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冰血危机【搜读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的她还太弱,即使魔武双修,即使灵池大如海,也无法与四名天阶高手正面对敌,既然如此那就只好使出她最拿手的了……暗杀。唛鎷灞癹晓

    在这昏暗无光的魔兽森林内,一道身影快速闪过,悄无声息的隐匿在一颗枝叶茂盛的参天大树之上,精神力变异的她,运用上古功法将气息完全隐匿起来,在这无光的黑暗之中,一身暗紫色长袍,纵使你是天阶高手,也无法察觉出她的所在。

    然而作为暗黑之王的冰血,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仍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找到敌人的所在。也许现在的冰血,应该小小的感谢一下前世的组织那些年给与她的那些非人的折磨,如果没有他们那种十几年的地狱训练,也不会成就现在这样的她。

    听着耳边那微弱的呼吸声,冰血微微一笑,眼中透着肃杀的阴狠。右手轻轻一转,手中血煞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十厘米长的黑针,稳稳的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想要悄无声息的将敌人暗杀却又不留一滴血迹,长针最为合适。

    双眸轻轻的向着傍边一瞥,驱动精神力将自己的声音封锁主,不让除了她与身旁之人以外的人听到。双唇微张,对着身旁闭目调休之人的耳朵,轻轻一吹:”嗨,好巧,又见面了!“

    还在调息体内斗气的人,完全没有反映过来现在身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当即大脑当机般的微微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副不耐的表情,根本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再次陷入了养神调息之中。

    冰血嘴角一抽,眨了眨晶莹的双眼,这人……脑残的不是一般的强悍。

    随即,右手一挥,对着那人脖颈之上的死穴毫不留情的刺下去,与此同时,左手一挥,死死的捂住此人的口鼻。连一丝的惊讶时间都没有给,便头一歪,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着那双目突出,一脸惊恐的男子,冰血双眸弯弯,透着一股天真的调皮:”一定会寂寞吧!在无尽的黑暗里,没有伙伴的陪伴,一定很寂寞吧。别担心……我这就去叫你的伙伴陪你。“

    话语刚落,冰血便身形一晃,再次消失在了原处。

    无声无息的贴附在树干之上,如若此时有人可以看得到冰血,必定会以为大半夜的遇到了传说中的那个东西。纤细的身体就这样直直的贴附在了参天大树的树干之上,身边完全没有任何可支撑身体的地方,仿佛就像是一个人漂浮在大树的前面一样的诡异。不过若是贴近了看,就会发现,原来冰血的左脚下有一个突出树干五厘米的小树杈。仅仅凭着这五厘米的小树杈,便将身形稳固在树干之上,所以空中漂浮仅仅是假象而已。

    额……好吧……也没正常到哪里去。不过……对于冰血本身,好像就从来没有正常过。

    小巧的耳朵微微一动,感受着身旁微弱的热气,那是人体呼出的热能。此人必定是那扬言要扒了她皮的三长老了,他的气息比其他三人都弱,走路时的脚步更加的轻盈无声。看来他在韩家的任务,就是做一些类似于杀手的暗杀任务了。想到这里,冰血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在真正的杀手面前,这些就如同小孩在大人面前讲人生哲理一样的好笑。

    右手夹着黑色长针,轻轻的拍了拍三长老的肩膀:”睡了吗?“

    三长老眉头一皱,想都没想的就要抬起手将肩膀上的那只手臂打掉,却在马上要碰到那只手臂之上,顿时停了下来,猛地睁开双眼,对上了一双晶莹清澈的笑眸。

    ”慢走,不送喽。“大睁的双眸满是诧异与惊惧,猛然脖颈一丝刺痛。三长老立马反映过来,张开嘴想要大声呼救,却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就连一丝挣扎的动作都没办法做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那双满是天真可爱的笑眼,对着自己眨着如繁星般晶莹的双眸。缓缓的那双满是挣扎的双眼出现了死气,最后彻底的失去了焦距。

