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妖孽就从来不会出现正常(修)【搜读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吼!“一声冲天狼啸回荡在寂静的魔兽森林上空。唛鎷灞癹晓一只通体银白散发着寒气的冰狼在冰血前方的草地上猛然出现,银白色的狼眸透着嗜血的凶残,如同不是那一身光洁如同冰雕般的狼身和那周身不断散发着实体的寒气,绝对没有人会认为这足以,以假乱真的冰狼是冰血的冰元素所拟化而成。

    白浩仔细的观察着那只威猛十足的冰狼,冰狼体内的冰元素浓郁精纯,使得这只冰元素拟态而出的冰狼野性十足,战斗力更是与冰血同等级的魔兽不相上下。冰血这样的成果让白浩很满意,心里着实狠狠的骄傲的了一把。更是为冰血这妖孽般的天赋再次狠狠的震惊了一次。虽然这元素拟态魔法是他所创,但是想当初,他可是废了精力,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用了很多年,才真正的做成元素拟态,但是元素的浓度也达不到冰血现在这样的精纯。然而现在自己的徒弟竟然仅仅有了几个月的时间,便领悟到了其中的奥秘,让身份师父的他,怎么能不骄傲,怎么能不自豪呢。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如果师父教的再好,徒弟没有那份聪慧的领悟能力也是白搭。这也是他们三人为何至今才收徒弟的原因。

    冰血看着那匹威猛霸气的冰狼,同样满意的一笑,如果不是自己身体的神秘能力,更本无法做到将元素提炼的这般精纯,也无法将这元素拟态出来的魔兽战力等级提升到与自己相同,虽然这神秘的能量总是让郁闷,但是还是不错的。单手一挥,一声低呼:”拟态,解!“随着这一声低呼,霸气十足的冰冷,化作一阵寒气消失不见。

    随后冰血一个闪身,来到了白浩的面前:”师父,水元素与冰元素是不是有相联?“

    白浩听到冰血这样的一问,微微一愣,随后无奈的笑了笑,轻柔的说道:”你这家伙,生了就是为了打击人吧。“慈爱的抬起手,揉了揉冰血头,随后略微严肃的说道:”在这个大陆上,很多水系魔法师和冰系魔法师都被这两种元素的假象给欺骗了。其实这也是在为师专研各系元素很多年后才猛然领悟的。其实水系元素和冰系元素本是一体。只是冰系元素是水系元素的进化体而已。冰即是水,水即是冰。就跟冰融化成水,冰融化水是同样的道理,里面的元素都是相同的。人人都以外水系魔法师是所有系魔法师中最低级的,因为水系的治疗魔法比不上光系,攻击魔法又无法与冰系媲美。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其实水系元素是可以转化为冰系的,只是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领悟到这其中的奥妙而已。“

    ”原来如此啊。“冰血眼中透着震惊,心里对于这个大陆上的一齐更加的火热。

    ”你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在刚刚领悟到了什么?“白浩一脸淡定的问道,不过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徒弟竟然会给出一个让自己极为吐血的答案,那么他打死都不会问一个这么让人郁闷的问题。

    ”额……“冰血看着白浩师父,小脸上带着一丝的尴尬,挠了挠头弱弱的说道:”我当初在第一次冥想感受空气中的元素力的时候,仅仅只是感到到了七种颜色,其中就有蓝色。当我看书想知道这种颜色所代表的元素时也没有想太多,看到其中说蓝色代表着水元素的时候,便没有在主意其他的蓝色。因为刚刚接触魔法也比较好奇,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够了,便拿起一本低阶的水系魔法试了试,试过后也成功了就更没有想其他了。可是当我再次进入冥想之时,仔细观察我看到的蓝色是冰蓝色。这时才恍然大悟,仔细一看书上写到原来冰系的颜色比水系的蓝色略微带了一点银色,那不就是冰蓝色,与我看到的一样。可是我水系的魔法也施展成功了啊。便又试了几个冰系的魔法,没成想也成功了。当时又没有人可以问,就一直疑惑到了至今。反正这么多年,两个系别的魔法,我也都可以使用,就没管那么多了。呵呵……歪打正着,二了一回,反倒二对了。嘿嘿……“冰血抬起头,看看自己白浩师父那张脸,越发的扭曲,冰血边笑边悄悄的往旁边挪了挪了。

