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魔兽哪里去鸟【搜读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魂魔宫,好名字。唛鎷灞癹晓勾魂恶魔,确实是我们的风格。“冰血背靠着大树,淡淡的笑着。嘴角还挂着刚刚打斗后留下的血迹,一身的紫黑色长袍上零零散散的血渍爪痕,显示着冰血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魂引原本一脸淡然的斜靠在冰血旁边的大树下,听着身边之人的话后,一挑英眉,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当初主子建立魂魔宫的时候,也说过跟小主同样的话。难怪……主子会这般在意小主子。“

    听到魂引口中提到的那个人,冰血眼中闪过一丝的温柔。随后抬起头看向魂引:”你跟在我身边也一年多了,回去吧。告诉他,我很好。还有……等。“

    冰血的话让魂引一愣:”小主子……“

    ”我知道,这一年里,你对于那边的事情很担忧。回去吧,告诉他,我让的。“冰血语气带着不容反抗的坚定与自信。玄从来不会反对她的任何决定。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也对……我想这世界上,眼前的这位女孩是最关心主子的人了。虽然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她和主子的任何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这样觉得。

    魂引微微一笑,单腿跪地恭敬的说道:”魂引领命,小主子一定主意安全。“随后一个转身,纵身一跃,向着远处的而去。

    感受着刚刚与魔兽对战之时消耗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冰血缓缓的站起身,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露出了一个甜美温柔的笑容:”玄,很努力呢。单单看到魂引,就知道了。不像杀手的杀手,一般人怎么可能培养的出来。不愧是地狱恶魔培养的黑暗杀手,哎呀……既然你都这么努力了,身为你的伙伴家人,同样是地狱恶魔的我,怎么可以停歇呢。“

    抬起右手在头顶轻轻滑动,一道耀眼的金光瞬间迸发,将冰血整个身体笼罩在其中,几个呼吸间,金光散去,刚刚还一身狼狈的冰血,瞬间变得干净清爽。

    抬起头,一脸傲然的看着前方一片明媚的魔兽森林,嘴角轻轻勾起,手中握着那根黑色诧异的魔法杖,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自从离开了小山谷,冰血没有立刻离开魔兽森林,而是扔了逗留在魔兽森林的内围外圈到处找魔兽对打,这次她没有使用任何斗气和灵力,连匕首都已经被冰血丢进了黑晶戒子内,仅仅凭着一根黑色法杖,与魔兽进行着肉搏战,虽然自己的身上每次都会留下大大小小的血痕,但是她却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灵力与斗气越发的巩固扎实。然而这段时间也没有造成任何的杀戮,让冰血突然觉得,原地看不到生命的流失是这么的轻松。

    不过……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她这样子的与魔兽对打,造成了魔兽森林一度的恐慌。到处都是魔兽的哀号声,比一刀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郁闷。

    就看一只黑色法杖对着他们魔兽的头和身子,一棒子一棒子的敲下去,一声声闷哼,让其他躲在不远处的魔兽听的浑身直肉疼。

    从而也间接的冰血这个人类在魔兽森林里面出了名,现在只要是在魔兽森林的内围外圈和魔兽森林的外围里面的所有大小魔兽都知道了,他们的森林里最近出现了一个外表是人类却是一个专门虐待魔兽的变态生物。每天都穿这一身紫黑色的长袍,顶着一张好看的脸,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法杖到处的敲打魔兽。

    以至于现在的冰血,一脸郁闷纠结的走在魔兽森林。没办法……她突然发现,她竟然一只魔兽都没有看到。而且她连魔兽窝都翻过了,竟然连个魔兽崽子都没有。

    ”少主。“一个冰冷却带着隐忍的兴奋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让刚刚还很纠结的冰血立马出现了开心的笑容。

    ”暗夜,你醒了。“

    ”是的,少主。“冰血一听,立刻停下了脚步,对着前面的空地单手一挥,一个久违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冰血的面前,原本冰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一双漆黑的眼眸满是温柔的看着自己。

