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五十一)诧异的面具党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从进入这里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火炎尘长老,爽朗的一笑,打破了这逐渐僵硬的局面:“哈哈哈,雷少主……刚刚听你说这位血小主还不到十二岁。真的假的,这般小的少年,竟然有这样不同凡响的战略头脑,还真是让老夫越发的好奇了。我们还是快些走,在下可是等不及的想快些去见见这位能让雷少主刮目相看的小少年了。”

    雷明微笑着点了点头,礼貌的向前摆了摆手:“呵呵,小血就在中间的篝火旁休息呢,雷明这就带几位进去,这边请。”说着雷明转过身向前走去,只是刚向前面走了两步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转过身一脸的高深莫测,声音中带了一丝丝的冰寒:“哦!对了,忘了告诉大家,可千万不要在这里乱走哦!这营地里设了几个暗哨,那些可都是小血的冷面侍卫,如果有人乱走,惊了他们,他们可是不会手下留情了哦。”神秘的一笑,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的冷意,那一丝绝对压迫性的冷意,大家看的清楚,听的更是明白。那冷面侍卫必定跟他们在门口看到的那两名侍卫一样带着奇怪的面具,其中的含义他们自然是明白的,冷面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带着冰冷的面具,更是因为那一身渗骨的冷意。而作为暗哨的侍卫修为必定是比门口的那两位更加的高。不过……通常暗哨是只有自己人知道的,然而雷明会这么大方的告诉大家,这里有暗哨,要小心。这分明就是在警告他们,然而这样的警告他们却不得不听从。不得已之下也只能在心底咬牙切齿的将心底的那让人去探查的想法给收了回来,毕竟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拥有着什么样的势力他们还不清楚,在不知敌我,不知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只有傻子才会去主动招惹一个神秘的敌人。然而他们这些能在大家族中树立不到的人自然不会是傻子。

    众人各怀心思的跟着雷明走过黑色的大帐篷,当看清前方的一切时,顿时心下一阵惊讶。空荡荡的空地中间只有一个烧着大火的篝火推。篝火推旁边放着三张奇怪的黑色椅子,那椅子竟然给他们一种威严高贵的感觉,奇怪的纹路和奇怪的黑色垫子。仅仅是一张从来没有见过的椅子竟然能让他们生出这样的感觉。

    其中两张椅子上坐着两名少年,其中坐在中间的那把椅子上的少年给众人的感觉最为奇特,一只手拄着椅子的把手支这头,斜靠在椅子上,一张冰紫色的面具将额头到鼻尖处遮挡住,面具上一朵血红色艳丽的曼珠沙华栩栩如生的刻画在面具的右边,围绕在又眼角处。

    紫面少年闭着双眼,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明媚耀眼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犹如一直在享受日光浴的猫咪,慵懒中透着高贵。一身紫黑色修身长袍松散的套在一件冰紫色内衫外,肩膀上的一副冰紫色龙鳞护肩在阳光的发射耀眼的紫光,两端分别用三条紫色水晶链垂至胸前,高贵典雅却又透着妖异的邪魅。最让四位长老奇怪的是,凭着他们的修为竟然完全看不透此人的等级,然而那一身服饰不似他们的武士长袍又不似他们的魔法师长袍,更让他们无法从衣着上看出此人的职业。

    此人给他们的感觉只有三个字……看不透,比雷明给他们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而另外一名坐在椅子上的少年,脸上带着一张类似冷面侍卫的面具,不同的是他的面具是金色的,全然没有那种冷冰冰的感觉,此人一身充满阳光般的温暖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浑身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抬着头,眯着眼,同样在享受这春日里的温暖阳光,一身白色精致紧身长袍,可以看出此人是职业是武士。不过更加令人他们惊讶的是,在此少年的身上,他们同样无法看出此人的等级。

    再次转头,看向分别站在这二人身后如同守护着的两个人。一名身穿黑色修身长袍的冰冷男子,脸色带着与紫面少年同款的面具,只是他脸色的面具是黑色的,又眼角处有一团蓝色火焰的图纹。此人给人的感觉,冰冷的不似凡人,他的冷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冷。

    另一名是同样带着银白色面具的深蓝色长袍男人,他的面具虽然与其他的冷面侍卫同为银色,却有着其他人没有了绿色青藤图纹,看样子是比他们更高一级的侍卫。

    可是……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能无法让他们看出等级啊。

    在这个大陆上每个修炼者,不管是修炼魔法的魔法师,还是修炼斗气的武士。身体里都会时时刻刻不由自主的泄漏一些灵力与斗气出来,不管你的等级到了何种地步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然而比他们等级高的修炼者就是从这些泄漏出来的灵力或者斗气看出此人的修炼等级,除非通过一些极为稀有珍贵的高级幻器来掩饰,不然绝对没有可能的。

    难道……现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四个人身上都带有这样的高级幻器。坑爹的吧,那种幻器可是极为难得,有价无市的珍贵幻器啊。就连他们四大家族都仅仅是有着一名炼器师太长老的火家,才有这么一件可以隐藏修炼等级的高级幻器。

    别告诉他们,此时的这四人身上每人一件。连后面那两名明显是守护者或者侍卫的人都有……

    这……

    这样他们情何以堪啊……

    叶兮与火炎尘眉头紧皱,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的惊讶、难以置信、深度怀疑都看的十分清楚。

    而韩巫此时微微下低头,小小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阴冷的算计。

    然而最为夸张的就数这四人当中头脑最为简单易冲动的洛长老了,此时洛长老一双如同牛眼的大眼睛睁得老大,嘴巴张的完全可以放下一颗苹果,一双黑黝黝的手颤抖这指着前面,头僵硬的转过雷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