    看着那双连死都满是诧异和惊恐的双眼,冰血再次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肃杀的阴狠:”记得去找你的好哥们喝茶哦。“

    一整冷风吹过,树枝之上,只剩下了满脸惊恐,长得大嘴的三长老。

    当冰血刚刚窜上韩家武士长休息的大树之时,不远处一声惊天兽吼,顿时让着寂静的黑夜多了几分狂暴的气息。双眉一皱,没等下手,身旁之人便从休息中醒了过来。

    只听耳边一声低吼:”不好,有魔兽来了。“武士长在听到这声冲天兽吼后,立刻睁开双眼,抽起手中长刀,便要飞身下树,全然不知就在身边不到几厘米的

    地方,有个比魔兽更加恐怖的恶魔在等着收取他的命。

    冰血眼中凶光乍现,即使不能全部暗杀,那么只好杀死一个算一个,手中长针对准武士长背部的死穴,快速一挥。然而那身后猛然突起的杀气,让武士长瞬间睁大双眼,完全来不及反映,长针便已经深深的刺进这背后的死穴当中。

    此时早已飞身下树的韩巫,顿时感觉到了不对,猛然抬起头,看向武士长藏身的大树,唤道:”韩石,你在做什么?还不下来?“

    ”嘭“一声身体直线落地的声响,让韩巫顿时一惊,随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韩石。“当看清了那便是韩武士长之时,双眉紧皱,不再费时间多想,举起手中枯木法杖,一团褐色光芒在法杖顶端的水晶球内迸出,瞬间照亮了四周。韩巫毫不迟疑,口中快速张合:”土元素中的魔神啊,将你们的愤怒,化成我无穷的力量吧!——流雨石!“无数拳头大小的石头,瞬间从褐色光芒中飞出,向着那颗大树击出。

    看着眼前这般激烈的声响,其他两人都还没有出现,韩巫心中已经有了明了,想必其他二人也同这武士长韩石一样,被暗杀了。

    不用多想,韩巫便已经猜到了是何人所谓,一定是那被他们追杀的少年冰血。只是……让他万万没用想到,这少年竟然有这样的本领,竟然能从他们四名天阶高手的眼皮低下,窜梭自如,悄无声息的就将其他的三名天阶高手给杀了。

    韩巫简直就不敢想了,如果……如果没有那一声冲天兽吼,是否连他……都无法逃脱这么诡异的暗杀手段。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做到这般的悄声无息。除非是高于他们的强者,可是……怎么可能。这让他如何的相信。

    看着那石沉大海般的一击,韩巫双眼猛然一睁,顿时冷静了下来。

    手中法杖一挥,褐色光芒再次暴起,韩巫低吼一声:”土狼,出来。“

    韩巫的契约兽,一星圣兽土狼,再次出现在了韩巫的身边。身形庞大的土狼,刚出现便感受到了主人那满腔的愤怒,顿时一声低吼:”吼。“狼爪狠狠的抓着土地,浑身灰色毛发根根竖起,弯弯的弓着身子,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真真冷风吹动着上空的树枝,点点月光都过风开的树枝缝隙,向着地面洒下了点点星光,却没有带了一丝光的温热,反而给这寂静的树林,增添了更多的阴森气息。

    暗处的冰血,双眼微微向这空地之上一瞥,看着地上那一身警惕的一人一狼,双眼微微眯起,眼中透着虐杀的阴狠。凭着自己隐匿的功法,就这样立刻,完全可以。可是就这么放过这让自己狼狈逃窜了一天的韩巫,她绝对不甘心。