    ”暗夜没让少主失望,已经晋级到了巅峰御剑师和黑暗大魔导士。“暗夜右手握拳举到左胸前,单腿跪地恭敬的说着,语气虽然极力的保持着冰冷,但是冰血还是敏锐的听出了里面的激动神情。

    ”呵呵。“冰血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一个瞬移来到了暗夜的面前,轻轻的将他扶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暗夜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仔细的看着那张让自己时刻挂念的笑容,暗夜觉得此时

    的心里真的很满足,不管要他付出任何代价,只要那笑容永远可是保持下去:”少主,可好?“

    冰血笑着重重的点了点头:”虽然经历过一次激烈的战斗,但是也因祸得福了呢。“冰血拉着暗夜慢慢的向前走着,讲着这一年里面,她身边发生过的事情。讲到韩巫要劫杀自己的时候,明显的感受到了身边之人的杀气和满腔的怒气,安慰的拍了拍暗夜的肩膀,摇了摇头:”没关系的。他们已经死了,但是我们和韩家的仇,绝对不会因为他们四个人的死而结束。韩家是早晚要收拾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毕竟小启还在韩家。所以就先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吧,就当做我给他们搬迁到地狱前的一个假期。“

    ”是,任凭少主做主。“暗夜恭敬的点点头,暗暗的将心里的杀气收起,不过韩家却已经在暗夜的必杀名单上了。

    现在只能说,韩家自求多福吧。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人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被地狱恶魔盯上的下场……可不是一般的悲惨。

    不知道此时的韩家家主,背后是否会有一股莫名的阴冷凉风吹过呢。

    ”少主。“一直默默跟在冰血身旁的暗夜突然低声喊了冰血一声。看到走在身边的人儿一脸疑惑的转过头,暗夜顿时警惕的用神识扫了一下四周,他没有冰血那么逆天的变态精神力,所以根本无法将神识一直保持着外放的状态,走了一会才发现,这魔兽森林的内围外圈也太过诡异,竟然一直魔兽都没有,疑惑的看着冰血,声音低沉的说道:”少主,这附近竟然连一只魔兽都没有。“

    冰血听后,一脸无奈的憋了憋嘴说道:”你发现啦。我从早上天刚亮就出来了,可是到现在太阳都快落山了,连一只魔兽都没发现。我还特意去附近的几个魔兽窝里面翻过了,每个都是乱七八糟的,好像是突然之间集体逃荒了似的。“

    ”魔兽……窝。“暗夜突然有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头上好像出现了一颗很大的汗滴。

    ”是啊。我最近都在这魔兽森林内围的北境外圈历练,前天就觉得有点不对了,魔兽大老远的看到我掉头就跑。昨天魔兽更少了很多,今天竟然一只都没有了。“冰血嘟着嘴,略显委屈的向着暗夜抱怨着。

    暗夜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嘴角突然忍不住的抽了一抽。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魔兽森林这边的境地突然之间这么的反常。

    ”那我们……“没等暗夜说完,只听一声愤怒的吼叫,打断了暗夜下面的话。

    ”吼!“这一声明显是魔兽的怒吼,瞬间充斥着整个魔兽森林的北境领域上空。

    然而这声兽鸣刚起,冰血一个闪身跃到了身边的参天大树之上,挑眼看着远方,双眸闪烁着晶莹的亮光。如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有些像是饥饿的野兽遇到了美味的肉时,双眼所发出的那种渗人的光芒。

    ”暗夜,有魔兽了,我们快去。“冰血对着树下的看着自己的暗夜,兴奋的叫着。一天没有挥棒子,她还真的是手痒了呢。

    暗夜看着树顶之上,被金色的阳光笼罩在其中,一脸从灿烂笑容的人儿,脸上露出的宠溺的笑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学会了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笑,一切都是因为她啊。轻轻的点了点头。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随着那道紫色的身影向着远方奔去。

    不管是哪里,哪怕是地狱,只要你想去,我都会跟着,毫不迟疑,毫不停歇。

    对于现在的冰血与暗夜来说,几千米的距离,可谓是眨几下眼的时间,快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二人穿过层层树林,来到了一块空地,其实这也不算是一块正常的空地,因为在那四周的树木早已经被推倒在一旁,形成了一块不小的空地。

