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七十三)心疼你的心疼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雷明,你竟然早就在了这里,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吗?”洛谷一身狼狈,灰头土脸的看着一身风尘不染,干净清爽的雷明,顿时怒火中烧,指着雷明大声吼道。

    雷明双手背后,背脊挺直,那好像在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白皙俊美脸上始终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淡淡的看着出现在身后的众人,那晶莹柔和的双眸,又似乎带不曾察觉的凌冽。

    “洛长老这是何意,本少主可不知,要给各位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清爽低柔的声音中,带着冰冷的疏离与不屑,让对面的好些人敢怒却不敢言。

    “雷少主误会了,我等只是不明白,我们刚刚在前方与那些圣阶魔兽厮杀,而雷少主为何会在我们前面来到这里。难道……雷少主先前是借着大家在与魔兽拼命之时,趁机现行一步,而到了这里吗?”魔法公会副会长年富锦一双满目凶光的墨眸,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光芒,直直的看着雷明。

    雷明双眸一沉,看向年富锦,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刚要开口,就听一声虚弱的声音传来,顿时让雷明与韩启明心中一颤。

    “阿明、小启……我在这里。”这一声虚弱无力,沙哑稚嫩的话,带动了众人的视线,齐齐的向雷明身后看出。

    雷明看着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那露出外面的细弱的小胳膊上满是血渍,竟然连想要找到完好的肌肤都很难。顿时雷明觉得他的心里像是突然被无数把锋利的刀刃切割一般的痛,痛的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小……小血。”张了张嘴,却发现完全叫不出声,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掌掐住了脖子般难受。

    “血血……你……”韩启明也同样满脸无措的看着被暗夜紧紧抱在怀里的冰血,虽然身上已经被暗夜脱下来的衣袍裹住,但是那条露在外面的胳膊和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完全可以让他知道,那被包裹的身体到底受了多么严重的伤。

    感觉像是有两条千金重的枷锁扣住了自己腿脚,尽然无法向前迈进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暗夜抱着那虚弱的人儿,向他们一步一步的走来,每走一步,他们心上就会多一把在切割心脏的刀刃,痛……无法言语的痛。

    暗夜小心翼翼的抱着冰血,来到雷明与韩启明的面前,在冰血的示意下轻轻的放下她,随后站在冰血身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身体却一动不敢动,生怕碰到那身上的伤,弄疼了她。

    冰血看着雷明与韩启明,温柔的一笑。在紫色面具的衬托下,没有被面具遮盖住的容颜更加的惨白无色。这样的她在大家的眼里就如同一个弱小易碎的娃娃般,让人心疼,惹人怜惜。

    “阿明、小启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这么久没找到我一定急坏了吧!”

    “血小主,你这是……”韩巫上下审视了一下此时的冰血,在完全确定冰血那伤却是真实的之后,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锐利。随后一脸担忧的看着冰血,不等雷明、韩启明开口,率先出声询问道。

    “抱歉,让各位挂心了。刚刚与魔兽对战之时,太过混乱,便与大家走失了。无奈那几只圣兽一直对冰血紧追不舍,只好越跑越远,绕了个大圈,竟然跑到了一个山崖边上,不慎掉了下去。斗气耗尽,还好暗夜来找到了我,他告诉我阿明和小启都出来找我了,便让他们传了信号,在这里汇合,再去帮你们。不过现在看来你们已经击退那些魔兽了。真是万幸啊……”冰血虚弱的靠在暗夜的怀里,刚刚说完,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更加的惨白。

    “小血……”雷明此时再也顾不上其他人了,他现在眼里只有冰血一人,他好像问清楚,她到底受了多少伤,伤在哪里,重不重,疼不疼。

    小心翼翼的握住那双白皙的小手,手背上的血渍早已干枯,左手更是像是受到了严重的腐蚀灼伤,已经血肉模糊了:“怎么会这样……明明几个时辰前,还是好好的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一个人独自去面对的。如果我一直跟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受伤了。对不起……对不起。”冰血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雷明。耳边不断的重复着那满是自责的话。一滴……两滴……三滴,看着那掉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泪珠,冰血愣住了……僵硬的抬起头,看着那双满是泪水的眸,心里竟然酸酸的。

    怎么可以呢……他是多么骄傲的男子,多么狂妄的男子,多么淡漠坚韧的男人啊。现在竟然因为自己的伤而哭的像个孩子般。那清雅淡漠的眸不见了,那温文尔雅的笑容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满眼的泪水与悔恨的俊颜。

    “阿明……”冰血抬起双,温柔的将那泪水擦干。她突然后悔了,为什么刚刚没有在山谷内将这一身狰狞的外伤治疗好。就只是为了让四大家族的那些人放松警惕,然而却忘了,这样的自己,会让真正关心自己的伙伴伤心难过。怎么就忘记了,如果雷明看到这样的自己,会多么的心疼难受。自己早就知道了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有重要不是吗……竟然还要这般任性的伤害了他,害他丢了所有的伪装,在这么多人面前这般的形象。

    “阿明…没事的……没事的。”冰血支撑着身子,环住雷明的头,轻柔的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虽然那里的伤还没有处理,仍然很疼,却完全不重要了。

    一阵微风徐过,带动着树枝上的绿叶沙沙作响。众人只是默默的站在,看着那两个相拥的人儿,无言无语。

    洛谷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个人,别扭的咳嗽了两声“咳咳……血少主。你刚刚的意思是说你们都才到这个地方。”虽然此时的冰血一身狼狈,脸色的紫色面具完全遮住了大半张脸,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惨白的脸色。但是这样的冰血仍然十分的闪眼,柔弱也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美,再加上本就被大众誉为美男子的雷明。这样的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确实十分的养眼,但是毕竟是两个男子。还是会让他们多多少少觉得别扭,所以以洛谷这种完全藏不住话的人,最先忍不住的开了口。更是问出了大家心中所想。

    虽然冰血的样子也让他们的心底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的怜惜,但是对于那近在眼前的火龙果的诱惑,估计就算是亲娘浑身伤站在眼前,他们都无法估计了。

    在这个世界里,人性有的时候是最廉价的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