小拳头向下流淌,划出三道血流,不断的向下流淌着。

    ”哗!“一阵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空间内。四周所有的白色,不断的倒塌崩碎,奇怪的是却没有向着冰血所站的地方落下一块碎片。

    随后无数道刺眼的光芒从四面八方射出,眼睛痛的冰血直想骂娘,连忙快速抬起手臂遮住眼睛。其实她最讨厌的就是幻阵,因为她每次遇到幻阵,都有种让人耍了的感觉。极度的不爽,非常的暴躁。

    空间再次转换,待到四周平静在了之后,冰血缓缓的放下手臂,双眉一挑,竟然出来了。

    昏暗的灯光,几个圆垫安静的放在低下。

    真的出来的!

    呼!

    冰血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腿脚一软,坐到了地上,此时的她已是浑身狼狈不已,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湿,头发紧紧的贴附在脸上和脖子上。身上也有好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受的伤,道道血痕已经不再流血了。

    现在的冰血,什么都不管,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自从第一次杀了人以后,从小黑屋里面出来,连续病了三人,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懦弱。

    ”小血!“一声惊呼从身边传来,紧接着便进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是那样的小心翼翼,是那样的温柔。

    僵硬的抬起头,看到是一张满是焦急的俊彦。

    ”阿明!“轻轻开启双唇,唤出了那个名字。看着那张惨白的脸,冰血知道雷明在这个幻阵里也不好过,不过他闯过来了,他战胜了自己心底的那个阴影。

    ”小

    血,我在,我在。没事了!没事了!“雷明静静的抱住怀里的人儿,那样坚强的她,到底遇到过什么样的曾经,能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

    到底遇到了怎样的恐惧,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双唇干裂,浑身还在不住的颤抖着,双拳始终紧握。

    她还是个孩子啊,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为什么会经历这么多的痛苦,忍受那么多常人所不能忍的事情。

    ”我没事!我现在有了你们!“冰血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不仅仅让抱着他的雷明心底一酸,就连刚刚进门的三人同样满心的酸痛。

    ”没错,血妹以后有我们,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火云裂来到冰血的身边蹲下,同样惨白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轻轻的抬起手将黏在冰血脸上的发一缕一缕的拿开。

    ”睡吧,我们在这里!“闻人熙燃轻轻的拍着冰血,像是再哄一名刚刚出生的小婴儿,轻柔的哼着小曲,慢慢的哄着他们的小妹妹进入梦乡。

    这一夜没有任何人在挪动,就这样靠在冰血的身边,陪着她,看着她。

    这一夜很漫长,却有很安逸,让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夜是他们睡过的最好的一觉,即使没有床,即使没有暖被香枕,即使只有**的地,但是却是他们最为轻松的一夜。

    禁闭的双眸微微一动,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很温柔很温暖的地方,缓缓的睁开双眼,冰血的脸上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伙伴,守护了自己一夜的伙伴。

    这一夜,她就这样窝在雷明的怀里,而雷明则是靠着冰冷的墙壁。闻人熙燃侧靠着墙壁,头点着墙,抱膝坐在自己的右边,而火云裂和林泽然则是抱膝坐在自己的左边,枕着他们自己的膝盖睡了一夜。

    他们真的就这样守了自己一夜,就连在这么狭小的休息内,都没有挪动过任何地方,就这样围着自己坐着地上抱膝睡。不过每个人的脸上却带着轻松的表情。

    ”小血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雷明轻柔的声音在头顶传来,也唤醒了身边其他三位伙伴。一双双朦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冰血,满是担忧。

    冰血笑着摇了摇头,声音甜美清脆:”我没事了!伙伴们,我们回家吧!“

    四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好!我们回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