    现在的二人,已经完全不用再刻意的隐藏气息,因为对于常年生活在暗处的他们,随着接连几次的晋级,完全隐匿气息的逆天功法修炼的越发的精进。早已做到了随时随地,时时刻刻的隐匿气息。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什么地方,只有不是自己刻意的释放气息。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她们气息存在,更无法探测出他们的修为等级。

    站在一颗大树的后面,淡漠的看着前方的情景,当冰血看到那一道高大威武的身影时,双眸一亮,快速闪过一丝狡诈,嘴角微微向上勾起。

    ”暗夜,那头大熊我看上了。你在一旁看着,我去收了他。“冰血头不回的对着身后的暗夜传音道。

    ”少主小心。“

    冰血轻轻的点点头,握紧手中的黑色法杖,一身闪身突然出现在了那个高大身影的面前,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吓得毫无准备的地尊铁熊猛然向后推了几步。

    当地尊铁熊看清了吓了自己一跳的小身影时,顿时一脸怒气的对着那个小小的人类大吼道:”可恶人类小娃,竟然敢吓唬你地尊铁熊爷爷,找死。“随后抡起巨大的熊掌对着冰血砸了过去。

    然而正当冰血要挑起闪开之时,一道红色身影快速来到的冰血的面前,快速抱起冰血狼狈的躲过了迎头砸过来的熊掌。

    冰血有些错愕的看着将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人,一身破碎不堪的红衣长袍,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渍伤痕,明显是在战斗中受了一身的伤,此时一脸警惕的盯着前面的地尊铁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更是毫无血色,惨白一片。精神力探测此人已经精神力枯竭,体力不支,却仍然死死的咬着牙坚持着。

    红衣少年,快速的将冰血护在身后,身体已经明显的在颤抖了,却仍然寸步不移的挡在冰血的面前,对着前方怒气冲冲的地尊铁熊说道:”你的对手是我,管这孩子做什么。“随后低声对着身后的冰血说道:”小弟弟,我拦着他。你快跑,别回头,一直向前跑知道吗。“冰血听到这声有气无力的声音,微微一愣。都这样了,为何还护着自己,他们明明不认识,他明明已经承受不住这地尊铁熊的一击了。

    然而地尊铁熊哪里给这两个藐视自己威压的人类任何喘息的机会,愤怒的大吼一声:”可恶人类,你们竟然敢藐视伟大的地尊铁熊,今天你们两个都要死,都要成为地尊铁熊的食物。吼!“声音刚落,一道夹杂着土石的气啵对着冰血和红衣少年猛冲而来。

    冰血看着身前那个将自己紧紧护在身后的少年,摇了摇头,抬手抓起红衣少年的衣领,猛然一跃,脚下褐色光芒顺便迸发。在毫无咒语吟唱的情况下,一面土墙将下方的所有攻击牢牢的挡在了外面。

    ”暗夜,帮他疗伤。“不理会手里红衣少年错愕的表情,随手将少年丢向了隐身在树后的暗夜。

    暗夜听到少主的命令,一个闪身而出,将飞来的红衣少年接住,面无表情的丢到了地上。除了自家少主,他对任何人都不会出现冰冷以外的情绪。

    ”他……“少年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身冰寒的黑衣男子,指着远处的冰血,震惊的张开嘴,不料话没出口,一颗丹药射进了嘴里,差点没抢死他。

    ”少主不会有事。“许是暗夜看到他刚刚就是无力还在保护冰血的情分上,难道出口解释道。虽然他觉得那种保护根本就是多余的。

    少年被暗夜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神看到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闭上了嘴,口中的丹药入口即化,顿时感觉到身体上那些火辣辣的疼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跟着身边的冰冷黑衣人一同看向前方。

    却不知,因为这一次的以外相遇,自己这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好心,第一次的出手救的人,竟然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题外话------

    猫猫害羞的说说:亲爱的们有花花,钻钻神马地都砸吧砸吧……猫猫绝对不会向那些魔兽一样跑不见的…吼吼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