    逃,对于她来说,只是为了有机会卷土重来,让敌人血债血偿的。绝对不是因为她惧怕敌人,而逃。怕而逃,从来不会出现在她冰血的字典里。

    所以……这一次,她决定血战到底。

    韩巫警惕的观察这四周,不放过每一个可以藏身的角落。一道强劲的气流突然间出现在韩巫的背后,韩巫毫不迟疑,猛然一转身,大声喝到:”土之遁,起。“话音刚落,一面略显透明的褐色土盾出现在了韩巫的面前挡住了迎面射来的长针。一双满是歹毒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土遁之上,那枚仍在转动的黑色长针,韩巫的脸再次冷了几分。在这种危机时刻,仅仅是一名身体羸弱的魔法师,根本来不及吟唱出高级魔法,所幸他是天阶高手,对于低阶的魔法,早已经不需要吟唱咒语。

    看着那枚钉在土遁上,仍然旋转着的长针,韩巫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手中法杖大力一挥,面前的土遁消失殆尽。一整轻沙吹过,让韩巫彻底的看清了前面所站的人。

    的确是他……冰血。

    韩巫紧握法杖的手再次紧了紧,一股强烈的杀气环绕在周身,眼中更是杀意盛满,狠狠的盯着前面那张满眼笑意的双眸。

    ”看来,三长老不太喜欢见到我啊。“冰血笑着看着韩巫,声音清脆带着欢快的语调:”可是昨天明明追着冰血满森林的跑,冰血还以为韩长老很想念冰血呢。这不……刚刚休息了一会,便来找韩长老了。怎么样……惊…喜…吧!“

    ”冰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来自投罗网。“韩巫看着那张让他恨不得撕碎的笑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哎呀呀!韩长老怎么可以这么说嘛!“冰血晃了晃手中的长针,

    冰冷的长针在这昏暗的月光下更显阴森:”冰血别的不大,这胆子啊!就从来没小过。况且……现在死的可不是冰血哦。“身下长袍无风自动,一股阴冷嗜血的肃杀之气随着冰血的体内,向着四周扩散开来。使得原本便有些阴冷的空气,更加的冰冷起来。

    ”多说无益,冰血。本长老现在就让你给我韩家人偿命。“韩巫一股怒气升起,举起手中法杖直直的指向冰血:”土狼,给本长老撕碎他。“

    ”吼。“土狼收到主人的命令,仰天一阵愤怒的嘶吼,周身土褐色的元素力立刻澎湃而起,一双黄色狼眼凶狠的看着冰血。

    冰血面容一紧,身形猛然暴起,脚下踩着七星飘渺步,身体一个诧异的转身,瞬间向后移动的三名。只觉得脚下一阵剧烈晃动,双眼一瞥,刚刚自己所站的地方一颗尖锐的石柱从地面下转出,周身更是有着无数跟尖锐的小刺。

    双目猛然一抬,阴狠的看向那一人一狼。右手一挥,血煞再次出现在了手中,晶莹的双眸快速扫了一眼前方,韩巫此时一定在调整体内灵力,既然如此,就先将这头丑死人的狼宰了。

    ”吼。“土狼看着那躲过自己攻击的渺小人类,一声怒吼,狼嘴里面那锋利尖锐的牙齿,都这丝丝的惨白光亮,顷刻间,土狼周身的土元素迅速暴增,几颗的褐色光球出现在了土狼大张的嘴里。

    ”哄!“褐色光球从土狼的嘴里狂吐而出,如同一颗颗威力十足的炮弹般,朝着冰血疯狂的砸去,在她所在的位置,一个个爆发出剧烈的爆破声。

    一股浓烟夹杂着灰尘,在冰血所在的地方猛然升起,于此同时,韩巫高举手中法杖,一团比土狼那褐色光芒更加明亮的褐色之光在法杖之上的水晶球内迸发而出。

    ”土元素中的魔神啊,将你们的愤怒,化成我无穷的力量吧!——流雨石!“随着韩巫的一声低吼,无数颗拳头大的石头带着尖锐的刺尖,对着冰血所在地的那团灰雾直射而去。

    ”轰隆隆。“的一阵剧烈爆破,地面摇晃不止,冰血四周的参天大树,根本无法抵得住那一人一狼的猛烈攻击,轰然倒地。

    看到这样的场景,韩巫使用阴冷的面容终于暖和的许多,不屑的看着前方的那一团烟雾:”冰血,纵使你天赋异禀,也难逃一死。我倒要看看你,还如何要血洗我韩家……哈哈哈。“

    ”当然是用你们的血洗。“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这也满是诡异的夜空下响起,声音不大,但却可以轻易的渗入到对方的心底,冷彻心扉。