    吸气……呼吸……吸气……呼吸,我是强大的高手,我是威压的师父,不能在小辈面前失礼,更不能在宝贝突然面前暴走。淡定……淡定。

    白浩不断的在心里自我催眠中,他实在是……彻底无语了。你说冰血这孩子说她聪明吧,她竟然能做出这个让人想掐死她的事情来。说她笨蛋一个吧,却是一货真价实的妖孽鬼才。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极品到这种地步呢。白浩他保证,普天之下,能做出他宝贝徒弟这么绝世无双的事情来的人,绝对只此一个,别无他家了。

    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你真是……不仅仅天赋妖孽,运起也不是一般的好。大多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了解的事情,竟然让你这么个歪

    打正着上了。如果你现在再告诉我,你连空间魔法都能使得出来,我也不觉得稀奇了。“白浩无语的摇了摇头,抬手气,一个爆栗,弹在了冰血光洁的额头上,满意的看到那张小脸皱了起来,才微微一笑。

    冰血窝着被巧的额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浩。她能说,她也会空间系的魔法吗。如果再加上水系,那自己岂不是九系魔法师了。不过她知道,在这个大陆上空间系的魔法师可是比黑暗魔法师还要稀少了。因为空间系的元素是无法看到的。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在魔幻殿堂无意中看到书上写的,试了一试,她也无法知道呢。还是算了,表在刺激老师了,免得他老人家心脏被自己刺激出什么毛病来。

    当白浩低头去看半天没有说话的徒弟时,正看到这丫头一脸奸诈的笑容,随后想到了她刚刚话,抬起头又敲了一下那个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的徒弟的额头,满意的看到那张小脸再次皱了起来,笑了笑问道:”宝贝,你在五岁的时候,没有人带你去魔法公会测试吗?“

    冰血一挑眉头,随后放心捂着头的手,摇了摇头,语气轻声无谓,说出的话却让这几百岁的老人心中一痛:”冰血是个孤儿,从小寄人篱下。而且六岁之前筋脉堵塞,被众人称之为废物废材,怎么可能有人还会带冰血去魔法公会测试呢。“

    白浩一听,愣住了,心疼的看着那张满是无所谓的小脸。随后一脸的怒气,大袖一甩:”胡说,谁敢说你是废物,老子去轰了他全家。“那阵势,大有拉着冰血去轰人全家的架势。

    冰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震得微微一愣,随后脸色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这三位师父啊,是真心的疼爱自己啊。虽然他们的外貌也不过三十多岁,但是却拿自己当着亲孙女般疼爱。虽然她是孤儿,但是自从身边真心爱护自己的人越来越多后,那颗冰冷的心,却再也无法的真正的冰冷起来。

    玄见到现在的自己,一定会很高兴吧。因为他最大的愿望便是看到现在这样子的自己,一个学会了幸福的人,活生生的人。

    ”师父,没关系的。有些事情,冰血会亲自处理,况且现在冰血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叶家小七了,再也不是了。“

    白浩大笑一声,一把揽过冰血娇小的肩膀,满脸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你现在可是我们三老怪的徒弟,老子倒要看看,那个活腻的敢瞧不起你。“

