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七十五)杀了而已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小血,我们就这样看着吗?”雷明挨近冰血,附耳低语道。

    冰血憋了憋嘴,一脸天真的眨了眨眼睛,看向前方:“我在考虑,杀哪些人?”

    “杀了?”韩启明不解的看向冰血。

    冰血微微一笑,眼神阴狠嗜血的看着前方混战一起的人:“暗夜,小启去帮四大家族一把。特别是魔法公会的人,杀……另外,暗夜盯住那个魔法公会的副会长,别让他死了。”

    “是。”

    “没问题。”

    暗夜、韩启明随后抽出武器,冲向了人群。暗夜利用极快的速度,穿插在正常吟唱的魔法师中间,完全不给对方机会,对准要害,快速一剑,当那人刚刚察觉到暗夜时,为时已晚,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却死不瞑目。韩启明则是利用灵巧的武技,借机配合着四大家族的人,出其不意的给对方一击致命一击。

    “小血,我们为何要帮四大家族的人。”雷明身边的冰血,微微皱起眉头:“你现在应该先离开,治疗身上的伤。”

    “阿明,四大家族这次带来的人平均实力完全没有魔法公会高,洛家、韩家更是一直偏向于魔法公会,看看他们,与魔法公会对战时,明显没有用全力,杀的都是帝国皇都的人,那皇室跟叶家可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意思在明显不过。我怎么能看着韩家的阴谋得逞呢。况且魔法公会这位副会长,是佣兵公会与魔法公会较好最大的障碍,不如借他们的手,杀了。我倒要看看,韩巫回去后如何向魔法公会交代。”冰血眼中透着阴狠诧异的目光,雷明突然觉得,那种目光就像是野兽盯住猎物一般,阴狠毫不留情,嗜血不折手段。

    “怕了?”冰血转头好笑的看着雷明,双眸闪着戏谑的光芒,虽然是问句,开玩笑的成分却更大。对于雷明……冰血已经完全相信了。

    “怕你不够狠。”雷明淡淡说道,语气却有些无奈。

    冰血不语,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前方。阴狠、毒辣一直都是她的代名词,从前世带来这里,她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而让她很喜欢。她讨厌心软,厌恶善良。那些只会害了她,害了她身边的伙伴,所以她从来不需要。对于伙伴家人以外的人,生死与她何干。对于敌人……只有杀了,才可以保住自己。记得玄说过,其实她的心底是善良的,只是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不得不改变,不得不用阴狠毒辣来伪装自己。然而杀了那么多人的她,却从未杀过一个无辜的百姓,这是她的底线,她杀人,却不嗜杀,她不想做个杀人狂魔,只想做个地狱中的恶魔。

    也许吧……她也有过善良,不过那份善良早已被无数次失望,无数次的教训,无数的鲜血掩埋了。

    “差不多了。”看着前面那越来越少的人,看着那一个个倒下的生命,冰血眼中一片平静,有的时候死亡见多了,也就麻木了。杀人对她来说,本就比吃饭来的容易,轻松。

    然而,这样的冰血在雷明几人眼里,却格外的让人心疼。虽然他们总是嘴上说,狠点好,不会被欺负。虽然杀人对他们来说也很平常,在这个世界了,强者为尊,本就是生存之道。可是每次看到那小小的人儿,一身阴冷的杀戮之气,就让他们格外的心疼。他们在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没有做到这般地步吧。她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从前,竟然能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可以对杀戮麻木。

    “小血,你到底经过什么?”雷明低着头,不知不觉中竟然说出了一直埋在心底的话。这样一句低语让冰血浑身一振,有一瞬间愣住了,转过头看向雷明,无谓的一笑:“地狱的生活罢了。”随后一个抽身,快速越过前面的四大家族年轻子弟,冲下了混战的人群。

    雷明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背影,心中的感觉已经无法在用言语来表达了。地狱吗……所以才会化身为地狱而出的恶魔,搅乱人间。没关系……只要你喜欢,上天际,下地狱,我雷明,永世相随。

    似乎有着某种心灵感应般,前方的冰血突然转过头,对着雷明微微一笑,那笑容里面除了甜美再无其他。那是雷明见过最美的笑容,虽然被面具遮盖许多,虽然那脸色有也惨白,对他来说,确是最美的。

    已经来到厮杀人群的冰血,身形一晃,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韩巫之子韩跃身后,此人不同于他的父亲,是一名高级剑士,天赋不错。是韩巫独子,深受其父的宠爱,所以冰血这才会盯上他,来做这场好戏最后的炮灰。她就不信,韩巫会不管自己的宝贝独子。

    示意暗夜将魔法公会的副会长年富锦逼到韩跃背后,冰血一个顺势,快速抽出血煞匕首,瞬间刺入与韩跃对战的那名高级剑士的胸口,在韩跃还没有反映过来前,快速转过身,看向韩跃,顿时双眸大睁,一脸惊恐的喊道:“韩少爷小心。”韩跃被这一声尖锐的叫喊吓了一跳,挥出大刀,一个转身向后刺去,竟然意外的看到魔法公会的副会长年富锦的背影,就在他想要收回自己刺出的刀时,突然后面被人大力一幢,只听:“噗……”那把大刀瞬间刺入年富锦的背后,直插胸口处,鲜红的血液犹如流水般向外顺着刀尖流淌。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直直的看着韩跃与只差一口气的年富锦。

    “额。”年富锦愣愣的看着那把从他背后对穿进他胸膛的大刀。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这把刀的主人,待看到是韩跃时,双眸中顿时爆发出凶狠的光芒,其中夹杂着无法理解的震惊:“你……你们竟然,竟然杀……杀我。”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啊……”完全被自己行为吓傻的韩跃顿时犹如手上握着的是极为烫手的烙铁般,快速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满脸惨白的向后退去,僵硬的摇着头。他……他怎么会杀了魔法工会的人,他们可是……可是是父亲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