    韩巫和身边的土狼,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在那种情况下的攻击,竟然……没死。

    浓烟逐渐散去,让这一人一狼看清了前方的景象,两双眼睛猛然睁大,满是不敢相信。

    冰血此刻单腿跪地,左手杵着地面,一团褐色光芒在手掌与地面之间发出将整个左手包裹其中。右手紧握匕首,横在头顶,匕首的四周被一道蓝色光芒包裹,深蓝色光芒同时在冰血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保护屏障。这都不是让韩巫吃惊的地方,他自然知道那成蓝色的屏障是属于武士的斗气。真正让他震惊的是那层蓝色屏幕外竟然又覆盖了一层褐色屏幕,身为天阶土系魔法师的他,对于那褐色屏障是再了解不过了,那是使用土元素之力建立起来的保护屏障。

    不过,很少有人会直接用元素力形成的保护屏障来抵挡敌人的攻击,因为这样的保护屏障远远不如魔法技能坚固。所以此时覆盖冰血身体周围的褐色保护屏障的表面,因为抵挡韩巫和土狼的猛烈攻击而如同破碎的玻璃般出现了道道裂痕。也正因为如此,冰血在情急之下,抬起右手,同时驱动体内斗气再次建起了一层保护屏障。虽然她知道这样很冒险,更没有人这样做过,但……不是也从来没有人像她这样同时拥有灵池和斗源的嘛。在土狼和韩巫前后不到一秒共同出手时,已经来不及躲闪了,最后只好咬牙拼了。

    ”怎么可能?“韩巫瞪着双眼,愣愣的看着冰血那包裹着深蓝色斗气的右手,在看了看那只紧贴着大地,被褐色土元素包裹的左手。脑海中一片空白,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冰血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魔武双修,但是这样左手使用元素力,右手使用斗气,竟然没有爆体而忘。

    ”在我冰血的世界里,就没有不可能。“冰血嘴角一勾,笑不达眼底。一身浑然天成的狂傲之气,竟然让韩巫心底有了一丝的惧意。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哼……即使如此。冰血你一下子耗掉这么多元素力,你觉得单凭你的斗气就能打败本长老吗!“眼睛的一切已

    经完全超出了韩巫的想象,不过在看到这样的冰血后,更加坚定了要杀了她的心。这样的妖孽,只要不是自己家族中的,只要不是永远效忠于自己家族的,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他活着……怎么能活着。

    现在的韩巫早已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在一连串的打击中,现在他疯狂的想要马上撕碎眼前的少年,那个妖孽般的少年,他要看着他被自己一块一块的撕成碎片。

    随着韩巫内心的疯狂,他体内的灵力不断的暴乱翻腾,一股阴寒刺骨的杀气不断的从体内发出,就连身为他的契约兽的土狼,都已经开始忍受不了这股阴寒的气息,不由自主的向着旁边移去。

    冰血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韩巫周身的那股阴寒的杀气,看着逐渐陷入疯狂的韩巫,冰血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带了几分凝重。

    ”冰血,受死吧。“一股强劲的气流以韩巫为中心向着四周猛然爆发而出。

    土狼听着自己的主人一声大吼过后,随即后腿猛然崩起,狼身强壮的肌肉瞬间隆起,仰天一声属于野兽的嘶吼,猛然间朝冰血冲去。

    看着那硕大的狼身被一团褐色光芒包裹,冰血嘴角一勾,右手一挥,将匕首反手紧握。对着土狼,迎面而上。跟自己拼肉搏吗!哼……输了,岂不是对不起银摄的那句:比魔兽还强悍的体质。

