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等待小插曲后的反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阁下,这个血液如何处理?”吉杰带人拿着许多装有鲜红血液的容器来到冰血面前,脸上一片平静,没有一丝的异常。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是何等的杂乱。

    原以为这外表甜美可爱的冰血阁下,拥有一颗聪明的头脑,心机多点,人腹黑阴险了点,但对于自己认可的朋友却死心塌地,无怨无悔。只是今天的这一切让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到底是怎么样的成长环境,可以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可以面无表情的下达这般残忍血腥的命令,平且毫无惧意的观看了全程的虐杀行为,精致的小脸上没有出现过一丝的动容。也许面容可以骗人,但是眼睛总该不能吧。我从一开始就默默的观察着,那双晶莹墨色眼瞳中,一直是平静无波,像是刚刚在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最为平常的事情。试问,如果不是看惯了血腥的场面,如果不是看惯了杀戮,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近乎于麻木的平静呢。

    他不会嫌恶,不会因为她的残忍而改变对冰血阁下的敬佩感恩。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到处充满杀戮的世界里,也许这样的很辣,才是最为需要的。心软仁慈往往是一个人的致命缺点。不过,看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有这般狠辣,对于杀戮早已麻木的心事,只会感到心疼而已。

    冰血淡笑着看着面前一群男人的变化,直到一双双眼中带着点点心疼时,笑容才逐渐扩大,真实。

    “这才是属于我的还真正生活,也许我生来就无法生活在平静中,而且我也没资格拥有平静吧。起码现在是这样的,不过凡是我走过的路,决定的事情就从来不会后悔。我会为了我的每一个绝对而努力的。”

    “好了,你们将这些装血的容器瓶放到地上,我收起来,炼制一些好玩的东西,我想这阵子会用的上哦。”看着吉杰带着几名黑衣护卫将手中的大瓶子放到一起后,冰血习惯性的摸了摸左手带的黑晶戒指,随后对着那堆瓶子一挥手,将其收入到了黑晶戒指中。嘴角微微上扬,懒散的目光中透着妖异的邪魅,让众人背部一凉,随后默默的为即将倒霉的某些人默哀一秒钟。

    没办法,物以类聚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能跟冰血一起混的人,哪有几个是善良的好心人呢。

    占地费只是这次魔兽森林行动中的一个小插曲,而这个小插曲会演变成什么,冰血很是期待。前世因为不争不夺,期待平淡的生活,而落到最后与他们玉石俱焚的下次,更害了自己唯一重要的人。这一世,冰血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低调只是为了养精蓄锐,蓄意待发。储存足够的实力,好给敌人一个致命的一击。她已经想明白了,她已经不是杀手了,不需要在接着黑暗来保护自己,躲避一切。不过她却有着别人没有黑暗能力,可以在别人看到不到的地方,给敌人突发一击。也可以在别人看得到的地方,发光发热,灼烧敌人的一切。

    不管是黑暗还是光明,她都可以任意而为,她都可以来去自如,只要有足够的实力,而这一天,她相信不会太远。

    五个人围绕在火堆旁,黑衣护卫尽职尽责的守护在营地四周,谨慎的观察这周围的一切。黑夜中的魔兽森林,往往比白日时危险数倍,特别是在这特殊的时节,魔兽们成群结队,部分种类的聚在一起,发动足以让这些人全军覆没的魔兽狂潮。所以这个时候的戒备要更加的谨慎。

    冰血懒散的靠在暗夜的怀里,别人觉得冰冷摄人的暗夜,到了冰血这里确实温暖的。因为暗夜都会自动的将所有的冷气收回体内,轻柔的照顾这自己今后这一世唯一的主子。

    雷明和韩启明虽然看着十分的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随让人家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呢。不过他们会更加努力,好好的守护在她的身边,给她更多的温暖。

    “血血,今天白天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如果他们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的。”韩启明直直的看着冰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很是可爱。

    “呵呵,我直担心他们不来呢。怎么会怕他们来伤害我呢,再说想伤害我,也要有这个实力才行啊。就凭他区区的二等佣兵团吗。”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像一只懒散的猫咪一样窝在暗夜的腿上。淡漠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虽然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地位很高,更不喜欢利用在自身的身份来打压别人。但是既然墨岛少主的身份是爷爷给的,更是父亲留下来的。那么她就绝对不会丢了他们脸。

    暗夜早就说过,原来黑晶戒指是墨岛直系的身份象征。而自己手中的这个,更是爷爷早在自己为出生前就准备好送给自己的了。只是父亲还没来的带自己和娘亲回去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才使得这枚戒指晚了许多年才来到自己的手中。既然接受了这枚戒指,当然就是真正的接受了这个身份,自然更加的不能辱了这个身份。

    “原来小血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雷明宠溺的看着冰血,眼中闪过一丝的幸灾乐祸。看到旁边的吉杰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怜的洛玻佣兵团啊,被一个恶魔,一个魔鬼盯上了,还不如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来的痛苦呢。再说还有自家这个总是喜欢暗地里唯恐天下不乱的少主,更是悲上家悲啊。

    “吉杰好像很是心疼那些人啊。”冰血懒散的声音传来,听的吉杰浑身一抖,僵硬的转过头,看到了一双微眯的眼睛和一个邪魅的笑容。

    立马一激灵,浑身犹如掉进了一个寒谭中,僵硬的摆出一副讨好的笑容看着冰血说道:“木有,木有,绝对木有。冰血阁下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只是小的觉得阁下实在是太仁慈了,如果在狠点就更好了。”

    什么叫口不对心,吉杰这就是了……

    韩启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属下越来越走样了。难道是以前自己对他们太好了,所以从来都不会这么惧怕自己?

    “呵呵。”冰血被吉杰夸张的表情逗得捂嘴直笑,站起身举起双手,伸了一个懒腰,走到吉杰面前,一副地痞般的表情,挑了挑吉杰的下巴说道:“吉杰啊,你实在是太可爱了。”随后带着暗夜转身走向了黑暗。

    “小血”

    “血血。”

    雷明、韩启明同时起身向着冰血的方向踏出一步。

    “放心吧,黑暗对我来说比阳光更加熟悉。你们在营地好好休息,明早一定会十分热闹的。我和暗夜出去逛逛,不用跟着我们。”冰血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身形一闪消失在黑夜中,暗夜紧随其后。
  • 背景:                 
  • 字号:   默认