    ”你都说是活腻的人,我们直接善良一点,轰灭了不就好了。“

    ”可不是,欺负我们三老怪的徒弟,哪里还用得着那么多废话,直接丢炼炉里。“

    两道威严十足,满是杀气的声音从冰血的身后响起,冰血暖心一笑,三位强悍的师父啊。

    转过头,清脆的声音格外的悦耳:”粉师父,红师父。“

    ”宝贝,我们刚刚可是看到那头霸气的十足的冰狼了,不错、不错。不愧是我鸿煊的亲传弟子。哈哈哈“鸿煊一脸得瑟的仰天大笑,也不怕天上飞过什么,把某个东西直接掉他嘴里。

    ”去你的。“白浩对着一脸得瑟的鸿煊一脚踹了过去,甩着白袖大声嚷嚷道:”你得瑟个毛,那元素拟态是老子教的,跟你有毛关系。“

    鸿煊一个诧异的转身,避过了飞来的一脚,与此同时一个火球飞了过去:”宝贝现在的炼器师级别可是大师,才不过半年,不比你那个劳么子的拟态更厉害啊。“

    ”切,如果没有我教导的精神力控制,你们两个的元素拟态和炼器也不是空有知识无法实现而已。“焚霖双手一挥,两道闪烁金瓜的光刃同时飞向了打成一团的鸿煊和白浩。

    冰血看着三天一小站,五天一大站的三位师父。无语的摇了摇头……身边有这么三位极品师父,自己想不极品都难啊。几百岁的实际年龄,三十多岁的外表,几岁小孩的行为。真的的……极品。

    无视,果断转身,迈步向着木屋走去,让他们打吧。什么时候打无聊了,什么时候就停了。

    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有些灰尘四起,鸡飞狗跳的森林,高喊一声:”魂引,我饿了。“

    不到两秒钟,只听一声悲催魔兽的惨叫声传来:”吼呜!“随后一声男子的高呼:”小主子,魂引来了。“

    随后一道黑色身影从不远处的魔兽森林飞驰而来,手里还提着一只跟自己身形差不多大的魔兽。

    抬头看着那道飞驰而来的身影,微微一笑,现在的自己经过焚

    霖的教导,精神力更加的庞大,而且控制的更加的精准,神识扩大到几百米外完全不成问题,而且还不怕被强者半路而来的精神攻击。现在自然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魂引,再看到那只被倒着提在魂引手里的魔兽,冰血摇了摇,可怜的魔兽,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不说,最后还要成为食物。

    他们已经在魔兽森林中生活的整整一年,现在的冰血已经十三岁多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所以也就没有过过。这一年里,她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每天都在充实的修炼中度过。紧紧的利用着每一分每一秒。就连晚上都是在冥想中度过的,所以说这一年里,她没有睡过一分钟的觉。

    紫冥自从上次的沉睡到现在一直都没有醒过,暗夜和小乖、银摄也是一样。所以这一年来,冰血等于完全封闭式修炼中。但是跟以前魔幻殿堂却完全不一样了,因为这一年里,她每天都很开心,一点都不寂寞。

    吃过晚饭后,今晚大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夜空下,聊天。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的一下,天黑了便都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月亮此时已经升到了正空,小山谷里一片寂静,除了偶尔传出一丝的风吹动树枝的沙沙声,再无其他。

    这时,小山谷的空地中央,三道身影突然同时出现在了冰血木屋前不远处。一直盘腿静坐在木屋里面的冰血,猛然睁开双眸,晶莹淡漠的双眸中闪烁着如繁星般璀璨耀眼的光芒。

    ”呜呜!讨厌,竟然不让我跟宝贝道别。“焚霖揪着粉色的袖子,憋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冰血的小木屋,不断的抱怨着。

    ”好了,好了。又不是见不到了,丫头讨厌分别时的感觉,我们还是这么走的好。“白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样,不过脸色也同样带着弄弄的不舍。

    ”我们干嘛一定要走啊,陪在宝贝身边,看着她历练不也很好嘛。“焚霖哀怨的看着好友,虽然嘴上说着不满,但是身形确始终站在原地,没有向着冰血的木屋而去。

    ”宝贝有她自己的路要走,有她的自己的世界要闯。雏鹰长大了,总是要展翅飞翔的。我们只要默默的在她的背后守护着她就够了。等她什么时候飞累了,可以让她有个温暖的地方休息,有个可以避风的地方安心,就可以了。“鸿煊看着冰血的木屋慈爱的笑着,他们三个人从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的生死之交,一路走来,把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了自己热爱的修炼上,所以都没有成家。遇到这个小徒儿,也是他们之间的缘分,这一年来的相处,让他们都真心的把这个让人心疼的小丫头当作了自己的亲孙女疼爱。分别当然是万分的不舍,但是却不得不放手啊。