    冰血灵巧的身体如同一把羽箭般自原地跃起,如流水般对着土狼迎面而上,阵阵冷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伴随着一声低沉的狼后,五个尖锐的利爪在空中迎面袭来,闪烁着五道刺眼的银光。

    冰血快速驱动风元素包裹脚下,在空中一个诧异的转身避过迎面而来的五道利爪,手中血煞一转,对着土狼暴露在外的胸膛,握紧匕首,毫不留情的连续刺穿土狼腹部。

    ”噗噗噗!“寂静的夜空下,只剩下利刃刺穿**的声音。

    只听”吼!“浑身是血的土狼,仰天悲鸣,响彻整片树林上空。无数不知名的鸟类,如惊弓之鸟般向着远方呼啸而去。

    ”嘭!“一声自由落体声紧接着响起,土狼硕大的身体直直的挑落在了地上,一滩深黑丝血流,顺着腹部上的几大血洞不断的向外流淌,快速布满土狼的整个身体。

    ”唔!“韩巫因为契约兽身死的缘故,精神力瞬间受损,一声闷哼,体内气血一阵翻腾上涌。猛然间睁开双眼,眼中布满血丝,死死的盯着躺在血泊中的土狼。同时也因为土狼的死,让他冷静了下来,不过因为精神力的受损,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加的扭曲起来。

    ”冰血……老子要你死。“一声震天怒吼由韩巫口中发出,韩巫双眼通红的看着冰血,手中法杖顶端的水晶球不断的闪烁这褐色的光芒。

    冰血皱着眉头暴怒中的韩巫,她感觉到周围的土元素瞬间暴露,韩巫周身的气势同时也越来越强悍。该死……竟然被这个老家伙给糊弄了,他刚刚一直不出手,定是在准备什么提升灵力的秘法。想到这里,冰血更加的谨慎起来,微微眯起双眼,一道紫光瞬间划过双眸。快到没有任何人发现。

    属于大剑师的实力猛然爆发,同时不断的驱动体内灵池内的灵力,不再理会超负荷使用过后的副作用,命都快没了,还管个屁的副作用啊。

    ”冰血,纳命来!“一声仰天怒吼,伴随而来是大地一阵剧烈的震动。

    冰血身形一跃,腾空跳起,脚下包裹着风元素,快速的踏上一旁的树干:”想要我冰血的命,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沉睡于地狱深处的火焰魔王,吾以吾名义召唤,醒来吧。让所有的敌人灰飞烟灭——禁咒,地狱魔火!烧吧!“随着冰血一声高呼,四周的空气瞬间出现一种灼热的高温,猛然升起,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冰血前方的空地之上,全部成了一片火焰的海洋,无数跳跃的火苗在空中飞舞,吞噬着四周的一切。

    然而那深处火海中心的韩巫,更是连起身跳跃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脚下有着阻碍他离开这如同地狱般的火海,一声接着一声的凄厉惨叫响彻天际。在这地狱之火中,韩巫的所有土系魔法完全失灵,每当建起一道土墙使,便被那恐怖的地狱之火瞬间吞灭。

    韩巫看着那高立在树顶之上的少年,眼中透着滔天怒火与满腔的怨恨。致死,他都不懂,他为何会输。竟然输给了一个低了她几阶的少年。

    ”冰血,冰血。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冰血,我韩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悲痛

    的怒吼,被凶猛无情的火海所吞灭,化为灰烬。本这地狱之火烧死的人,连魂魄都会被烧的灰烬。

    这…就是激怒恶魔的下场,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直直的站在树顶,看着前方的一片火海,冰血惨白无色的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不放过我…呵呵。都死了还不懂吗!你引以为傲的韩家,在我冰血眼里不过蝼蚁而已。“

