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六十七)血战银蛇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冷冷的看着对着自己迎面冲击而来的几道银色光芒。前者都是具有腐蚀性极强的水银毒液,最后是那条速度极快,攻击力极强的银蛇。想要安然无恙,看来是不可能了,那么只有……拼死一搏了。

    双眸瞬间睁大,眼中透着拼命之光,风系元素瞬间包裹全身,斗气聚于双手,弯腰前倾,全是阀门大开,所有斗气、灵力不断的游走在全身每个经脉、灵脉,瞬间将战斗力提升到了完全爆发状态,对着那几道银光迎面而上。尽然来不及躲闪那冲击而来的几道水银毒液,那么就只好将这些水银毒液转化为对自己也有利的资源了。只见冰血双眸一冷,速度再次提升,就听“噗……噗……噗”几声,冰血四周瞬间升起了一阵白色烟雾,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其中还带着浓厚的血腥之气。

    然而因为前方满是白色烟雾的情况而速度逐渐降慢的银蛇,双眸诧异的看着前方,不待银蛇反映,就见一道红色光芒对着银色快速闪过,银色一挥双翅,迅速扭动身体闪过那突如其来的攻击,险险的躲过了那把攻向自己要害的匕首。

    还没待反攻而去的银蛇,就听空气中一声冷呵:“风刃……风刃……风刃。”无数把锋利的魔法风刃瞬间从四面八方射来,看似毫无章法,却没把都是在自己七寸一毫米之下。

    这时白雾散去,冰血的身形再现。却再没有了刚刚的风姿潇洒,此时的她如同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血魔般。浑身上下的紫黑色长袍已经破烂不堪,仅仅只有一副冰紫色龙鳞护肩还完好无损的挂在肩膀上,点点鲜艳血滴斑斑点点的喷落在上面,威严中多了些杀戮之气。剩下的其他长袍布料更是惨不忍睹,被烧的破破烂烂。更让人揪心的是那长袍下的娇小身体,已经血肉模糊,殷红一片。

    冰血紧握匕首的右手此时无力的垂在身侧。左手护在胸前,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光芒。那是风系魔法元素的本色之光。

    即使如此,冰血仍然没有放松自己,死命的咬着牙,警惕的看着前方的银蛇。虽然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斗气也已经用尽了,只能靠着体力的灵力支撑着,即使如此,冰血脸上的表情仍是没有一丝的痛苦变化。仿佛身上的血都不是她的,仿佛地上的血都不是她流的。

    “你是故意的。”一道略显老成稳重的声音凭空想起,冰血双眼一眯看向眼前的银蛇。

    “你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击我射出来的水银毒液,为的就是要用毒液腐蚀**而散发出来的白雾来迷惑我的视线。”银蛇声音越发的高涨,满是惊讶的不可思议,那双绿豆大小的银色眼睛更是越发的睁大。

    冰血看着越来越不淡定的银色小蛇,挑了挑眉,淡淡的一笑,眼神满是轻狂之意:“说的没错,既然不可能完全避开那些所有的水银毒液。即使避开了,也没有把握会击中你。不如就将这能利用的所有物资的利用的资源放到最大,从而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冰血淡漠的声音让银蛇更加不淡定了,眼睛暴突,足以让其他人怀疑他的眼睛等一下会不会突然掉下来。不过银蛇此时已经无法在去理会那些了。因为冰血给他的震撼已经太多太多了。在这几个呼吸间,她竟然能对接下来的对战做出步步精密的设计和最有效的计策,而且发生的一切事情,竟然真的是都在按照她所有设计的情节在发展。而且竟然为了可以得到最好的效果,竟然可以做到对自己这般狠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要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毅力和机智冷静的头脑。

    “你很棒。”银蛇冷静过后,毫不保留的说着对冰血的称赞。

    “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没有打败你。不过……我仍然不放弃。”冰血谨慎的看着银蛇,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和话语放松警惕,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身体却在暗暗的吸收和外界那源源不断的浓郁灵力,以为接下来的战斗做着充足的准备。

    “是吗……既然如此……那就来吧。”银蛇低沉的声音刚落,便瞬间攻击向冰血。冰血奋力一跳,就在冰血应战之时,只见那只银色竟然一个诧异转弯,快速挥动这银色肉翅,对着冰血一甩尾巴,一阵疾风瞬间刮向冰血。

    “嘭……”

    “噗!”一阵灰沙扬起,冰血被银蛇狠狠的一尾巴扫到了一旁的大树上,眼前顿时一黑,一口浓稠的腥气喷出口中。

    “主人……”小乖担心的大吼一声,却被冰血一抬手阻止的脚下的动作,两只巨大的带着火焰的爪子狠狠的抓住脚下的土地,强制的忍耐这心中的焦急与担忧。

    冰血咬着牙,单手紧握匕首,用力向身旁的大树一挥,借力拉着匕首,站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中却毫不服输,双眸中再无冰冷。完全是一片火热,那是血液沸腾的热,永不服输一战再战的热。即使没有力气,仍不放弃。

    再起脚下生风,踏着七星飘渺步再次攻向了银蛇。却再次华丽丽的被一尾巴甩了回去,再次爬起,再次变向攻击,既然隐匿,收气,最终的下场仍然是被一尾巴甩了出去,狠狠的撞击这每个大树,而且一次比一次狠,银蛇的力气更是一次比一次强。

    冰血此时浑身上下是完全没有了好的地方,泥土灰尘血液混杂在一起,包裹这冰血。

    “唉……”一声清淡的轻叹,有着无奈与心疼,却又夹着这君临天下的王者威压。

    一道紫光闪现,瞬间来到了冰血面前,瞬间接住了刚刚扶着大树勉强起身的血人儿。双臂轻柔,但冰血却清楚的感觉到了那双臂所传来的颤抖。

    “冥。”冰血脸色的面具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了一旁,一张绝美的小脸,惨白一片,一块块擦伤,青肿布满整个原本就巴掌大的小脸。

    “你啊……总是这般的不爱惜自己。我让你收服那条小虫,可不是让你这般玩命的,不是有我在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