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悲催的乌尔佣兵团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洛长老虽然在外人的眼中是个容易冲动,自大自傲的家伙,做事完全不用脑子,从不会想后果。这些虽然不全是假象,但是完全没有脑子那是不可能的了,能在大家族中生存至今,还做上长老之位的人,怎么会是个完全没脑子的人。表里不一的功力虽然弱的可以,但是起码还知道在家族与家族的利益间,必定要抢下先机。对于有益于自己家族发展的人,绝对不能让其他家族的人抢了先,虽然还不完全确定冰血的背后是否有个神秘强大的势力,但就算没有,凭着对于防攻兼备的这种设计的天赋就值得他们挖角了,况且还有一个身法那么诧异的守护者,如果可以将那种诧异的身法引到自己的家族中,那么何愁无法继续壮大家族,做那四大家族之首。也许这四人都是这般的想法,不过……想法是好的,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雷明转头看了看冰血,眼中有着无奈,随后再次转头看向四位长老,瞬间恢复了以往的风轻云淡:“原来长老前来的原因是这个,那雷明还真是过意不去了,竟然麻烦长老们亲自跑了这一趟。”雷明脸上笑的真诚不假,心中却呲之以鼻,真当她家小血是单纯好骗的小孩子吗。

    看着雷明那真诚的态度与冰血始终微笑的双眸,四位长老心里稍稍安了下来,以为这样就可以将冰血等人对于他们前来的原因给搪塞过去,只是没想到,那个在他们眼中真的只是一个毫无灵力斗气,只有身份地位神秘强大的冰血,会在此时用那稚嫩甜美的嗓音再次说出了让他们无言以对的话来。

    “这么说这些人都是南叶国四大家族的人喽。可是我听说,只有佣兵公会内的佣兵团才会佩戴那样的佣兵徽章,那么他们是谁?”

    “这……”洛长老满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转头看着韩巫,挤眉弄眼,示意对方赶快介绍。

    韩巫却向看不到洛长老的暗示一般,旁若无人的站在原地,直直的看向冰血,他总有感觉,那个年纪最小的少年绝非一般。可是却又说不清楚为什么。凭着他这么多年的识人经验,过人的头脑,他竟然还是完全看不清这个小小的少年。

    而这时被点到名字的乌尔佣兵团的团长则是一脸怒气的走了出来,完全忘记了四大家族的四位长老仍然站在身边,口无遮拦的指着冰血怒吼道:“哼……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长老们被你骗,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三言两语的给糊弄过去。你们昨天对我们乌尔佣兵团做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现在跟老子装什么傻。”

    冰血面对乌尔佣兵团的指责怒骂始终都保持这淡淡的微笑,双眸清明没有一丝的杂念。听完乌尔佣兵团团长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冰血嘟着嘴,一脸好奇的看向身边的韩启明,满脸无辜的问道:“小启,乌尔佣兵团,我们认识吗?”

    韩启明一身阳光般的气质,双眼笑眯眯的看着那张满是无辜的可爱笑脸,温柔的说道:“血血,我们从来没见过什么乌尔佣兵团。”

    “这样噢!”冰血歪着头像是在很认真的思考着,淡淡的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四位长老后,看向雷明问道:“阿明,刚刚这位大叔的意思是不是在说,他比四大家族中的四位长老还要厉害,还有聪明。说小血都可以骗过长老,却不能骗的过这位大叔。可是小血有骗人吗?再说阿明不是说过,在这个国家中,四大家族很厉害的,那么他们长老怎么还没有这个乌尔佣兵团厉害,难道这个乌尔佣兵团在你们佣兵界非常的厉害吗?”

    雷明笑着摇了摇头,宠溺的揉了揉冰血那一头柔顺乌黑的秀发。随后看向四大家族的四位长老,语气平淡却气势十足:“四位长老认为呢?”

    “呵呵,血小友说笑了,你怎么可能会骗我们呢。”叶兮语气和善,笑嘻嘻的对着冰血说道。

    脾气火爆的洛长老在叶兮长老的话音刚落下,就一下窜到乌尔佣兵团团长的面前。洛长老完全没有给乌尔佣兵团团长反映的机会。右手长袍一挥,一道红色灵力瞬间击向乌尔佣兵团团长,随着一声惨叫过后,洛长老直直的指着被打飞出去的乌尔佣兵团团长。

    “乌尔,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骑到本长老的头上来了,我看你们乌尔佣兵团是不想要了。”

    “哼……小小的三等佣兵团,竟敢如此嚣张。”火炎尘双眼狠狠的瞪着一脸惊恐不已的乌尔佣兵团团长,身上的威严瞬间释放,毫不留情的袭向乌尔佣兵团团长。

    而没有再说一句话的韩巫,则是微微低着头,一双阴冷的目光看向乌尔佣兵团团长,那眼神犹如再看一具尸体一样。

    乌尔佣兵团所有人此时大气不敢喘一下,更别说是去扶自己佣兵团的团长了。

    乌尔佣兵团团长艰难的抬起手臂支着身体,脸上毫无血色,双目大睁,惊恐不已的看向突然变卦的四大家族的长老,不明白为何与他们刚来时商量好的计策进行了。足以看出这人的脑子可以等同于某种极为肥胖的动物了。

    乌尔佣兵团团长颤抖的双唇,勉强的开口说道:“小人……小人不敢啊。就是借给……借给小人天大的胆子,小人也不敢对……对几位长老不敬啊。”随后转向始终没有开口的韩巫,也许是求生本能的激发,乌尔佣兵团团长一个机灵转过身,对着韩巫跪了起来,满脸求乞的说道:“韩巫长老……韩巫长老,您快帮小人说说话吧。小人可是绝对没有对几位长老不敬的意思,您不能不管小人啊,这可是都是……”

    乌尔佣兵团团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道褐色光芒迎面飞来,脖子一凉,一道血痕赫然出现在了脖子上。乌尔佣兵团团长满脸的惊讶与惊恐,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对自己出手的韩巫长老,一只手捂着流血不止的脖子,一只手颤抖的指着韩巫长老,缓缓的向旁边倒去,双眼大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