    单手一挥,地狱之火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刚才还绿幕重重的树林,在此刻却变为了一片光秃秃的还冒着黑烟的土地。

    抬起看了看微亮的天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远处。

    不知道飞奔了多久,终于找到了一块清澈见底的水潭,扶着一颗大树停下了身形,另一手仍然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匕首,没有一刻松懈过。几次以命相搏的战斗,几次超负荷的使用比自身等级高出几阶的高级魔法技能,已经让冰血的体力完全透支,因为体内封印的压抑,根本做不到随心所欲的使用无尽的灵力。这股强大的力量,在自己几次强迫使用后,产生的副作用实在是太让她头疼了。如果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变异,精神海庞大,估计早在韩巫被烧死后,她也倒下了吧。

    能坚持到这里,已经算是奇迹了。

    勉强的扶着身边的大树,微微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景色,早已经模糊的完全看不清了。

    ”噗!“冰血口中猛地喷出一口血红。紧接着一声闷哼声传来:”唔!“冰血身体狠命的一抖,却仍然死死的抓着身旁的树干,即使手指已经血肉模糊,即使膝盖处微微发颤,但是她仍然站立着。

    冰血已经接近失去意志的边缘,但是仍然死死的咬着牙挺着,如果这个时候出现魔兽或者歹毒的人类,她只有送命的份,所以……她不能倒下。

    绝对不能……

    如果死了,紫冥也会跟着她一起消失。

    如果死了,玄知道后,也不会独活。

    如果死了,父母就再也没有重聚的希望了。

    如果死了,暗夜一定会跟着一起去了吧。

    原来,这一世她已经有太多、太多的放不下。有太多、太多不能死去的理由。

    所以……她一定要活着。

    还有那么多爱她的人在等着她……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呢!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右手一挥,对着左肩膀狠狠的一刺,血煞瞬间刺进那单薄的肩膀中,接着快速在伤口四周点了两下,止住了血,却没有上任何药,她要用这疼痛让自己清醒一些,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保持着站立的身形,等待着脑中晕眩感过去。

    突然,冰血猛地转过身,手中匕首一挥,背后紧紧的靠着树干,努力的睁大双眼,警惕的看着面前。

    只见一到身影快速飞奔而来,随着那道身影的越来越近,冰血握着血煞的手也越来越紧。

    ”冰血阁下。“来人一身黑色武士长袍,腰剑斜跨着一把长剑,一双锐利的双眸试探性的看着冰血,当看到那张紫色带着熟悉花纹的面具时,轻唤一声。紧接着,看到冰血一身狼狈,浑身是的血的长袍时,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震惊,当看到那手中不断滴着血的匕首和肩膀那处明显是刚受的伤之时,眼中的震惊更为的明显。他是经常游走于死亡边缘的战士,眼前这样的情景,他自然猜的出,肩膀上的伤,估计是这位名唤冰血的少年自己刺的吧,为了让自己更加的清醒。他才多大啊!竟然能对自己下得了这么狠的手。

    ”你是谁?“冰血沙哑冰冷的声音拉回了黑衣人的思绪,眼中的震惊却没有减少一份,仔细看,可以发现里面多了一抹敬佩的光芒。

    ”在下魂引,受命前来寻找冰血阁下,保护冰血阁下。“魂引向前一步,恭敬的说动。

    ”你主子是谁?“冰血一双晶莹的双眸,冰冷淡漠的看着魂引。这个时候义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里?难道是雷明?脑海中不断的猜测着,不过不管是谁,她现在的这个情况,都不会把这人留在身边。实在不行就进魔幻之戒内,等伤养好了再出来。

    因为……她根本无法做的对陌生放下防备。

    只是……当看到魂引手中的玉佩之时,冰血彻底愣住了,内心

    的翻腾,久久无法平复,浑身更是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直直盯着魂引手中的玉佩,没有了任何言语。

