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八十二)先扒你们一层皮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噗噗噗”四周的雨石不断的划破冰血的衣袍,阳光的照射下,滴滴血光随着奔跑的速度飞洒在空中,呈现出一道血色的光华,然而冰血只是微微避过要害,疾驰向前喷跑,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好似那些不断在自己身上造成伤害的雨石只是毫无杀伤力的棉花般,毫不在意。

    紧跟其后的四人看着看着前面的身影,眼中透着震惊和决然,是怎样的信念,怎样的耐力可以让前面那小了自己二十几年的小少年将那些连他们都惧怕的雨石无视到这种地步。

    “可恶,竟然会有这样的人出现,此人绝不能留,日后必成是我韩家一大祸害。”四长老满脸震惊的看着前方不断穿梭在林中的身影,满脸杀气的怒吼着。

    “追……一定要杀了他。”韩巫不再隐藏那一身毒辣阴狠的气息。手中法杖傻闪速强烈的褐色光芒。

    一声怒吼冲天而去:“土狼,去……。”韩巫紧握手中枯木法杖,对着前方一指,一只土灰色凶狼瞬间从一团褐色光团中跳出,直奔前方冰血而去。

    这只土狼是韩巫的主仆契约兽,属一星圣兽,在这魔兽繁多,却圣兽难训的大陆上,已经算是珍贵的契约魔兽了,可想而知,韩家是如何宝贝这位三长老了。

    与此同时,韩巫再次聚集体内灵力,高举手中枯木法杖,干枯的双唇微微张开,轻声吟唱:“无所不在的土之精灵啊,听从我的召唤,阻挡敌人的去路吧……土墙术!”

    眼看就要越过前方山坡的冰血,猛然身形一顿。随即前方十厘米处的土地内一阵剧烈震动,哄的一声,一面土墙冲破大地,赫然而立,一阵灰尘伴随着风沙围绕在冰血的四周。

    咬着牙,冷冷的看着将前面的去路完全封锁住的五米高的土墙,冰血握紧手中血煞匕首,狠狠的一挥,一道血色光芒划破半空,脚下步伐快速启动,一个反身“叮”的一声,匕首狠狠的撞击在了身后迎面砍过来的银色大刀之上。

    轻盈的身体顺势而起,在大刀的推力下,冰血向后一个起跃,直直的向后的土墙上踏去。快速平行走在土墙的墙壁之上,踏着诧异的步伐,身体向侧一个诧异的幅度,躲过了迎面抽打而来的铁链。随即用力一蹬墙壁,身体向上一跃,稳稳的站到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妈的……你们还真有种。四个天阶高手围攻我一个还不算,还他大爷的叫了这么一头丑的人神共愤的土狼出来,也不怕说出去,将你们韩家的脸丢到姥姥家去。”

    冰血一声咒骂,让不断攻击自己的四人一狼,停了下来,愤怒的看着自己。借此机会,冰血背在身后的左手一转,一颗高阶止血丹凭空出现。随即借着擦拭嘴角血迹的机会,悄无声息的将止血丹送入口中,在暗紫色长袍的遮隐下,身上的伤口以右眼看得见的速度不断的愈合着,虽然还做不到恢复如初,但起码血已经完全止住了。这样即使再次找到逃跑的机会,也不会留下血腥味,让他们寻到了。

    “哼……死到临头。你这小子还敢如此狂妄,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下来送死,免得一会死相太难看。”挥着大刀的韩家武士长满脸狰狞的对着冰血怒吼道。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高级剑师,竟然让他们出动了四名天阶高手不说,还追了这么长的时间,仍然好好活着,这对于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

    “冰血……本长老劝你,还是不要在做垂死的挣扎了。小小年纪,太过狂妄,只会加快惨死的速度。”韩巫早已没有了昨日的萎靡不振。此时的他挺直腰身,手拄枯木法杖,一张犹如树皮枯萎的脸上,满是狰狞的歹毒,一双阴毒的眸,直直的看向冰血,犹如在看一具尸体般。

    “哼!”冰血微微一笑,肃杀之前如实质般不断的环绕在周身,一双黑眸阴冷邪肆的看着下面的四个人,即使一身狼狈,却仍然狂傲高贵,淡淡的看着下面的四个人,竟然让四人有种被恶魔盯上的阴冷,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寒,更加坚定了心中势必要杀了冰血的心。

    “如若我冰血今日得以逃脱,他日必定要血洗你韩家山庄,定要你韩家血债血偿……”一声惊天怒吼,响彻天际。震慑四方。

    冰血直直的站在树枝之上,长发随风摆动,诡异的紫色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妖异邪释。右手紧握血煞,左手微微向上抬起,一团深蓝色光球由掌心不断的向外扩大,发出耀眼的蓝光,刺痛了四人的眼,震惊的四人的心。

    这时一股强烈的飓风,平地而起,夹杂这浓厚的沙尘,将四周的景色完全的掩埋住。

    “魂淡……这小子使得是什么功法,这风绝对不寻常。”完全无法看向四周景色的四人,瞬间语气体内斗气或者灵气,在周身建起防护罩,以免冰血借机偷袭。内心怒气冲天。

    “大家小心,这是四周土系魔法元素暴动,呆在原地不要乱动。”身为魔法师的韩巫,突然感受到了四周空气的元素暴动,快速挥动手中魔法杖守护土狼,随即在身体四周建起防护罩,并且提醒着其他三名武士同伴。

    随即耳边响起了一个让他们险些吐血的冰冷声音:“吾以汝主之名唤起大地之神,听从我的召唤,以大地的威名,粉碎所有的敌人,天崩地裂!”

    “魂淡……他竟然是土系魔法师,这是土系禁咒,大家小心。”韩巫已经来不及多想,随着冰血那一声冰冷的吟唱,所有的冷静冷漠瞬间瓦解,强忍这心中怒火,顿时一声怒吼,提醒着其他人,同时也将心里那抓心挠肝的愤怒借此发泄一丝。

    “想杀老子,老子就先扒你们一层皮。”冰血看着那完全让褐色灰沙淹没在其中的四个人,阴冷的一笑,大声吼道。一声冰冷刺骨的吼声,险些让里面那完全看不到四周的四个人破攻卷入那飞沙走石的漩涡之中。

    “可恶……冰血……本长老一定要杀了你。”听着那一声已经有些模糊的怒吼,冰血不屑的一笑,随后强忍着脑海中的晕眩,一个纵身跳过了五米高的土墙,快速向着远方而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