    ”我也知道啊。我们如果总是在她身边,她永远都不可能遇到真正的危险,然而成长都是在这些真正的危险中得到的。可是……人家就是舍不得嘛!“焚霖嘟着嘴,一副受气的怨妇般。

    ”行了,行了。不管宝贝在哪里,我们想去,还难得倒我们不成!收起你那副娘样!走了!“白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焚霖,白袖一甩,卷起焚霖的腰与鸿煊提气一跃,向着远处飞去。

    这时,冰血双眉一挑,一个闪身瞬间来到了三位师父刚刚站立的地方,抬起头,温柔的看着远处的夜空。轻轻的抬起右手,五指张开,笔直的伸向天空,双唇轻起:”冲天火雷花,去!去!去!“三声越来越高声的去后,只见冰血右手瞬间迸发出一道火红的光团,突然三颗皮球大小的火球顺着那团红光中直飞冲天。

    随后冰血三声高呼:”给我爆!爆!爆!“

    ”嘭!嘭!嘭!“三个火球在冰血的口令下,在夜空下化作三枚璀璨耀眼火色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

    不远处的天空,缓慢向前飞的三人,同时回过头,脸上露出了温柔慈爱的笑容,随后化作三道闪电,快速消失在了魔兽森林的上空。

    ”小主。“魂引在冰血的身后轻轻的唤了一声,拉回了冰血的思绪。

    抬起头看了看逐渐破晓的天空,轻叹了一口气,原来她已经站了几个时辰了。清晨寒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身上的衣服打湿,不过以冰血现在的修为来说,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

    蹲下身子将三位师父留下的东西拿起,微微一笑。是三面令牌和带有储物防御功能的蓝色晶石耳钉。看着那三面令牌,冰血再次好笑的摇了摇头,看着三种颜色便知道了,哪面令牌是哪位师父的。虽然不知道师父在这个大陆的身份,但是以他们的实力,这三面令牌自己随便拿出一面,便可以在外面横着走了吧。不过,不管师父是什么身份

    ,这三面令牌对自己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只因这是师父的呢。将蓝色耳钉滴血认主后,冰血再次惊讶的发现,这耳钉里面还留有三位师父的一丝魂力,这魂力可是不仅仅可以联系到师父,还可以在自己受到师父修为同等级或以下等级的致命攻击时将自己护住啊。加上这耳钉本身就有防御功能,自己现在的生命可是一下子间接的多了四次机会。里面的东西就不说,这三位师父给自己的,怎么会差呢。三位恩师,这份心意,冰血永记于心。

    珍惜的将三枚玉石令牌放入蓝魔之戒呢,因为只有蓝魔之戒是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无法控制的。

    将蓝晶耳钉带到右耳上,此时的冰血在蓝色耳钉的衬托下,更显的冰冷邪魅,不过那笑容却温柔可人。轻轻的转过身,看向身后的魂引,温柔一笑。这一年的相处,冰血早已经将魂引当成了自己人,他也从刚开始的冰血阁下,变成了小主。冰血知道他必定是时常跟玄汇报自己的事情,也知道了自己在玄心里的位置,所以也没有当初刚见面时的那层隔阂了。

    看着那同样因为站就了而被清晨寒露弄湿的黑色长袍,冰血一挥手,一团火光将魂引包裹其中,随后消失。魂引身上的衣服已然干爽,然而魂引却没有被那团火烧伤一丝一毫,眼中始终带着信任。

    ”我们,也离开吧。要开始新的旅程了。“

    ”是,小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