    其实魂引心中也比较忐忑,在冰血的身上,他总是能找到一丝他们相同的感觉,那就是黑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单凭自己的几句话就相信自己啊。如果她拒绝自己的跟随,回去后……额,想到自家主子的恐怖,魂引就忍不住的浑身一抖,背后一阵冷风直窜。

    在看了看手中的玉佩。他实在不明白,主子怎么这么确定这位冰血阁下会答应自己的跟随。他们好像不认识吧!自己可是从这次被派出之前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家主子的身边。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冰血阁下啊。那么……主子是怎么认识冰血阁下的。

    这边魂引是满脑子问号的自己纠结中,根本没有主意到冰血的表情。

    就在这时,冰血动了。沙沙的声音让魂引抬起头来,看向冰血。只见冰血一步一步的走到魂引面前,双眸好似被一层水雾覆盖住了一般,让魂引的心中竟然没来由的一阵刺痛。

    轻轻的拿起那枚白玉玉佩,看着玉佩中那株妖异的紫色曼珠沙华,那是自己最为喜爱的花。以前他总是被大家誉为清新温暖的白玉,而自己则被外界称为妖异邪释的紫色曼珠沙华。他们大家都奇怪,这样的两个人,这种两个极端的性格的人为何会成为不离不弃的伙伴。

    他说,他看似外表干净简单如白玉,却是一名满手鲜血的杀手。而自己虽然是一名残忍无情的杀手,心底深处却有着一片不为人知的温柔善良。所以我们两个都是一枚包裹着紫色曼珠沙华的白玉,早已分不出到底是简单还是邪释。

    玄……

    玉佩被一根透明丝线绑着,冰血轻柔的将透明丝线环绕在脖子上,放进衣服里,紧紧的贴着。

    再次看向魂引,沙哑的声音少了一丝冰冷:”魂引,以后你便跟我吧。“

    ”额……“魂引错愕的瞪大双眼,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让等到了冰血的信任,难道就因为这枚玉佩。奇怪了……他们门内仅仅只有两枚,象征着锁魂门最高统治的两枚玉佩,可是从来没有给外人看过啊。

    额……应该是从来没有过吧?

    反正,现在他已经被自家主子给弄得彻底糊涂了。

    算了,他发现最近他引以为傲的聪明头脑彻底当机了,反正他来此的目的是达到了。所幸……就不管其他了。

    ”是。“魂引恭敬低头应道,刚要起身,便看到冰血迎面倒来的身体。吓得魂引手忙脚乱的里忙抱住冰血娇小的身体,这才发现,原来这位看似坚强不屈,连对自己都能下此狠手的少年,还真的小啊。抱在怀里,轻的毫不费力气。

    ”主子还真神,说拿出玉佩,冰血阁下便会完全相信自己。没想到……还真是这样。“魂引看着怀里的人儿,轻叹了口气。纵身一跃向着自己昨晚休息的山洞而去。

    到了山洞,魂引刚要打开冰血衣服的手一顿,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还是先跟主子汇报一下在给冰血上药吧。随后右手一番一枚传音石出现在手中。

    却不知,就要因为这一次的改变主意,魂引免去了一次自我找死的机会。

    ”主……。“

    ”魂引,人找到了吗?怎么这么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魂引刚刚联系上自家主子南傲玄,话还没说上一句,就听那边一连串急切的询问传来,轰动魂引冷汗直冒。

    ”主子,找到了!找到了!“天啊……魂引又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家那个冷情冷酷的恶魔主子了。怎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急切啊。

    ”那就好。“传音石那边明显长出了一口气,接着问道:”她怎么样了?人呢?“

    ”主子,我感到的时候冰血阁下受了很重要的伤,现在已经晕倒了?“

    魂引说完,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冷气,浑身一抖,他怎么觉得他看到了自家主子那双阴冷嗜血的眼眸呢。

    ”谁?“冷……这时魂引唯一剩下的感觉了。

    ”韩家,我顺着气息追过去,发现了韩家四长老的贴身武器,在不远处是一片被火烧尽的废去。直接往前追过去,便看到了冰血阁下。“魂引说完,便在心底为韩家默默的哀悼三秒钟,即使看不到,凭他对自家主子的了解,主子生气了……而且非常生气。

    ”主子,要杀吗?“魂引随口问道。

    南傲玄沉默的一阵后,说道:”不用,我想血儿更喜欢由她亲手来报这个仇。“

    南傲玄的话让魂引愣了一下,随后没有多想的应道:”是。那主子如果没什么事情要吩咐了,属下去给冰血阁下上药。“

    ”上药?“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尖锐。

    ”额……是啊。冰血阁下身上受了很多伤,像是被锋利的利器所伤,属下正想给冰血阁下上药呢。“魂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身上?“声音再次提高了一个分贝。

    ”额……是。“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只听……

    ”脱衣服上药?“语气开始咬牙切齿!

    魂引挑眉,僵硬的转过头看了看冰血,额……不脱衣服,怎么上药。

    ”丫的,老子怎么就派你过去了呢。“”……“

    ”擦…你丫的要是敢去碰血儿一下,老子把你剁成肉酱。“

    ”……“

    ”你妹的,不会用止血丹吗?没有止血丹吗?“

    ”……“

    ”魂引!“”到!“

    ”用丹药,没有给老子速度炼去。“

    ”是!“

    ”嘭!“

    魂引呆呆的看着手中失去光芒的传音石,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嘴一憋!

    主子!您到底去了哪里啊?这货不是您啊!对任何事都风轻云淡,冷漠无情的主子,什么时候跟喷发的火山似的这么暴躁过。

    呜呜呜……这货不是主子,绝对不是主子。

    一脸悲痛的转头看向冰血,他的止血丹又不是高级极品的。治疗这些外伤,哪有直接擦药来的效果快。

    魂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上一边轻柔的将止血丹和回息丹喂给冰血,心里一边不住的想着:回去是不是要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去请个道士,回来给主子驱驱邪。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主子的身!

    这货……肿么可能是他心目中那个妖孽主子嘛……

    这边魂引在不断的自我纠结中……

    那边,南傲玄差点火烧了整个宫殿。吓到其他几名侍卫好想跑到魔兽森林把魂引胖揍一顿,他丫的的到底怎么惹到主子了,不知道他们的心脏很脆弱吗……

    南傲玄一脸阴冷的坐在椅子上,浑身被一股阴森的冷气包裹着,突然……猛地抬起头,看向前方。皱了皱眉头,他记得刚刚自己前面站着其他的几名贴身护卫,现在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

    随后南傲玄转过头,看着房间内的几个角落,分别贴着一名自己的贴身护卫。几个人到时动作姿势都很一致,一个个从头到脚跟都紧紧的贴在角落里,一脸的:请无视我吧,我是空气。

    ”看来你们都想做这房间的装饰品啊!“阴冷低沉的声音从南傲玄的口中发出。

    只见刷的一下,四道身影分别从四个角落里瞬间闪到了南傲玄的面前,死死的低着头,双腿紧闭,双手放在两侧紧紧的贴着大腿。

    ”本殿下很恐怖吗?“看着四个人的样子,南傲玄无奈的说道。

    ”没有!“四个人拼命的摇着头,表示着:这个真的没有,真的。

    ”好了,魂断、魂锁,你们去盯着韩家,任何风吹草动立即来报。“南傲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是!“随即两道身影快速飞离了南傲玄的宫殿,仿佛身后有什么极为恐怖的怪物在追他们一样。

    南傲玄不再理会他们,拿出待在胸前的白玉玉佩,轻轻的抚摸这紫色曼珠沙华的地方,一直一片阴冷的脸上这才出现淡淡的柔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